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章 见到了一线希望
    李琇先见到的却是牛仙童。

    大理寺天牢内,牛仙童被关在一个巨大的木笼子里。

    李琇走进木笼,牛仙童冲了上来,脚链‘哗啦!’作响,他抓住木栅厉声大喊:“是不是你干的?调动我的武士!”

    “除了我,还能有谁?”

    李琇冷笑一声,“你嫁祸我母亲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牛仙童猛地瞪大眼睛,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他一连后退两步,最后颓然坐下,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怒火。

    半晌,他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你母亲被贬不能完全怪我,毒杀皇甫太妃是摄政王的命令,是他让我嫁祸给天子,目的是为了策反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

    “皇甫太妃案出于什么政治目的我不管,但你嫁祸给我母亲是事实!”

    牛仙童叹了一口气,“只能怪你母亲运气不好,是她主动提出来照顾皇甫太妃,她们私交不错。”

    “现在居然怪我母亲运气不好?”

    李琇眼中射出滔天怒火,母亲那么温柔善良,却背上杀人的罪名,打入冷宫,这意味着她一辈子都毁了。

    “我就明说了吧!我想救母亲出冷宫,我希望你能站出来作证,我会恳求父皇饶你一命。”

    牛仙童惨笑一声,眼睛里充满了绝望。

    “现在要杀我的不是天子,而是摄政王,你救不了我,三十八郎,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皇甫太妃案是铁案,没有任何证据、任何人能翻案,更重要是你父皇和摄政王都不想翻案,所以连我作证也没有用。”

    “为什么?”李琇一颗心沉下去了。

    “为了李唐的江山社稷稳定,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

    在李琇离开大理寺天牢一个时辰后,牛仙童被一杯毒酒鸩杀。

    皇宫的冷宫位于太极宫东北角,是获罪嫔妃们的软禁之处。

    除非遇到皇宫大赦,获罪嫔妃基本上都是终身监禁,无声无息在冷宫里生活,无声无息在冷宫里死去。

    李琇被一名宦官带到了一座小院子里,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药材花草。

    院子里,一名三十余岁的宫装妇人正蹲在地上忙碌地培土种草,衣裙有些旧了,粘上不少泥土。

    “那就是武贤仪!”

    宦官小声交代一句,便退了下去。

    李琇上辈子就是孤儿,对母亲的渴望是他内心深处解不开的结。

    这辈子他终于有了一个母亲,不管他是不是穿越,但他内心已经认同了。

    但是,当他真的看到了,一种陌生感又悄然袭来。

    这就是我的母亲?

    培土的妇人若有所觉,一回头,顿时一脸惊喜,“琇儿!”

    李琇犹豫一下,便笑着快步走上去。

    “娘,我来帮你!”

    “不用!不用!”

    武贤仪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来!坐下让娘看看你。”

    她拉着儿子在小胡凳上坐下。

    “娘听说你大病一场,现在好点没有?”

    “已经好了,就是很多人很多事想不起来了。”

    “那你还记得娘不?”

    “当然记得!”

    武贤仪轻轻抚摸儿子的额头,柔声道:“刚才娘看你在门口有点犹豫,还以为你把娘忘了。”

    李琇感受到母亲的爱抚,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根弦被触动了。

    他握住母亲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低声喊道:“娘!”

    “没忘记娘就好,娘听说你被封爵了,你知道娘有多高兴,多么高兴,我儿子又重新站起来了。”

    说到这,武贤仪扭过头去,用手背擦拭泪水。

    李琇发现母亲两鬓竟已微白,他鼻子一酸,她才三十多岁啊!可见她这一年遭受的巨大折磨。

    “看我糊涂!你好容易才来一趟,应该说点高兴的事情。”武贤仪连忙抹去眼泪。

    “娘,有高兴的事情,牛仙童作恶多端,已经被处死了!”

    武贤仪眼睛一亮,捏紧拳头道:“死得好,那狗贼不知害死了多少人,死有余辜!”

    武贤仪站起身笑道:“琇儿,你来看看娘种的药材。”

    武贤仪拉着儿子欣赏她的百草园,一脸骄傲。

    “看见没有,这是金银花,娘准备给它搭个架子,今年就会爬满整个架子,这是芍药,是花也是药,这是百合,这是贝母,每年春天,冷宫里很多姐妹都会咳嗽,娘准备配一种止咳嗽,贝母和琵琶做药汤有效果。”

    “还有这个!”

    武贤仪拿出一盒晒干的蔷薇花,“这是娘最喜欢的蔷薇花,你以后见到蔷薇花,就像见到娘一样。”

    李琇点点头,“娘,我也有一座庄园,专门种药材,你想要什么药,孩儿给你送来。”

    武贤仪想了想道:“也好,这些药很多要秋天才能采摘,远水不解近渴,隔壁的罗太妃一直在咳嗽,大家也容易受寒,娘需要贝母和板蓝根,你让小眉给我送来,娘也怪想她的。”

    “我回去就准备!”

    李琇又打量一下院子,只有三间屋,院子有五六十个平方,加起来不到一百个平方,母亲就长年生活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地方。

    “娘,我这次立了功,我去给父皇说,让他给你换地方!”

    武贤仪连忙摆手,“千万别换地方,这里虽然小一点,但能见到阳光,这对娘很重要,要不然这些花花草草就没法活了。”

    “可这里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娘从小就在皇宫里生活,早就习惯了,倒是你,娘唯一放心不下的,就你是啊!”

    “我好着呢!身边有张瓶赵壶,还有小眉,我还招了三个仆妇丫鬟,还有一座药庄,我在想,等娘出了冷宫,我把娘接出皇宫,在药庄给娘造个大宅子,娘每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武贤仪抚摸着儿子的脸庞,笑着点点头,“娘就盼着那一天,我就想抱着孙子,就像抱着小时候的你,我做梦都在想啊!”

    泪水不自觉的涌了出来,李琇擦去眼泪,“孩儿会让你早日抱上孙子的。”

    武贤仪吓得连忙摆手,“可别!婚姻是大事,你千万别草率,娘别的事情不管你,但婚姻大事,你一定要听娘的意见!”

    李琇也笑了起来,“好!我听娘的意见。”

    “那就好,时辰不早了,你回去吧!”

    李琇一回头,宦官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

    李琇低下头,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武贤仪摸摸儿子的头发,哽咽着声音道:“回去吧!你好好守规矩,下次才能再来看望娘。”

    李琇点点头,“那我走了,娘自己保重!”

    “去吧!去吧!娘好着呢…….”

    武贤仪把儿子推了出去,李琇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母亲的院子。

    武贤仪站在院门口,探头望着儿子走远,直到儿子背影消失,她才扒在门框上,失声痛哭起来。

    ………..

    回到府中两天,李琇一直有点郁郁不乐。

    这天下午,给母亲送药的公孙小眉回来了,没想到高力士也跟着小眉一起到来。

    “殿下,咱家还以为你会来找我,没想到最后还是咱家过来。”

    “高翁,这两天心情不太好,你别见怪!”

    李琇把高力士请进屋坐下,让阿药上了茶。

    高力士微微笑道:“这次你立下大功,连摄政王都同意给你加爵,但你父皇不同意,这不符合规矩,不可能在一个月内连续加爵,但你父皇会用别的方式补偿你。”

    李琇兴趣索然,摇摇头道:“把我母亲放出冷宫,别的我不需要!”

    “殿下,虽然皇甫太妃案无法再翻案,不过你母亲出冷宫还是有希望的。”

    这句话让李琇精神为之一振,满脸闪耀着期待。

    “还有什么办法?”

    “办法就是殿下自己,你一但成为国之栋梁,成为你父皇最得力的助手,母凭子贵,谁还能再把你母亲关在冷宫里?”

    一朵希望的火苗在李琇心中点燃,迅速燃烧成一片。

    “高翁说得对,求人不如求己,这次既然我无法升爵,那就用这个功劳改善一下母亲的生活吧!”

    “你放心,圣上已经表态,同意提高你母亲的待遇。”

    “怎么提高?”

    “你母亲南面的院子是空关的,面积比现在的小院大两倍,明天咱家会把隔墙拆掉,这样你母亲居住就宽敞多了。”

    “然后呢?”

    “然后,再给你母亲配两个本份的宫女,她每月给养从现在的十贯钱增加到五十贯,这是你给她挣的,你好好再努力,她的待遇还会提高,你们母子的命运是一体,如果你能升到伯爵,咱家估计你母亲就能出来了。”

    惊喜总在不经意间出现,李琇蓦地瞪大眼睛,“伯爵就可以吗?”

    李琇的反应在高力士的意料之中,他笑着点点头,“别人不可以,但你可以,毕竟你是皇子。”

    李琇激动得有点坐不住,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忽然想起一事,“摄政王会答应吗?”

    “放你母亲出来并不是给皇甫太妃翻案,只是一种惩罚期满释放,摄政王也不会死抓着不放,只要你父皇拿出足够的诚意,他会答应。”

    “父皇会给吗?”

    “所以就要看你自己了,你成为了国之栋梁,你父皇就会舍得为你拿出一些资源了。”

    李琇点点头,他明白了。

    “高翁,现在有什么任务?”

    高力士呵呵一笑,“暂时没有任务,不过我来通知你,下个月咸宜公主在东都洛阳大婚,你父皇和摄政王都要去参加,名单里也有你,你准备一下吧!”

    “我随时可以走!”

    高力士取出一张单子和半块玉璧,递给李琇,“之前你父皇答应的,扳倒牛仙童,从缴获的财富中拿出三万贯做奖励,君无戏言,李纪和李胜虽然结果令人失望,但没有他们的铺垫,你也无法成功,所以他们二人每人奖赏五千贯钱,你一个人独享两万贯。”

    李琇大喜,两万贯啊!他发大财了。

    “这是什么?”

    “这是宝元柜坊的柜票,宝元柜坊就是内库的一个对外窗口,凭这半块玉璧和柜票提钱,你也可以把钱存在他们那里,但每月要付二十贯钱保存费用。”

    搞没搞错,存在那里不仅不给自己利息,居然还要自己倒贴?

    “可以兑换成银子吗?”

    高力士想了想,“银子估计不行,但可以兑换成黄金!”

    黄金当然更好,两千两黄金,一百二十五斤,自己的钱袋装得下。

    关键是,装进钱袋后自己还能剩下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