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十八章 十万贯的诱惑
    绝丽酒楼的贵宾房内,一名妖艳的酒姬给他们各自斟满一杯酒。

    李成业举起酒杯笑道:“这杯酒就算为叔给贤侄接风洗尘,我们干了它!”

    李琇也举杯道:“小侄大病一场,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如果有失礼之处,请皇叔多多担待!”

    两人一饮而尽,李成业放下酒杯笑道:“贤侄生病之事我也知道!传闻贤侄有仙道附体,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在射覆会上大放异彩,还助你父皇干掉了牛仙童,说实话,我对贤侄的变化很感兴趣,贤侄是不是吃了仙丹?”

    李琇神情有些尴尬,“让皇叔见笑了,有些事情只是运气,皇叔千万不要捧杀侄儿。”

    “天下哪有这么多运气?”

    李成业又试探着笑道:“这次我还以为贤侄会替代表你父皇来洛阳,没想到你父皇最后选了李胜和李纪,可惜啊!”

    “小侄经验不够,哪里能和李胜他们相比,这次来洛阳只是为了游玩。”

    “既然来了洛阳,要不贤侄来帮一帮为叔吧!”

    李成业满脸诚恳道:“我知道贤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又担心母亲,只要贤侄这次肯帮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了贤侄!”

    李琇心中咯噔一下,这才是李成业请自己喝酒的真正目的,趁这个机会拉拢自己呢!

    李琇干笑一声,“莫非皇叔也在找公主?”

    李成业摇摇头,“我不是找公主,我在找另一个人!”

    李琇脱口而出,“程铸?”

    李成业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贤侄怎么知道?”

    李琇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条,“这是在华阴县从李璀哪里得到的,应该是摄政王给他,上面就有这个名字。”

    李成业点了点头,一出手就知道了,这个李琇果然不同凡响。

    “只要贤侄肯答应替我找到这个程铸,事成之后,我酬谢贤侄一万两黄金。”

    “这个……恐怕不妥吧!”

    李成业取出一颗明珠递给李琇,“贤侄不用急着回答我,好好考虑一下,明天中午前答复我!”

    …………..

    县驿规模要比同文馆小得多,但占地也有十几亩,二十间院子,虽然楼阁房舍不够气派,但细节处也不差。

    驿丞很周到地将李琇安排在一座有七间屋的独院,而且还是前后两进,待遇比同文馆更好。

    还专门有人给他们烧水送水服侍。

    李琇回到县驿馆,洗澡水已经烧好了,李琇心事重重地躺进了热气腾腾的大浴桶中。

    他要好好放松一下,再好好想一想李成业究竟是什么意图?

    洗去旅途的疲劳,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李琇神清气爽地走出来,肚子也有些饿了。

    “小眉,裴旻呢?”

    “裴大哥去租马了,说我们没有马不方便!”

    李琇叹息一声,要是钟馗跟了自己,这些杂事就不用裴旻跑了。

    “这是什么?”

    李琇忽然发现客堂上放了一口大木箱。

    “我也不知是什么?是薛王派人送来的,说是一点心意。”

    “薛王?”

    李琇蹲下来,箱子的锁已经打开了。

    他掀开箱盖,上面是一层绿色的绸缎,闪烁着宝光,丝滑无比。

    李琇轻轻抚摸丝绸,掌心钱袋忽然发作了。

    “不好!”

    李琇忽然意识到箱子里不是绸缎,应该是黄金白银。

    但来不及了,钱袋瞬间便把下面的黄金吸得干干净净,偌大的箱子里只剩下一块铺垫用的绸缎。

    小眉看得目瞪口呆。

    “公子,怎么又出现鬼神借道了?”

    ………..

    修文坊有一座大宅,整整占据了半个坊,宫室广阔,富丽堂皇,这里便是著名的薛王府,薛王李成业的府宅,

    薛王李成业坐镇洛阳十年,极尽风花雪月,但这两年,他的心思又渐渐回到长安了。

    当年的夺门之变,他同样立下大功,父皇答应他成为第二任摄政王,对李成业而言,摄政王只是一个过渡,他最终是要登基为帝。

    可现在李成业发现大哥李成器似乎想把摄政王让给儿子继承,完全背叛了父皇留下的遗旨。

    莫说登基为帝,甚至连摄政王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满在李成业内心滋生,野心在他身体里膨胀。

    夜幕初降,李成业正在堂上和幕僚王丰商议要事。

    王丰是李成业的头号幕僚,跟随薛王李成业十年,深受李成业的信任。

    这时,武士头子马冰快步上前禀报,“启禀王爷,卑职没有接到高姑娘,她自己回来了。”

    “自己回来?”

    李成业顿时不满道:“她怎么回来的?”

    “她好像搭了其他人的船。”

    “谁的船?”李成业眼中闪过一道阴鸷的目光。

    “回禀王爷,卑职去码头仔细查过了,也找到了船夫,是三十八皇子李琇的船,同船还他的三名手下。”

    李成业愕然,居然是李琇的坐船,不会那么巧吧?

    幕僚王丰好奇地问道:“这个李琇应该就是王爷想重用的那个皇子吧?”

    “重用?”

    李成业冷笑一声,“他是李隆基的儿子,你觉得我会用他?”

    “可是王爷不是给了他……..”

    “那是摄政王的意思,先收买他,等他答应替我做事,再把背叛的证据交给李隆基,没有了三十八郎,洛阳这盘棋摄政王就赢定了。”

    “他还那么年轻,摄政王也未必太高看他了吧!”

    李成业冷冷瞥了王丰一眼,“我大哥是什么人,他会看错?”

    “卑职不敢,王爷觉得高姑娘上了他的船,真是巧合?”

    李成业重重哼了一声,他很了解高萱,绝不会随便坐别人船,若说不是巧合,打死他也不相信。

    这个李琇才十八岁,不光颇有手腕,还是唯一没有婚配的皇子,高萱这个贱人莫非是看上他了?

    王丰没敢再说下去,他知道薛王表面虚怀若谷,但实际上占有欲极强,嫉妒心极重,尤其在女人方面,薛王追了高萱六年,虽然没有得手,但也绝不容别的男人染指高萱,哪怕是自己的侄子。

    李成业眯着眼自言自语道:“居然能把大哥整得灰头土脸,我倒要称量称量他,到底有什么手段?”

    王丰吓一跳,连忙劝道:“王爷,现在时间非常紧迫,天子和摄政王已经出京,李琇不是我们需要对付的人,不可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那你就错了!”

    李成业冷笑一声道:“李璀和李胜都不足为虑,我大哥在信中说,他这次丢了皇宫控制权,就是因为这个李琇,天子不重视他,是天子的失误,但我们不能不重视。”

    “王爷,他毕竟是皇子,如果杀了他,恐怕………”

    李成业冷冷道:“我没说要杀他,但让他退出任务,应该不难吧!”

    他轻轻一挥手,一个灰衣人像鬼魅般出现了。

    “参见王爷!”

    “给我盯住李琇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汇报!”

    灰衣人又像鬼魅一般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