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四十一章 花魁夜宴
    李琇回家馆驿,小眉拿着一份请柬给他。

    “公子刚走,请柬就送来了。”

    李琇看了一眼请柬,是清风楼主人请他晚上赴宴。

    “清风楼主人是谁?”

    小眉一脸不高兴道:“我问了驿丞,清风楼主人就是花魁高萱!”

    李琇眼睛一亮,难怪她说不久再见,还真是有缘啊!

    “洛阳不安全,公子最好别去吧!”

    “小眉,毕竟我是皇子,有些社交还是要参加,说不定还能在夜宴上找到线索?”

    ‘花魁夜宴’,听着这个名头都充满了诱惑。

    .........

    清风楼是洛阳最著名的歌舞表演中心,这里有最顶级的美食,有最动人的舞姿,有最悦耳的歌声。

    每月的逢五和逢十,这里都会彻夜笙歌,歌舞升平。

    来清风楼看舞听曲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基本上都是洛阳的官员和权贵。

    洛阳人都知道清风楼主人是花魁高萱,也知道清风楼有薛王的背景。

    李琇没法带公孙小眉同去,这是清风楼的规矩,一人一柬,随从不得入内。

    夜幕降临,清风楼内灯火通明,弦乐声声,笑声不断。

    李琇穿了一件白缎子长衫,头戴纱帽,腰束革带,手执一柄折扇,腰佩一柄长剑,加之他身材挺拔高大,容颜英俊,看起来玉树临风,气度不凡。

    他走到门口,管事便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光临公子光临,不知公子是......”

    李琇把请柬递给他,管事连忙躬身行礼,“原来是李爵爷,欢迎!欢迎!”

    他看了一眼李琇腰中长剑,又陪笑道:“清风楼有个规矩,不好带兵器入内,能否请爵爷交给我们暂且保管,离开时自当奉还。”

    李琇还嫌长剑累赘,不让带正好,他把长剑解下交给管事,管事交给下人放好,这才一摆手,“爵爷请!”

    上来两名手执高枝灯笼的美貌侍女,向李琇行一个屈膝礼,“公子请随我们来!”

    李琇点点头,跟随她们向楼内走去.......

    清风楼是一座建筑群,由十几座建筑和上百间屋子组成。

    主楼叫做清风楼,是一座三层楼,雕栏玉砌,飞檐拱梁,修建得格外精致。

    清风楼其实也是一座院子,清风主楼在正中,两侧各有一条檐廊,两边各并列分布着四间大堂,一百多名宾客就坐在八间大堂内喝酒作乐。

    一队年轻美貌的舞姬则在院子中间空地上翩翩起舞,长袖善舞,婀娜多姿。

    李琇的位子在玉兰堂,左边第二个大堂,有十几名宾客,基本上都是过来捉妖的皇族宗室。

    宗室们正聚在一起玩壶箭,壶箭就是在一两丈外,把箭准确地投入高颈瓶中,又叫文射,男女老少皆宜,是大唐各种宴会上最受欢迎的游戏。

    十几名宗室子弟站在两丈外,将一支铜箭投向三尺高的细颈铜壶。

    旁边站着一名端盘子的侍女,盘子里放在三锭黄灿灿的金子,每锭至少重三十两,这是彩头,难道这些宗室子弟都顾不上喝酒,九百贯的彩头谁不喜欢?

    李琇看了片刻,渐渐看出一点门道,瓶口虽然大,但颈口很细,只有鸡蛋大小。

    也就是说,站在六米外,铜箭必须抛投,从上向下正好投入鸡蛋大的颈口,投在边上都会被弹出来。

    黄金可不是好拿的,似乎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人投中。

    “殿下要试试吗?”管事笑眯眯问道。

    “什么规矩?”

    “一共三次机会,投入一支赏黄金一锭!”

    李琇还是第一次玩这种文射,他看了看瓶口,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既然来了,就玩玩吧!”

    众人如走马灯似的轮换,不断听到铜箭击中铜壶的声响和众人的遗憾叹息声。

    李琇意外看见了李纪,他又看四周望去,看见坐在角落的李胜,他神情黯然,有些闷闷不乐。

    李纪连投三箭,前两箭投偏了,第三箭投中瓶口,结果被弹了出来,引起众人一片叹息声。

    这时轮到李琇了,他目光一瞥,忽然看见高萱,她站在走廊下笑吟吟地看自己。

    李琇向她笑了笑,接过了铜箭。

    这时,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加强烈,钱袋空间在意识中出现了,铜瓶就在空间内。

    李琇随手将铜箭向空间内的铜壶抛去,铜箭在空间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咚!’的一声投入壶中。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片刻,四周爆发出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好!好箭法!”四周响起一片喝彩声。

    李琇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索性背过身去,两支铜箭同时向意识中的空间内铜壶抛去。

    ‘咚!咚!’

    两支铜箭一前一后,精准入壶。

    这下子,所有人都呆住了,从未见过背着身子能射进铜壶,今天算是开眼了。

    掌声再度如雷鸣般响起。

    李琇也明白了,这就是钱袋的升级奖赏,他获得射术技能。

    准确说,并不是什么技能,而是钱袋在帮他作弊。

    ........

    李琇被众星捧月般送去了座位,他瞥了一眼走廊上的高萱,只见她美眸中异彩闪动,深深看了一眼李琇,转身走了。

    李琇刚坐下,管事端着盘子上前,“这是殿下的彩头,请收下!”

    盘子里变成五锭黄金,一百五十两。

    “彩头怎么变多了?”李琇惊讶问道。

    “我家主人说,殿下三连射,实在难得一见,彩头当加倍!”

    “那就多谢了!”

    在一片羡慕的目光中,李琇收下了黄金。

    趁人不备,李琇把黄金收入了钱袋。

    这次升级后,钱袋的吃相终于不再那么难看了,要李琇有了收的意识,黄金才会被收入钱袋。

    ..........

    李琇瞥了一眼李胜和李纪,便起身向他们走去。

    李胜确实闷闷不乐,今天他在陈玄礼府中被骗,让他失去了见陈玄礼的机会。

    但到底是谁下的手,他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真巧,胜兄、纪兄都在!”

    李琇笑眯眯地走上前打招呼,李胜没睬他,李纪勉强点了点头。

    李琇嫌疑太大,除了没有证据外,李胜几乎认定是李琇干的。

    理由非常简单,李璀也被打晕过去,至今还起不来,最后陈玄礼接见了这个混蛋。

    虽然心中对李琇十分恼火,但李胜又不能不睬他,李胜也很想知道陈玄礼到底说了什么?

    他还想知道,李琇究竟是不是天子部署的另一支奇兵?

    李胜长叹一声,“贤弟坐我身边吧!”

    李琇坐了下来,两名侍女给他端上了一份菜肴。

    八个小碟,四个荤菜,清蒸美鲈、冷修羊盘、软钉雪笼和炙烤鹿舌。

    还有四道蔬果,数量不多,但十分精美,如果吃不饱,还可以随时叫烤羊肉送上。

    李琇刚坐下,侍女又给他斟满一杯葡萄酒。

    “宴会这就算开始了吗?”

    李胜淡淡一笑,“清风楼夜宴,无所谓开始,无所谓结束,一切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

    李琇瞥一眼身后靠墙而倚的美貌侍女,低声笑问道:“也包括她们?”

    李纪呵呵一笑,“只要贤弟能用珍玩打动她们,可以带回去欢娱一夕,但在这里不行。”

    李琇喝了一口酒,向清风楼主堂内瞥了一眼,他看到了主人高萱,依旧是那么美貌艳丽,但比在巩县时更多一分端庄大气。

    旁边是薛王李成业和大将军陈玄礼,居然还有三哥李亨、摄政王世子李琎,还有宰相李适之和牛仙客。

    “他们怎么来了?”

    李胜笑了笑,“大后天是陈大将军寿辰,他们是特地过来祝寿,今天正好一起参加夜宴。”

    “原来如此!”

    既然提到了陈玄礼,李胜便举起酒杯问道:“贤弟怎么知道去找陈玄礼?”

    “不光知道陈玄礼,还知道了程铸!”

    “怎么知道的?”

    “说来话长,我来洛阳途中,在华阴县遇到了李璀......”

    李琇轻描淡写地将华阴县之事说了一遍,只不过打闷棍的人变成了李璀,自己识破逃了出来,顺手拿到摄政王的密函。

    李琇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周围人听见。

    两边宗室皇族都竖起了耳朵,众人面面相觑,原来李承志被打成白痴,竟然是李璀干的好事。

    这混蛋太过份了!

    李胜一颗心终于放下,只要李琇不是天子秘密派出,他就放心了,说明天子还是信任自己。

    “陈大将军和你说了什么?”李胜压低声音,唯恐周围人听到。

    李琇用手指沾酒,在桌上写了一行字,“寿辰日公布程铸下落!”

    李胜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