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三章 灞上失意人
    “呵呵!咱家就知道殿下要来。”

    高力士笑得很虚伪,他把李琇堵在门口,手在身后暗示。

    两名小宦官手忙脚乱,将墙上阎立本的画和张旭的字摘下,又将一批官窑精品瓷器收走。

    “高翁,我想知道更多的细节,关于公主失踪案。”

    “我以为你要问一问怎么做任务呢?”

    “这方面我大概知道一点,但我更关心案情。”

    高力士眼角余光向后瞟了一眼,收得差不多了。

    “那进来坐吧!”

    李琇走进房间,却见墙上光秃秃的,陈列柜的瓷器一个都没了。

    他心中着实鄙视,啥意思,哥的名声就那么差?至于嘛!

    “呵呵!看来高翁是得了阎立本和张旭的字画吧!”

    “哪里!哪里!最近打算粉粉墙壁,把字画都摘下来了。”

    “那高翁还不如换个地方,这里太小了。”

    “你说对了,我就是打算换地方,所以才把字画瓷器收起来”

    两人干笑两声,李琇也觉得讨要瓷器的希望不大,便把话题转回正事。

    “高翁,说说公主失踪案吧!”

    “公主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出嫁,圣上这次准备和杨家联姻,就是前朝皇族,关系到圣上对东都的掌控,意义重大,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公主失踪,圣上着实焦虑万分。”

    “那这门婚事摄政王支持吗?”

    “怎么,你怀疑是摄政王?”

    李琇点点头,“如果这门婚事会让圣上增强对东都的控制,那么摄政王一定不满,必然会破坏这门婚事。”

    “这次你说错了,摄政王很支持公主的婚事,公主失踪后,摄政王立刻调集大理寺和刑部的精锐力量赶赴洛阳。

    事情比较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就记住一句话,在现阶段,摄政王不是我们的敌人。”

    “高翁,既然我来了一趟,总不能让我白跑吧!你看,圣上能不能再给我点什么支持?搞不好我会输给李璀,他老人家的面子多难看。”

    高力士指着李琇摇摇头道:“你小子从来都是贼不走空,不捞点东西走就不叫三十八郎了。”

    高力士取出一块银牌递给李琇,“凭这块银牌可以夜间出入洛阳城,但人数不能超过十人,李璀也有一块,你们算是扯平了。”

    ……….

    在所有领取任务的宗室子弟中,李琇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其他宗室子弟都是以圈子小集团出战,最少也有数十名手下。

    而李琇手下只有四人,而且还有两个不靠谱的家伙。

    但完成任务并不仅仅靠实力,更多是靠头脑,甚至是运气。

    否则实力排名第一的胜纪圈就不会在牛仙童一案中输得那样灰头土脸。

    次日一早,安顿好了裴豆豆,又租了四匹马,李琇带着四名手下准备出发前往洛阳。

    “等一下,出门算个卦!”

    李琇不再用平底鞋,他算卦也升级了,从财神殿请到一个简易算卦神器,据说还是龙阳真人开光的。

    他将金、银、铜三枚卦钱放在手中,口中念念有词。

    “财钱手中握,财神心头坐,虔诚念三遍,财运地上落!”

    三枚钱往天上一抛,落地后形成了金钱为正面,银钱和铜钱都是背面的卦象:上下下。

    “小眉,签筒拿来!”

    小眉递上一只铜铸的签筒,里面有二十四根铜签,李琇找到了上下下签,签上刻有此卦象的解释:‘财才签,有才得财,无才失财。’

    “公子,这是啥意思?”小眉凑上前问道。

    李琇挠挠头,“我也看不懂,管它呢,出发!”

    五人满怀壮志,迎着朝阳出发了。

    走到一里时,张瓶和赵壶想起干粮袋和水壶忘拿了,又跑回去,被李琇大骂一通。

    走到两里时,小眉发现她化妆包没带,别的都可以不要,化妆包必须拿,再跑回去取,又被李琇狠狠教训一顿。

    刚出了长安城,李琇发现自己的爵位铜牌也忘记拿了。

    ………..

    李琇一行从春明门出了长安城,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抵达了灞上。

    过了灞水,平坦的官道一直通向远方,两边是茂密的树林。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李琇想加快速度奔行,却发现张瓶和赵壶在后面磨磨蹭蹭,让他着实有点恼火。

    张瓶和赵壶上前,苦着脸道:“可能是吃坏肚子了,痛得厉害!”

    “你们两个蠢货,快去!”

    两人翻身下马,向树林里奔去。

    李琇向远处的裴旻和小眉挥挥手,示意他们稍等片刻。

    过了好久,两人才终于从树林里出来,李琇却意外发现张瓶还背着一人。

    “怎么回事?”

    “遇到一个上吊的,幸亏我们动作快,还有一口气。”

    李琇直翻眼皮,拉个屎居然也能遇到上吊之人。

    “把他放下来,裴九,你过来看看!”

    虽然李琇也会按压胸部、人工呼吸什么的,但他毕竟是业余水平。

    如果是比较容易施救的,比如小娘子之类,他肯定会义无反顾,救人要紧。

    可眼前这位壮实的大老爷们,胡须硬跟钢针一样,还是让专业人士来做吧!

    张瓶把上吊之人放下,裴旻上前查看他的鼻息和脉搏。

    “还有救!”

    李琇在一旁打量,上吊者穿一件士子袍,衣着打扮是读书人,可身高足有一米八,体型魁梧,肤色漆黑如炭,豹头环眼,铁面虬鬓,刷子一样粗糙的眉毛。

    长得就像《三国演义》中的张飞,似乎比张飞还要更张飞。

    裴旻把他坐起来,在他胸腹和后背拍了几下,男子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清了周围人,沙哑着嗓子大喊,“你们为啥要多事?让我去死,我真的不想活了!”

    说完,男子伏地放声痛哭。

    张瓶顿时不满道:“你这人好没道理,为了救你,我们拉得很不痛快,反而怪我们多事!”

    李琇也劝道:“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但你家人儿孙怎么办?我看你也不过五十岁出头,身体也不错,至少还能再活二十年吧!”

    男子哭更伤心了,“大哥,我才二十五岁啊!”

    李琇有点尴尬,“哦!你才二十五岁啊!咋长得这么老相呢?”

    男子拭去泪眼,一脸愤慨道:“我虽长得丑一点,但这是父母所给,不能因为我长得丑,吏部就剥夺我入仕的资格,十年寒窗,就这么毁了。”

    李琇听懂了,这位是省试礼部考上了,但吏部面试没过关。

    考上了进士不等于就能做官,还要进行第二关吏部铨试,主要以面试为主,这才是让进士们最害怕的鬼门关。

    有不少人在第二关吏部铨试时被刷掉,而被刷掉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相貌丑陋。

    这种情况最惨,典型的从天堂到地狱,还不如直接落榜。

    所以这男子一时想不通要上吊自杀,完全可以理解。

    “你叫啥名字?哪里人?”

    “我叫钟馗,京兆府宜寿县人”

    李琇瞪大了眼睛,“你叫啥?”

    “小弟钟馗。”

    靠!又是一个名人啊!看这一副凶相恶貌,应该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捉鬼大拿了。

    ………..

    既然是钟馗,李琇当然不会丢下他不管,正好钟馗也要去洛阳探望师尊,李琇便邀请他结伴同行。

    又在灞上镇上租了一匹马,钟馗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钟馗没有从科举失败的沉重打击中恢复过来,一路上都沉默寡言,郁郁不乐。

    次日黄昏,一行人抵达了华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