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七章 漏网奇兵
    夜幕下,一个黑影站在围墙上轻轻抛动飞爪,绕了几个圈,飞爪奋力抛出……..

    精钢飞爪飞出一条抛物线,‘咔!’精准地钩住了二楼屋檐下的横梁。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飞爪能抓住三十步外的横梁,天下没有几人能办得到。

    这也是进入小楼的唯一办法,从空中过去,但这是设计小楼机关的工匠做梦也想不到的,不是想不到,而是太远,根本办不到。

    绳子的另一端拴在院外的一株大树上方,黑影抓住绳子上的铁环,一纵身,身体凌空飞出,由高往低,向小楼的二层窗户掠去。

    等会儿回去时,只要解下飞爪,就可以抓住绳子荡出去。

    一进一出,方案设计得精妙无比。

    ……….

    一更时分,裴旻回来了,他拿到了李琇想要的东西。

    一本武士名册,半块调兵铜牌,名册上写着振威武馆。

    “果然不出我所料。”

    李琇一拍桌子,“武馆里藏着牛仙童的武士。”

    武馆里为什么藏着牛仙童的武士,原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规模和装备。

    人数少,牛仙童还能脱罪,可人数多,豢养武士的谋逆罪名就坐实了。

    “裴九,再辛苦你去一趟武馆,确认一下人数和装备。”

    “等一等!”

    裴旻刚要走,又停住了脚步。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你再去牛仙童府上查一样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将是整个事件的最关键之处。”

    李琇附耳说了几句,裴旻点点头,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李琇翻看着名册,名字、住址、等级、月俸,很齐全的武士资料,人数是五百人。

    虽然白天通过数筷子和数碗,初步估计武士人数也在四五百人左右,但这里面的变数比较多,事关重大,必须要现场确认。

    “公子,你看这个!”

    小眉把铜牌递给李琇,指着下面的一行小字:‘凭铜牌和手令调兵。’

    这半块铜牌是调兵虎符,振威武馆那边应该也有半块,只是李琇没想到,居然还要牛仙童的手令才能调动武士?

    不过这也不是问题,李琇手上倒是有一份牛仙童亲笔写的出宫令,要调动武士,还得找一个仿写高手才行。

    “公子!”

    公孙小眉小声提醒道:“这些东西不应该交给高公公吗?”

    李琇摇摇头,“你不懂!我能不能拿到三万贯钱,就靠它们了。”

    李琇心如明镜,李成器的巨手控制着整个时局,这支武士就是李成器漏掉的一支奇兵。

    菜刀不伤人,它就是一把菜刀,菜刀杀了人,它才是凶器。

    武士也是一样,他们不行动起来,就只是一群搬运物品的民夫。

    ……….

    次日一早,众人分头出门。

    裴旻从前办案时认识几个京城的造假高手,他负责去仿造调令。

    李琇则带着张瓶和赵壶再次来到了振威武馆。

    李琇穿一件白色武士服,腰佩一把长剑,一看就是准备来武馆拜师学艺的富家公子哥。

    “很抱歉,本馆不招募新人,去别家吧!”

    “重金也不行,本馆这几个月暂停营业!”

    振威武馆的门房毫不客气地将李琇赶出大门。

    他奶奶的,难道阳谋不行,非要让裴旻夜间过来监视吗?

    但光监视也不行,很多事情不深入进去,就没法掌握。

    李琇目光一转,落在墙上一张告示上,‘本武馆招募杂役两人!’

    他转头看了看远处正在傻笑的张瓶和赵壶,便笑眯眯走上前对他们道:“你们不是总抱怨收入太少吗?我给你们找了一份兼职!”

    ………….

    在牛仙童府邸南面的永昌坊内,一名中年人匆匆走进一家小酒馆。

    掌柜把他带进一间雅室,屋子里坐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头戴金冠,身穿紫衣,气宇不凡。

    男子叫李胜,爵封白水县公,他便是李纪之外,另一个调查组的首领,李胜就在等这个中年男子到来。

    “许管家请坐!”

    许管家坐下,端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重重一顿酒杯。

    “我考虑了一夜,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发财机会,我不想错过,但前提你们要保证我的安全。”

    李胜大喜,“许管家答应作证了?”

    许管家点点头,“一共十万件兵器,七万支长矛,三万柄横刀,我亲眼看见它们放进仓库,你应该也看见了。”

    李胜亲眼在仓库气窗见到了这些兵器,虽然无法清点数量,但看得出数量庞大,应该差不多是十万件左右。

    “我需要你写一份证词,如果有必要,还需要你本人出面作证!”

    “可以!但我要五百黄金,我还要改名换姓,你们要确保我的安全。”

    “没问题!”

    许管家取出一份证词,交给李胜,“上面有我的签字画押,先付我一半!”

    李胜打开证词细看,果然是一份完整的证言,内容详实,下面是二管家许建青的签名和手印。

    李胜点点头,取出五锭黄金放在桌上推给他,“这是两百两黄金,事成之后再付三百两!”

    ………..

    御书房内,李纪和李胜把各自的证据提交给了李隆基。

    李纪的证据是龙阳道长两个徒弟的供词,证明他们师父把三件失踪的道教至宝交给了牛仙童。

    还有一份牛仙童索要道教至宝的信件。

    凭证词和信件,就可以正大光明搜查牛仙童的府邸。

    但这一条证据有漏洞,李隆基也清楚漏洞所在,皇兄知道这件事,所以道教至宝是明修栈道。

    李隆基真正的证据是李胜提交的牛府二管家许建青的证言,他证明牛仙童府邸内私藏了十万件兵器,并愿意出面作证。

    这才是李隆基的暗度陈仓,只要牛仙童府中有兵器,他这一战已经赢了九成。

    李隆基记忆犹新,当年的夺门之变,太上皇就是在太极宫对面的袁思艺府宅内藏了三万套兵甲,才会突然出现两万带甲士。

    所以牛仙童府宅内藏有十万件兵器,李隆基一点都不会奇怪。

    “你确定兵器还在府中?”李隆基问李胜道。

    李胜躬身道:“卑职昨晚亲眼所见,还在仓库内,今天没有任何运输车辆出入牛府,但卑职担心他们会发现,希望尽快实施。”

    李隆基也怕夜长梦多啊!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高力士,高力士点了点头。

    李隆基当即下旨道:“传京兆府尹裴宽觐见!”

    ………..

    黄昏时分,李琇见到了张瓶和赵壶,老远就闻到一股臭味。

    他捏着鼻子摆手,“你们不要靠近我,身上咋这么臭?”

    张瓶和赵壶欲哭无泪,“我们今天倒了几百个马桶,都是满的,还要洗刷干净,公子,我们苦啊!”

    “就是要让你们知道赚钱不容易,整天抱怨我小气,咋样,有多少人?来做什么?”

    张瓶伸出五个指头,“五百人,都是十天前从各个庄园调来长安,好像是来押运银钱。”

    “都是牛仙童招募的武士?”

    “确定都是!他们亲口说的,向我们炫耀他们的俸禄和待遇。”

    “你们继续回去干活,晚上我有重要任务交给你们。”

    ………..

    天刚擦黑,来自万年县、长安县和京兆府的三百多名捕快衙役开始集结。

    所有的衙役捕快都穿着红边皂衣,手执水火棍,腰挎环首鄣刀,整齐划一,威风凛凛。

    台阶上,裴宽高声喊道:“今晚的行动至关重要,每人补贴一贯钱,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另外我要强调,今晚如果有冲突,可以用棍子,但不能出人命,所有人回答我,听见没有!”

    “遵命!”三百人齐声怒喊。

    京兆府衙大院的屋顶上,几个黑影都消失在黑暗之中。

    ………

    “公子,裴宽已经开始集结,一共三百名衙役和捕快,有意思的是,屋顶有好几个探哨,包括卑职在内。”

    李琇点点头,对公孙小眉道:“我再确认一次,我和裴九去武馆,小眉负责监视牛府,一旦衙役们都进了府门,你就点燃灯笼,举高三下。”

    公孙小眉提着灯笼道:“公子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会做好。”

    李琇又对裴旻道:“今晚事关重大,如果我示意你杀人,你要毫不犹豫下手,否则今晚将功亏一溃!”

    “公子放心,我绝不会手软!”

    ………..

    兴庆宫,牛仙童的一名心腹手下匆匆赶来,向李成器躬身行礼,“尊上,天子已经出发!”

    “他带了多少人?”

    “回禀尊上,天子微服出宫,只带了一百多名侍卫!”

    “那好!我也少带一些。”

    李成器坐上虎辇,高声令道:“出发,去光宅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