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十九章 风聚云合斗牛府(下)
    振威武馆,李琇看见了公孙小眉晃动的灯笼,衙役和捕快们进府了。

    他立刻向振威武馆内奔去,大喊道:“牛总管有令,武士出动!”

    裴旻跟随李琇身后,李琇一路大喊,惊动了武馆馆主余振威,余振威是牛仙童的人,这座武馆也是牛仙童出钱开办,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刻有人来保护他的家产。

    武馆内隐藏的五百名武士平时并不在长安,而是分散在关中的几座庄园内,射覆赌斗和孙六自杀后,牛仙童敏感地嗅到了危机,所以他才把武士们都调入长安,帮自己押运钱财回家乡。

    “发生了什么事?”余振威厉声问道。

    李琇举起调兵铜牌和手令,高声道:“牛府被数百名衙役强行冲击,牛总管要求所有武士立刻去救援!”

    余振威接过调兵铜牌和自己的半块铜牌合并一下,完全吻合,又看了看手令,手令也没有问题,他便取出令箭,递给身后手下,“让弟兄们出动,救援大官人……”

    余振威忽然停住了,他疑惑地看了一眼李琇,“刚才你称呼什么?”

    李琇在称呼上露了马脚,牛仙童在皇宫里是叫牛总管,但他在家里不准人叫他总管,而是要叫大官人,所有人都不例外。

    李琇回头狠狠瞪一眼裴旻,“还不动手!”

    裴旻剑如闪电,‘噗!’一剑刺穿了余振威的胸膛,剑太快,余振威躲闪不及,一剑毙命,后面随从吓得转身要逃,却被李琇扑倒,狠狠一拳将他打晕过去。

    李琇抓起令箭向后面跑去,大喊道:“张瓶赵壶在哪里?”

    “公子,我们在这里!”

    张瓶赵壶出现了,李琇把令箭递给他们,“去传令,让所有人去牛府救援,就说牛府被盗贼抢掠!”

    张瓶高举着令箭狂奔,大喊大叫,“馆主有令,快去府上救大老爷,大老爷要被乱贼杀了,大家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赵壶也大喊:“快去啊!几百个美娇娘要被乱贼抢走了!”

    还是这两人了解武士们的心理,怕砸了饭碗,怕老爷许给他们的女人被抢走。

    五百名武士顿时嗷嗷乱叫,拿起战刀和长矛,不顾一起地冲出武馆。

    军令如山,几名队正见到了令箭,也不再阻拦。

    张瓶和赵壶在前面大声召唤,“枪在手,跟我走,保饭碗,救美人!”

    “兄弟们,白银滚滚,黄金万两,钱库大开,大家能抢多少就抢多少!”

    “谁第一个进府,最漂亮的李美娘就归谁!”

    他们二人不断煽动,带着五百名热血沸腾的武士浩浩荡荡向牛府杀去。

    李琇看得目瞪口呆,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居然也有牛逼的时候。

    ………

    牛府仓库前,吱嘎嘎的大铁门被拉开了,数百衙役和捕快冲了进去,里面堆满不计其数的战刀和一捆一捆的长矛。

    李胜第一个冲进去,抱起一捆长矛,心中却咯噔一下,‘不对啊!怎么会这样轻?’

    数以万计的长矛和战刀被抱出来,堆积在一起,裴宽一阵心慌,快步上前禀报,“陛下,不对劲!”

    李隆基眉头一皱,“哪里不对?”

    “陛下,请看这把刀!”

    一名侍卫上前接过刀,呈给李隆基。

    李隆基接过刀,心中一怔,太轻了。

    他再细细一看,顿时大惊失色,竟然是一把木刀。

    他顿时急了,翻看其他兵器,全部都是木刀和木矛。

    李隆基猛地回头向李成器望去,只见李成器眯着眼,笑得得意无比。

    李隆基一颗心沉下了深渊,这是一个陷阱,自己上当了。

    李成器淡淡一笑,“我就说嘛!一个宫廷的奴才,蛋蛋都割掉了,造反有什么意思?”

    他又看着李隆基缓缓道:“陛下,射覆赌斗的时候,我输了就输了,可没有言而无信啊!”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片吼叫声,“杀啊!”

    只见外面的侍卫纷纷向回奔跑,大喊道:“陛下快走,摄政王快走!”

    “怎么回事?”

    “有无数的黑衣人杀进来了,他们说来救牛总管,弟兄们抵挡不住!”

    正得意洋洋的牛仙童忽然想到一事,脸刷地变得惨白。

    李成器勃然大怒,怒视牛仙童,“你想干什么?”

    “奴才….奴才!”

    牛仙童恐惧之极,眼前一黑,一头栽在地上。

    无数黑衣人挥刀冲进了后花园,裴宽大喊一声,“儿郎们,跟我保驾!”

    他带着衙役和捕快冲了上去。

    这时,李琇出现在东面,挥手大喊:“父皇,这边走!”

    李隆基完全懵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百余侍卫的簇拥下从侧门撤离。

    “大伯,快走!”

    李琇冲上来,奋力将身躯肥壮的李成器背起来,大喊道:“挡住他们!”

    侍卫们纷纷阻挡黑衣人,李琇背着李成器向府外奔去。

    “臭小子,是不是你干的?”李成器咬牙低声问道。

    “大伯,你太重了,要减肥!”李琇累得气喘吁吁。

    这时,一万名金吾卫迅速赶来,将牛仙童府邸团团包围。

    “我们是牛大官人的武士,不是盗贼!”

    ………..

    次日一早,天子李隆基和李成器达成了共识,李隆基下旨,免去牛仙童大内总管之职,并以谋反之罪将其下狱严审。

    同时李隆基任命裴耀卿为江淮、河南转运使,加御史大夫头衔,并免去其左相之职,相国李林甫升为左相,刑部尚书李适之封中书门下平章事,入相。

    这两份旨意一下,满朝文武都知道,摄政王放弃了皇宫,作为让步,李林甫升为左相。

    御书房内,李隆基翻看着牛仙童的武士名册和调兵铜牌,这是裴宽从牛府中搜出来。

    “陛下,三十八郎来了!”

    李隆基脸一沉,“宣他进来!”

    片刻,李琇快步走了进来,跪下行大礼参拜,“孩儿参见父皇!”

    “起身吧!”

    “谢父皇!”

    李琇站起身,垂手而立。

    李隆基看了一眼李琇,这是他的小儿子,按理,天下父母都喜欢小儿子,但李隆基却不太喜欢。

    一是这个儿子从小读书就不用功,而且不怎么守规矩,再其次这个儿子说话虚得很,听不到几句实话。

    ‘他生了一场大病,应该会好一点吧!’李隆基暗暗思忖。

    “以前的事情朕不管,今天你必须对朕说实话,不得有一句虚言。”

    “孩儿不敢!”

    “朕先问你,昨晚牛仙童武士之事是不是你的策划?”

    当然得是,要不然怎么拿赏赐?

    “孩儿不敢有半点隐瞒,确实是!”

    李隆基松了口气,连皇兄都坚决认为是三十八郎干的,自己还看不出,岂不是丢脸?

    李隆基一拍桌子,怒斥道:“那为什么不早向朕汇报?”

    这就是李隆基最生气的地方,儿子立下大功当然不可否认,但他却隐瞒住自己,这点太可恨。

    李琇当然不可能说实话,为圆这个谎,他也是煞费苦心。

    “孩儿绝不想隐瞒父皇,也没有必要隐瞒父皇,反正都是立功,何必惹父皇生气?只是当时形势所迫,孩儿也没有办法。”

    李隆基的脸色稍稍和缓一点,“你说吧!朕听着。”

    “首先孩儿发现他们时就已经太晚,昨天中午才偶然发现,里面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孩儿是昨天下午派了两名手下混进去做杂役,但后来得到的消息,他们是来给牛仙童搬东西的民夫,对方不肯说实话。

    父皇,直到现在孩儿都不能肯定他们是牛仙童豢养的武士,孩儿手上没有任何证据。”

    证据在李隆基的桌上呢!武士名册,李琇当然要表示自己从没有看见过。

    李隆基看了看武士名册,又继续追问:“然后呢?”

    “就在父皇和皇伯父在牛府门口说话的同时,卑职的手下发现仓库中的兵器是木制的。”

    “你的手下是怎么发现的?”

    “回禀父皇,他说兵器的质感不同,有点怀疑,便用手弩射了一箭,结果钉在刀背上,他才意识到是木制兵器。”

    木制兵器是李琇的猜测,他让裴旻去牛府就是确认这件事。

    李隆基心中暗骂李胜无能,这么简单的办法就没有想到。

    “然后呢?为何不及时告诉朕?”

    “回禀父皇,手下赶来禀报孩儿之时,父皇和皇伯父已经进入牛府了,孩儿情急之下想到了信陵君夺晋鄙兵权的典故,便带着手下强闯武馆。

    我们没有任何调兵的信物,就直接杀了馆主余振威,抢到令箭,调动五百名黑衣人赶来牛府救援。

    孩儿当时想,不管他们是不是武士,但他们只要拿着刀强闯牛府,牛仙童谋逆的罪名就坐定了。”

    李琇的理由勉强能站住脚,关键是他没有对方是武士的证据,也没有调兵令牌,也确实将余振威杀了。

    逻辑上没有漏洞,就看李隆基信不信时间上的巧合。

    其实李隆基信不信也不重要,关键是他赢了,他要的也只是一个解释。

    沉默片刻,李隆基缓缓道:“你后来救了皇伯父,朕很欣慰,不管长辈之间有什么恩怨,作为晚辈,你应该心怀亲情,你皇伯父也表示,同意封你子爵,但朕没有答应,作为补偿,朕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你说吧!”

    心怀亲情,说得光面堂皇,李成器的凶狠父皇不是不知道,李琇救李成器只是想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罢了。

    李琇低头想了想道:“孩儿想见一见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