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章 捉妖记(中)
    主人在内堂上交谈,张瓶、赵壶、公孙小眉,还有二十几名道士站在院子里等候。

    这时候,张瓶和赵壶却意外地冷静下来。

    “哥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不对?”

    “说得极是,捉妖当前,咱们当以大局为重!”

    两名身材很高的道士似乎认出他们了,低声说了几句。

    二十几双刀子般的眼光刷地射来……..

    “哥哥,刚才我喝了点凉水,肚子有点疼,你先站会儿,我去趟茅房。”

    “我也喝了两口,人有三急,管不住了,小眉,你看一下哈!”

    两人慢慢转身,捂住肚子一步步艰难地离开了院子。

    ..........

    “所有家眷都在东院,这边你们尽可放手捉妖!”

    高力士一摆手,管家端上来一只玉盘。

    玉盘里有个玉碗,玉碗中有个玉盏,玉盏中有个玉杯。

    管家从玉杯中拈起一根黄棕色的毛。

    “这就是妖毛!”

    高力士介绍道:“咱家从玉真公主那里请来一道符,击中妖体,只留下这根毛,只有这点东西,抓妖之事就拜托二位了。”

    龙阳真人拍拍胸脯道:“老神仙放心,我带来二十八个弟子,准备用二十八宿星河大阵,合四相之术,施八荒之力,定能抓住妖孽。”

    “三十八郎呢?”高力士又含笑望向李琇。

    李琇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打算施展降尤大法!”

    龙阳真人闻所未闻,他不解地问道:“请教一下,不知皇三十八子所说的降尤大法怎么施展?”

    李琇肃然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不管千般变化,万般手段,归根到底就一个字…….”

    “道!”龙阳真人脱口而出。

    李琇摇摇头,“非也,是打!”

    高力士也有点糊涂了,这个打降尤大法是什么法术?

    .........

    李琇开局不利,他的两名捉妖助手不见了。

    “两个狗日的,每人回去罚吃三斤马屎!”

    李琇在府内四处寻找,路过一扇小门,李琇眼睛一花,似乎一片黄衣裙飘过。

    他刚走几步,又停住了脚步,不对啊!老高不是说家眷都去了东院?

    李琇确定自己没有理解错,高力士说的家眷是指府中所有女人,也包括丫鬟侍女。

    那刚才………

    李琇退回去推开了小门,这边原来是条走廊。

    走廊内空空荡荡,鬼影都没有一个,头顶花架布满了紫藤罗蔓。

    “喵!”

    一只肥大的狸猫从左边花架边跳下,长长伸个懒腰,在李琇脚边蹭了蹭。

    李琇随手撸了一把,呵呵!是一只公猫。

    “我在找两个混蛋,你看见了吗?”

    “喵!”

    狸猫叫了一声,风骚地走着猫步,走到长廊尽头,又停下回眸一笑。

    “这小东西有点意思,难道能听懂我说话?”

    李琇笑着跟上去,走过花架,左边是一座小池塘,边上堆了几块太湖石。

    两个混蛋就坐躺在太湖石上,双手枕脑后,正与几个道士相谈正欢。

    “靠!猫妖。”

    李琇回头,狸猫踪迹皆无。

    ……….

    “琇哥儿,我们是在套对方的底细呢?”

    “就是,一帮道士白痴,啥都不懂!”

    “呵呵!我就不知是谁套谁?”

    “我们啥妖都没捉过,有什么值得套的?”

    李琇无语望着天空,他终于知道这两个白痴为什么跟了自己前任六年,没人要啊!

    “琇哥儿!”公孙小眉跑了过来。

    “找到没有?”

    公孙小眉摇摇头,“我找遍了整个府宅,都没有看见你说的黄衫小娘和狸猫。”

    “找不到就算了,或许是东院的小丫鬟。”

    “对了,刚才我遇到管家,高公公请你过去一趟。”

    李琇点点头,对张瓶和赵壶道:“你们去找个顺手的捉妖家伙,狼牙棒和针就不要找了。”

    “我们已经找到了,保证捉妖得心应手!”

    李琇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了。

    ………..

    管家把李琇请到内室,高力士等待他多时。

    “琇哥儿,有发现了吗?”

    “回禀高翁,我觉得这妖和猫有关!”

    “说得没错,确实是和猫有关!”

    高力士笑道:“春天来了,猫儿叫春,夜晚在屋顶嬉戏打闹,我就让夫人对外面说,府中闹妖了。”

    李琇愕然,“是高翁自己编出来的妖?”

    “确实有妖!”

    高力士指指自己胸口,“妖在这里,有人心里有妖,所以派人来捉妖。”

    “高翁是指…..龙阳真人?”

    “他是牛仙童的人,传闻咱家府中藏有兵器,牛仙童很有兴趣,便一心想来捉妖!”

    “所以高翁安排夫人去请龙阳真人?”

    高力士笑着点点头,“与其他们整天疑神疑鬼,不如堂堂正正让他们过来搜一搜!”

    李琇忽然明白了高力士请自己来捉妖的用意。

    “高翁,我还有二十五天!”

    “咱家知道,后天开始,摄政王将举办射覆比赛,会拿出一个爵位名额做赏赐,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可我并不懂射覆!”

    高力士翻个白眼,连自己的老底都知道,还说不会射覆?

    “高翁,我听摄政王幼子李璀说,这次爵位是给他量身打造,已经内定好了?”

    “摄政王或许有这个想法,但他在皇宫遮不了天,你拼全力去赌斗,我相信你会成功。”

    李琇还是一头雾水,自己去拼斗,那高力士又怎么帮自己呢?

    高力士似乎也没打算给他解释。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现在先帮咱家一个忙!”

    李琇振作精神道:“高翁尽管吩咐!”

    高力士指了指屋顶,“这屋顶是钉死的,只有一条上去的通道,龙阳真人肯定想上去看看,咱们不好出面阻拦,就拜托琇哥儿帮忙!”

    “不让他上去?”

    “也不用,拖延半个时辰即可!”

    高力士取出一把柳叶剑,笑眯眯递给李琇。

    “公孙小娘需要这个,让她把握分寸!”

    …………

    “来了!来了!”

    张瓶和赵壶躲在一扇月门背后,他们专捡落单的道士下手。

    一名道士提剑匆匆走来,刚走过月门,‘呼!’一只布口袋迎头将他罩住,赵壶抡起平底锅狠狠拍下去!

    “当——”

    道士软软倒在地上,两人将道士拖到一旁,搜了全身,只搜到几十文钱,没找到金杯。

    “晦气!”

    两人将道士扔到灌木丛中,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

    后宅左厢房内有一座楼梯,楼梯顶端是一块三尺见方的扣板,这里便是上屋顶的唯一通道。

    李琇坐在楼梯上摆弄着一把匕首,公孙小眉横剑站在楼梯前。

    几名道士手执长剑蠢蠢欲动,几名道士坐在地上鼻青脸肿。

    李琇再次对公孙小娘刮目相看。

    公孙小眉甚至没出剑就把几个道士打趴下了。

    厉害啊!难怪那几个皇族都怕她。

    也难怪自己总是都差一点得手。

    ……….

    “小娘子再不闪开,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三名道士大喝一声。

    “你们可以试一试!”

    三名道士对视一眼,点点头,三支长剑同时刺出。

    公孙小眉纵身一跃而起,跳起四尺高,三柄长剑悉数刺空。

    公孙小眉的小鹿皮靴闪电般踢出,又狠又快。

    几声惨叫,地上又多了三个鼻青脸肿。

    “那个……三十八郎,咱们商量一下呗!”

    既然打不过,龙阳真人只能讲道理了。

    “贫道怀疑屋顶有猫妖,不如我们一起携手捉妖?”

    “我也怀疑屋顶有猫妖,但赏钱只有一份,你说怎么办?”

    “赏钱好商量,我们对半分,我负责捉妖,三十八郎只管休息!”

    “真人还是去别处吧!”

    欲求而不得,龙阳真人的八卦之火被勾起,兵器一定就藏在屋顶。

    “那就四六分,我吃亏一点。”

    李琇用匕首修着指甲,搓了搓,吹了口气。

    “我在屋顶随便逮只猫就可以交差了。”

    龙阳真人一跺脚,“三七分,我不可能再让步。”

    “再加个金杯!”

    龙阳真人呆了一下,该死的混蛋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金杯在玄都观,去取来回耗费时间,要不我花钱买吧!五十贯钱。”

    “太少了!”

    龙阳真人咬牙道:“一百贯,两倍的价。”

    “我还是喜欢金杯!”

    “一百五十贯,小老弟,可以买三只金杯。”

    李琇心中也着实恼火,老高为啥非要拖半个时辰,拖五分钟不行吗?

    “你有时间在这里磨叽,已经派人取来了!”

    龙阳真人不可能再加钱,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

    他只得狠狠一跺脚,对大弟子道:“快去取!”

    ...........

    龙阳真人的大弟子刚刚跑出内宅,跨过一道圆门,一个布口袋‘呼!’地迎头套下,紧接着一只平底锅狠狠敲在他头顶上。

    “当——”

    大弟子浑身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一前一后将大弟子拖进了灌木丛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