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三章 玄都观杀人事件(上)
    兴庆宫。

    李成器听完了一名青衣人的汇报。

    他轻轻哼了一声,“好好男爵不做,非要当替死鬼,那就成全你吧!”

    “殿下如果需要,卑职随时可以干掉他!”

    李成器脸一板,“要杀他,我早就杀了,还需要你动手?”

    “卑职知错!”

    “别忘了,我只是陪他们玩一玩而已,犯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

    玄都观的客房是给各地香客准备的,就位于道观之内,规模比较大,三层楼,有客房一百多间,还有几座小独院。

    晚上来找五芳斋大师求签的信徒比较多,客房基本上都住满了。

    李琇运气还不错,定了一座独院,院里只有两间屋,公孙小眉一间,李琇和张瓶赵壶一间。

    客人们都是要半夜起来,便早早入睡了,李琇也是要半夜活动,得先休息好。

    床铺被子都有,李琇用扇子一指张瓶赵壶,“你们先去找点吃的,再去打盆热水来烫脚,今天要早点睡觉!”

    张瓶和赵壶飞奔而去,李琇盘腿坐在床上沉思,他还是第一次做任务,不知道这里面的套路,晚上该从何入手?

    肯定是要找到黄金葫芦,然后以此要挟龙阳真人作证,靠龙阳真人的证词来搜查牛仙童府邸。

    “不靠谱啊!”李琇轻轻叹息一声。

    不过他对黄金葫芦很感兴趣,黄金葫芦是三件道教至宝之一,传说是老君遗物,另外两个是老君骑牛玉雕和紫铜宝莲香炉。

    .........

    一更时分,李琇迷迷糊糊被推醒了,“公子,该出发了!”

    “去哪里?”李琇含糊问了一句。

    张瓶和赵壶面面相觑,这位爷还没睡醒呢!

    “公子,你不是要夜探玄都观吗?该起来了。”

    “哦!”

    李琇慢慢坐起身,晃了晃头,终于醒了。

    “小眉呢?”

    “我在这里呢!”

    公孙小眉穿着黑色武士服,腰挎柳叶剑,一副小女侠的打扮,只是女侠一脸不高兴,还在为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小女子脾气大,难养!

    李琇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一脸困倦道:“我们....我们走吧!”

    “公子,我们去哪里?干什么?”

    三人一起瞪着李琇,李琇想了想,“去找龙阳真人的寝房,找一个黄金葫芦,顺便把我们的金杯一起找到。”

    人家早付钱给他了,他还一直念念不忘。

    提到金杯,张瓶和赵壶精神大振,三人出门了。

    “等一等!”

    走到门口,李琇忽然停住脚步,自言自语,“我觉得出门应该算一卦,尤其我们去做大事。”

    “就知道你要算卦!”

    公孙小眉没好气地将一双破靴子递给他,“我房间里找到的,平板布鞋没有,就只有这个!”

    “这双乌皮靴居然和我的一样,太脏了!”

    李琇接过鞋,着实嫌弃,“这鞋没法算卦,这次就不算了!”

    他随手把靴子扔到自己床下。

    “我们走!”

    三人出了小院,向玄都观里摸去.......

    玄都观很大,道士三千,房间数百,但需要他们搜索的范围很小,他们白天已经探了路,龙阳真人的地盘离他们住处很近。

    虽然是一更时分,一座大殿内灯火通明,数十名道士正在忙碌搭台子。再过两个时辰,五芳斋大师要给信徒们探寻人生真谛。

    龙阳真人的住处应该就在这座大殿的后面。

    他们顺着大殿墙边向背后绕去。

    忽然听到了龙阳真人说话的声音,“小心点,这些都是我的宝贝,摔了我可要找你们算账!”

    四人连忙蹲下,慢慢抬头,只见几名道士抬着两口大箱子小心翼翼进了一间屋子,龙阳真人就跟在后面。

    不多时,众人出来,锁上门走了。

    张瓶和赵壶刚要起身,李琇按住他们,“别动!”

    片刻,一名道士匆匆回来,寻找一圈,在草丛里捡起一物,这才跑远了。

    “公子怎么知道?”三人大为敬佩。

    “他搬东西的时候,我见他扔在草丛里,偷了什么东西吧!”

    “我们走!”

    李琇一挥手,带着三人靠近房间,戳破纸向内看,只见房间里空空荡荡,中间放着五六口大箱子,箱子上还写着字。

    窗户都被从里面锁住了,张瓶嘿嘿一笑,“我来!”

    他从怀里摸出铜腰牌,插入窗地缝隙向外用力一掰,‘咔嚓!’窗户被撬开了。

    高手啊!不知撬过多少窗。

    “呵呵!以前我家附近有个尼姑庵......”

    李琇给他一巴掌,“别放屁了,快进来,被人看见了。”

    四人跳进窗内,关上窗户。

    “奶奶的,全是钱!”

    从箱缝可以看到,箱子里全是铜钱,还有白银。

    李琇看见最上面一口小箱子上写着‘葫芦’二字。

    他连忙拿下来,很轻,应该是宝物。

    张瓶和赵壶取出腰牌一起用力撬开了箱盖。

    箱盖刚一撬开,‘砰!’一声闷响,从箱子内喷出一蓬粉红色的粉末,瞬间弥漫了房间。

    不好!中计了。

    李琇闻到一股甜香,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龙阳真人,老子十八年的贞操……’李琇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当——’

    一声锣响,李琇慢慢苏醒过来,天已经大亮。

    他只觉浑身疼痛,一低头,自己竟然被绳索五花大绑。

    靠!龙阳真人还喜欢玩绳艺。

    不对!自己还穿着衣服。

    他慢慢抬起头,只见房间里站在七八个人,身穿红边皂衣,头戴高帽,腰挎横刀,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

    不是道士,倒像是衙门捕快!

    再一回头,只见张瓶和赵壶也被捆得跟粽子一样,嘴里塞着破布,瞪大了眼睛,呜呜叫喊。

    李琇又发现了异常,他们竟然是躺在下午睡觉的屋子里,不是晕倒的房间。

    还有,张瓶和赵壶浑身是血。

    李琇有点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裴使君到——”

    外面传来脚步声,屋内捕快纷纷闪开,只见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官员快步走进房间,穿着绣有飞禽的紫色官袍,长着一张国字脸,眉毛粗黑,目光锐利,相貌威猛。

    他看了一眼李琇,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衙役,“谁让你们把皇子绑上?”

    “不是我们,是道士!”

    “还不快松绑!”

    几名捕快上前给李琇解开绳索,李琇浑身一松,疼痛感消失,只是后脑勺还很痛。

    官员上前行一礼,“微臣京兆尹裴宽,参见三十八子殿下!”

    “你就是裴宽!”李琇久闻大名。

    “正是微臣!”

    郭宋看了一眼张瓶赵壶,他们还没有松绑。

    “裴大人,能否给我手下松绑?”

    “殿下叫我使君便可!”

    裴宽看了看二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殿下有吩咐,微臣应该服从,只是他们是犯罪嫌疑人,不敢松绑。”

    “什么犯罪嫌疑人?”

    李琇想到昨晚之事,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昨天晚上,龙阳真人被人杀了。”

    “啊!”

    李琇吃了一惊,“龙阳真人死了?谁杀的?”

    裴宽表情有点复杂,“微臣刚刚看了现场,龙阳真人是被人从后面一剑穿胸。”

    说完,裴宽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琇。

    “裴使君认为是我们?”

    裴宽点了点头。

    李琇的大脑嗡的一声,他明白了,自己被人栽赃陷害。

    “裴大人,杀人讲究证据吧!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杀人?”

    李琇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殿下应该还有个女伴吧!”

    李琇点点头,“她又怎么了?”

    “我们在她房间里找到了剑鞘,就是她的剑杀了龙阳真人,龙阳真人的几个徒弟指证她从现场逃走,我们姑且认为她是畏罪潜逃。”

    小眉不见了?李琇心中一惊。

    他顿时急道:“那又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杀人?”

    “房间里有你们的脚印,我特地取了你们的鞋子去对比,脚印完全一样。”

    他转身让开,几名衙役手中端着盘子,盘子里正是他们的鞋。

    “咦!这双鞋是怎么回事?”

    李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