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六章 十年修得同船渡
    客船在巩县从黄河转入了洛水,船老大运了一批私货,需要在巩县交货。

    船只便暂时停泊在巩县码头上。

    巩县是个商业重镇,从虎牢关过来的商人会在这里寻船中转,很多黄河上的商船也会在这里卸货。

    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李琇忽然看见一个极为美貌的女子,穿一身艳黄长裙,俨如仙女下凡一般,不等他细看,却被一辆牛车遮住视线,好容易牛车走了,却只见女子背影向店铺方向走去。

    刚才惊鸿一瞥,让李琇动了追随之心。

    “闷得慌,我出去走走?”

    “公子去吧!我陪老钟,他有点晕船。”

    李琇又回头看了看小眉,虽然小眉也算是个小美人,可天天看,已经没感觉了。

    美人其实和蔬菜水果一样,都是图个新鲜。

    “小眉,你也歇会儿吧!我去逛逛就回来。”

    “胡说!”公孙小眉瞪了他一眼。

    “那就一起吧!”

    李琇悻悻下船了,公孙小眉跟着他,警惕地望着四周情况。

    ‘咦!刚刚还在这里,怎么一转眼就没了?’

    店铺那边黄色裙裾一闪,被李琇锐利的眼睛捕捉到了。

    “那边有几家店铺,我们看看去。”

    李琇走到一家兵器铺前,李琇眼睛一亮,回头笑道:“小眉,我正好想买把剑!”

    公孙小眉垂目冷冷道:“买剑是假,看女人是真吧!”

    兵器铺里只有三位顾客,三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

    三个女人听见了小眉的话,一起回头,两个十几岁的少女应该是侍女,中间是一个美貌的襦裙丽人,身材高挑而丰满,乌髻如云,容颜娇媚,年约二十余岁,成熟得让人想入非非。

    正是李琇刚才在船上看见的美貌女子。

    李琇一脚迈进了大门,“这话说的,难道我就不能买剑?”

    公孙小眉哼了一声,“你买剑做什么,给我个理由?”

    李琇负手傲然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个理由如何?”

    小眉发现自己上当了,她撇撇嘴,自己给他一把梯子,这混蛋就顺势爬上天。

    年轻女子美眸一亮,赞许道:“好诗,好气魄,请问公子尊姓?”

    剽诗果然是把妹的绝技,机会终于来了,李琇连忙拱手道:“让姑娘见笑了,小生长安李琇,请问姑娘芳名?”

    年轻女子却没有回答,只是对李琇嫣然一笑,“希望我们有缘再见!”

    她带着两名侍女从另一道门走了。

    什么意思?李琇仿佛一脚踩空,眼巴巴地望着佳人背影走远。

    这时,兵器铺伙计迎上前笑道:“鄙店的剑都是东都名匠所铸,小人拿几把剑给公子看一看。”

    李琇一脸嫌弃,“哎!这些剑档次太低,本公子看不上。”

    “不知公子想买什么剑?”

    “干将莫邪估计你们没有,那退而求其次,鱼肠剑、青釭剑有没有?湛卢剑也行!”

    一万头神兽在伙计身体里狂奔。

    李琇摆摆手,“小眉,他这里没有我想要的剑,咱们回去吧!”

    ……….

    船只停了一个多时辰,船老大才姗姗来迟。

    “让公子久等了,有人想搭船去洛阳,愿意出点船费。”

    “是什么人,愿出多少钱?”

    “十三个太学生,每人愿出三百文钱。”

    李琇心中盘算一下,收入四贯钱,等于船费打了个七五折,反正还有多余的一间船舱,就让他们挤挤吧!

    “还有三个年轻女子也想搭船,没提到船费,可如果她们再上来,恐怕船只就坐不下了。”

    李琇眼睛一亮,“是什么样的女子,让我看一看?”

    他站在舱门处向岸上望去,码头上站在三名丽人,身穿艳黄襦裙的美貌女子正笑吟吟地望着李琇。

    李琇欢喜得嘴都要咧到耳根了,人生何处不相逢,还真是有缘啊!

    “十三人挤一间船舱太可怜了,本公子不忍心,还是让三个女子上船吧!”

    ……….

    船只继续向洛阳驶去,美貌女子和她两个侍女上了船后便躲在船舱内,一整天都见不到人。

    李琇闷闷不乐地躺在船舱内。

    不是说十年修来同船渡吗?缘分在哪里呢?上船一天了,最起码也要给自己道个谢,打个招呼吧!

    然后再一起吃顿饭,然后再肩并肩一起看夕阳,他会感叹,‘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然后天黑了…….

    可是啥都没有发生。

    李琇准备了一肚子的泡妞诗都没用上。

    李琇长叹一声,自嘲道:“人家只是和你萍水相逢,你就开始想着给孩子起名了!”

    算了,洛阳美女大把抓,还有清新可人的杨美眉在苦苦等着自己拯救呢!

    这个女子虽然美貌,但好像年纪大了点,不太适合自己。

    李琇自我安慰,稍稍解开了心结,他又开始懊悔起来,上船的时候应该谈谈船钱才对,美女香泽捞不着,反而赔了一笔船钱。

    公孙小眉端着晚饭走进船舱,把饭菜放在桌上,见李琇还在愁眉苦脸躺着不动,没好气道:“先吃饭吧!高姑娘虽然没有你想的那么热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

    “咦!”

    李琇一骨碌转过身,“你怎么知道她姓高?”

    “我和她聊了一个下午,当然知道她的名字。”

    “你们居然还聊天?”

    “为什么我们不能聊天,难道非要和你聊天才叫聊天?”

    公孙小眉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这是人家付的搭船钱,一人二两银子,你是不是没想到?”

    李琇坐起身开始吃饭了,嘴里含糊道:“我今天一天都在考虑洛阳的案情呢!她长啥样子,肯不肯付钱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话虽这样说,身体却很诚实,银子已经被他摸走了。

    ……….

    天还没有大亮,船只进入了洛阳,

    河面上弥漫着白茫茫雾气,李琇站在船头,欣赏这难得一见的雾中行船。

    目光一瞥,意外的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丽人,也在欣赏水面雾色,她换了一身绛红色襦裙,双臂环绕帛带,肌肤白腻,容颜秀丽绝伦。

    ‘这身高至少有一米七吧!’李琇暗暗思忖。

    这时,丽人转过身,向李琇施了一个万福礼。

    “感谢殿下让小女子搭船!”

    她居然知道自己身份?李琇已经不能再怪张瓶是大嘴巴了,每个人都是大嘴巴,小眉是,甚至连裴旻也是。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小女子叫做高萱,如果有缘,相信我们还会再见!”

    到了洛阳才说有缘,这就和上辈子吃完饭要结帐时,相亲女子才说和自己有缘一样,李琇也只能呵呵了。

    “河面有点凉,姑娘回舱吧!我也要回去了。”

    他兴趣萧索,转身回舱去了。

    高萱回头看了一眼李琇的背影,娇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这个年轻皇子很有趣,在兵器铺里看自己的目光那么炽热,要下船时就变得冷淡如水了,真的和其他皇子不一样啊!

    ……….

    李琇昨天才知道钟馗也会武艺,打两三个张瓶赵壶不成问题,这种精明能干、智勇双全的手下去哪里找?

    “殿下的盛情邀请我心领了,只是我要先见一见师尊,已经两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等我稍有时间,我一定会好好考虑。”

    “不急!不急!你知道在哪里找我们吧?”

    “裴九给我说过了,你们住在同文馆,我会来找殿下。”

    “那我就期待老钟上门了。”

    钟馗也很喜欢李琇称呼自己老钟,他的同窗学友们都这样称呼自己,很亲切自然。

    钟馗沉吟一下对李琇道:“关于公主失踪案,我想给殿下一个提醒。”

    李琇大喜,连忙道:“我洗耳恭听!”

    “洛阳水很深,公主失踪绝不是殿下想的那么简单!”

    “水很深?”

    李琇有兴趣了,“具体说说看,怎么个深法?”

    “洛阳有五大势力,殿下听说过吗?”

    李琇摇摇头,“我对洛阳一无所知!”

    “首先就是薛王势力,薛王被封为东都留守,坐镇洛阳十几年,经营洛阳很深。

    其次便是龙武卫大将军陈玄礼,他统率两万大军,黑白通吃,连薛王都要让他几分。

    还有便是以隋朝贵族后裔杨家为代表的权贵势力,这次公主出嫁,就是嫁给杨家。

    再有就是地方豪强势力,罗、王、宋三大豪强,其中罗家是薛王的走狗,在洛阳很嚣张,虽然殿下用不着怕他,但毕竟是地头蛇,小鬼难缠。

    最后一个就是外国人势力,以高句丽人势力最强。”

    “高句丽不是灭国五十年了吗?”李琇不解问道。

    “高句丽虽然灭国,但百万高丽人安置在大唐,其中几千贵族都住在洛阳,有传闻说,他们一直在图谋复国。”

    “还有吗?”

    “还有就是这个高姑娘,她可是洛阳花魁,东都第一美人,我也没想到会在巩县遇到她,公子最好不要招惹她。”

    “东都第一美人?”

    李琇忽然又有了几分兴趣,“招惹她会有麻烦?”

    钟馗淡淡道:“洛阳人都知道她是薛王的女人,殿下觉得能不能招惹?”

    这时,船身一震,“靠岸了!”船老大高喊一声。

    洛阳到了。

    =====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