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一章 斗争还在继续
    清晨的薄雾已经散去,永兴坊内开始热闹起来,摆摊的商贩支起了棍子,几家杂货铺也开门营业。

    清晨的叫卖声不断,虽然无法再睡懒觉,但这是生活的气息,让人也生不起怨恨。

    李琇买了一个胡麻肉饼,细细的啃着,美味的葱香被厚厚的羊肉末裹夹,咬一口顺着嘴角流油。

    他很喜欢这种底层生活的感觉,这是前世带来的烙印,刻在骨子里,永远不会消去。

    每天李琇都会在长安各地闲逛,他搬来永兴坊已是第十天了。

    这时,远处响起一阵爆竹声,这是将竹筒扔进火中燃烧发出的噼啪爆裂声,紧接着有人骑马奔跑进坊大喊。

    “碎叶大胜,歼敌六万,活捉敌酋吐火仙!”

    “碎叶大胜,活捉敌酋吐火仙!”

    人们纷纷从房里奔出来,敲打着锅碗瓢盆,欢呼声开始响彻坊内。

    十天前是绝密快报,今天应该是正式军报来了,需要与民同庆。

    报喜的喊声渐渐远去,却见一辆宽大华丽的马车从坊门处驶入,迅速向这边驶来,两边还跟随着十几名骑马侍卫。

    马车在李琇面前嘎然停止,车帘拉开,露出了高力士那张熟悉的脸庞。

    “琇哥儿,好久不见!”

    李琇把肉饼一撕两半,没吃过的一半递给高力士,“家里穷,没啥好招待的,高翁尝尝?”

    高力士哑然失笑,“咱家和圣上打赌,说你本性难改,看来是咱家赢了!”

    ……….

    房间里,高力士把二十锭白银推给他,“昨天摄政王把尚衣局也还回来了,圣上很高兴,这是专门奖赏你的。”

    李琇眼睛笑眯成一条线,得到五百两银子奖赏,就像酷夏喝上一瓶冰镇啤酒,爽翻了。

    “这种赏赐是不是每个月都有啊?”

    “你要做任务就有,不做任务就别想了。”

    高力士又把一个信封递给李琇,微微笑道:“这也是你的!”

    李琇把白银先推到一边,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很大的黄麻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这是啥?”

    “地契!一座五顷的药庄,这可是咱家专门给你争取到的。”

    李琇眼睛一亮,“这就是我的封地!”

    李琇上辈子的人生理想就是当个小地主,有山有水有宅有田还有钱,现在他终于有田了,居然还是五顷地,那就是五百亩啊!

    “田庄在哪里?”

    “是药庄!”

    高力士心中叹口气,这小子还不明白药庄和田庄的区别。算了,他以后会知道。

    “沿着灞水向东南走,距离长安城大概三十里,靠近蓝田县,原本是内库的产业,有一名小管事。”

    “我得去看看!”李琇坐不住了。

    高力士着实哭笑不得,这还是皇子吗?区区五顷土地就激动成这样。

    皇子们谁没有几百顷土地?也没见谁放在心上。

    “恐怕你暂时没有时间去看庄园!”

    “为啥?”

    高力士沉吟一下道:“皇宫出了一件大案,圣上要求你也参与!”

    李琇顿时来劲了,“这是要做任务了?”

    “其实也不算任务!”

    高力士踌躇一下道:“这件案子和你有直接关系,它是射覆赌斗比赛的后续,简单说就是一句话,圣上已经不满足于夺回内卫局,他要干掉牛仙童,彻底夺回皇宫控制权。”

    “派个刺客就解决了,何必虚张声势?”

    “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高力士微微叹口气,“和摄政王的斗争必须讲究方式方法,圣上派人刺杀了牛仙童,摄政王也会派人刺杀我。

    大唐朝局能保持十五年的稳定,关键就在于双方严格遵守当年达成的共识,没有充足的理由和证据,不得贬黜大臣和内官,要干掉牛仙童,必须要有他犯罪的证据。”

    “高翁的意思是说,现在有证据了?”

    高力士点点头,“也谈不上什么证据,只是和牛仙童有点关系。”

    “我洗耳恭听!”

    “圣上在玄都观寄放三件道教至宝,三个月前,这三件至宝意外失踪了,圣上派人调查了两个月,种种迹象表明,这三件至宝被龙阳真人偷了。”

    李琇眼珠一转,“是父皇故意寄放在玄都观的吧!”

    高力士竖起大拇指,“你很聪明,确实是这样!”

    “然后呢?”

    “然后我们发现三件至宝并不在龙阳真人手上,很可能在牛仙童手上,但我们又没有任何证据。”

    李琇有点懂了,“如果找到证据,是不是就可以弹劾牛仙童了?”

    高力士摇摇头,“东西是龙阳真人偷的,有罪的是龙阳真人,牛仙童一句不知情就能脱罪。”

    李琇又糊涂了,“我不懂高翁的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很简单,我们就是想找个借口搜查牛仙童的府邸,有传闻他在府中藏匿了大量兵器。”

    “就像牛仙童借口捉妖,派龙阳真人来搜查高翁的府邸一样?”

    “完全正确!但这个借口又必须光面堂皇,要让摄政王无话可说,如果我们能找到牛仙童私藏道教至宝的证据,那我们就有理由去搜查他的府宅了。”

    李琇笑了起来,“高翁,我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不可靠,如果我是牛仙童,我就索性把三件道教至宝交出来,你费心费力才找到的借口就消失无踪了。”

    “是比较麻烦,但如果你了解牛仙童,你就会觉得有机会,他这个人很贪,到手的东西从来不会吐出来,他只会把三件道教至宝藏起来,而绝不会交出来。”

    “可干掉牛仙童,父皇就能掌控皇宫?摄政王完全可以继续扶植孙六,他的资历可不比牛仙童浅!”

    “孙六已经死了!”

    “死了?”李琇愕然。

    “我们接手内卫局,发现账目和实际支出严重不符,内卫局应该有一千名护卫,但实际只有七百人,有三百人根本就不存在。

    整整十年间,孙六至少贪污了二十万贯,二十万贯在他府中查获,摄政王也很震怒,下令严办,五天前孙六畏罪自杀。”

    “所以摄政王在皇宫的势力现在只剩下牛仙童一人!”

    高力士点点头,“这就是天子急切要干掉他的原因。”

    “牛仙童肯定也有贪污,为什么不查他的贪污?我觉得比查道教至宝更靠谱一点。”

    高力士淡淡道:“牛仙童的贪污和太上皇有关,也和摄政王有关,这条路走不通!”

    “说来说去,还是要查这三个道教至宝!”

    “圣上已经部署两组人查这个案子,你是第三组,你知道圣上为什么会选你?”

    “我能通鬼神?”

    “说对了!”

    “高翁,既然这个案子和升爵无关,如果我成功了,又有啥好处?”

    李琇一向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不干。

    高力士恨铁不成钢,“你的眼光就不能放长远一些吗?让你父皇觉得你很能干,他就会把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只关心眼前,有啥好处?”

    高力士气得哭笑不得,只得叹口气道:“谁找到证据扳倒了牛仙童,就从查获的赃银中奖励他三万贯钱,这是圣上给其他两组的原话,也同样对你有效!”

    李琇眼睛都笑成一条缝,“这就对了嘛!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钱我拿什么向鬼神借道?”

    ........

    高力士走了,李琇收了五百两银子,双手握紧拳头,他立刻感觉到了空间存在,余额两千六百贯钱。

    咸菜坛子快要被金银填满,两边密密麻麻抽屉一样的格子,估计升级后才能发现它们的作用。

    可什么时候才能升级?三千贯,还是五千贯?

    李琇现在既怕升级,但又有点期待升级。

    ........

    李琇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查案之策,通鬼神完全是扯淡,查案还得靠实力,他发现自己实力太弱。

    两个不靠谱的随从,一个略懂武艺的小丫鬟,得招兵买马啊!

    李琇取出纸笔,在纸上重新整理一下思路。

    找到搜查牛仙童府宅的借口----查到牛仙童私藏道教至宝的证据----确定三件道教至宝在牛仙童手上----盗窃三件至宝的龙阳真人----存放道教至宝的玄都观

    李琇摇摇头,凭这个就能扳倒牛仙童?根本就不靠谱,也不知是谁给父皇出的馊主意?

    不靠谱归不靠谱,看在三万贯钱的份上,李琇也只能硬着头皮参与调查。

    也罢,明天先去玄都观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