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七章 你的品级不够
    舟车劳顿,一路辛苦,李琇渴望着赶紧落下脚,喝一盏热茶,再好好泡一个洒满了玫瑰花瓣的热水澡。

    临行时,宗正寺的官员告诉他,他们在东都的落脚之地是同文馆,专门接待外国使节馆舍,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国宾馆。

    同文馆位于宣风坊,占地约三十亩,由四十几座小院组成。

    守门士兵看了看李琇的爵位牌,抱拳道:“请公子稍候,我这就进去报告。”

    守门士兵匆匆进去了,不多时,走出来两名官员,前面一人穿着浅青色官服,腰束一条鲽石带,头戴纱帽,这是一名九品官,应该是馆丞。

    后面一人则身穿浅绯色官服,腰束一条金带,头戴纱帽,从服色和腰带上判断,这是一名五品官。

    馆丞上前赔着笑脸道:“这位爵爷,还真不巧,同文馆已经住满了,实在没有房间,要不爵爷去对面的县驿馆看看?”

    李琇才发现对面数十步外也有一座驿馆,他还以为是客栈,原来是县驿馆。

    同文馆隶属于东都留守府,相当于高官国宾馆,县驿馆属于洛阳县管辖,等同于县招待所,等级完全不同。

    李琇心中顿时有点不舒服,刚才士兵还说,只住了一半,这会儿又说住满了。

    “让我进去看看,若真住满了,我也不为难你!”

    馆丞面露难色,一进去就麻烦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官员。

    “咳!咳!”

    五品官咳嗽两声,踱着方步走上前,“下官牛天钧,东都留守府掾属参军,家兄便是相国牛仙客。”

    他深怕对方小瞧自己,先把自己身份抬出来,留守府参军在皇族眼中屁都不是,但相国的弟弟就不一样了,‘我哥是宰相嘛!’

    “你又想说什么?”李琇有些不耐烦。

    “朝廷有法度,东都有规矩,同文馆非外国使臣或者四品以上官员不可入住,公子只是从五品男爵,恕同文馆不能降级接待。”

    靠!原来是说自己资格不够。

    这就有点难堪了,千里迢迢跑来投宿,人家却说你级别不够,尤其当着下属的面。

    李琇一张老脸有点挂不住了。

    他刚想用黄金砸死这个混蛋,裴旻却忽然道:“不对吧!前年我陪同晋州司马来洛阳办事,他也只是从五品,为什么他能住同文馆?我记得应该是五品以下,同文馆不接待吧!”

    李琇的目光忽然变得狰狞起来,这帮狗日的,说得一本正经,自己还以为真是法度规定,闹半天这里面有猫腻啊!

    “晋州司马能住,为啥我不能住?”

    牛天钧装作没听见,馆丞有点尴尬道:“回禀公子,因为最近来东都的官员和宗室太多,肯定会住不下,所以临时改了规定,要四品以上官员,伯爵以上宗室才能入住。”

    “谁改的规定?”

    馆丞看了一眼后面的牛天钧。

    牛天钧咳嗽一声,“这是本官的职责,请爵爷不要为难我!”

    后面站着一群看热闹的宗室,跟着七嘴八舌道:“人要有自知之明,要是都想住同文官,还要等级尊卑做什么?”

    “就是啊!一个男爵也想住同文馆,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这群宗室腰间都挂着银制的爵位牌,至少都是伯爵或者侯爵,目光不屑地望着李琇的铜制爵位牌,脸上写满了‘傲慢’二字。

    这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在数十名骑马武士的护卫下驶来,停在了同文馆门前,车门开了,走出一名头戴金冠的锦袍男子。

    男子年约四十岁,长得温文儒雅,英姿不凡,一双眼睛目光犀利,具有强烈的穿透力,唇上的短须修剪得整整齐齐,笑起来就会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牛天钧和馆丞顿时吓了一跳,两人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参见王爷!”

    此人正是薛王李成业,官任东都留守,一群宗室子弟纷纷上前见礼,“王爷,几年未见,越来越年轻了!”

    “晚辈被人称为长安宋玉,可见了王爷,我就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

    一帮人不要脸的阿谀奉承,小眉着实听不下去了,轻轻拉了一下李琇,“公子,咱们走吧!”

    李成业一回头看见了李琇,眼中故作惊喜道:“三十八郎什么时候来的?”

    李成业是天子李隆基的五弟,也就是李琇的叔父,他当然认识李琇。

    只是此李琇非彼李琇,李琇却不知道他是谁?

    还是小眉聪明,立刻想到公子失忆,连忙小声提醒,“公子,他就是薛王!”

    原来是自家的叔父,李琇淡淡道:“回禀皇叔,小侄刚到洛阳,正在找地方住呢?”

    “这不是同文馆吗?为何不住进去?”

    “小侄爵位卑微,没有资格住进去!”

    “胡说!你是堂堂皇子,你连皇宫都能住,难道同文馆还能和皇宫比?”

    一群宗室子弟着实尴尬,讪讪干笑,谁都不敢吭声了。

    牛天钧头脑‘嗡!’的一声,坏事了,这位是皇子,不是一般宗室子弟。

    他连忙上前赔礼道歉,“原来是殿下,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刚才说话多有得罪,恳请殿下大人大量,不要和小人一般计较。”

    馆丞也慌忙跑上前拿行李,“小人这就给殿下安排院子。”

    李琇这会儿还真不想住同文馆了,这帮人实在太恶心。

    他抱拳对薛王李成业笑道:“感谢皇叔替小侄分忧,只是小侄身为皇子,应该更加严于律己,应该把好的馆舍让给大臣们居住,小侄还是决定去住县驿。”

    李成业捋须笑道:“难怪你大伯父说你非同一般皇子,果然有心胸,有见识,既然你尊重大臣,为叔当然支持,要不你就住到我王府去吧!”

    李琇苦笑一声,“皇叔还是饶了小侄吧!”

    李成业哈哈大笑,“和长辈住在一起,确实不自由,那就随你了,今天我正好有点时间,贤侄陪我喝一杯如何?”

    “可是我还有行李,皇叔,要不改天吧!”

    “行李有什么关系!”

    李成业随即对身边随从道:“把三十八皇子的行李送去县驿馆!”

    李成业又笑眯眯对李琇道:“贤侄,我们上车吧!”

    李琇只得吩咐小眉先去安排住处,他上了薛王马车。

    裴旻则骑马跟在马车后面。

    李成业也不理睬众人,带着李琇扬长而去。

    这一刻,傻子都看出来了,薛王来同文馆就是为了见李琇。

    牛天钧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这下子自己可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