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六章 赌斗(五)
    “不错!不错!秋尽江南草未凋,果然是冬青。”

    房间里,李隆基一脸欣慰笑道:“想不到最后竟然是三十八郎胜出,而且嘴也很厉害,将李林甫当众打脸,让朕深感痛快!”

    这会儿,他又觉得自己儿子还不错。

    高力士趁热打铁道:“既然三十八郎夺魁,那这个奖励的爵位是否能授给他?”

    李隆基沉思片刻道:“按照比赛规则,胜出者获爵,应该是给他,但这个授爵书光朕签署还不行,还得皇兄签署,你也知道,这个爵位原本定下来给李璀,让他得以升为国公,所以皇兄肯不肯让出这个爵位才是关键。”

    “陛下,这对三十八郎不公平!”

    李隆基淡淡道:“本来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他想要的东西和朕想要的东西是一回事,他想要爵位,那明天我们就必须赢,只有胜者才有资格提要求!”

    高力士沉默了,明天的压轴比赛,天子和摄政王的射覆赌斗,李琇的个人命运也和全局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

    白天的喧嚣渐渐消失,夜晚又重新恢复了宁静的本色。

    房间里灯光柔和,李琇坐在蜡烛下翻阅着《史记》,

    “鲁仲连者,齐人也。好奇伟俶傥之画策,而不肯仕宦任职,好持高节。游於赵……..”

    他慢慢推动卷轴,找到了白天那句谜语出处。

    “齐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卒为天下笑。”

    李琇叹了口气,这道谜语确实很生僻。

    若不是自己在后世看过这个谜语,他就被李璀淘汰了,只能说侥幸加运气。

    “呵呵!三十八郎居然挑灯看书,难得啊!”

    门口传来高力士的声音。

    “高翁是给我送钱来了?”李琇笑着迎了出来。

    高力士一怔,这才想起今天是发例钱的日子。

    他摆摆手,“今天太忙,还没有来得及回去,今晚签署,明天例钱就能发出来了。”

    高力士也不用他请,直接进屋坐下,“口渴了,让公孙小娘给我倒一盏茶来!”

    “小眉,倒两盏茶,用竹杯子!”

    高力士哑然失笑,他取出一张纸递给李琇,“这是礼仪宦官的记录,射覆一天你就违反了十九条规矩。”

    李琇很惊讶,居然这么多,他记得就是坐姿不雅,敲个背捶个腿而已。

    他连忙接过来看了一遍,不由瞪大眼睛。

    “放个屁也不允许?”

    高力士摇摇头,“正式场合不允许,憋回去!”

    “我欣赏太液池风景也算违规?”

    “你是去参加射覆比赛,不是游园,而且你不是在欣赏风景,你在看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咳!咳!这个先不提,还有这个,嚼食有声违规就不对了,吃饭肯定有声音,证明吃得香嘛!还有,我吃两份饭也不行?那边可是浪费了九十份啊!”

    “只做自己份内之事,吃饭也不例外。”

    李琇懒得再看了,“我违反了十九条,会咋样?”

    “会怎么样就看圣上的心情!”

    高力士把违规记录点燃了,语重心长对李琇道:“臭小子记住了,违规百条,不如立功一件。”

    李琇立刻心领神会,笑嘻嘻道:“高翁金玉之言,我记住了。”

    高力士懒得理他,敲着桌子催促,“快拿水来,渴坏了!”

    “来了!”公孙小眉端了两盏热茶进来。

    高力士喝了口茶,冒烟的嗓子这才舒服了,他对李琇道:“我来是和你说说爵位之事。”

    李琇收起了嬉笑之心,等待高力士说下去。

    “你夺得射覆魁首,按理应该赢得爵位,圣上已经批准,下午提交了摄政王那边。”

    “摄政王不肯批?”李琇隐隐意识到一丝不妙。

    “他也不是不肯批,我下午找过他,摄政王的意思,等明天射覆比赛全部结束后再说。”

    “再说?”

    李琇冷笑一声,“意思说明天还会有变故?”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你是皇子,明天若你父皇输了,摄政王岂能让你独赢?这就叫覆巢之下绝无完卵,你明白吗?”

    “如果明天父皇赢了呢?”

    “摄政王告诉我,如果明天你父皇赢了,他就在你的爵位授予书上签字。”

    “然后呢?高翁晚上来找我,不会就只为了说这个吧!”

    高力士摇摇头,“明天分两场赌斗,第一场是我和牛仙童的赌斗,输赢其实不重要。

    第二场才是关键,摄政王押上了内卫局,你父亲押上了内库局,一个是安全,一个是钱财,如果你父皇输了,他就会彻底失去财权。”

    “后果我知道,然后呢?”

    “然后摄政王今天下午提出一个方案,让后辈来替他们赌斗,他会指定一个皇子,你父皇也指定摄政王的一个儿子。”

    李琇瞪大了眼睛,“高翁的意思说,摄政王有可能会指定我?”

    “不是有可能,而是他已经指定你了。”

    高力士意味深长地笑道:“摄政王今天最后决赛押了你的注,结果他独赢三万贯,他对你很有兴趣。”

    “让我出赛,父皇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你父皇也指定了摄政王的幼子文安郡公李璀,双方都已经签字确认。”

    别人是当局者迷,李琇却是当局者清,难怪李成器没有偏袒李璀,伏笔留在这里呢!

    李琇悠悠道:“高翁可知道摄政王为什么要选我?”

    “为什么?”

    “很简单,他赢了,什么话都没有,如果他输了,他就说我已被贬为庶民,没有资格参加射覆赌斗,推翻败局,这一点高翁想到了吗?”

    高力士一惊,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

    越想越不对劲,高力士脸色十分严峻,这个方案圣上同意并签字了,想反悔已经不太可能。

    这可怎么办?

    李琇喝了口茶,笑眯眯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高力士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两个办法,一个就说我已被贬为庶民,没有资格参加射覆赌斗…….”

    “不可能!”

    高力士断然否定,“你已经夺取射覆魁首,再来取消你的射覆资格,这会成为天下笑柄,摄政王或许做得出,但你父皇不会干这种事情。”

    “那就用第二个办法呗!”

    李琇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让父皇下旨取消贬我为庶民的决定,不就解决了吗?”

    高力士有点为难,“就怕摄政王不肯答应,当初贬黜你的决定是你父皇和摄政王达成协议的。”

    “很简单!”

    李琇胸有成竹地写了一张纸条,递给高力士,“这就是破解之术!”

    ……….

    高力士走了,李琇洗了脚,刚准备休息,只听大门‘砰!’地一声巨响,似乎被人踢开了。

    “你是谁?滚出去!”院子里传来小眉的怒吼声。

    “小娘子长得很美貌嘛!本来今晚大爷我会搂着你睡觉的,不过没关系,明天也一样,爷再忍一忍!”

    李琇立刻知道这是谁来找事了,他走出房门冷冷道:“想来打架吗?我奉陪!”

    院子里,公孙小眉像头小豹子一样,拿着剑恶狠狠地盯着李璀。

    李璀明显喝多了,他晃了晃脑袋,摆手道:“父亲不准我来找你麻烦,但我心里很不爽,很憋屈,我是来告诉你一些事情,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哼!你想说什么?”

    “我告诉你,你没有机会了,我父亲已经下令南院做好准备,明天就会送你去南院,他们会把你关在一个小木笼里,关上一年,让你生不如死!”

    “我哪里得罪你父亲了?他竟这样狠毒待我?”

    “因为你是武三思的外孙,就凭这一点,我父亲就不会饶你!”

    李琇吸了口冷气,原来自己是武三思的外孙,难怪李成器仇恨自己。

    “你说够了吗?说够就可以滚了。”

    “我没有说够!”

    李璀的小眼睛里射出阴毒的目光,“我父亲为什么不让我来揍你,他说不值得,你就是那个贱货生的贱种,和你打架,太丢身份了。”

    李琇一阵风似地冲过去,狠狠一拳砸在李璀的脸上,李璀惨叫一声,连退几步,被门槛绊倒,重重摔出了院门。

    李琇要冲出去再打,却被张瓶和赵壶抱住了,“琇哥儿,冷静点!”

    “别拉我,让我杀了这个混蛋!”

    公孙小眉一跃而出,短剑顶住了李璀的咽喉,眼中喷射出怒火,李璀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他被打懵了,吓得不敢动弹。

    李琇这时却迅速冷静下来,自己还有机会,不能被冲动害死。

    “小眉回来,杀了这混蛋只会脏了我的手!”

    公孙小眉收起剑,狠狠给了李璀一脚,“滚!”这才返回院子。

    李璀见公孙小眉收了剑,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远远大喊:“狗贼,你等着瞧,我一定会去南院好好收拾你!”

    李琇轻轻吐了口气,他算是看透了,李成器就是一头笑面虎,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如果明天输了,自己的命运一定会很惨。

    李琇心中燃起了熊熊斗志,事关命运,明天他将拔剑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