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四章 玄都观杀人事件(下)
    张瓶和赵壶的鞋他认识,但另外一个盘子是一双破旧的乌皮靴,这不就是昨天自己准备用来卜卦的鞋子吗?

    “裴使君,这不是我的鞋子!”

    李琇一低头,他鞋子在床底呢!

    “我的鞋子在下面!”

    裴宽也愣住了,他给手下使个眼色,衙役趴下床底把鞋子取出来。

    李琇穿上鞋走了几步,这才是我的鞋子,那双鞋不知是谁扔在这里,又破又旧,而且也不合脚,我怎么可能穿?

    众人试验一番,果然不是李琇的鞋子。

    裴宽连忙躬身行礼,“看来是有人诬陷殿下,只是忙中出错,拿错了鞋子,却给殿下洗了不白之冤!”

    “那我的两个随从应该也是冤枉的!”

    裴宽有些为难,“殿下,刚才大理寺卿王琦也来过,这个案子他想接手,我没有答应,但这个案子大理寺已经记录了,我只能证明殿下是被人陷害,可现场有他们二人的脚印,我没法给大理寺解释。”

    李琇顿时急道:“裴使君,我们昨晚去了一间屋子,然后中迷香晕倒,我们一直在一起,既然我是被人陷害,他们当然也是被陷害,这难道还有什么可以解释吗?”

    “龙阳真人的徒弟可不是这么说,他们说是顺着血迹找到你们!”

    这时,有人上前给裴宽低语几句,裴宽抱歉道:“大理寺卿又来了,我去给他说一下。”

    他转身出去了。

    透过窗户,李琇隐隐看见裴宽在和一个官员激烈争吵。

    不多时,裴宽怒气冲冲回来,破口骂道:“真是个王八蛋!”

    “裴使君,怎么说?”

    “大理寺卿王琦跑去请示摄政王了,摄政王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王琦是回来抓殿下的,我把有人诬陷你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殿下是故意穿着那双破鞋去犯罪。”

    李琇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这件事一定和摄政王脱不了干系。

    “然后呢?”

    “然后我说,那双鞋殿下穿上后就走不了路,那混蛋又说,鞋可能是你另外一个同伙穿的,你虽然不在现场,但你在幕后指挥他们杀人。”

    “所以他一定要把我抓走?”

    裴宽叹口气,“他有摄政王的手令,我只能向天子汇报,否则我没法和摄政王对抗!”

    就在这时,大理寺卿王琦快步走进来,他深深看了一眼李琇。

    “刚才我又接到摄政王命令,殿下虽然有嫌疑,但他愿意给殿下担保,殿下可以不抓,这个案子就交给京兆府,大理寺不再过问。”

    说完,他带着一群大理寺的捕头匆匆离去了。

    裴宽一头雾水,李琇却长长叹了口气道:“啥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我明明被他陷害,到最后我还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

    裴宽带着大群衙役和捕快走了,李琇孤零零走出玄都观,目光一转,只见一名青衣人站在大门处。

    走近了,便能看出青衣人带着人皮面具。

    “阁下是在等我吧!”

    青衣人淡淡道:“摄政王只是给你一个教训,摄政王说,你虽然胆略不错,但还是太嫩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我的侍女在哪里?”

    “她很安全,只要你不再管闲事,你的手下都会回来!”

    青衣人转身走了。

    李琇慢慢捏紧了拳头。

    ‘咦!’

    空间出现了,他的余额只剩下三百贯钱,钱袋升级了,原本是个咸菜坛子,现在变成一个咸菜缸。

    第一个空格空了,显示奖励已出。

    李琇有点懵了,一夜之间钱袋居然升级了,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奖励已出,奖励在哪里?

    ………

    玄都宫外的广场上空空荡荡,天空下着细细的雨丝。

    李琇独自坐在石凳上,初春的天气十分寒冷,他呵了口白气,搓了搓手。

    平时嫌小眉管得宽,嫌张瓶赵壶不靠谱,可他们被抓的被抓,失踪的失踪,李琇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心和孤单。

    张瓶和赵壶不是自己能控制,但小眉他得找回来。

    想着昨晚的情形,李琇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李成器没有说错,自己确实太嫩了,没有经验。

    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冒然闯入。

    回盘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感觉就仿佛空中有一个巨人,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轻轻拨动一下,他们便落入了陷阱。

    这个巨人就是李成器,整个大局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父皇想利用三件至宝扳倒牛仙童,显然已经被李成器识破。

    但父皇似乎还茫然不知。

    李琇不得不佩服李成器手段老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出现,恐怕内库局在赌斗时父皇就彻底输光了。

    但他为什么要放过自己,难道真如他所的,只是给自己一个教训?还是在警告自己,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皇。

    李琇很了解李成器,李成器心狠手辣,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他应该是怕抓了自己会打草惊蛇,所以才暂时放过自己。

    李琇现在最担心小眉的安全,自己该去哪里找她?

    “去拜拜财神吧!相信财神会给我们指点迷津。”一家老小从李琇身边快步走过,向玄都观内走去。

    李琇回头望着一家人背影,又打量玄都观宏伟的主殿,它会给自己指点迷津吗?

    ………..

    李琇在财帛星君像前跪下,合掌祈祷,“恳请财神给弟子指点一条明路,若能救回小眉,弟子一定给财神添百贯香油!”

    李琇拜了三拜,刚起身,便感觉有人在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

    一回头,原来是个道士,他递给李琇一张纸条,“有人给你一张纸条。”

    “谁给的?”

    “是个年轻人,已经走了。”

    李琇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兴善寺天王殿。’

    ……….

    兴善寺和玄都观遥遥相对,在朱雀大街东面的靖善坊内。

    兴善寺看起来要比玄都观清静得多,没有龙阳真人这种执着于钱财的市井道人。

    李琇走进了寺院山门,绕过大雄宝殿,来到了后面的天王殿,这里很冷清,只有几名僧人,没有看见别的香客。

    “喵!”

    一只肥大的狸猫从旁边墙上跳了下来,长长地伸个懒腰。

    这只狸猫——

    李琇忽然认出了这只肥猫,不就是高力士府上那只猫妖吗?

    胖狸猫仿佛还认识李琇,走上前在他脚边蹭了蹭。

    “还真是你这个小家伙啊!”

    李琇摸摸狸猫的脑袋,他也蛮喜欢这只胖猫。

    “它是一只经过训练的猫,它知道你的同伴被送到哪里去了?”

    李琇一回头,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挺拔的年轻男子,头戴竹笠,穿一件黑白相间的武士服,手握一柄长剑。

    他身高在一米八五,腰似松树一般笔直,斗笠下露出的半边脸如玉一般晶莹,他慢慢抬起头,鼻梁高挺,双眉如剑,目似寒星。

    一个字‘帅’,两个字‘酷帅’,三个字‘帅呆了!’

    他嘴角露出淡淡笑容,“有人在跟踪你,我把他打晕了!”

    男子上前一步,在李琇面前扑通跪下,吓了李琇一跳。

    “你这是……..”

    “感谢殿下的救命之恩!”

    李琇心念一动,“你就是那个小娘子的哥哥?”

    年轻男子点点头,“在下晋州裴旻,若不是公子相救,已经冤死在大狱了。”

    裴旻?不就是剑圣吗?

    李琇着实感到意外,唐朝三圣,诗圣李白,书圣张旭,剑圣就是眼前这位裴旻。

    “你先起来,你妹妹呢?”

    “舍妹在客栈里!”

    裴旻一脸歉然,“我昨晚知道玄都观杀人,今天早上才知道是恩公出事了。”

    “你刚才说,知道我同伴去处?”

    裴旻点点头,“你同伴被一辆马车送走,阿狸也跟了过去,它会跟踪。”

    李琇摸了摸胖猫,“你叫阿狸?”

    “殿下,在下原本是晋州的不良帅,这只猫就是卑职专门训练来破案的,擅长跟踪。”

    原来如此,难怪它在高力士府上表现不俗。

    “先去救我同伴,我们回头再说!”

    阿狸在前面带路,两人跟着胖猫向城外奔去。

    ……….

    兴庆宫,李成器一脸恼火。

    “怎么会不见了,难道会凭空消失吗?”

    青衣人跪在地上,低声道:“卑职也一头雾水,卑职亲手把黄金葫芦放在他怀中,但就是不见了,他双手被捆绑,裴宽到了后才松绑,应该和他无关。”

    “是不是龙阳的哪个狗弟子心生贪念拿走了?”

    “虽然说他们不敢,但也有这个可能,不能排除!”

    “哼!这次是你指挥失当,龙阳狗弟子拿错了鞋你没有发现,黄金葫芦丢了你也没有发现,要不是你的失误,他现在应该在大狱里。”

    “卑职知罪!”

    李成器摇摇头,“算了,抓了他也会打草惊蛇,就当作是给他一个教训吧!但黄金葫芦必须追回来,谁贪谁死!”

    “卑职这就去追查!”

    李成器望着屋顶,半响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还真有点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