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八章 风聚云合斗牛府(上)
    牛仙童府门前灯火通明,三百名衙役和捕快手举火把,将大门前照如白昼。

    大门紧闭,台阶上站着数十名家丁,牛仙童的假子牛强手执一把剑,指着衙役大吼,“去拿摄政王的旨意来,我让你们搜,否则你们就杀了我,从我尸体上跨进门去!”

    这个牛强在长安城内也是有名的骄横,他是牛仙童的侄子,被叔父收为养子,长得十分彪悍,经常带一帮子手下在长安街头为非作歹,无人敢惹。

    裴宽举着一份旨意道:“我有天子的手谕,你立刻闪开,否则本官以欺君之罪抓捕你!”

    “裴使君要抓谁?”

    牛仙童赶到了,他走下马车阴阳怪气道:“咱家一向奉公守法,小心翼翼过日子,怎么会来这么多差人,咱家犯了什么罪?”

    裴宽心中暗暗吃惊,自己刚到,对方就到了,这家伙显然早有准备。

    裴宽连忙抱拳道:“原来是牛大总管来了,我们也并非唐突要搜府,我有天子的手谕,要调查一个案子,请大总管配合!”

    “天子也是要讲道理的,今天裴使君拿一个天子手谕就要搜我府宅,那明天咱家拿一份摄政王的手谕要搜裴使君的府宅,说不定还能搜出几首反诗,裴使君能接受吗?”

    裴宽终于明白了,这座府宅还真不好乱搜,没有摄政王首肯,他们就算有光面堂皇的证据,搜了这座府宅也会后患无穷。

    尽管有点骑虎难下,但裴宽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他稳住心神又道:“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牛总管涉嫌藏匿圣上的三件道教至宝,有相关涉案者证明,这三件至宝被牛总管所得。

    经由圣上批准,我们特来搜查贵府,牛总管有什么不满,可以向圣上申诉,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一定要搜我也没法阻止,但能否请裴使君稍等片刻,我已派人去禀报摄政王,摄政王马上就到,如果摄政王说可以搜,我保证不妨碍公务!”

    牛仙童话音刚落,几乎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皇帝陛下驾到!”

    “摄政王殿下驾到!”

    天子的龙辇和摄政王的虎驾一个从北,一个从东,几乎是同时抵达。

    李成器事实上先到了一步,他要等天子李隆基到来,才会同时出现。

    李隆基当然也很清楚,自己若不出面,想搜这座府邸绝不容易,牛仙童藏有十万件兵器,他怎么可能轻易让人进府去搜。

    只有自己才能压制住牛仙童。

    只是李隆基也没有想到皇兄李成器来得这么快。

    李成器呵呵一笑,“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把天子惊动了?牛总管,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叛逆之事吧!”

    牛仙童吓得跪下,“奴才只是一个皇宫里侍奉主人的小宦官,哪里敢做什么叛逆之事?”

    李成器又笑眯眯道:“陛下,他是你的家奴,你来问他,我就听一听。”

    李隆基心暗暗冷笑,府中一定藏着什么东西,才会把皇兄也惊动了。

    今天如果不压倒皇兄,这座府宅就别想搜了。

    “牛仙童,有人指证你藏匿了三件道教至宝,你可承认?”

    裴宽的质问和天子的质问是两码事,否认裴宽的质问屁事没有,否认天子的质问,一旦查实就是欺君之罪。

    就算什么都搜不到,也可以用欺君之罪把你干掉。

    牛仙童低下头道:“回禀陛下,龙阳真人确实拿了三件道教至宝给奴才,但不是送给奴才,而是请奴才替他辨认真假,奴才也辨认不出,前两天交给摄政王殿下了,请他老人家帮忙鉴定。”

    旁边高力士心中微微一叹,难怪三十八郎说道教至宝的理由不可靠,果然不可靠,一句鉴定真假就推得干干净净。

    李成器不失时机的发声了,“陛下,确实是这么回事,而且我鉴定下来,那个黄金葫芦还是假货,裴使君,这件事京兆府必须细查,真的黄金葫芦到底被谁偷走了,这可是你的职责!”

    李成器随口几句话,不光把道教至宝的借口打得烟消云散,还反戈一击,把裴宽架在火上了,找不出真的黄金葫芦,就是你失职!

    裴宽额头见汗,只得躬身道:“卑职遵令!”

    李隆基初战失利,他不得不祭出杀手锏。

    “皇兄,事到如今,朕也不隐瞒了,区区三件道教宝物不至于让朕亲自出宫,朕是接到密报,牛仙童府上藏有大量兵器,朕怀疑他要造反,所以朕要亲自来看一看。”

    李成器脸色一变,厉声问道:“牛仙童,圣上所言可是实?”

    牛仙童吓得浑身颤抖,“打死奴才也不敢啊!”

    李成器又问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就在他的府中,至于人证,朕不会空穴来风!”

    他回头令道:“带人证!”

    李胜将牛府二管家许建青带了上来,李隆基取出证言道:“这位是牛府二管家,这是他的证词,牛府中藏有大量兵器,皇兄不信可以问他!”

    李成器摇摇头,“陛下,只有人证没有物证,我是不会相信,陛下一定要搜府也可以,那我们要拿出一个说法,搜到了怎么样,搜不到又怎么样?以免这次坏了规矩,我们以后都可以随便搜府了。”

    李成器说得完全正确,你今天要搜我手下的府宅,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栽赃?

    如果没有章程,那明天我就去搜张九龄,保证搜出一堆反诗。

    李隆基点点头,“那皇兄说怎么办?”

    李成器不慌不忙道:“首先针对的必须是无法栽赃陷害的确凿之罪,你说他藏了大堆兵器也好,说他藏了无数私兵也好,这些都可以,但不能是搜查者能携带的证据,这一点陛下可否明确?”

    李隆基欣然道:“皇兄说得很有道理,不光是这一次,以后都应如此!”

    李成器又道:“如果真的搜到确凿罪证,我绝不护短,该杀就杀,该流放就流放,我也不会让他儿子来顶罪,这种事情我不做,但如果搜不到呢?”

    前面说得光面堂皇,最后一句话才是关键。

    他见李隆基有点犹豫,便眯着眼笑道:“这样吧!我们再打个赌,如果没有确凿罪证,陛下把内库交给我,如何?”

    李隆基信心有点动摇了,心中开始打鼓,他又回头问李胜,“能肯定吗?”

    “陛下,卑职刚刚才探查过,兵器都在,卑职敢以人头担保!”

    李隆基点点头,自己差点上当,皇兄分明是故意提高筹码,逼自己放弃这次机会,这可是扳倒牛仙童的唯一机会。

    他一咬牙道:“君无戏言,朕跟你赌了!”

    高力士忽然有点担心起来了,圣上扳倒牛仙童的心态太急切了,很容易被摄政王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