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四章 打闷棍的艺术
    天色不早,他们需要在华阴县过夜。

    不过李琇有爵位牌,他们不用住客栈,而是直接住官驿。

    只是他们来晚了一步,已经有三位爵爷住进官驿了。

    “殿下,不是卑职怠慢,他们来得早,人又多,都住满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两间屋,卑职只能让殿下住得舒服一点,吃喝好一点。”

    他们现在有六个人,两间屋不好办啊!

    李琇看了看名册,很多都是一人住一间。

    “我去商量一下。”

    三位宗室子弟李琇见过,李承志、李谦、李楯,一个伯爵,两个子爵,三人组成了一个圈子。

    让房之事还真不好商量,李承志正在房内降服女妖精,李谦和李楯在切磋博弈之道,李谦身边堆满金银,李楯输得面如土色。

    李琇转了一圈就回来了,他没有开口的机会,也懒得开口了。

    “小眉,晚上你和我住一间吧!”

    公孙小眉没有反对,她也没法反对,总不能她一个人住一间屋,让其他五个挤一间吧!

    住一间就住一间,谅他不敢来占自己的便宜!

    李琇想了想,四个人住一间还是有点挤了。

    他又对驿丞道:“再找一间出来,条件差一点也没有关系。”

    驿丞挠挠头,“要不就是厕所隔壁那一间了,其实臭也不臭,条件还好,就是心里会有点不舒服。”

    “张瓶,赵壶!”

    李琇把两人叫上来问道:“你们想两个人舒舒服服住一间,还是想四个人挤一间?”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两个人住一间啊!”

    李琇便对驿丞道:“我这两个随从带他们先去住下吧!吃喝方面要补偿一下。”

    驿丞立刻心领神会,“殿下放心,有所失必有所得。”

    李琇又对裴旻低声道:“今晚辛苦你一下,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要当心这帮混蛋打闷棍!”

    …………

    众人分头住下,裴旻自然和钟馗一间。

    张瓶和赵壶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了。

    “哥哥,咱们两人住一间,他们也没有四人住一间啊!”

    “管他呢!反正咱们也不住这里。”

    张瓶一脸‘你懂的’表情,“在路上我就看见好几家了,你心里不痒?”

    赵壶顿时眉飞色舞起来,“一共有三家,第二家门口那几个娘们好像不错!”

    ……….

    吃晚饭时,李楯眉毛一挑道:“大哥,官驿又住了一支宗室,好像只有六人,

    李承志筷子停住了,“是谁?”

    “就是那个差点被废为庶民的三十八郎。”

    “是他?”

    李谦笑道:“才六人,我们要不要打他一个闷棍?”

    李承志有点心动了,他们刚刚补充了十几名武士,经验不足,正好拿这个三十八郎练练手。

    “按照老规矩,打断胳膊或者腿,让他去不了洛阳!”

    …………

    天擦黑时,又来了一支捉妖队伍,三十余人,穿着白色武士服,骑着高头骏马,为首者正是李璀。

    “让他们统统搬出来!”李璀一脸恼火。

    驿丞哭丧着脸,怎么来了这么多宗室,他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殿下看这个!”谋士张彧将名册递给李璀,指着最后一个人。

    “这小子居然也住在这里。”

    李璀眯起了小眼睛,这是收拾他的良机啊!

    李璀改主意了,“算了,我们另外找客栈!”

    他一挥手便带着手下走了。

    驿丞和几名手下面面相觑,刚才还凶神恶煞一般,怎么一转眼就走了。

    ………..

    小眉一脸为难,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今晚可怎么睡?

    “公子,要不你睡床,我打地铺吧!”

    李琇打个哈欠,骑马奔行一天,他着实有些疲倦了。

    “打什么地铺?这里油腻腻的,不知滋生了多少蟑螂,这床也大,晚上咱们就挤一挤!”

    “蟑螂?”小眉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她比了比床的大小,又打量一下李琇和自己的身材,最后只得委委屈屈答应了,“讲好了,那就一人睡一头,每人一个被子,不准越线!”

    “你放心,君子一诺,绝不过线!”

    ………

    夜里,小眉感觉很温暖,睡得很香甜。

    一更时分,她被一阵阵臭气熏醒了,本能地摸一把枕边短剑,剑没有摸到,却摸到一个什么东西。

    又捏了捏,另一头传来舒服的哼哼声,小眉觉得不对,睁开眼睛仔细一看,一只大脚丫子就贴在自己脸上。

    “啊!”

    她惊叫一声,连忙坐起身,先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衣服都完好无损,一颗心稍稍放下。

    借助微弱的月光,她只见一个大脚丫子搁在自己枕头上,和自己共枕同眠,她之前觉得很暖和,估计就是抱着这只脚的缘故。

    小眉鼻子都差点气歪,一把摸过剑,就恨不得把这只大猪蹄子一剑剁了。

    就在这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公子,快开门!”好像是张瓶的声音。

    小眉起身开了一条门缝,“你们两个这么晚跑来做什么?”

    “有人要害公子,快让我们进来!”

    小眉心中一惊,连忙放两人进来,李琇也醒来了。

    他坐起身问道:“谁要害我?”

    赵壶连忙道:“公子,是李璀!”

    李琇眉头一皱,这个混蛋怎么也来了?

    “我们在百香妓馆遇到几个武士,他们很放肆,我们听到了公子的名字,老赵便假扮成龟奴去套他们底细。”

    李琇迅速瞥了一眼赵壶,别说,还真有点像。

    “套到什么底细了?”

    赵壶挠挠头,“其实不用套,他们喝酒时就说了,是李璀的手下,今晚三更时分要对公子下手。”

    这时,又传来敲门声,小眉去开了门,裴旻和钟馗进来了。

    “被公子说中了,今晚真的可能会出事!”

    “你又听到什么消息?”

    “不是卑职,是老钟听到的。”

    钟馗抱拳道:“学生起夜,在厕内听到两人谈及殿下,说三更时动手比较好,他们说两个猥琐随从容易对付,要当心虬髯大汉和持剑武士,还说殿下身边女子也有武艺。”

    “然后呢?”

    “然后他们出来,我见他们进了伯爵的房间。”

    旁边,张瓶十分不满道:“我就想知道,他们说的两个猥琐随从究竟是指谁?”

    众人同时看了他和赵壶一眼。

    “刚刚张瓶和赵壶也得到一个消息!”

    李琇便把两人在妓院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裴旻和钟馗。

    裴旻和钟馗对望一眼,两人也着实有些无奈,这哪里是去捉妖,分明是在丛林中打猎,猎手之间也在互相算计。

    李琇笑眯眯道:“我就在想,李璀既然全力对付我,那他的后方一定疏于防范,这个机会咱们得抓住啊!”

    裴旻抱拳道:“裴旻请战!”

    “也只有你能去了,其实我就想知道,摄政王到底给了他儿子什么秘密情报?”

    “卑职明白!”

    这时,钟馗迟疑一下道:“殿下,学生也有一个想法!”

    在众人目视下,钟馗有些局促,“我只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可能还要靠一点运气。”

    ………..

    “咚!咚!咚!”一家药铺的门被敲开。

    “半夜不睡觉,敲门做什么?”伙计睡眼惺忪,十分不满。

    外面是一个长得像熊一样的粗壮大汉,他把一锭银子递了进来,“我要买硫磺,有多少买多少!”

    伙计眼睛一亮,连声道:“有!有!客官稍等。”

    “用石磨碾成粉,剩下银子归你了。”

    ……….

    距离驿馆不远的一片松林内,张瓶和赵壶满头大汗挥砍松枝。

    “出的什么馊主意,让我们来卖苦力!”

    “就是!早知道就不该救他,吊死算了。”

    “老赵,差不多了吧!”张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公子说至少要五担,这里最多两担!”

    “你笨啊!又没说一担多少斤,把这两担匀成五担不就行了?”

    赵壶竖起大拇指,“妙!真是妙计!”

    妙计归妙计,两人还得继续砍松枝,这条匀担计糊弄他们可以,糊弄小主人估计够呛。

    ………

    李琇在厨房找了一根大号擀面杖,递给公孙小眉,“你用湿毛巾捂住脸,靠墙蹲低一点,见到人就给我打。”

    “可是公子,我不认识他们啊!”

    “没关系,找准戴金冠之人打就是了,一打一个准!”

    公孙小眉掂了掂擀面杖,这玩意很顺手。

    “我知道了!”

    李琇又嘱咐她,“不要勉强,打不到就算了。”

    ............

    【晚上还有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