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二章 对手启示录
    御书房内,高力士小心翼翼禀报,“陛下,三十八郎接受任务了!”

    “你觉得他可行吗?”

    李隆基摆弄着御案上的朱笔,显得有点疑虑。

    “陛下,他身边几乎没有什么人,论实力,他在三组中最弱,但微臣觉得他运气好!”

    “运气好?”

    李隆基冷笑一声,“听着都像个笑话!”

    “可是陛下…….”

    “朕知道!”

    李隆基打断高力士的话,“是朕让他参加的,皇兄很关注他,朕当然也应该用他。”

    李隆基负手走到窗前,他渴望拿下牛仙童的急切和束手无策令他心烦意乱。

    “李纪三个月前亲眼看见大批兵器运入牛仙童府邸,朕想直接下令搜宅!”

    “陛下心里清楚,没有任何证据就去搜牛仙童的宅,摄政王也会没有任何证据来搜张九龄的府宅,说不定就会搜到他们预先放置的反诗,陛下,这个默契不能打破啊!”

    李隆基无奈地叹口气,“朕也只是发个牢骚而已!”

    “陛下,他们二人有进展吗?”

    李隆基点点头,“李纪说他已经掌握了龙阳真人把道教至宝交给牛仙童的线索,李胜也给朕确认,那批兵器还藏匿在牛仙童府中,他想收买牛府中人,拿到口供证人,应该最近几天就会有所突破。”

    “陛下千万要谨慎,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要沉住气!”

    “朕心里有数!”

    ………..

    就在高力士提醒李隆基的同一时刻,兴庆宫的官房内,摄政王李成器也在提醒牛仙童。

    “你要明白形势,孙六死了,我在大明宫的势力只剩下你一人,天子必然会对你下手,所以你的脏手给我擦干净了!”

    “奴才已经很谨慎,他们不会找到奴才任何贪钱证据!”

    “除了贪钱,别的把柄没有吗?”

    “奴才……应该没有。”

    李成器的细眼一瞪,“什么叫应该没有,李纪和李胜已经调查两个月了,他们在查什么?”

    “奴才不知!”

    李成器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三个道教至宝就在你手上,不是吗?”

    牛仙童吓得脸色惨白,连忙跪下道:“是龙阳真人借奴才玩几天,奴才马上还回去。”

    “别急,看一看再说!”

    李成器闭上了眼睛,牛仙童吓得战战兢兢,那么隐秘的事情,不知尊上怎么会知道?

    半晌,李成器眼睛眯成一条缝,“李纪和李胜只是两个跳梁小丑,不足为虑,倒是今天高力士去找了李琇,我估计李琇也要参与。

    此人虽年轻,但很有胆略,你派得力人手给我盯住他,有任何动静,立刻向我汇报!”

    “奴才遵命!”

    牛仙童退下去了。

    李成器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我把内卫局都给了你,还不知足!”

    ………….

    “小眉,给我拿双鞋来!”李琇在门口大喊。

    公孙小眉拎了一双靴子嘟嘟囔囔走来,“有了丫鬟还让我做事情,我又不是丫鬟!”

    “叫你拿双鞋唠叨个啥?”

    李琇正要接过鞋,又眉头一皱,“我要算个出门卦,要平板的布鞋,皮靴怎么行?”

    “你自己不说清楚,就让我拿双鞋,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

    李琇见张瓶赵壶穿的都是靴子,只得无奈道:“行了,不要你拿了,我自己去!”

    站在院子里的牛姐忽然把自己鞋脱下来,“公子,我是平板的!”

    李琇见她光着大脚丫子站在地上,有点哭笑不得。

    “好吧!就用你的鞋算一下。”

    李琇接过她的大绣鞋,比自己的鞋还大,估计有四十八码了。

    李琇把两只大鞋一扔,‘啪嗒!’落地,两只鞋底朝上。

    “不错,小顺卦!”

    两正朝上为大顺卦,两底朝上为小顺卦,一正一反,就有点不会顺利,这是李琇前身留下的习惯,出门算一卦,被李琇继承了。

    “走吧!我们出发。”

    ………

    李琇又打了个牛的准备出门。

    李琇穿了一件月白色襕袍,头戴纱帽,腰系革带,手执一柄日本折扇。

    “我说,咱们不是去打架,只是去玄都观逛一逛,没必要那么紧张,张瓶,你把大刀放回去,赵壶,你的长矛也不用带!”

    张瓶和赵壶穿着盔甲,手拿大刀长矛,杀气腾腾,被李琇赶回了屋。

    “把盔甲也给我脱了!”

    “还有你!”

    李琇用折扇敲了一下公孙小眉,“打扮得像个村姑一样,还挎个篮子,你想和谁接头?”

    一番鸡飞狗跳,终于正常上路了。

    ..........

    玄都观和兴善寺位于长安中轴线朱雀大街两侧,是九五之城的镇国寺观,刚开始时,玄都观气宇宏伟,庄严肃穆。

    时间过去一百多年,一些心怀叵测道士混入玄都观,玄都观渐渐失去了最初的庄严。

    玄都观号称长安第一道观,占地面积近百亩,房舍殿阁极多,生活着三千多名道士,其中光真人就有三十余名。

    这些真人各带徒弟,自负盈亏,以至于玄都观内派别林立,鱼龙混杂。

    “有意思,沟通鬼神,预知未来?奇人武芳斋道长。”

    李琇用折扇敲一下道观门口的广告牌,“呵呵!居然还是个粽子大师!”

    旁边知客道士笑眯眯介绍道:“武芳斋道长是龙阳真人的高徒,修炼得道,每天半夜能沟通鬼神,预测吉凶,非常准确,求签票卖得不要太火爆!”

    “原来是故人之徒!”

    李琇会心一笑,龙阳真人与时俱进嘛!捉妖业务扩张到沟通鬼神。

    “公子要买一张吗?五十文提供三人客房一间,八十文是单人客房,三更时分求签,算得灵给钱,不灵不收钱!”

    “呵呵!这个机会让给别人吧!”

    他带着三名随从走出了玄都观。

    出观走了没多远,李琇忽然看见一个熟人。

    射覆赌斗第二轮的对手李纪,他蹲在一个石凳上,正和旁边的人低声说着什么?

    李琇立刻意识到,这个李纪一定是高力士说的其他两组之一。

    李琇心痒难耐,他很想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他回头看了一眼公孙小眉,有些不满道:“你刚才打扮成村姑不是挺好吗?谁让你把衣服换了!”

    公孙小眉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就不知道是哪头猪让我换的?”

    “别说废话了!”

    李琇见旁边有个卖杏花的小娘子,蹲下笑问道:“花多少钱一支?”

    “两文钱?”

    “全部买呢?”

    小娘子脸上笑开了花,“全部买一百文钱。”

    “连篮子一起买呢?”

    小娘子……….

    李琇掏了一贯钱,连同小娘子的头巾,穿的小蓝布比甲也一起买了。

    硬逼着公孙小眉穿上,垮上篮子,裹上头巾。

    “你把剑给我,去听他们说啥?”

    公孙小眉一脸不情愿地客串成卖花姑娘,磨磨蹭蹭走过去了。

    卖花小娘站在远处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幕,心中暗想,‘城里人都是傻子吗?’

    她生怕这位公子哥后悔,拿着一贯钱转身飞奔而去。

    过了一会儿,李纪和同伴快步离去,公孙小眉也回来了。

    “听到啥了?”

    “他们好像在说,什么葫芦还在道观?”

    “黄金葫芦!”

    “对!对!是黄金葫芦,然后他们打算晚上来偷葫芦。”

    “今天晚上?”

    “应该是吧!他们说要去准备一下。”

    李琇抬头看了看玄都观一丈高的外墙,晚上潜进去还麻烦呢!

    这时,李琇看见了龙阳真人的广告牌,眼睛顿时一亮,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