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章 滚出去
    “真有趣,琇哥儿手上居然有个小钱袋!”

    公孙小娘仔细研究李琇手心的胎记。

    “那是胎记!”

    “明明就是钱袋嘛!你自己看。”

    李琇摊开左手掌,这哪里像钱袋?

    “你要倒过来看。”

    李琇把手掌转过来,咦!还真是的。

    胎记很像一个钱袋,还有两根系绳,大小和一块钱硬币差不多。

    等等!这不就是…….

    李琇越看越像,就是他在财神庙捡到的那个钱袋。

    呵呵!还真的一模一样。

    李琇研究了一分钟就没有兴趣了。

    什么都没有,就一个胎记。

    ……….

    公孙小娘忙忙碌碌收拾房间。

    李琇懒洋洋坐在一旁。

    “小娘,我给你改个名吧!”

    “你想改就改呗!”

    “你不问问为啥想给你改名?”

    公孙小娘给他倒来一盏茶。

    “喝口茶,消停一会儿吧!”

    李琇喝了口茶,他确实觉得叫‘小娘’不太好。

    唐朝人起名字比较懒,男的是郎,女的是娘,按照排行加数字就行了,一家还好,可家家都如此,结果满大街都是数字郎和数字娘。

    皇宫里也一样,同名同姓特多,站在含元殿上一块砖头扔下去,至少要砸倒几百个大郎和三郎,连皇帝也不例外。

    好像自己也是哈!

    张瓶和赵壶原本叫张十九郎和赵十四郎,太不顺口。

    前任赵琇便把两个随从改名为张平和赵福,听起来很吉祥的两个名字。

    但李琇却理解前任改名的心思,一个又瘦又高,一个又矮又胖,可不是张瓶和赵壶么?

    “改为公孙绿萼咋样?不行,这个名字不好!”李琇自己又否定了。

    “那就叫公孙仙女!”

    李琇灵感一闪,“或者叫公孙小眉!”

    公孙小娘没好气道:“我原本就叫公孙小眉,但你嫌这个名字会倒霉,硬给我改名为公孙小娘。”

    “我改的?”

    “你以为呢?”

    “以前不算,我现在觉得公孙小眉这个名字蛮顺口的!”

    李琇一锤子敲定。

    “小眉,你啥时进宫的?”

    “两岁!”

    “两岁就进宫了?”

    李琇瞪大了眼睛,两岁就要参加选秀女进宫?唐朝皇帝也太过分了吧!

    “我家被抄了!”

    公孙小眉神情黯然,“爹爹发配去了岭南,我跟娘进了掖庭宫,四岁的时候娘病逝了,是主母收养了我。”

    这个话题稍稍沉重,李琇迅速转移。

    “我听张瓶说你会使剑?”

    说到使剑,公孙小眉的眉眼间洋溢出一丝得意。

    “是姑姑教我的,她和主母住在一起,后来她去东都了。”

    李琇兴致盎然问道:“你姑姑是不是叫做公孙大娘?”

    “对啊!姑姑的剑法可高明了,她舞起剑来水都泼不进去。”

    李琇心痒难耐,“那你舞给我看看?”

    公孙小眉扭捏一下,有点不好意思。

    “这里没剑,主母那边倒是有一把,我没带过来。”

    说到主母,李琇忽然想起了还在冷宫的老娘。

    “那个….我母亲现在咋样?”

    “主母还好吧!衣食无缺,就是身边冷清了一点,那边又有两个新的侍女,高总管给她安排的。”

    “我娘为啥被打入冷宫?”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和皇甫太妃案有关系,听说皇甫太妃喝了主母配的药后死了,主母说药被人换了,但没人相信。”

    “我娘会配药?”

    “主母配药很厉害,听说连御医都不如她。”

    这时,一名小宦官气喘吁吁跑到院子里,高声道:“三十八郎,高总管请你过去一趟。”

    ………..

    李琇略有点担心。

    屋里有两个复读机,他便知道自己在昏迷时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王御医可是听到了,他会不向高力士汇报?

    如果高力士问起呢?

    李琇当然不能说自己是穿越的。

    否则笃信道教的李氏皇族们非要把他炼成丹药不可。

    他已经想好的对策,在条件许可时,自己偶然能看到那么一点点未来的事情。

    跳大神的巫女神汉们不都这样干的吗?

    寇可往,吾亦可往!

    “说不定这还是一次搞钱的机会!”李琇暗暗思忖。

    ‘啊...嚏!’

    高力士重重打了个喷嚏,他不知道眼前这位皇三十八子正在打他的主意呢!

    “琇哥儿,你的病好点了吗?”高力士和蔼地问道。

    “高翁,病是好了,但我很穷!”

    李琇当然不会一见面就谈大事。

    得一步步来。

    他要试探高力士,高力士也要试探他。

    李琇虽然有一屁股债,但债多不压身,他不担心。

    昨天张瓶和赵壶给他算了一笔账。

    虽然他们三人都有皇宫编制,俸禄不用自己负担。

    但他们的福利待遇以及奖金得自己掏钱。

    还多了一匹马,干草免费,可马要吃点黑豆也要自己掏钱。

    算账的结果,他每月十五贯钱根本不够花。

    他必须要申请加薪。

    李琇被贬为庶民,待遇和那些没有爵位的宗室子弟一样。

    但宗室子弟的例钱也分好几个等级,如果自己能升一级,每月就有二十贯例钱。

    张瓶和赵壶告诉他,这事得找高力士,高力士管钱。

    李琇直白地暗示,“我听说有的宗室子弟每月能拿到二十贯钱?”

    高力士干笑两声,“咱家懂你的意思,但咱家也没有办法,皇宫的规矩不好乱改。”

    他对李琇的诉求不感兴趣,便直奔主题。

    “王御医说你病倒时,喊什么天宝十四年,咱家很好奇,你怎么知道天宝这个年号?”

    最担心的事情果然来了。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能窥探未来。”

    “怎么窥探?”高力士好奇地问道。

    “高翁,窥探未来也讲究规矩,现在不是说的时候,规矩不好乱改。”

    高力士无语了,半晌他淡淡道:“三十八郎,你知道你们皇子将来婚配,立宅,分田,都是由咱家说了算吗?”

    李琇当然懂,不就是妻子、房子和票子吗?

    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他现在只考虑眼前。

    “高翁,我理解,可规矩就是规矩,我也不好随便改!”

    高力士就恨不得一脚把这个不懂事的混蛋踢出去。

    但他又好奇,到底是巧合,还是这位被贬黜的皇子能未卜先知?

    高力士决定妥协,不就是每月增加五贯钱吗?

    “好吧!回头咱家给内库局说一声,给你每月例钱加五贯。”

    “能不能再给点补贴?”

    “滚!”

    “咳!咳!好像我有点感觉了,高翁想知道什么?”

    涨工资了,李琇浑身舒坦,他立刻找到了一点当神汉的感觉。

    高力士当然不会问以后的事情,他没那么傻,这小子胡编乱造一通,自己也不知道。

    他沉吟一下问道:“咱家先考你一下,咱家本来姓什么?”

    “不是姓高吗?”李琇神汉的感觉不小心按了暂停键。

    “错!咱家原本姓冯。”

    高力士指着李琇哈哈大笑,他肚子装满了怀疑,这小子靠谱吗?

    “啊!我一直以为高翁姓马呢!”

    李琇恨不得给自己一拳,他是知道的,只是他看书不专心,一直把冯字看成马字。

    高力士笑容顿时凝住了,他祖父姓马,他爹移居潘州后,为了娶他母亲马氏,而改姓为冯。

    这件事连皇帝都不知道,这个皇子怎么会知道?

    巧合!一定是巧合!

    高力士不甘心,他搜肠刮肚想了半天,又笑眯眯道:“刚才那个不算,咱家再考你一个。”

    “高翁,规矩是一次只能用一回!”

    高力士差点被一口唾沫噎死,皇宫里藏着这么一个混蛋,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

    “好吧!这次你想要什么?”高力士也懒得装了。

    李琇望着满橱柜的瓷器和墙上字画,眼睛很热。

    “高翁,能不能给我几个瓷器,我屋里花瓶的品质太低了,另外,我还想要几幅好点的字画,我的要求不高,阎立本、吴道子,张旭也可以。”

    李琇本想直接要五百贯钱,但他怕自己格局低了被高力士瞧不起,从而让这条大鱼跑了。

    高力士无语,望着李琇半晌道:“第一,你说的那些字画咱家也很想要,但咱家没有;第二,你至少在咱家这里偷走了三对花瓶,咱家还没找你算账呢!”

    李琇满脸惊讶,“阿翁记错人了吧!我从小就很老实本分,怎么可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你从小老实个屁!”

    高力士差点暴粗口,他被自己的好奇心逼得无奈,只得再次妥协。

    他取出一个木盒送给李琇,“这是一套上等瓷器,已经很不错了,字画等以后有机会吧!”

    李琇喜滋滋地打开盒子细看。

    这时,一个小宦官在门口给高力士使个眼色。

    “你先坐一会儿,咱家马上就来!”

    高力士起身出去了。

    李琇看了看盒子里茶盏,又瞥了一眼桌上喝茶的青瓷茶盏。

    凡事就怕对比,一对比,盒子里的茶盏就相形见绌了。

    李琇把茶水换到另一个茶盏内,迅速将桌上的青瓷茶盏放进了木盒子里,一本正经坐好。

    高力士回来了,李琇问道:“高翁想问什么?”

    高力士想了想道:“咱家有一个最大的秘密,你能猜出来吗?”

    李琇当然知道,只是不太好启齿。

    他面带难色想了半天,这个秘密要怎么说才既真实,但又不能伤高力士的自尊,难啊!

    李琇挠挠头笑道:“不好意思说,我要纸笔!”

    高力士把纸笔推给他,“你写吧!”

    李琇提笔写了六个字,推给了高力士。

    高力士瞥了一眼纸上的字,他的眼珠子差点暴出来。

    “滚!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