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章 瓷器和金杯
    李琇连滚带爬地跑了,高力士紧紧捏着纸,这个皇子竟然知道他这辈子最大的秘密。

    纸上写着六个字,‘没卵子,没割过’。

    高力士生下来就没卵子,是个天阉。

    八岁那年,他爹花重金买通了割礼太监,没有割那一刀就把他送进皇宫,进宫复检时也没有被发现。

    知道他秘密的割礼太监早就烂成土了。

    时隔四十年,他最大的秘密竟然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皇子揭穿了。

    “他一定知道未来的太子是谁!”

    高力士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再去找那个混蛋,必然会被敲更狠的竹杠。

    “咦!”高力士忽然发现桌上的茶盏不一样了。

    “这个混蛋!”

    ……….

    “这个茶盏不错!”

    李琇笑眯眯喝了一口茶,他感觉茶也变得很醇厚。

    “琇哥儿又跑去偷高公公的瓷器了?”公孙小眉一脸不屑。

    “胡说!这是他送我的。”

    李琇放下茶盏,好奇地问道:“我是不是和高总管很熟?”

    “高公公人缘好,和每个皇子的关系都不错,而且我听说你和主母被贬时,高公公跪在天子寝宫前哭了好久。”

    “为啥?”

    “我听主母说,高公公最早是武氏家奴,从武家入宫的。”

    “原来如此!”

    李琇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难道在背后推动皇子皇妃替自己说情的人是高力士?

    应该是他,要不然帐单的事情不会那么巧。

    “琇哥儿,有人找!”外面传来张瓶的声音。

    李琇连忙出去,只见院子里站着一名小宦官,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檀木盒子。

    “啥事?”

    “阿翁说,那个官窑秘色瓷是他的心爱之物,三十八郎可以把这个拿去,市场上能换五十贯钱。”

    小宦官跟随高力士也算是见识多广,但他还是第一次领教到了什么叫做脸皮比城墙还厚。

    李琇面不改色,也看不到一点羞惭,他装作恍然大悟。

    “我说呢!今天高翁送我一套茶具,我拿回发现其中有一个不一样,估计是走的时候不小心搞错了,呵呵!”

    小宦官翻了一下白眼道:“阿翁说,你肯承认就已经算痛改前非了。”

    “呵呵,过奖!过奖!”

    李琇回头吩咐道:“张瓶,把我刚才喝茶的那个茶盏拿出来。”

    不多时,张瓶捧着一个茶盏出来,满脸不舍道:“琇哥儿,我觉得这个茶盏更值钱一点。”

    “什么屁话,我是那种人吗?”

    李琇一把夺过茶盏,塞给小宦官,顺手把盒子也接了过来。

    “小哥,慢走不送哈!”

    李琇礼送一脸不满的小宦官远去,他连忙打开木盒子,哈!是一个金杯。

    ………..

    张瓶和赵壶出宫卖金杯去了,现在李琇需要钱,连做梦都是钱。

    张瓶和赵壶已经三年没发奖金,怎么也得把去年的给他们。

    傍晚时分,张瓶和赵壶回来了。

    “金杯丢了没关系,人没事就行!”

    李琇语气轻柔,心胸大度地安慰着张瓶和赵壶。

    身后一根棍子都要被他捏断了。

    张瓶和赵壶抬起头,欲哭无泪,“琇哥儿,这事不能怪我们啊!”

    “怪谁以后再说,咋丢的?”

    “两个道士,我日他娘的死秃驴,让见我再见到他们,我非把狼牙棒给他们捅进去!”

    “赵壶,你来说!”

    “两个死道士,我要用针把他们的屁眼都缝起来!”

    ‘咔嚓!’李琇身后传来了棍子的断裂声。

    ……….

    金杯没了,张瓶和赵壶回屋写检查,李琇心情很糟糕。

    公孙小眉给他端来一盏茶,“琇哥儿是皇子,不至于为一个小金杯生气吧!”

    “我算哪门子皇子?”李琇闷闷不乐道。

    “以前这些金杯你都是看不上眼的,随手打赏给下人,我那边还有一支你给的玉笛,要不要我还给你卖钱?”

    公孙小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李琇。

    李琇眼睛一亮,“你哪里还有啥值钱的好东西?”

    “没了!”

    公孙小眉没好气道:“我的东西也被内务局抄走了,玉笛正好在我手上才逃过一劫。”

    “呵呵!估计也卖不了几个钱,你喜欢就留下,要不……改天咱们去东市问问价格?”

    “你这人……”

    公孙小眉气结,才多久没见,琇哥儿怎么变成了财迷?

    “你肚子饿可别怪我。”

    公孙小眉转身走了。

    “还真饿了。”李琇肚子咕噜噜一阵叫。

    “哎呀!”

    李琇失声喊道:“晚饭时间已经过了!”

    他们是定时定点吃饭,时间一过就没得吃。

    张瓶和赵壶剔着牙走进院子,“琇哥儿还没去吃饭啊!膳堂都关门了。”

    李琇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下子惨了,要饿到明天早上。

    公孙小眉又气呼呼走回来,把一个食盒重重放在他桌上。

    “早知道就该让你好好饿一顿!”

    李琇顿时眉开眼笑,“我就知道小眉是最善良的!”

    “好心没好报,某人还惦记我的玉笛呢!”

    李琇挥挥手,“那个是开玩笑,玉笛也值不了几个钱!”

    “琇哥儿,玉笛可不便宜,没有两三百贯钱买不到的。”张瓶在隔壁添了一把火。

    李琇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眼角一扫,小眉在旁边杀气腾腾看着自己呢!

    “呵呵!送出去东西怎么能又要回来,我可不是那种人。”

    他连忙取过筷子,夹起一个丸子便塞进嘴里。

    “咦!还是温的,饭也是温的。”

    公孙小眉眼睛一翻,赏给他一个白眼。

    “不错!不错!今天御膳房的厨艺大有长进。”

    李琇饿坏了,狼吞虎咽吃饭,公孙小眉又倒来一杯热水,重重地放在他面前。

    “哼!吃得像饿死鬼投胎一样。”

    ………..

    大理寺监狱内。

    余深抱着牛仙童的腿泣不成声,“我不想死,大总管救救我!”

    他的思想很朴素,贪的钱大半都给了牛仙童,凭什么死的是他?

    “咱家当然也不希望你死!”

    牛仙童言不由衷,如果他手上有把刀,他肯定会亲手把这混蛋的脑袋切下来。

    “咱家会保你,但你要记住,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所为,和咱家无关。”

    余深一呆,“所有的事情都要卑职揽下来?”

    “假如咱家也关进来,就没人救得了你!”

    “然后呢?”

    然后明年会给你烧纸。

    牛仙童心中冷笑一声,又笑眯眯道:“把认罪书签了,咱家保你一命,你是御医,还怕将来赚不到钱?”

    “卑职懂了!”

    牛仙童转身出了监狱,登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里坐着他的心腹手下孙六。

    “这点小事还要咱家亲自出面!”牛仙童一脸不满。

    “卑职很想为大总管分忧,可那混蛋认死理,一定要……..”

    “咱家知道,回宫!”

    马车启动,向皇宫驶去。

    “大总管要去见老神仙吗?”

    “老神仙咱家昨天就见了。”

    “他老人家怎么说?”

    “老神仙说,太医局无所谓!”

    孙六松了口气,“老神仙这次大人大量!”

    “嗤!”牛仙童冷笑一声。

    “卑职愚钝,请大总管示下!”

    “老神仙说,官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夺回太医局,那刘太妃二十万省亲钱又怎么办?”

    孙六终于听懂了,“老神仙要对高力士下手!”

    “能下手早就下手了,何必拖到今天?”

    牛仙童拾起一把小刀,注视着刀柄,“关键是把柄。”

    停一下,牛仙童又咬牙启齿道:“还有那个小杂种,下个月咱家非要让他生不如死!”

    他眼睛射出极其阴毒的目光。

    马车驶入了皇宫……..

    牛仙童下了车,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孙六道:“听说高力士府上闹妖,安排龙阳真人去探一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