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八章 赌斗(七)
    李成器亲自下场,他在北面坐下,对几位相国道:“射覆猜谜都是小家子气,没有意思,既然我亲自下场,那就赌天下大事,几位相国可同意?”

    李林甫三人当然同意,关键是张九龄和裴耀卿,张九龄沉吟片刻道:“只要公平,微臣认为可以!”

    “陛下,你同意吗?”李成器的目光又投向天子李隆基。

    李隆基缓缓点头,“正如张相国所言,如果公平,朕可以同意!”

    “好!”

    李成器从怀中取出一份军报,对李琇道:“这是刚刚收到的西域军报,北庭节度使盖嘉运二十天前出兵碎叶,和突骑施可汗吐火仙决战,军报火漆完整,尚未拆封,里面的内容连我和你父皇都不知道,相国们更不会知晓,为了公平,我来覆,你来射这份军报的内容。”

    说完,他把军报扣在陶盆下面,目光冷厉地望着李琇。

    这就是真正的射覆了,射谜多少有一点不公平的因素,有人可能见过谜题,知道谜底,同时射谜也和技巧、经验有关。

    而猜未知的事情完全就靠运气。

    李隆基没想到皇兄竟然用西域战报来射覆赌斗,他心中暗暗后悔,早知如此,还不如自己来。

    毕竟他知道唐军的战斗力和后勤状态,能大概猜到结局,可三十八郎却是一无所知。

    但皇兄最后才拿出题目,显然是不给自己任何机会,李隆基毕竟和李成器斗了十多年,他太了解皇兄的为人。

    这个赌斗下面,必藏着陷阱。

    计时香已经点燃,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一直冷静的李隆基开始有些焦躁不安。

    高力士低声道:“陛下放心,这次赌斗,三十八郎必胜无疑!”

    “你怎么知道?”

    “微臣相信他!”

    相信?李隆基摇摇头,当年他就是太相信父皇,才会落得二圣临朝的结局,以至君权旁落,他还会再相信谁?

    高力士又进一步劝道:“陛下请放心,微臣愿为三十八郎担保!”

    李隆基狐疑地看了一眼高力士,终于点了点头。

    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他已经没有了选择。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琇身上。

    李琇的额头见汗了。

    李成器给他说的这场碎叶之战,历史是存在的,但应该不是在今年,而是在五年之后。

    中学历史老师给他们说过,北庭节度使盖嘉运横扫葱岭以西,大败突骑施军队,歼敌六万,活捉突骑施可汗吐火仙。

    也正是这场胜利,使西域各国纷纷归附,李隆基才决定改年号为天宝。

    但这场战役却提前五年发生了,自己所知的历史还能不能重现。

    李琇渐渐平静下来,既然是赌,那他也大赌一把,把自己的命运前途都押上去吧!

    李琇沉思片刻,提笔写下了答案。

    李成器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事关重大,他不会有一点心慈手软。

    “皇侄,光猜胜负可不行,还要细节,最起码要知道一点战果。”

    他声音不大,只有李琇听得见,李琇微微一笑:“诚如大伯所言!”

    李成器竖起大拇指,“好!你比你父亲更有种!”

    “回答完毕!”李琇放下了笔。

    这时,五名相国都走上来,这个赌局太大,必须五人同时作证。

    两边的皇子皇孙们都沉不住气了,纷纷站起身。

    张九龄取出陶盆下的军报,韩休先取过李琇的答案高声读道:“碎叶大胜,活捉吐火仙,歼敌六万。”

    李隆基脸色大变,怎么能把细节也写出来,难道刚才皇兄是在诱导三十八郎吗?

    他重重一拍桌子,气得浑身发抖,“逆子,要害死朕了!”

    所有人都摇头,居然写出细节,这个三十八郎简直太愚蠢。

    李成器神情却变得有些不自然,盖嘉运出征前写信给他保证过,捉住吐火仙来长安献功。

    这时张九龄拆掉火漆,取出了军报,他展开军报高声读道:“臣盖嘉运在碎叶大胜突骑施,活捉敌酋吐火仙,歼敌六万余人,不日将凯旋入京!”

    望仙台上顿时一片哗然,李隆基的儿孙激动得拥抱在一起,他们赢了。

    李隆基浑身一震,他简直不敢相信,连战报细节也能猜到!

    怎么可能?

    “陛下,我们赢了!”

    高力士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我们赢了!”

    内库局保住了,还夺下了内卫局。

    李隆基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喜悦,他的眼中充满了疑虑。

    李成器的儿孙却个个沮丧万分,牛仙童更是面如死灰,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李琇东山再起。

    “大伯,我赢了吗?”李琇一步不让地盯着李成器。

    李成器的脸色变了数变,他忽然一拳砸在桌上,大笑起来,“好!痛快,不愧是我的侄儿,三十八郎,皇伯父这次输得心服口服!”

    李琇连忙欠身,“是皇伯父关照侄儿。”

    李成器取出一块内卫局的移交牌扔给李琇,“交给你父亲吧!”

    李琇要的可不是内卫局牌子,他抱拳道:“还有小侄的爵位和欠债,皇伯父亲口答应了小侄,现在就签署。”

    李成器眼中有一丝冷意,“你这个臭小子性急什么,难道还怕皇伯父言而无信?”

    李琇步步进逼,“小侄可不想蹲笼子一年,桌上纸笔都有,授爵书也在,皇伯父请吧!”

    对方居然什么都知道,李成器心中万分恼火,回去好好收拾老九,不争气的蠢货!

    李成器脸上却笑容可亲,“你那些狗屁债根本就不是债,那是讹诈,我今天就把借据一把火烧了,爵位我回头会给你父皇。”

    借据一把火烧了,但李琇和债主们的梁子也结下了,这就是李成器的风格,举手投足之间就给对方下一道绊子。

    不过李琇也压根没把债务放在心上,他关心的是爵位,有了爵位就有了护身符,李成器想送自己去南院也不可能了。

    他从来不指望父皇能替他要到爵位,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争取。

    李琇见李成器要收起授爵书,他毫不犹豫地站起身,并提高了声音。

    “伯父可是当众承诺立刻签署!”

    声音太大,周围一片安静,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你敢胁迫我?”李成器冷冷道。

    李琇心一横,再次提高了声音,“侄儿不敢,侄儿是在为皇伯父的信誉考虑!”

    李成器抬头看了看四周,五位相国都在等着自己呢!

    众目睽睽,李成器极为不情愿地提笔在授爵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并摁下了印章。

    李成器把授爵书递给李琇,意味深长道:“别人就算胁迫我也没有用,但你不一样,贤侄,你有非常人的智慧和胆识,前途不可限量,你将来的对手绝不仅仅是我,记住皇伯父今天说的话!”

    李琇紧紧握住授爵书,这份授爵书对他是如此的宝贵,他的命运从这一刻起被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