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章 多了一个钱袋子
    大鱼终于上钩了,当天中午,高力士派人送来了五百贯钱,理由是营养补助。

    铺了满床的五百贯钱,黄灿灿的一片,李琇欣喜若狂,趴在床上拍打着铜钱,“哈哈!哥终于有钱了!”

    “当啷!当啷!”

    还没等李琇反应过来,满床铜钱瞬间被手心的钱袋胎记吃干抹净,钱袋子胎记闪了一闪。

    李琇清晰地感到手心出现一个咸菜坛子大小的钱袋,边缘一圈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小抽屉。

    李琇惊得目瞪口呆,这是啥?

    但随即他又陷入了绝望,他能感觉到钱袋子内铜钱的数目,零。

    吞了五百贯钱,连一个渣都没留下。

    “太狠了!”

    李琇悲怅地大喊一声,捶打着床板,“妖袋子,你还老子的钱!”

    “琇哥儿!”

    院子里传来张瓶和赵壶欣喜若狂的声音,两人跑进屋,嘴角还粘着饭粒。

    “听说高公公给了你五百贯钱,我们的年赏……..”

    “胡扯!你们听谁说的?”

    “膳堂上都在说,好多人都跑回去拿借条了。”

    李琇仿佛看见大群债主拿着借条向这边跑来,他大叫一声,跳窗而逃,远远听他喊道:“没有这回事!”

    ………..

    李琇可以对张瓶和赵壶赖帐,却没法向高力士赖帐。

    他不用装,满脸的沮丧像极了神汉请完神后的虚弱。

    李琇坐在高力士的静室内一本正经道:“探究未来是泄露天机,会遭天谴,我用五百贯钱给自己挡灾了,希望高翁不要以为这是随意可做之事!”

    这番鬼话李琇那个时代都有人信,更不用说一千三百年前的唐朝了。

    李琇说的每一个字高力士都深信不疑,崇文馆那边的皇族子弟闹翻了天,他派人去打听,自己给李琇送去的五百贯钱竟然消失了。

    当然不会是李琇偷偷搬走,五百贯钱,三千二百斤,他搬得动才怪,只有一个解释,钱被某个鬼神借走。

    他大病一场,竟然能沟通鬼神?

    高力士肃然道:“咱家知道,五百贯钱咱家会去解释。”

    “高翁想知道什么?”

    高力士将一张纸条推给了李琇。

    李琇看了上面的问题,憋了半天道:“还差一点!”

    “什么?”

    高力士瞪大了眼睛,“还差一点什么?”

    李琇本想说还差一点钱,但他在关键时刻咬住了嘴唇,不能因小失大。

    “还差一点时间,三年后才会有新太子。”

    高力士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在上午,天子夸太子贤德温良,治理东宫有方,言外之意就是暂时不会废太子了。

    “那么三年后,新太子会是谁?”高力士急切地问道。

    李琇看了他半晌,淡淡道:“下次再说吧!”

    ………..

    “琇哥儿,你看到我的银钗没有?”

    公孙小娘四处寻找自己钗子,“我记得就放在你桌上的。”

    李琇有点心虚地将手背在身后。

    银钗就在他手掌心里呢!被那个该死的钱袋吸进去了,他不知道怎么拿出来。

    这个妖袋子不光收铜钱,金银也收,除此三样外,其他一概不认。

    估计就是一个二次元空间,但为什么通道会在自己手心上,李琇搞不懂,也懒得去想。

    钱袋里只有一根孤零零的银钗,显示一贯钱。

    可怎么把它拿出来呢?

    “琇哥儿,你到底看见没有啊?”公孙小眉都快哭了。

    李琇心中歉疚,安慰她道:“别难过了,我回头给你买一支金钗。”

    “真的?”

    公孙小眉不敢相信,小气鬼会给自己买金钗?

    “呵呵!一支金钗而已,我是堂堂皇子,绝不会为一支小小金钗失信,君子一言,驷马难….哪个哪个啥?”

    银钗忽然拿出来了。

    李琇慢慢张开右手,一支银钗出现在他手掌上。

    “你这个财迷!”

    公孙小眉一把夺过银钗,忿忿道:“又想拿我的银钗卖钱!”

    她忽然破涕为笑,“我知道了,你其实就是想给我买支金钗,所以才故意藏起来!”

    李琇无语,作茧自缚啊!

    公孙小眉有些不好意思的跑去院子,也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院子里,公孙小眉开心地喊道:“张瓶、赵壶,你们做个证!某人答应给我买一支金钗!”

    “我也要,我要个金锤!”

    “我要个银锤!”

    “要你们个锤子!”某人闷闷不乐地骂道。

    ………..

    次日一早,小院里热闹起来,内务局又送来一堆之前被搬走的日用品和厨房用具,还送来了几床新被褥,各种家具和用品摆满了院子。

    张瓶和赵壶笑逐颜开,琇哥儿的家具不缺了,但他们需要。

    两人把桌椅柜子都搬进房间,公孙小眉在一旁收拾厨房用品。

    “这是啥?”李琇拎起一只沉甸甸的铜瓶问道。

    公孙小眉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这是存放热水的铜瓶,我昨天问膳房借了一个,既然家里有,我等会儿就还回去。”

    “哦!”原来这就是唐朝的热水瓶。

    “三十八郎!”

    从外面走进几名宗室子弟,年纪和李琇都差不多。

    李琇和百余名宗室子弟都集中在崇文馆读书。

    崇文馆位于东宫,其实是一个独立区域,和后妃们住的地方隔开。

    宗室子弟们夜不回府,也住在崇文馆的宿舍里。

    当然是豪华版宿舍,都有独立小院,三间屋,和李琇住的房子一样。

    皇族只有嫡子才能继承爵位,所以绝大部分宗室子弟都没有爵位。

    爵位对于他们都是梦寐以求的东西,得到爵位,就意味着地位和财富。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

    李琇干笑两声,他刚刚想起了自己的一屁股债,要不是这三个皇族子弟出现,他早就忘得干干净净。

    三人有心开个玩笑,一人拉长脸道:“我们当然是来要债,三十八郎欠我的三十贯钱什么时候还?”

    公孙小眉轻轻一纵身,竟然飞出一丈远,拦在他们面前。

    她横举一支烧火棍冷冷道:“琇哥儿会还你们的钱,但这里的东西你们休想打主意。”

    “啊!原来小刺猬在这里。”

    三个皇族子弟连忙陪笑道:“我们只是开个玩笑,高总管吩咐过,不准我们逼债,我们有别的事情找三十八郎,保证是有趣的。”

    李琇却瞪大了眼睛,这身轻功厉害啊!

    他自己忘记了,为啥每次差点得手时公孙小娘总会及时出现呢?

    ………..

    池塘边的几块大石前,几位臭味相投的宗室子弟坐在一起。

    “你小子狗屎运好啊!宫里最漂亮的小宫女居然被你得了。”

    “不过她是出了名的刺,只能看不能吃,以后有你的苦头,哈哈!

    既然不是来要债,李琇立刻和他们谈笑风生。

    “先暖暖被子也不错,等养大了再慢慢吃。”

    “有道理,来日方长嘛!”

    宗室子弟们心领神会,一起哈哈大笑,话题便转到正事上。

    “三十八郎知道吧!今年升爵名额多了一个,可能和我们有点关系。”

    李琇精神一振,“说说看,怎么有关系?”

    李琇已经打听清楚,他可以有两种得到爵位的方式。

    一种是她母亲昭雪平反,他就能恢复钱塘郡王。

    只是他母亲的案子已是铁案,恢复钱塘郡王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另一种方式就是和其他宗室子弟一样,从头开始,一步步升爵。

    他虽然已经被剥夺了郡王爵位,但因为他当时还没有成年,宗正寺也就没有将他从宗室族谱中除名。

    他现在就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阶段。

    一旦出宫为庶民,那么宗正寺也就无法再拖下去了。

    除非他还有办法再拖延出宫,否则他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此时忽然出现一个封爵的机会,他怎么能不关心?

    “听说宫里要搞一个射覆比赛,所有宗室子弟都可以参加,最高奖赏就是一个爵位,你说有没有关系?”

    “什么时候开始?”

    “大后天开始报名,我们都急不可耐了!”

    “你们说,万一咱们一路斩关夺寨,最后只剩下咱们哥四个会怎么样?”

    四人各怀鬼胎地呵呵笑了起来,友谊的小船眼看就要翻了。

    “你们几个在做春秋大梦呢!”身后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

    李琇回头,只见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胖虎,不留神还真以为是胖虎也穿越了,长得又高又胖。

    “别做梦了,爵位是给我量身打造的,轮不到你们。”

    “这是哪位?”李琇回头问道。

    胖虎眨眨小眼睛,“呵呵!三十八郎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看来真是病得不轻,你们几个,告诉他我是谁?”

    “三十八郎,他是摄政王的幼子李璀,文安郡公。”

    “琇哥儿!”

    公孙小眉在远处招手,“高公公请你过去一趟!”

    李璀眼睛一亮,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宫女,他见李琇起身要走,立刻拦住他,“这个小宫女让给我!”

    李琇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肩膀,“快醒醒吧!别做梦了。”

    李琇大步离去,李璀在后面大喊:“三十八郎,上次我把你尿都打打出来了,你猜这次我会怎么收拾你?”

    李琇停住脚步,回头冷冷道:“你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