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四章 赌斗(三)
    上午的比赛结束了,一名年迈的皇族猜对了谜底,却写错了字,气得高血压发作晕倒,半路退出比赛。

    最后有九十人入围下午的比赛。

    上午的比赛叫做初赛,下午的比赛则叫复赛,复赛的射覆比赛方式又有不同,采用分组淘汰赛,分成九组进行比赛,每组出线一人。

    最后十人进行决赛。

    和上午相比,这种方式更加残酷,也更加紧张。

    九十名宗室子弟都没有离开文思楼,一个个坐得笔直,静静等待下午比赛来临,中午有膳食提供,但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拒绝了。

    正如李雨春所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万一哪个环节被礼仪宦官记录下来,就麻烦了。

    其实自古皇族规矩就很严格,但也不至于这么小心。

    这是武则天留下的余威尚在,武则天举行宫廷活动,哪个李唐皇族子弟稍微礼节逾规,就会被严惩,要么拖下去廷杖,要么关小黑屋挨饿。

    几十年下来,宗室子弟对这种宫廷活动都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畏惧。

    武则天早已死去三十年,但她留下的余威依然让唐朝宗室子弟们战战兢兢,不敢愈规一步。

    李琇却不受这种余威影响,身体要紧,他让早上的宫女给自己取来一份膳食,还加点了一份烤鸡腿,吃得津津有味,就差来罐啤酒了。

    礼仪宦官立刻记录下来,‘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皇三十八子嚼食有声。’

    宗室子弟们听他吃得肆无忌惮,自己肚子却饿得咕咕响,不由满腔怒火,又恨又气。

    一名宗室子弟再也忍不住,霍地站起身,捏紧拳头对李琇怒目而视。

    李琇打个饱嗝,向他招招手,“知道你肚子饿,这里还剩一个鸡腿,不用客气。”

    这名宗室子弟气得要爆炸了,拼命晃了晃脑袋,李琇笑眯眯指了指后面的两名礼仪宦官。

    礼仪宦官无情记录下了这名宗室子弟的违规:无礼冲动。

    这名宗室子弟就想大哭一场,万般无奈,只得将一口恶气吞回肚子,颓然坐下。

    李琇却不以为然,将最后一根鸡腿啃了,用帕子抹抹嘴,指着餐盘对宫女道:“把它收了,再给我倒杯热茶,要滚烫一点!”

    所有宗室子弟都无语地望着房顶,默默祈祷,‘老天爷,打个雷劈死这混蛋吧!’

    …………

    “当!”一声钟响,天子和摄政王已经各自就位,他们的儿子和嫔妃都各自坐在身边。

    并不是每个宗室子弟都要参加,王爵以上不参加比赛,也就是二圣各自的儿子,当然,除了李琇。

    他这个被贬黜的皇子,反而成为嫡系宗室里地位最低之人。

    “请大家抽签分组!”

    李琇抽到了第三组,他们组将是第三个出场。

    所有人都站在栏杆前关注着望仙台上正在进行的比赛,好像不再用香计时,而是在一通鼓内完成答题。

    “二十记鼓响!”

    一名宗室子弟惊呼起来,所有人的心情都有点沉重了,几乎没有一点思考,写字稍慢一点都来不及。

    李琇懒得去和他们凑热闹,他漫不经心翘腿坐在后面,心中却在计算,上午是三分钟,现在改成二十秒,提笔写字最快要六秒左右,思考时间只有十四秒,要立刻进入状态,慢一点都会被淘汰。

    “第三组上场!”

    宦官一声高喝,终于轮到他们了。

    九个人坐在桌前,手中提笔,全神贯注,出乎李琇的意料,坐在他身边之人,正是李璀。

    李璀得意看了李琇一眼,他简直要大笑出声,老天爷安排得巧啊!把李琇从自己眼皮下淘汰出局,这是何等爽快!

    他们的主持人是宗正寺少卿李煌,裁判是副相牛仙客。

    题目都是现抽,来不及放物了,只把写着答案的纸条放在陶盆下面。

    “所有人听着,泥里一条龙,头顶一个蓬,身体一节节,全是小窟窿,射一物,开始!”

    ‘咚!咚!咚!咚……..’

    密集的鼓声敲响,所有人都疾速写出各自的答案,李琇精准地算着时间,略一思考后才写出谜底:“藕!”

    鼓声停止,牛仙客喝道:“停笔!”

    四人被淘汰离场,只剩下六人了。

    被淘汰四人中有的是思考时间太长,没有时间写了,有的是进入状态太慢,没有适应节奏,还有两人是多写了一个‘莲’字。

    莲藕是两样东西,莲和藕,答案可只有一样东西,藕。

    李煌又抽出签,这次抽诗题,李琇眼皮一跳,诗题可是他薄弱环节,四书五经一本都没有看过。

    李煌没有时间给他忐忑,他高声道:“你们几人听好,好读书,射《论语》一句。”

    密集的鼓声敲响,咚!咚!咚……..

    没背过四书五经这时候反而是优势了,腹中书卷的搜索面积不会太大,李琇灵感一闪,提笔便写,‘学而不厌!’

    牛仙客撇了撇嘴,“这小子的字写得真烂!”

    字写得好有什么用,又淘汰四人。

    最后只剩下李琇和李璀二人。

    李琇忽然明白了,题目只是表面上的随机抽取,其实是事先准备好,李璀知道二十支诗题签的所有答案,恐怕包括最后一轮决赛的答案,他也知道。

    李煌微微一笑,“就看你们二人谁能胜出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们二人都被淘汰,答不上我的题。”

    李煌果然又抽出一道诗题。

    李琇瞥了一眼李璀,见他一副胸有成竹,心中不由冷笑一声。

    李煌清一下喉咙,“这道题比较难,你们二人听好,死轻于鸿毛,射《史记》中的一句。”

    李琇险些一头栽倒,简直让他欲哭无泪,居然是《史记》。

    ‘咚!咚!咚!咚……..’

    鼓声可不理睬他,李璀已经开始提笔写答案了。

    李琇要绝望了,难道自己真要被这个王八蛋淘汰?

    等一等!这题好像听说过,李琇稍一凝神,提笔便写:‘卒为天下笑!’

    鼓声一停,他把笔扔掉了。

    牛仙客看了一眼李琇的答案,这几个字依旧写得跟鬼画符一样,可不管写得再烂,辨识度依旧很清晰。

    牛仙客一脸不情愿,却又无法否认,只得勉强点点头,“答对了!”

    李璀一脸惊愕,他是事先知道答案,当然能轻松写出。

    这么难的题,他以为自己必胜无疑,没想到李琇在最后一刻也写出了答案。

    两人都答对了,意味着两人还要再比一轮。

    其他组都已经结束,就只剩下第三组还有两人在继续对决,争夺唯一的出线名额。

    这时,张九龄和李炎走了过来,“这一题由我们来抽题仲裁!”

    如果出现二人对决的情形,必须由宗正寺卿和右相来主持。

    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李琇和李璀的身上,两人的对决甚至引起了李隆基和李成器的关注。

    李隆基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对面楼内,李成器眯眼看了半晌问道:“和老九比赛的是谁?”

    牛仙童连忙上前禀报道:“尊上,那个人就是被废的三十八郎!”

    “哦!原来是他。”

    李成器眉头一皱,“我记得他被废为庶民了,怎么还能参加比赛?”

    “之前是因为他没有年满十八岁,所以宗正寺没有除籍,但现在他已经满十八岁了,按理宗正寺应该除籍,但不知为什么,宗正寺就拖着不办。”

    “还有这种事情!”

    李成器小眼睛转了几转,“如果他赢了,是不是可以不承认?”

    “尊上说得一点没错!”

    “算了,让他参加吧!射覆只是娱乐,就不要扫大家的兴了。”

    “尊上,奴才觉得应该严格按照规则…….”

    不等牛仙童说话,李成器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不考虑皇宫大事,整个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牛仙童暗暗叹了口气,把李琇赶出皇宫的机会刚刚看到,转瞬又逝去了。

    ……….

    李炎开始抽题,按照规定,不能连续三次抽一种题型,之前李煌已经抽了两次诗题,那这一次李炎就不能再抽诗题了。

    李炎抽了一个字题,把答案给了张九龄。

    李炎高声道:“这一次是表演猜字!”

    只见一名从事模样的官员走过来,将一扇小木门顶在头上,面北而站。

    射一字。

    鼓声咚!咚!咚!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