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五章 赌斗(四)
    李琇大脑如电脑一般运转,首先和门有关,然后和人有关,李琇心念一动,难道是闪字?

    他提笔要写,又停住了,不对!人不是站在门内,而是顶在头上。

    应该是另一种寓意,门不一定代表门,可能代表的是家。

    李琇立刻意识到,应该宝盖头。

    难道就是‘家’字,屋子里有头猪,但这个人不像二师兄啊!

    安字,也不对,换成宫女顶门还差不多。

    宫字也不对。

    李琇脑海里在迅速过虑各种宝盖头的字,射覆字谜一般多用俗体字,类似后世的简体字,主要是方便底层百姓。

    李琇脑海里忽然闪过三个字:一个‘宦’,一个‘宁’,一个‘字’。

    字首先排除,学生才更贴切。

    那么‘宦’和‘宁’,是哪一个呢?

    鼓声马上就要停止,李琇狠狠拍一下脑门,提笔写下了‘宦’字。

    在鼓声停止的那一瞬间,他也扔下了笔。

    太紧张了,李琇后背都湿透了。

    李璀无语地望着李琇,这混蛋又是在最后一刻写出来。

    张九龄取出陶盆下的答案,又看了看两人写的字,李璀写的是宁字,李琇写的是宦字。

    他点点头道:“你们思路的方向是对的,但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这题没有答案。”

    张九龄展开答案,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这叫无底字题,你们阐述理由,由我来判断你们谁能胜出,你们谁先说?”

    “我先写完,当然是我先说!”

    李璀当仁不让地抢过风头,“表演者只是一个从事,并非大臣,写宦肯定不对,宁下面是丁,丁者,成年男子也,当然是宁字正确。”

    说完,他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李琇。

    张九龄又问李琇,“刚才他说得也有道理,表演者只是一个从事,并非大臣,那你是怎么想的?”

    李琇不慌不忙道:“其实我想到了三个字,宦、宁、字,但我认为最合适最贴切还是‘宦’字。”

    “他并不是大臣,为什么贴切?”

    李琇淡淡道:“普天之下,莫非王臣!”

    张九龄捋须缓缓道:“你们二人说得都有道理,但正确答案只有一个,我认为宁者虽然也不错,但宦字显然更有深度,所以我判定这个射覆‘宦’字猜中了。”

    李琇一拳砸在桌上,自己胜了,淘汰了李璀。

    李璀面如死灰,他忽然跳起来大喊,“不公平,我是才正确答案,父亲,张相国在打压孩儿,父亲,你要给孩儿做主啊!”

    现场一片哗然,居然有人输不起,还怪裁判不公。

    所有人眼光都望向李成器,李成器可是以护短出名的,他会不会偏向自己儿子,要求重新裁判?

    武惠妃低声对李隆基道:“陛下,摄政王会不会提出集体裁决?”

    所谓集体裁决就是由五个相国一起仲裁,各投一票,票高者胜出。

    如果真选择了集体裁决,那么一定是李璀胜出。

    李隆基点点头,“按照皇兄的护短性格,很有这个可能!”

    虽然这样说,但李隆基并不打算帮助自己儿子,他心思根本不在宗室子弟的赌斗上,在他看来,为这种小儿之斗出面庇护,有损身份,摄政王想撕下脸皮帮儿子,那就随他去。

    李隆基的全部心思都在明天的射覆赌斗上,那才是关系到他自身命运的赌斗。

    李成器转动着眼珠,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牛仙童忍不住提醒道:“九郎若输了,可是要被淘汰啊!尊上,李琇已被贬为庶民,取消他的资格吧!九郎就赢了。”

    李成器忽然不耐烦起来,“一个屁大点赌斗,还要我来破坏规则,让天下人耻笑我吗?输了就输了!”

    牛仙童快哭了,尊上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他以前眼里可是揉不得半点砂子啊!

    李成器派人将李璀大骂一通,宣布接受张九龄的仲裁。

    仲裁出来,李琇胜,李璀被淘汰。

    李璀伏地大哭,不肯离去,被几名宦官硬架了出去。

    这一战尽管不是决赛,但李琇却感到无比的酣畅淋漓。

    ………

    十个组决出了八人,第五组和第八组全部被淘汰,没有人胜出。

    最后决赛时刻终于到来。

    最后的决赛很难,只有一题决胜负,时间是一炷长香,十分钟。

    第一个交卷且答对者赢。

    一脸疲倦的李隆基终于有点兴趣了,对周围儿子和嫔妃们笑道:“大家可以押注,最高不超过五十贯,看看谁能获胜。”

    高力士收集众人的押注纸条,他自己也写了一张。

    “高总管押谁?”李隆基好奇地问道。

    “微臣押三十八郎!”

    李隆基更加好奇了,“朕记得他从前读书不太用功,屡被师父责打,你为何看好他?”

    “陛下,三十八郎生了一场大病后,有非常之能,微臣对他不得不服。”

    李隆基点点头,“连高总管都这么赞叹他,那朕也押他,他是朕的儿子,这个理由充分吧!”

    ……….

    对面楼内,李成器与一众儿孙妻妾也在押注,他们下注很大,几百贯几千贯都有,却清一色押李成器的十二孙李尧。

    李成器呵呵一笑,“这个李琇有点意思,老九是必胜之选,居然也被他淘汰了,我听说他是死而复活,看来有点门道,我就押他一把。”

    牛仙童低声劝道:“尊上,他可是皇三十八子!”

    “放屁!他是我的皇侄,我不能押他吗?”

    牛仙童不敢吭声了,心中却暗骂,‘当初把他贬为庶民,不就是你的意思吗?这会儿又认侄儿了。’

    …………

    “你们八人听好,天子和摄政王在看着你们,希望你们记住自己的身份,这是君子之争,不要让自己的行为给宗室抹黑,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宗正寺卿李炎厉声给八人讲一通公平考试的大道理,随即宣布,“决赛开始!”

    八人席地坐在望仙台上,每人面前一张桌子,桌上有纸笔。

    五名相国坐在台上。

    李炎上前从纸箱内摸出一张纸条。

    “这次是射覆一物!”

    李炎高声道:“我可以提示一下,是能入口的东西。”

    暂时没有宣读题目,现场抽题,东西也要临时准备。

    不多时,宦官将一个盖着红绸的小盘子放进了陶盆下。

    李琇可不是君子,也不会被李炎的一通话吓倒。

    爵位只有一个,别人得不到并无损失,他若得不到就得出宫,一切都没有了。

    为了生存而战,李琇会毫不犹豫使用一切手段。

    李琇上辈子读大学就是一个作弊高手,懂得观察环境,利用一切机会,既然是临时抽出题签,那必然也要临时准备物品。

    临时准备物品就是一个漏洞,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漏洞。

    他身体坐得笔直,但眼睛眯成一条缝,一眨不眨地盯着入口处。

    只见一人露出头,将盘子递给宦官,露面的时间只是极短一瞬,但此人的面孔已经被李琇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个人他认识,正是刚升为太医局令的王御医。

    识人则辨物,李琇心中狂喜,答案必然是一味药材。

    可怜其他宗室子弟都讲究坐姿端庄,目不斜视,知规矩,明事理,哪里比得过李琇这种精明狡猾、不讲武德的穿越者。

    入口的东西,大家首先就想到食物方面去了,各种食物都感觉不对,才会想到药材。

    就像跑一千米,众人还在零米处准备起跑,李琇的起跑线就已经移到了八百米处。

    李炎清了清喉咙,高声念道:“秋尽江南草未凋!”

    长香计时开始,约十分钟时间,所有人都开始冥思苦想。

    李琇只沉思片刻,便写下了答案,站起身交卷了。

    他是第一个交卷,若答案正确,他就赢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望着李琇,香火才刚点燃,这厮就交卷了?

    其他七人瞬间陷入了绝望。

    五名相国也面面相觑,不可能吧!就算他们至少也要想半炷香,这位三十八郎怎么一下子就射中了?

    张九龄对李琇微微笑道:“时间还很早,你再考虑一下吧!”

    李琇轻轻叹口气,“不瞒张相国,这道射覆题对于我而言实在太简单,很没意思,坐在那里都是一种煎熬,还不如随便写两个字交差!”

    旁边李林甫干笑一声,“我记得从前三十八郎以前的嘴可是很小巧啊!”

    李林甫言外之意,‘你好大的口气!’

    李琇嘻嘻一笑,“我这张臭嘴哪里能和的李相国蜜嘴相比?”

    李林甫被人背后称为口蜜腹剑,李琇随口一句话便将李林甫的脸皮撕掉了。

    裴耀卿‘噗!’笑出声来,他忽然发现这位皇子虽然字写得差劲,但胆识却是杠杠的,他立刻对李琇的好感度大增。

    李林甫眼中闪过一丝恼火,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笑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说的就是三十八郎。”

    “过奖!过奖!”

    李琇把卷子交给张九龄,“张相国看看,我胡乱写的答案如何?”

    张九龄看了一眼卷子,他缓缓点了点头,“恭喜三十八郎答对了!”

    整个赛场内顿时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