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章 鸡飞狗跳的第一天
    外宅很大,有一座院子和十几间屋,包括下人房,厨房、仓库、马厩等等,张瓶和赵壶各自找了一间屋住下。

    李琇和小眉住在内宅,内宅也一分为三,中间是天井,有一株百年老杏树,青石砌成花坛。

    天井正面五间屋子,客堂、左右厢房、起居房以及餐堂。

    左右各有一间小院,分别是主人卧房和长子所住的院子。

    右边院子较大,也有五间屋,两间寝房、书房、起居房、贴身丫鬟房。

    小院子里有假山和腊梅,正堂天井角落还种有红梅、竹子和海棠等等。

    各种家具齐全,甚至连香炉都有,比皇宫内的家具品质好了不少。

    很快,李琇便发现了不足之处。

    宅子太老了,略微有点潮湿阴森,墙上爬满绿萝。

    据说这是唐初袁天罡的宅子,难怪李琇感到有些妖气。

    而且没有后花园。

    用老宦官的话说,后花园要五亩宅才有,那是伯爵的待遇。

    “不是什么妖气!”

    公孙小眉跑出来道:“是太冷清了,除了我们几个,我觉得还应该有一些仆妇丫鬟。”

    “借口!就是想让我再花钱雇丫鬟婆子,哪有那么多钱,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好不好!

    再说,有你们几个在,我还需要雇丫鬟仆妇?”

    李琇看公孙小眉的眼神很犀利,分明在说,‘你就是丫鬟!’

    公孙小眉只得悻悻收拾东西去了。

    忙了一身臭汗,李琇扯着嗓子喊道:“小眉,我要洗个澡!”

    李琇在皇宫有个很好的浴桶,这次出宫偷偷带出来了。

    浴桶就在卧室旁边的起居房内,公孙小眉给他放了一桶水。

    一月下旬正是倒春寒,天气还是很冷,李琇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冻得浑身发抖,渴望着泡一个热水澡,他一跃跳进了浴桶里。

    “嗷——”

    李琇一声狼嚎,光着身子跳了出来,浴桶里的水冰冷刺骨。

    “小眉,怎么是冷水?”李琇气急败坏。

    窗外传来公孙小眉幽幽的声音,“又不是皇宫,哪有热水,将就着洗吧!”

    李琇又气又急,刚要去拿衣服,脚下一滑,险些摔倒,他连忙扶住浴桶。

    “哦!忘记给你垫块布了。”小眉有些歉然。

    “靠!你在偷看我。”

    李琇吓得双腿一夹,连忙捂着下面。

    “切!”

    小眉一脸不屑道:“你那点零碎我早就看腻了,我还不想看呢!”

    李琇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浑身湿淋淋地出来训斥小眉。

    “这么冷的天,洗澡要用热水,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你不知道吗?”

    小眉低着头挨训,“我知道,但洗澡要烧水是不是?”

    “废话,当然要烧水!”

    “可我不会烧火!”

    小眉嘟囔着又补充一句,“我从小到大就没烧过水,也没做过饭!”

    “张瓶和赵壶呢?”

    “他们两个外出喝酒去了,说中午不回来吃饭。”

    李琇终于被打败了,“好了!好了!我答应,招丫鬟和厨娘!”

    ……….

    张瓶喜欢喝酒赌博,整天找人吹牛打屁,生活上的事情球都不懂,赵壶虽然也是不务正业,但至少比张瓶懂一点。

    “殿下,你找我?”赵壶乐颠颠跑来。

    “我想找一些丫鬟仆妇,该怎么找?”

    赵壶果然懂一点,他笑眯眯问道:“殿下是想要卖身的,还是签约的?”

    “什么卖身,什么签约,我不太懂,你先给我说说!”

    赵壶给李琇解释道:“丫鬟仆妇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卖身的,叫做奴仆,还有一种不卖身,比如丫鬟就是穷人家的未嫁之女,签份契约,每月拿工钱,期满后就嫁人,仆妇也是雇佣。”

    “不卖身的工钱呢?”

    “工钱就是每天几十文吧!长得好的厨娘每天也就百文钱,假如公子有特殊要求,要另外加钱!”

    赵壶笑起来依旧是一脸龌龊!

    “才几十文!”

    李琇没想到人工钱这么便宜,他眼睛一瞪,“我发现给你们的钱太多了。”

    “殿下,我们不一样,我们是随从,是跟着你出生入死,帮你打江山,你若遇到危险,我们会拼命,和性命相比,这点钱算什么?”

    还是赵壶会说话,一番慷慨陈词说得李琇哑口无言。

    “那个啥?你刚才说丫鬟可以加点钱……..”

    “我啥都没说!”赵壶一脸正义。

    李琇一回头,哦!公孙小眉过来了。

    这位…….哎!加钱也没用。

    ……….

    还没想好怎么选呢!李琇就被满院子的丫鬟仆妇吓着了。

    不知她们是哪里得到的消息?蜂拥而至。

    来应聘丫鬟的小娘子至少有二十几个,应聘厨娘仆妇也有十几个,还有几个浓妆艳抹,打扮得跟花一样,估计是来应聘主母的,还真有两个媒婆。

    李琇一把揪住张瓶的耳朵,把他拎到中庭,大嘴巴把自己底细传出去,除了他没别人。

    张瓶一脸叫屈,“我就和隔壁两个娘子聊了半个时辰,随便说了几句,也没说啥呀!”

    “聊了半个时辰,连媒婆都上门了,还没说啥!”

    李琇恨得直咬牙,“我警告你,你胆敢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我老子一脚把你踢回宫里去!”

    “我哪里敢说你身份,我就说你是有钱烧得慌那种….那种败家公子,想要找几个仆妇丫鬟,至于媒婆,说不定是来给老赵说媒的。”

    “老张快来,还真有几个不错的!”赵壶的洋葱脸笑得十分暧昧。

    张瓶像只二哈一般,‘嗖!’地窜了进去,“快给我看看!”

    不多时,李琇也凑在他们旁边了。

    “那个蓝帕子裹头的娘子,看起来本份一点,她可以做厨娘。”李琇看中了厨娘人选。

    “这个娘子肯定不会加钱的,我们换一个吧!那个…那个穿红裙子的肯定可以。”

    “殿下,我觉得靠大门那个涂胭脂画眉毛也很不错,你看她那个身材,啧!啧!”

    李琇回头给两人一人一巴掌,“是我找厨娘,还是你们找老婆?外面就有媒婆呢!马上给你们撮合成亲!”

    张瓶和赵壶缩回头去了,李琇把公孙小眉叫过来。

    李琇给她指点道:“看见没有,蓝帕子裹头那个娘子可以当厨娘。”

    小眉点点头,“看模样蛮老实的。”

    李琇又指着水井旁的两个丫鬟对小眉道:“那个清秀点的可以用,那个腰像水桶一样的也可以。”

    “我懂了,一个干细活,一个干粗活!”

    “还是小眉善解人意,你们两个混蛋学着点,别整天苍蝇一样的口味。”

    ………..

    三个仆妇丫鬟敲定了。

    三人都是本坊人,看起来也比较本份,厨娘姓杨,三十岁出头,老实勤快,家里有丈夫和孩子,她不住家,每天来做三顿饭,也包括买菜,每天八十文,签三年合同。

    做细活的丫鬟叫做阿药,年纪十四五岁,也是本坊人,家里兄弟姐妹多,父亲又有病,家里很穷,谈好居家做三年,三年合同期满她就嫁人了。

    价格是包食宿,每年三身衣服,每天五十文,这个价格不便宜,因为她长得很清秀,所以要价稍微高一点。

    她负责给主人洗衣、收拾内宅房间、煎茶、倒水,缝缝补补之类。

    做粗活的丫鬟叫牛姐,年纪也是十四五岁,皮肤粗黑,力气很大,长得十分健壮,人也稍微笨一点。

    她父母双亡,寄居在叔婶家,虽然每天有做不完的家务事,但因为她吃得比较多,又嫁不出去,很受婶子嫌弃,所以她签的是无限期合同。

    简单说,她就准备在这里长期做下去了。

    牛姐的事情也多,像打水、扫地、烧火、劈柴、洗碗、夜里烧水,还有早上给主人倒马桶等等。

    包食宿,每年三身衣服,工钱每天四十文。

    牛姐在别人家打零工,每天累得半死也只能挣十文钱,所以这个价格她非常满足,更重要是,钱是给她,而不给她婶子。

    李琇在房间里算着他的小帐,三人一个月工钱的五贯钱,加上衣服食宿什么的,一个月七贯钱左右。

    李琇有点肉疼了,连声叹息道:“开销太大,受不了!”

    这时,模样很清秀的阿药在门口怯生生道:“公子,洗澡热水烧好了,小婢伺候你洗澡。”

    李琇眼前一亮,忽然间他觉得开支好像也不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