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七章 赌斗(六)
    次日一早,射覆赌斗的重头戏终于拉开了序幕。

    由天子和摄政王进行射覆赌斗,但他们本人不出面。

    分为两局,第一局是高力士对赌牛仙童。

    双方押注了尚衣局和掖庭局,明眼人都知道,这只是开胃菜。

    关键是第二局,天子幼子李琇对阵摄政王幼子李璀。

    双方押注了内库局和内卫局。

    这才是关系到皇宫得失的大赌注,一个是财权,一个是安全。

    望仙台上泾渭分明,北面坐着天子李隆基和他的儿孙,南面坐着摄政王李成器和他儿孙,侧面则坐着五位相国和三名宗正寺高官。

    正中间是一张射覆赌台,高力士和牛仙童已经就位。

    台上竖起两杆大旗,黄旗代表高力士,红旗代表牛仙童,如果黄旗倒下,就意味着牛仙童赢了。

    这虽然是一场看似轻松的射覆赌斗,却影响重大,关系到皇宫未来的掌控。

    皇宫应该是天子李隆基的大本营,皇宫不稳,也就意味着李隆基根基不稳。

    夺回皇宫的控制权,是李隆基目前最大的诉求。

    摄政王李成器本身在皇宫没有什么势力,他的势力在朝廷、地方和军队之中。

    他在皇宫的势力是太上皇李旦留给他的遗产。

    李成器反客为主,牢牢抓住皇宫的部分控制权,使李隆基后方不稳,也就无法集中精力和他在朝廷上争斗。

    这种局面已持续了五年,而太医局的意外失手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

    双方都想再进一步,李成器想夺取内库,李隆基想掌控内卫。

    于是便有了这场射覆赌斗。

    在双方都抓不到对方把柄的情况下,用这种赌斗方式无疑是大家都能接受的。

    两个大内总管代表各自的主人在高台上无声较量。

    铜钱猜枚已经结束,高力士射,牛仙童覆。

    这可不是好签,射覆刚开始时题目简单,射方占优势,现在是决胜阶段,题目会非常难,覆方就占优势了,躺赢。

    牛仙童不出意外地抽取了诗题,这也是公认射覆最难的题型,是太学生们玩的题,普通百姓玩不了。

    宗正寺卿李炎咳嗽一声,高声道:“请高总管听好,云深不知处,射一典籍名句。”

    短香点燃,三分钟时间。

    李琇跪坐在木榻上,腿痛得抽筋。

    “三十八郎知道答案吗?”坐在前排的忠王李玙悄悄问道。

    所有皇子的目光都向李琇望来,连天子李隆基也竖起耳朵。

    李琇点点头,“答案应该是《易经》的飞龙在天。”

    他当然知道,他前世见过这个谜语。

    众人恍然,李隆基也点了点头,三十八郎学识确实大有长进,连《易经》都背熟了。

    可惜高力士听不见,香火渐渐到尾,他额头上的汗也流了下来。

    短香熄灭,第一局高力士输,黄旗倒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至关重要的第二局上。

    ………..

    “圣上,你给微臣解释一下,这份旨意是怎么回事?”

    在第二局即将开始之时,忽然出现了变故,摄政王李成器发现天子刚刚颁布了一份旨意,废除了李琇贬为庶民的决定。

    这份旨意让他大为光火,这意味着他精心设计的只赢不输的赌局被对方识破了。

    李隆基不慌不忙道:“皇兄,朕遵守当初的约定,只是朕发现约定中贬为庶民这一条违反了祖制,高祖曾有遗训,未成年皇子不得贬为庶民,朕必须遵守祖训,皇兄也应该一样。”

    李成器哼了一声,“你要废除可以,在去年废除我没有意见,但三十八郎已经满十八岁,你现在才废除,完全不合祖制!”

    双方都拿祖制说话,如果没有李琇昨晚写的纸条,李隆基还真占不了上风。

    李隆基微微一笑,“皇兄把出宫和成年混淆了,十八岁是出宫的年龄,并非成年,成年是指二十岁,三十八郎将来行了弱冠之礼,才能正式成年,祖训中的成年当然是指弱冠之后。”

    李成器一时哑口无言,他狠狠瞪了牛仙童一眼,都是他把自己误导了。

    李隆基又笑道:“三十八郎毕竟是皇兄的侄子,昨天皇兄押注在三十八郎身上,足见皇兄心怀伯侄之情,琇儿,过来感谢大伯对你的看重!”

    李琇上前行大礼参拜,“感谢皇伯父对小侄的爱护!”

    台阶给了,李成器脸色稍稍和缓,他点点头道:“射覆虽是小技,但皇侄能夺魁,也足以令我倍感欣慰,不如这样,今天的第二局我来和贤侄玩玩射覆,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李成器不光老谋深算,而且精明无比,他知道自己幼子不是李琇的对手,还不如自己亲自上场。

    李琇回头看了一眼父皇,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李隆基稍稍犹豫一下,他从小就不擅长射覆,所以才会让高力士代表自己和牛仙童射覆第一局。

    又想到儿子夺取了射覆魁首,这一战让儿子出战显然比自己更有取胜的希望。

    李隆基便点了点头,“好吧!既然皇伯父如此看重你,就好好陪长辈玩这一局射覆,切记不可失礼。”

    李琇立刻神采飞扬,昂然道:“伯父和父皇已有赌注,这是大赌,不如侄儿也和皇伯父小赌一把!”

    李成器呵呵一笑,“你说!”

    “听说皇伯父还没有签署小侄的授爵书,如果小侄侥幸获胜,请皇伯父立刻签署它!”

    “若你输了呢?”

    “侄儿若输了,今天就出宫,自愿去南院长住!”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是把自己置于死地啊!连几位相国都不由动容,什么叫背水一战,这就是了。

    李成器却心知肚明,他回头狠狠瞪了李璀一眼,李璀昨晚喝多了酒,泄露了父亲的秘密,他吓得低下了头,心中忐忑不安。

    “好!”

    李成器一阵豪爽大笑,“想不到我李成器还有一个敢作敢当的侄儿,有魄力!我答应了,若你赢了,我会立刻签署你的授爵书,封你为男爵,不仅如此,我还会替你还清所有债务。”

    李成器取出李琇的授爵书放在桌上,小眼睛冷冷望着李琇。

    不远处的李隆基却不为所动,如果输了,不说三十八郎,他自己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

    高力士心中暗暗叹口气,他能感觉到三十八郎内心的决然,完全把自己的命运押上了这场赌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