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五章 都在演戏
    李琇在路上知道了裴旻的冤案。

    裴旻的厄运就是从那柄朱雀剑开始。

    裴旻是晋州不良帅,也就是州衙的捕快头子,武艺高强,抓获盗贼无数,三个月前,他破获一个大案,收缴了一批贵重物品。

    但在上交贵重物品时却发现少了一柄剑,清单里有,剑没了。

    裴旻由此下狱,晋州刺史限他百日内交出剑,否则定他死罪。

    一名同僚悄悄告诉他,那柄剑已经被太原知府当做寿礼送给了高力士,裴旻才知道自己被人陷害。

    后面的事情李琇便知道了,裴旻年仅九岁的妹妹潜入高力士府中偷剑。

    “剑还回去,就放了你?”

    李琇觉得逻辑不通,剑还回去,应该是坐实了偷监守自盗的罪名才对。

    “听说高力士写了一张纸条,刺史才放我出狱。”

    李琇这才明白,原来高力士卖给他五百贯钱中,还包括了一张说情纸条。

    “然后呢?”

    “然后我无法在晋州立足,便带着舍妹来长安谋生。”

    李琇心中若有所悟,钱袋给的奖励应该就是裴旻,擅长破案,武艺高强,这不就是自己最需要的人吗?

    “殿下,到了!”

    裴旻指着前面的农家小院,“阿狸上了房,你的同伴应该就在这里面!”

    “你先去看看情况!”

    裴旻一溜烟过去,探头看了看院子,一纵身上了墙,仿佛一只飞鸟,轻轻一纵身上了屋顶。

    “靠!太帅了。”

    李琇忍不住惊叹一声,他今天终于见到了真正的高手。

    从屋里冲出两名道士,大声喝喊,裴旻一纵身跳下。

    片刻,院子里安静了。

    李琇奔了过去,只见院子里躺着两名道士,一高一矮,正是龙阳真人的大徒弟和二徒弟。

    “干掉他们了?”

    “只是晕过去了,殿下的同伴好像在柴房内。”

    李琇跑向小柴房,一脚踢开门,只见公孙小眉被反绑着双手双脚,嘴里堵着布,见李琇进来,她激动得呜呜直喊。

    李琇连忙取刀将她绳索割断,取出她口中塞布,“小眉,你没事吧!”李琇着实担心。

    “我的手……痛死了!”

    公孙小眉见自己白皙的手腕勒出两道又深又红的印子,顿时秀眉竖起,杀气腾腾道:“我的手被勒成这样,那两个狗贼呢?我要宰了他们!”

    李琇一颗心放下,呃!差点忘了,龙阳的徒弟都不近女色。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喝喊声,李琇连忙站起身,从窗户看见十几个黑影向院门冲来,剑光闪闪。

    裴旻一惊,他刚要拔剑,李琇却喊住他,“是自己人!”

    李琇认出了为首之人,正是李纪。

    李纪率先冲进院子。

    “他们……..”

    李纪见两名道士躺在地上,大惊失色,冲上来试了试脉搏和鼻息,人还活着,他这才松口气。

    “三十八郎,你坏了大事!”

    李纪抬头怒视李琇,“这里是龙阳真人一个据点,龙阳真人徒弟会来这里集合,我们一直在外面埋伏,你却冒然闯入,打草惊蛇了!”

    “打草或许有可能,但惊蛇未必!”

    “哼!”

    李纪怒气更大了,“你昨晚擅闯玄都观,龙阳真人死了,黄金葫芦失踪,坏了天子大事,我也不敢说你,但我会向天子禀报,你好自为之吧!”

    “我们走!”李琇懒得和他解释,带着公孙小眉和裴旻扬长而去。

    李纪望着他的背影,恨得直咬牙,半天才迸出一句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李琇雇了一辆牛车,去客栈接了裴旻妹妹的裴豆豆,她穿着和上次一样的黄裙,又瘦又小,眼中带着胆怯。

    出乎李琇的意料,裴旻很爽快地一口答应,愿意跟随李琇。

    他本来就是公门中人,吃惯了皇粮,现在又带着一个幼妹,很不习惯单打独干。

    这次遭遇大难蒙李琇救他,否则他在狱中必死无疑,从报恩的角度来说,他也愿意跟随。

    何况李琇是皇子,将来自己还能得一个不错的前途。

    安置好了裴氏兄妹,李琇这才匆匆赶去皇宫。

    ……….

    高力士让小宦官倒了盏热茶,叹了口气道:“圣上的意思,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李纪来过了?”

    高力士点点头,“圣上很生气,说你没有经验,不应该让你加入。”

    “高翁,我不认为这是坏事,从我被陷害就能看出来,对方已经知道我们在调查龙阳真人,不可能给我们机会,我早就说过,用道教至宝案做诱饵并不靠谱!”

    “事情没有那么糟糕,龙阳真人的徒弟交代,龙阳真人之死是和私吞黄金葫芦有关,他用一个假的黄金葫芦欺骗牛仙童。”

    “高翁,杀龙阳真人可不是牛仙童,而是摄政王。”

    “圣上知道,牛仙童把三件道教至宝献给了摄政王,摄政王发现葫芦是假的,十分震怒,才导致昨晚的血案,也算是杀人灭口。”

    “然后呢?”

    “然后摄政王矢口否认道教至宝在他那里,但龙阳真人的徒弟却作证,他们亲眼看见龙阳真人把东西交给了牛仙童。

    另外,龙阳真人也留了一手,他留下了牛仙童向他索要道教至宝的信件,这是关键证据,昨晚李纪拿到了。”

    高力士笑了笑又道:“咱家给你说过,我们并不要什么道教至宝,只是找一个搜查牛仙童府邸的借口罢了。”

    虽然听起来好像还有机会,但李琇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时又说不清楚。

    “高翁,恕我直言,我还是觉得这个方案不可靠!”

    高力士低头想了片刻,有些事情还是得告诉李琇。

    “咱家不妨对你说实话,圣上同样也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只看见了李纪,实际上还有一组人在调查另一件事,所谓调查道教至宝只是障眼法罢了。”

    李琇愕然,“让我参加调查也只是障眼法?”

    高力士点点头,“牛仙童和摄政王对你很关注,让你参加,只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现在你的任务结束了。”

    李琇冷笑一声,“原来两帮人都在演戏,不去参加奥斯卡评奖真是屈才了。”

    “什么奥斯卡?”高力士不解。

    “山姆大叔家的一座小金像,镇妖用的”

    李琇没有兴趣再过问,便起身告辞。

    ………..

    高力士赶回了御书房。

    “陛下,他走了。”

    李隆基站在窗前,淡淡道:“你告诉他了?”

    “微臣只告诉他该知道的事情,不该告诉他的事情,微臣一个字没说。”

    李隆基转身对高力士道:“你去告诉李纪,让他抓紧把龙阳真人的证据整理出来,李胜那边,管家的口供要尽快拿到,钱和安全都不是问题,这一战我们就有九成的把握获胜。”

    “微臣会立刻安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