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十九章 还得跳一回大神
    李成器带着儿孙和妻妾走了。

    天罡楼内一片喜庆,这场赌局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拿回内卫局,意味着所有人都摆脱了内卫局的监视。

    房间里,李隆基神情凝重,追问高力士,“你刚才说愿为三十八郎担保,似乎你知道什么,但你却没有告诉朕!”

    高力士跪下磕头道:“微臣不敢隐瞒陛下,有的事情不敢说,是微臣怕被天谴,连累到陛下。”

    “天谴!有这么严重?”

    高力士长长叹口气,“陛下还记得改变年号之事吗?”

    李隆基点点头,“朕已经决定改年号为天宝,但这和三十八郎有什么关系?”

    高力士便将李琇昏迷时说出天宝十四年之事告诉了李隆基。

    “他不光能预测将来的年号,还知道微臣很多隐秘,所以微臣断定他有沟通鬼神的能力。”

    李隆基眼中充满了狐疑,自己这个儿子在大病一场后真能沟通鬼神?

    还是他之前就暗中和皇兄有了勾结?

    李隆基冷冷下令道:“去把三十八郎找来!”

    高力士太了解李隆基,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李琇不光要过摄政王那一关,恐怕还得过天子这一关。

    如果今天不能取信天子,后果同样严重。

    ……….

    李琇独自坐在角落里,他今天为了自救,一不留神表现得太妖孽,给自己留下隐患了。

    李琇还在回味李成器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显然是有所指,除了自己父皇和一群兄长,不会有别人。

    结束时,李琇也看见了父皇严厉的目光。

    猜忌!李琇想到了这个词,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谁说穿越成皇子是好事情?给我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一名宦官快步走上前,“圣上召见三十八郎!”

    他又将一张纸条迅速塞给李琇,低声道:“这是高翁给你的!”

    李琇站起身迅速看了一眼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圣上信任张果!’

    李琇随即将纸条放进嘴里吞掉了。

    张果就是八仙中的张果老,中条山道士,就在去年,天子李隆基曾召他入宫,与他密谈数日,从此信道求仙。

    李琇明白了高力士的意思。

    ……….

    “回禀父皇,儿臣大病时曾一度灵魂出窍,一夜遍游千山,在中条山遇到一老道士,倒骑毛驴,自称生于隋初,已修炼得道。

    他说蒙父皇垂恩,封为仙翁,年初他夜观星象,说父皇今日有难,需要儿臣辅佐,便传我一道术。”

    “传你什么道术?”

    提到了张果老,李隆基的脸色果然和缓了很多。

    “借道鬼神,可略窥天机!”

    李隆基注视着李琇表情的细微变化,如果儿子说谎他能看得出。

    片刻,他淡淡道:“证明给朕看!”

    ……….

    密室内,李琇披发跣足,左手端着一碗酒,右手执一把木剑,一边挥舞桃木剑,一边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给我给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上下五百年看个清清楚楚…….”

    李琇没有准备,不知该说点啥,连歌词都出来了。

    在他身边桌上摆放着两百两黄金,他眼角迅速瞥了一眼黄金,心中暗暗后悔,为啥不要三百两呢?

    后悔归后悔,他脑海却在迅速回忆,家乡那些跳大神的人是怎么做的?

    他小时候亲眼见过,但有点记不清晰了,只好学习影视上那些跳大神的场景。

    在他对面坐着天子李隆基和大内总管高力士,两人瞪大眼睛看着李琇的表演。

    李琇很清楚,自己装神弄鬼没用,要取信父皇,还得靠自己的钱袋施展威力。

    他大喊一声,“天机泄露,鬼神消灾!”

    ‘噗!’在黄金上喷出一口酒,左手一抹,两百两黄金倏然不见了。

    李隆基和高力士猛地瞪大了眼睛,他们二人看得清清楚楚,三十八郎挥手而过,黄金凭空消失了,惊得他们二人目瞪口呆。

    李琇猛地睁开眼,用一种颤抖而空灵的声音大喊:“大唐五百年江山!”

    喊完他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半响,他不动了。

    好一会儿,他慢慢坐起身,神情异常疲惫。

    “三十八郎,怎么样?”高力士上前关切问道。

    “我刚才说了啥?”

    “你刚才说…..大唐五百年江山!”

    “难怪!”

    李琇擦一擦额头上的汗,对李隆基道:“儿臣刚刚被一个陌生的声音警告,皇家大事、天下大事,皆不可预言,否则将触犯天条,仅此一次,下次金银也无用,恐将折父皇之寿。”

    李隆基还处于一种极度震惊之中,刚才鬼神借钱挡灾那一幕,使他终于相信这个儿子确实有沟通鬼神之道术,而并不是事先和皇兄有勾结。

    看来确实是张果借助三十八郎之力帮助自己解除了今日之厄。

    那能不能提前预知自己和皇兄的权力斗争结果呢?

    李隆基心念一动,随即又否决了。

    大唐五百年江山,已经泄露了天机,再说下去,自己恐怕就要遭天谴。

    他又对高力士道:“今天之事只有我们三人知晓,包括琇儿能借道鬼神,也绝不可泄露出去。”

    “请陛下放心,微臣心如明镜!”

    “还有你!”

    李隆基又对李琇道:“天道鬼神不是你能控制,以后这种预测不准再做,你是朕的儿子,不光你遭天谴,也会连累到朕,明白吗?”

    “儿臣谨记!”

    “去吧!回去好好休息,该给你的东西朕会给你。”

    “儿臣告退!”

    李琇慢慢站起身,躬身行一礼走了。

    高力士心中有数,自己的纸条起了作用,李琇借助张果之名解除了天子的猜忌,这孩子有大智慧啊!

    不过他那一招鬼神借道确实很漂亮。

    高力士虽然很忠心,但现在他和李琇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戳穿了,两人都有欺君之罪。

    …………

    一辆牛车从望仙门缓缓驶出,李琇骑在一匹高大的白马上,一名宦官在前面给他们领路。

    张瓶和赵壶则挑着担跟在牛车两边,他们二人虽然归为宫廷侍卫,其实是皇宫内杂役,需要跟随小主人一起出宫。

    牛车放着天子赏赐花瓶字画,几个官窑的瓷瓶和一套官窑茶具,虽然还是没有阎立本、吴道子的画,但有了一幅欧阳询的字。

    有了爵位,摆设也该升级了。

    当然,有了爵位,再出去卖东西也有点丢份了。

    公孙小眉拎着一个小布包,满心欢喜的坐在牛车门口。

    李琇当然不会把她留给李璀,便求了高力士,把她也带出宫,成为自己的贴身宫婢。

    李琇更是意气风发,同样是出宫,上一次他是被强制出宫,将送去南院。

    而这一次是扬眉吐气,哥有爵位了,出宫开府。

    有了爵位,恢复了皇子身份,称呼自然也要变了。

    张瓶低眉顺眼笑得:“殿下,你的月钱涨到五十贯了,还有房宅田产,给我和老赵也加点呗!”

    “还有我呢!”

    公孙小眉从牛车内探头出来急道:“琇哥儿,不对!殿下,我给你端茶送水,梳头叠被子,我….我也要加钱!”

    “都加!”

    李琇心情很好,一挥手,“张瓶赵壶每月补贴五贯钱,小眉六贯。”

    公孙小眉一声欢呼,张瓶和赵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他们宫里每月有三贯俸禄,小主人又给他们加了五贯,他们和县令的收入差不多了。

    公孙小眉又有点担忧,“殿下,我们每月就花掉了十六贯,你剩下得太少了,要不,少加点吧!”

    “还是小眉体贴我,你们两个混蛋,为什么不说加得太多了?”

    到嘴的肥肉怎么可能吐出去,张瓶和赵壶涎脸道:“要不,奖金就算了?”

    “还想奖金呢!做梦,就这一次,以后五年内不加钱。”

    ………..

    牛车出了大明宫便向南走,一直来到一座紧靠太极宫的坊内。

    进入坊内,一阵喧嚣热闹之气迎面扑来,坊内人来人往,路上随处可见小吃摊和菜摊,叫卖声此起彼伏,两边都是一座接一座的院子。

    “公子,来一杯三勒浆吧!”

    一个眉眼带着中亚风情的胡姬笑语盈盈,从壶里倒一杯酒递给李琇。

    “我喝酒会过敏,啥叫过敏?就是抿一小口就会晕倒!”

    李琇是嫌她的杯子没洗,不知多少人喝过了。

    “上次你喝的,这次该轮到我了!”

    “胡说!上次明明是我掏的钱。”

    张瓶和赵壶为喝美人之酒打破了头。

    “讨厌!你们两个……”

    胡姬咯咯一笑,像花蝴蝶一样地走了。

    哦!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琇去捉妖的翊善坊属于高档社区,很幽静,看不到摊贩。

    而这里便属于中档社区,到处都是做生意的小摊小贩,非常接地气,让李琇有一种恍然回到后世的感觉,他很喜欢。

    领路宦官笑着给他介绍道:“这里叫做永兴坊,很多和你一样的宗室子弟都住在这里,他们的条件可没有殿下好!”

    “我的宅子有多大?”

    “大概两亩出头一点,前后两进,二十几间屋,青砖黑瓦,属于官宅,不需要殿下付房租,家具用品什么的都有。”

    “如果买下来要多少钱?”

    “官宅一般不卖,不过殿下买类似的私宅,价格基本上在一千贯钱一亩地,但如果过了五亩,又是另一个价了,而且普通人也不能买。”

    李琇在装神弄鬼时骗父皇两百两黄金,折合两千贯钱,这座小宅自己正好买得起。

    他听得兴致盎然,又问道:“我还有什么待遇?”

    “还有就是一座庄园,五顷土地,再有就是和宫里一样,每月五十贯例钱,禄米三石,另外还有一个选择,要么内库给你负担五个丫鬟仆妇的支出,要么每月十贯钱的肉食果蔬补助,升为子爵后就不用选择了,两样都有。”

    当然是每月十贯钱的肉食果蔬补助,他以前没有仆妇丫鬟,以后也不需要。

    这才是真正的皇族待遇,虽然只是最低的男爵,但已经让李琇非常满足了。

    两亩地,一千多个平方啊!在后世已经算大豪宅了,李琇一脸向往。

    一路上,老宦官给李琇介绍宫外的皇族生活。

    皇族宗室并不神秘,大部分寻常宗室都和普通百姓混居在一起,

    生活条件和普通人家也没有什么区别,生活好不好就看祖业。

    既便没有爵位,有祖业的宗室依旧会过得很滋润。

    比如李琇的好友李雨春。

    李雨春虽然也没有爵位,但他是嫡子,父亲土地房宅就有他的一份,将来成家后,父亲会给他土地财产,甚至会给他一座商铺。

    再加上女方的陪嫁,李雨春也能过上富足的生活,没有爵位也只是在地位上差一点。

    宗室庶子就差了很多,均田制早就名存实亡,朝廷没有土地分配,也分不到财产,宗室庶子们只能靠宗正寺或者内库每月拨付例钱禄米过日子。

    如果自身有点能力,可以进宫当侍卫混人脉,或者托人情做个小公务员,日子也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总得说来,李唐大部分皇族的日子都过得不错。

    “到了!”牛车在一座院子前停了下来。

    李琇打量着院墙,院墙有两人高,院门木质厚重,八成新,两侧有抱鼓石,上方还有一座门头,就像一个小地主的宅子。

    “很不错,我蛮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