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一章 赌的是皇权
    “我说了,你可要听好!”

    公孙小眉用小木棍敲打着桌上的瓦盆,一字一句道:“一面黄玉盘,河井水中含,白天它睡觉,晚上出来玩!”

    李琇坐在一丈外,上下左右探头,想从瓦盆缝隙里看到一点线索,可惜他的桌子虽然破旧,但很平整,啥都看不见。

    李琇幼儿园学过一首诗,‘小时不识月,唤作白玉盘’,大学的东西早忘光了,可幼儿园学的诗还记得。

    “你不会把月亮扣在下面吧!我猜是一张纸,剪成一个黄月亮。”

    “错!”

    公孙小眉得意洋洋掀开瓦盆,下面是一面铜镜。

    “你看,它不就是黄玉盘吗?河水井水也能当镜子用。”

    “不对啊!”

    李琇跳了起来,“白天也要照镜子吧!你早上起来不照吗?”

    “我…..我起来的时候,天还黑着呢!算晚上。”

    “可我照镜子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你怎么说?”

    “这是我的镜子,当然是按照我的要求来!”

    李琇无语……..

    隔壁隐隐传来赵壶的大笑,笑声还是那么猥琐。

    “老子下面盖的是萝卜,你猜到哪里去了,五文钱赶紧拿来!”

    ……….

    射覆是谜语的老祖宗,汉朝就有了。

    用盆盂扣在谜底上,用一句话或者某个行为来暗示。

    谜底可能是一件物品,也可能是一首诗,一个人名,一个字。

    射覆在唐朝十分流行,高手极多。

    皇宫内所有人都对这次射覆比赛充满了期待。

    宫女宦官们期待丰厚的奖赏。

    宗室皇子期待得到天子的青睐和嘉奖。

    尤其今年用一个爵位名额做赏赐,更是让所有宗室子弟蠢蠢欲动。

    李琇前世也是猜谜高手,它对这场射覆比赛也同样充满了期待。

    天刚亮,院子里传来公孙小眉的声音,“琇哥儿,门外有人找!”

    “谁啊?”李琇探头问道。

    “三十八郎,是我!”

    李琇三口两口把稀粥喝完,戴上脱浑帽,快步走出了房间。

    门口之人叫做李雨春,也是一名宗室子弟,在崇文馆和李琇同窗。

    李琇被贬黜后,不落井下石的人很少,这个李雨春算一个。

    李琇初见他时,还以为是春哥也穿越了,名字差不多,长得也差不多。

    “有重大消息!”

    李雨春拉着李琇到一边,一脸神秘道:“我刚刚得到消息,高总管要和牛总管射覆赌斗!”

    “两个太监有啥可赌的?”

    李琇问得漫不经心,耳朵却竖成天线状。

    “你还没有明白?”

    李琇无所谓的态度让李雨春急得抓耳挠腮。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都看不懂?这个射覆比赛是个局!”

    “你是说……射覆比赛只是一个借口?”

    “一点没错,我们只是小赌,真正的射覆大赌是天子和摄政王。”

    “是你父亲说的?”

    李雨春的父亲是宗正寺少卿李煌,封寿春郡王。

    李雨春点点头,“昨晚我爹爹告诉我,这次射覆赌斗的起因是太医局易手,天子想再接再厉,摄政王想扳回一局,双方就约定了射覆赌斗这种方式。”

    “天子和摄政王赌什么?”

    说起来天子就是李琇的父亲,不过李琇对这个父亲也没太多好感。

    这个父亲在历史上就很不像话,杀了三个儿子,还抢了儿媳。

    在自己前任身上,他也感觉不到父子亲情。

    不满归不满,李琇还得站在父亲这一边,要是父亲倒了,自己想去南院都会是一种奢望。

    李雨春苦笑一下道:“我爹爹没告诉我,只知道他们不是本人赌斗,而是由高力士和牛仙客代表,”

    ‘宫权斗!’李琇脑海里闪过一个词。

    他隐隐猜到了两个当权者的赌注。

    一定和皇宫八司有关。

    李琇忽然想起李璀说的话,又问道:“听说爵位已经内定了,是真的吗?”

    李雨春摇摇头,“父亲没给我说过,而且父亲还希望我能拿下这个爵位。”

    李琇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

    ……….

    李成器很肥,体重足有两百斤。

    一双细细的小眼睛,你搞不清他是睡着了,还是睁着眼。

    一双又肥又宽的手,总是捏着一个鸡腿,或者一个酒杯。

    美食是他的最爱。

    一年到头笑脸常开,下人们从未见过他发过脾气。

    就这么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却掌控着大半个唐朝。

    脸上肉太多,他相貌看起来很喜气,但不代表他心慈手软。

    身宽体胖,貌似憨厚,但不代表他没有心机。

    当年他帮助父皇发动了夺门之变,

    双方都想独权,但都搞不掉对方,父子三人便达成了协议。

    父皇为摄政王,他再继任摄政王,然后把朝权交还给三弟李隆基。

    做了五年摄政王,尝到了权力的美味,李成器已经不太想遵守当初的协议了。

    他有儿子,也有孙子,难道不应该一代代把摄政王之位继承下去?

    “高力士搞不掉?”李成器没有吃东西,这表示他很生气。

    牛仙童战战兢兢道:“原以为他府中藏有兵器,奴才安排龙阳真人去搜,结果令人失望。”

    “龙阳真人更让我失望!”

    “尊上,恐怕一时半会儿搞不掉高力士。”

    “那换一个目标,我要钱,我要掌握内库!”

    李成器的诉求一向简单直白,但都抓住了要害。

    “启禀尊上,如果要让对方拿出内库局,那我们也得押上足够的筹码,要么内卫局,要么内务局,否则对方不会答应。”

    “拿掖庭局!”

    牛仙童一怔,掖庭局对方怎么可能答应?

    他望着李成器闪着精光的小眼睛,不敢再问下去。

    “用内卫局押第二局!”李成器语气平静地说道。

    ……….…

    就在李成器和牛仙童确定方略的同时,在大明宫麟德殿内,高力士也在和天子李隆基紧张商议对策。

    “陛下,不出微臣所料,对方要求我们拿出内库局。”高力士小心翼翼道。

    李隆基刚刚五十岁,人到中年,却保养得很好,细皮嫩肉,头上没有一根白发。

    朝权旁落并不能阻挡他对生活的热爱。

    李隆基的宫妃极多,仅儿子就生了近四十人,还有一大堆女儿。

    儿女太多,分到每一个子女身上的父爱也就淡了。

    更何况他是天子。

    自古皇权斗争残酷,帝王与儿子从来就不是什么父子关系,而是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

    三十年来所经历的残酷的权力斗争,形成了李隆基冷酷、猜疑的性格。

    李隆基喝了口参茶,半响才问道:“那他们拿出什么?”

    “掖庭局!”

    李隆基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用掖庭局换内库局,皇兄想得很好嘛!

    “微臣打算用尚衣局应对!”

    李隆基放下茶盏,有点不太满意道:“皇兄想控制内库,朕想要内卫局,这个赌斗谁赢了都没意思。”

    “所以微臣相信摄政王绝不会甘心,一定还有第二局,用内卫局来对赌内库局。”

    李隆基目光一挑,“总管对第二局有多大把握?”

    “不好说,但微臣比牛仙童能沉住气,胜面会稍高一点。”

    李隆基慢慢眯起眼睛,这是他陷入沉思的习惯,高力士不敢打扰。

    内库局太重要,一旦皇兄控制了内库,自己彻底失去财权。

    但内卫局同样至关重要,皇兄掌握了后宫的贴身侍卫,小则监视自己,大则可取自己的性命。

    李隆基着实很犹豫,他已经输不起,但这次又是他拿回内卫局最好的机会,失去了这个机会,他一定会后悔。

    “先赌完第一局再说吧!”李隆基还需要时间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