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章 捉妖记(下)
    等了大半个时辰,龙阳真人连续派了几个弟子去催,但几个弟子都踪影皆无。

    李琇估计高力士需要处理的东西也该处理好了,他决定让步。

    “算了,你的弟子肯是找不到金杯,我也不黑心,就一百五十贯钱吧!”

    龙阳真人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取过一只袋子扔过去。

    “十五两黄金!”

    公孙小眉一把抄住,递给李琇。

    沉甸甸的,李琇不敢用左手触碰,他用右手打开袋子。

    里面是三锭黄澄澄的金子,每锭五两左右。

    “发财了!”

    李琇高兴得眉开眼笑,“小眉,我们让路!”

    他们让开了一条路。

    龙阳真人带着一群弟子咚咚咚冲了上去。

    李琇给公孙小眉使个眼色,公孙小眉也迅速跟上去。

    周围没有人,李琇这才不慌不忙将左手伸进袋子里,三锭黄金倏地消失无踪,显示出来了,一百五十贯。

    这种感觉太爽了!

    李琇很悠闲走出房门,笑眯眯对守在门外的管家道:“烦请管家去告诉你家主人,捉妖报酬我和龙阳真人三七开,我七他三!”

    ……….

    屋顶面积其实并不大,也就五百个平方左右,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横梁和木柱子,铺了厚厚一层灰。

    此时灰尘上全是大大小小的脚印,龙阳真人和弟子们找了一个遍,啥都没有。

    其实龙阳真人上来就发现不妙,如果有大批兵器,应该一眼可见。

    但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甘心,搜了三遍依然一无所获。

    龙阳真人黑着脸带着一群弟子快步出来。

    可他惜智商不高,刚刚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

    他们在楼梯口等了大半个时辰,就算其他地方藏有兵器也已经被高力士转移走了。

    不过龙阳真人情商很高,他知道这件事绝不能对牛仙客说实话。

    “真人抓到妖了?”李琇在楼梯口笑眯眯问道。

    龙阳真人瞥了一眼扔在地上的布袋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们走!”

    他带着一群徒弟浩浩荡荡走了。

    “你们几个混蛋,跑到哪里去了?现在才回来!”

    隐隐听见龙阳真人在恶狠狠地训斥他的弟子。

    这时,公孙小眉也走了出来,她走到李琇身边,声音低微道:“真有妖,就躲在上面!”

    李琇眉毛一挑,还真有啊!

    ………..

    李琇和公孙小眉躲在一根大柱子后面。

    公孙小眉全神贯注地盯着某个角落,李琇却站在她身后数着小辫。

    “一根、两根、三根…….”这小娘居然扎了十三根小辫。

    “出来了!”

    公孙小眉狠狠在李琇腿上掐了一把,李琇精神一振,“在哪里?”

    “嘘——”

    李琇盯着屋顶一个隐蔽角落,他看见了一片黄裙露出来。

    紧接着一个瘦小的身躯钻了出来。

    啊!是个小女孩。

    李琇看清楚了,就是那个穿着黄裙的小女孩,年约八九岁左右。

    在她身后,跟着跳出一只肥大的狸猫。

    李琇张大的嘴里都可以塞进两个鸡蛋了。

    他喃喃自语:“这就是传说中猫妖吗?”

    “不是妖,是小贼!”

    公孙小眉恨铁不成钢,又踢了他一脚。

    “是小贼!”

    李琇看清楚了,小女孩掀开了一块瓦片大的屋顶。

    用一根绳子把猫系住,慢慢将猫放下去了。

    不多时,小女孩又将绳子慢慢拉起,猫被拉了上来,狸猫的怀里竟然抱着一把短剑。

    我靠!高智商犯罪啊!李琇看得目瞪口呆。

    “哼!还不如养只猴子。”

    公孙小眉哼了一声,闪电般冲出去。

    不等小女孩反应过来,一把长剑已经搁在她脖子上。

    公孙小眉一把将短剑抢了过去,小女孩坐在地上,完全呆住了。

    “喵!”狸猫轻轻叫了一声。

    李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走上去。

    “琇哥儿,你把剑拿走,这小贼可能危险,我带她下去。”

    李琇糊里糊涂地接过短剑。

    李琇转身刚要走,小女孩一把抱住李琇的腿,仰头哀怜地望着他。

    小女孩面带菜色,一张小脸又黄又瘦,泪水从一双大眼睛里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儿扑簌簌滚落。

    “三十八郎,出了什么事?”

    管家见他们迟迟不下来,担心他们出事,便带几个人上了屋顶。

    “没什么!”

    李琇连忙对公孙小眉道:“你把这个小姑娘带出府去。”

    他又补充一句,“把她放了!”

    公孙小眉一脸不情愿,只得哼了一声。

    “三十八郎,她是谁?”管家疑惑地看了一眼小女孩。

    “我们一起的,呵呵!”

    李琇见管家不信,只得无奈道:“我去给高翁解释,你让她们走!”

    ……….

    高力士看了看短剑笑道:“这是去年太原知府鞠文亮送给咱家的寿礼,这把短剑叫做朱雀,谈不上什么传世之剑,幽州都督张守珪提出用五百贯钱买这把剑,咱家没答应。”

    一把正常的剑也就十贯钱左右,开价五百贯钱,那可不是一般的剑。

    “那个….我捉妖的报酬有多少?”

    虽然捉妖只是个借口,但出场费还是要的。

    高力士一摆手,一名侍女端出一盘黄金,也是五两一锭,共十锭。

    “这次捉妖咱家准备了五百贯钱,折合黄金五十两,咱家原打算你们一人一半,但龙阳真人一文钱没要就走了,所以这五十两黄金都归你。”

    说完,高力士把一盘黄金推给了李琇。

    财帛动人心,黄澄澄的一盘金子看得李琇嘴角湿润,但他是皇子,面子更重要,李琇立刻正襟危坐,不时用眼角偷偷瞄一眼黄金。

    黄金想要,宝剑也想要,二者选其一?

    那是未成年人的想法,成年人两者皆要。

    李琇咳嗽一声,“我觉得这把剑最多值五十贯,那个张守珪开出高价,其实是在变相行贿你呢!”

    高力士哈哈一笑,“三十八郎想要这柄剑?”

    “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我加一点,八十贯,高翁,这个价很不错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

    高力士不为所动,“你想要就五百贯,一文都不能少,不要就算了。”

    “要不我把未来太子是谁告诉高翁,折价四百贯?”

    高力士已经不太想知道这种容易遭天谴之事了,李琇当时没抓住机会。

    就像他自己说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太子之事,咱家没兴趣了。”

    高力士把剑递给侍女,“送回去!”

    侍女双手捧过剑转身离去,“两百贯!”李琇开始加价。

    高力士不为所动,侍女走出了门。

    “三百贯!”

    李琇急得嘴角冒火,买东西居然不能讨价还价,咋一点武德都不讲呢?

    高力士还是不为所动,侍女身影要消失了。

    李琇终于屈服,“五百就五百,这个买卖我亏大了!”

    高力士笑眯眯道:“咱家可没逼你,你自己心甘情愿买的!”

    我心甘情愿个屁!

    李琇一声哀鸣,‘我的黄金啊!’

    ……….

    李琇出了府宅,张瓶在对面小巷口向他招手,“在这边!”

    巷子里,小女孩低头蹲在地上,旁边还蹲着她的胖狸猫。

    公孙小眉双手抱在胸前,靠墙站在她身后,目光里带着怀疑。

    “管家说,这只猫在府里至少出现十天了,这小娘就一直躲在库房屋顶,可怜的孩子,饿了十天啊!”赵壶抹着眼泪道。

    李琇瞪了他一眼,“你饿十天看看?”

    “她叫啥名,从哪里来?”

    “她是个哑子!”

    “哑子?”

    李琇打量了一眼小女孩,有听力的哑子还没听说过呢?

    “琇哥儿,这个小娘在等你呢!”公孙小娘冷冷道。

    黄裙小女孩忽然抬头盯着李琇手中的短剑,死死地盯着它。

    “你想要这把剑!”

    李琇蹲在她面前笑道:“所以你在府宅里潜伏了十天,居然训练猫来偷剑。”

    黄裙小女孩盯着短剑,目光渐渐变得绝望了。

    “这把剑我花了一千贯钱才买下来,你说哪个傻瓜会把一千贯钱的剑送人?”

    李琇站起身,摸了摸剑,“这柄剑我也很喜欢,舍不得啊!”

    他转身便走,还没走两步,黄裙小女孩匍匐爬过来,一把抱住李琇的腿,哇哇大哭起来。

    “哥哥要死了!哥哥要死了!”

    她目光充满了无助,泪水流了满脸,李琇仰天长叹一声,“当傻瓜的滋味不好受,我的五千贯钱啊!说没就没了。”

    公孙小眉直翻白眼,刚才还是一千贯呢!这会儿又变成五千贯了。

    “拿去吧!”

    黄裙小女孩紧紧把宝剑抱在怀中,蜷缩成一团。

    “张瓶赵壶,你们每人给她两百文钱,路上买个饼吃,老子穷得叮当响,一文钱都没有了。”

    他只有十五两黄金,确实一文钱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