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五章 华阴县不眠之夜
    华阴县的官驿是一座很长的青砖瓦房,上下两层,一楼的地上也铺着砖,一条长而狭窄的通道,两边都是房间,出口只有一个,位于最西面。

    最东面的尽头有一扇小窗,此时,小窗下堆满了松枝。

    时间渐渐到了三更时分,十几名白衣武士偷偷从外面溜进了馆驿。

    他们正是李璀的手下,被派来绑架李琇。

    在馆驿一楼的一间屋子里,七八名黑衣武士摩拳擦掌,准备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堆积松枝被点燃了,里面撒满了硫磺粉末,容易燃烧,但这堆松枝主要以松针为主,不容易起火。

    硫磺粉加上松针,就形成了一种不完全燃烧状态,产生了大量浓烟。

    驿馆内很快便浓烟弥漫,有人大喊:“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

    “发生什么事了?”伯爵李承志问道。

    一名手下开了门,只见走廊上浓烟弥漫,到处是惊呼声和叫喊声。

    “不知道,好像是失火了,楼道内全是烟!”

    “有烟正好!”

    李承志立刻令道:“现在就去他的房间,打断他的两条腿!”

    七八名武士开门冲出去了。

    十几名白衣武士也发现了馆舍内浓烟滚滚,这是机会啊!

    他们立刻从外面摸到李琇所住的房间窗下,一名武士撬开窗,一跃跳入,但还没有跳进去,却被一脚踢出来。

    只见房间有人大喊:“我是男爵李琇,谁敢来动我!”

    白衣武士要抓的就是他,他们争先恐后跳了屋内,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七八名武士从浓烟里冲了进来。

    “啊!”

    一人惨叫一声,中了一剑。

    “屋内有埋伏,给我杀!”

    两群武士在屋内厮杀起来…….

    裴旻就伏在房梁上,他趁两伙人杀红了眼,一纵身便投进了屋外的浓烟之中。

    ……….

    公孙小眉躲在楼梯后,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她见一名头戴金冠的男子从楼梯上冲下来。

    公孙小眉从黑暗中迅疾闪出,擀面杖狠狠砸在男子的后脑上,身体一蹲,又消失在浓烟之中。

    男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他的手下一阵混乱,大喊道:“爵爷!爵爷!”

    另一头也是一片混乱,几名手下将同样倒在地上的伯爵李承志拖回了屋子,他也是被人从后面袭击,昏迷过去。

    这一棍打得极狠,就算不死,也会留下脑震荡后遗症。

    在弥漫的浓烟中,谁也没有看到袭击者。

    大约一刻钟后,驿丞和几名手中终于找到了火源,

    他们大喊道:“大家不要慌乱,没有失火,只是一堆湿松枝被点燃了。”

    驿丞带着手下奋力将一大堆冒着滚滚浓烟的松枝移走了,又把门窗都打开。

    夜风一吹,走廊上的浓烟很快便消散了,站在院子里的数十人却狼狈不堪。

    李谦和李楯面对面坐在地上傻笑,伯爵李承志被打昏过去,还没有醒来,他倒地时还被奔逃的人狠狠踩了几脚,左手腕骨被踩断了。

    最惨的是李承志手下,八名黑衣武士死了两人,伤三人,而对方白衣武士死了三人,伤五人。

    他们留下的腰牌让所有人心惊胆战,兴庆宫祁连堂,是摄政王的武士。

    ………

    在县城北门外的一片树林内,李琇一行在等待裴旻的归来。

    这时,黑影一闪,裴旻进了树林。

    李琇连忙迎上去,“怎么样,有收获吗?”

    裴旻递上一个金盒笑道:“信件估计都随身带着,我感觉这个不错!”

    李琇接过金盒掂了掂,确实不错,至少有五两重。

    他打开金盒,里面是一颗已经捏碎的蜡丸,里面有只纸团。

    “不是卑职捏碎的。”

    “无所谓,看看里面写是啥?”

    李琇打开纸团,他一眼认出是李成器的字迹,但纸条上面只有一个名字:‘程铸’。

    李琇一头雾水,这个‘程铸’是谁?

    管他呢!去了洛阳就知道了。

    李琇又看了看天色,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

    尽管一夜未睡,但他却精神抖擞,“我们出发!”

    天还没有亮,在前往潼关的官道上,李琇一行先一步上路了。

    小眉有点懊悔,“公子,那个金冠真的可惜了,我不该扔掉,蛮重的,至少有半斤呢!”

    李琇呵呵一笑,“他只是一个子爵,还轮不到他用黄金冠,那是铜冠鎏金,值不了几个钱。”

    “那公子要不要用奖励来补偿我呢?”小眉撅着小嘴,一脸期待问道。

    呵呵!伏笔留在这里呢。

    “对啊!公子,我们的奖励呢?”张瓶和赵壶不失时机地冲了上来。

    “俗!真俗!”

    李琇痛心疾首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手下,你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不要计较那些蝇头小利,小眉要考虑将来怎么做一品夫人,你们两个要琢磨将来怎么当好县令,你们看看人家裴九,一声不吭,人家在考虑怎么安邦定国呢!”

    裴旻微微一笑,“公子,我其实是在想早饭吃什么?”

    ………

    过了潼关不久就到了阌乡县,阌乡县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走陆路,继续向东走前往陕州,穿过崤函通道进入河南府。

    另一条路就是在阌乡县码头上船,走黄河水道前往洛阳。

    过潼关后,公孙小眉身体有点不爽利,无法再骑马。

    李琇决定兵分两路,他带着公孙小眉以及裴旻、钟馗坐船。

    张瓶和赵壶带着马匹继续走陆路前往洛阳。

    钟馗负责安排船只,他做事认真、细致,考虑周详,甚至连小眉月事期间需要热水也考虑到了。

    而且他很精明能干,船东一口价二十贯,他能还到十五贯,这让李琇非常满意。

    尤其钟馗善解人意,居然把自己和小眉安排在一间船舱内,简直太让李琇惊喜。

    小眉在深宫长大,不懂人心险恶、江湖凶险,裴旻当打手很称职、破案可以,但人情交际他却一窍不通。

    至于张瓶、赵壶那两个混蛋,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琇虽然好一点,但他是领导,那有让领导打杂的道理。

    所以,李琇非常需要一个对内负责安排食宿起居,对外负责联络交际,又能替自己出谋划策的大管事。

    这个钟馗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还是进士出身,相当于博士后了。

    就不知道他自己愿不愿意?

    钟馗回来把几块银子还给李琇,“殿下,一般包千石客船去洛阳要三十贯钱,我们只有四人,所以五百石客船就绰绰有余了,船东一口价二十贯钱。

    但我知道,如果让对方携带点私货,价格还会再低一点,最后十五两银子敲定了,这是多出的十五两银子,请殿下收下。”

    李琇瞥了一眼银子道:“银子就暂时放在你那边,一路上还需要打点的地方,都一并交给你来处理。”

    ……….

    大明宫麟德殿内,李胜和李纪躬身行礼,“参见陛下!”

    李隆基取出一份折子递给二人,“这是陈大将军写来的绝密报告,只有朕和摄政王知道,你们现在可以看一看。”

    李胜接过折子打开,里面的内容令二人大惊失色。

    李胜想了想又问道:“陛下,折子上提到了一个程铸的人,说此人是找到公主的关键,不知他是什么人?”

    “此人是公主的侍卫长,公主失踪的第二天,他也失踪了,究竟他和公主失踪有什么关系,朕也不知道,不过朕要提醒你们,公主的婚事很重要,关系到杨家以及洛阳权贵的站队,希望在朕抵达洛阳之前,你们能及时找回公主。”

    两人一起行礼,“微臣遵令!”

    李隆基对他们的态度很满意,又语重心长道:“洛阳的形势很复杂,也很微妙,虽然调查的队伍很多,但他们都是用来迷惑对方,真正代表朕和摄政王、薛王较量的是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让朕失望!”

    “微臣绝不辜负陛下的期望!”

    李胜和李纪躬身行一礼,退下去了。

    高力士在一旁问道:“三十八郎也去了洛阳,陛下为何不让他也参与实质性调查?”

    李隆基摇摇头,“他还是太年轻了,又是第一次做任务,虽然他在牛仙童一案中表现不错,但他毕竟是在皇宫内长大,各种阅历、能力都不够,等他再历练两年吧!”

    “陛下…….”

    李隆基摆摆手,打断了高力士的话,“朕知道你很看重他,朕也很看重这个儿子,但他需要一步步来,逐步积累经验,他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贸然让他进入,会打草惊蛇。”

    高力士心中暗暗叹口气,圣上过多考虑李胜和李纪的情绪了,三十八郎打草惊蛇,李胜和李纪就不打草惊蛇?

    归根到底,圣上还是不太相信李琇的能力。

    高力士退回官房,筹谋良久,他心里很清楚,摄政王在洛阳局中已经占了上风,如果不出奇兵,这一局他们必输无疑。

    必须要把李琇用起来。

    高力士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一名心腹,“立刻发鸽信给裴宽!”

    …………

    兴庆宫,幕僚何必凡快步走上大堂。

    李成器放下笔问道:“天子的人选定了吗?”

    “定下来了,是李胜和李纪!”

    李成器微微一怔,“没有三十八郎?”

    “天子应该没有选他!”

    李成器冷笑一声,“自己有天才不用,却要用庸才,洛阳这一局我赢定了!”

    “王爷,要不要提醒薛王?”

    “什么都不用提醒,薛王既然答应了我,他会有安排的,我们不用担心!”

    李成器取出一封信交给何必凡,“派人骑快马赶往洛阳,将这封信交到陈玄礼手上!”

    =====

    【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