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四十二章 这就是阳谋
    “这里太冷清了,小妹招待不周!”

    高萱端着酒杯进来了,众人连忙起身,举杯道:“感谢高姑娘盛情款待!”

    高萱穿了一袭紫红色长裙,头梳高髻,斜插一支步摇玉簪,身材高挑而丰满,胸前露出大片玉肤,滑腻似酥,一双美眸左右顾盼,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成熟的媚态,令宗室子弟为之迷醉。

    高萱眼波一转,注视着李琇,宝石般的双眸闪烁着异彩。

    “殿下,我们又见面了!”

    李琇一笑,“我一直以为和姑娘是萍水相逢,没想到还真是有缘同渡,来!我敬姑娘一杯。”

    李琇举杯一饮而尽,高萱浅浅喝了一口。

    这时,牛仙客大喊:“高姑娘哪里去了?老夫要为你赋诗一首!”

    高萱对李琇歉意一笑,又向众人点点头,移步去主堂。

    “牛相国,高萱来了!”

    众人重新坐下,李纪挤到李琇身边,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她,小声笑道:“她好像是冲你来的。”

    “我连中三元,她当然要敬我一杯酒!”

    “说的也是!”

    李琇给李纪满了一杯酒,又问道:“纪兄了解她吗?”

    “大概知道一点,她之前是新罗太子妃,新罗太子谋反失败,流亡大唐,不久就死了,她重新复出,连夺四届洛阳花魁。”

    “她是新罗人?”

    “不是,好像是高句丽人,是高句丽皇族后裔。”

    李琇恍然,原来高萱是高句丽皇族后代,难怪气质不凡。

    他暗暗思忖,‘传说高句丽想复国,她和薛王在一起,就是为了这个?’

    这时,一名侍女上前给李琇施一个万福礼。

    “我家主人请殿下去主堂!”

    “我应该回敬高姑娘一杯。”

    李琇端起酒盏跟随侍女来到主堂。

    “三十八郎什么时候练会了神技?”

    摄政王世子李琎好奇笑问道:“去年皇宫壶射比赛,三十八郎可是垫底了,才半年时间,就让人刮目相看,怎么做到的?”

    “五个字,知耻而后勇!”

    “好一个知耻而后勇!”

    陈玄礼赞赏道:“就冲这句话,我要敬三十八郎一杯。”

    “应该是我来敬大将军!”

    两人喝了一杯酒,旁边薛王李成业冷冷道:“如果知耻,三千两黄金就不应该取而不还!”

    李琇抱拳歉然道:“只是暂时借用,等我回到长安后,我一定及时还给皇叔!”

    旁边忠王李亨忍不住问道:“三十八郎向皇叔借了钱?”

    李成业淡淡道:“三千两黄金而已,也谈不上什么大数额,忠王不必放在心上。”

    李亨怒视李琇道:“三十八郎,怎么回事?”

    李琇一脸无奈道:“我昨天遇到急事,问皇叔借了三千两黄金,忘记写借条了,皇叔心里有点不舒服吧!”

    众人愕然,李成业气得胸膛都要爆炸了,偏偏这件事他又没法说明。

    这时,高萱娇笑一声道:“薛王只是开个玩笑,三十八郎不要当真,快过来,坐在我的身边!”

    高萱这话一出,李成业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牛仙客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他几次邀请高萱坐自己身边,高萱皆婉拒了他。

    没想到她竟然公开邀请李琇坐在她身边。

    “贱人!”牛仙客心中暗骂一声。

    李琇微微笑道:“高姑娘眷顾,是李琇的幸运,当然要从命,只是刚才多喝了几杯,想先去洗洗手。”

    高萱点点头,回头对自己侍女道:“带殿下去洗手!”

    侍女行一礼,“殿下随我来!”

    她带着李琇出了侧门,向后院走去。

    薛王李成业面色阴冷,眼角余光注视着李琇,见他去了后院,李成业不露声色地给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高萱疑惑不解地望着李成业,“王爷有什么事吗?”

    李成业呵呵一笑,“没事,今天大家都很开心,萱妹,我再敬你一杯。”

    ..........

    侍女提着灯笼将李琇领到一间屋子前,“里面是贵宾用厕,殿下请!”

    李琇走进房间,果然是一间布置得十分奢华的茅厕,镶金嵌玉,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前面是一个很大的玉马桶,侍女打着灯笼就站在他身后。

    李琇很不习惯在女人面前小解,他挥挥手,“灯笼放在这里,你出去等候。”

    “殿下,这里有张纸条,是高姑娘给你的。”

    李琇诧异,接过纸条,侍女把灯笼放在桌上,转身出去了。

    李琇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清风楼三楼,妾身备茶,为君解酒。”

    下面落款没看清,灯笼忽地灭了,房间里一片漆黑,一个柔软火热的酮体不知从哪来钻出来,扑入他怀中,幽香扑鼻。

    李琇触碰到了两团沉甸甸的肉木瓜,着实吓了一跳,酒一下子醒了,“你是什么人?”

    “公子,是我,我是高萱!”

    女人紧紧抱着李琇,她竟然身无寸缕。

    “不对,你不是!”

    李琇忽然反应过来,身材不对,他猛地一推。

    “啊!”

    他怀中女人忽然惨叫一声,抓着他的袖子滑倒在地,紧接着后窗传来一声轻微的异响。

    李琇立刻意识到自己中了陷阱,他急甩开女子的手。

    “公子快走!”外面传来侍女的焦急声。

    来不及了,厕所大门轰地一下被撞开,涌入一大群武士,手提灯笼,将房间照如白昼,地上躺在一名身无寸缕的年轻女子,一支长剑从她后心插入,已经气绝身亡。

    为首管事目光凌厉地盯着李琇,“殿下,你坏规矩了!”

    ........

    李琇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蹲进县衙大牢。

    但也不是大牢,而是被软禁在县衙的一间空房内,四周没有窗,墙壁都是用青石砌成,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上有纸笔,

    壁龛上有一盏油灯,灯光昏暗。

    铁门‘哗啦!’一声响,裴宽走了进来。

    “委屈殿下了!”

    李琇笑了笑,“我去参加花魁夜宴,没想到落到如此下场。”

    裴宽沉吟一下道:“其实今天不应该有清风楼夜宴,薛王殿下为京城贵客接风,才特地破例举办,但我现在感觉,今晚的清风夜宴,薛王殿下就是为你举办的。”

    “只是使君的感觉吗?”

    裴宽回头道:“紫捕头请进来说话!”

    一名身穿锦衣捕快服饰的女捕头快步走进房间。

    李琇眼睛不由一亮。

    这个女捕头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她的身高,肯定超过一米八了,两条大长腿浑圆有力,腰挎一把横刀,抽刀出来,杀伤距离至少有两米,一个十足的女汉子,偏偏容颜长得娇艳如花。

    她躬身行一礼,“参见使君。”

    “这位是?”李琇看了一眼身材高挑的女子。

    “她叫紫林枫,是洛阳县令锦衣捕快的统领。”

    裴宽又给女捕快介绍道:“这位是皇三十八子,算是我的忘年交小友。”

    紫林枫躬身行一礼,“参见殿下!”

    “紫捕快要说什么?”

    “卑职刚从清风楼勘查回来,疑点颇多,那个女子身无寸缕,首先殿下就没有杀她的动机,她是背后中剑,手中抓着殿下的衣袖,自然也不可能从背后杀她。

    虽然杀她的那把剑是殿下之物,但卑职找到人证,殿下进门时把剑给了管事,而且殿下上茅厕之时,身上也没有剑。

    第三就是厕房后窗外有新鲜脚印,有人逃窗而走,这才是真正凶手,卑职认为这是一起很明显的设计陷害。”

    李琇淡淡道:“既然如此,我可以无罪释放,对吧!”

    裴宽给紫林枫使个眼色,紫林枫退下去了。

    “殿下,对方其实就是一个阳谋,他们布置得很粗糙,漏洞百出,可就算县衙认为殿下无罪,我也没有权力把你释放。”

    “为什么?”

    “这是管辖权限问题,人命重案县衙只有调查权,没有审案权,必须要由府衙审案定性,然后因为殿下是皇族,终审权在刑部。

    府衙必须把殿下送回长安,由刑部和宗正寺来做最后判决,就算无罪,也要由刑部调查过后才能决定,这个案子最少也要三个月时间。”

    李琇顿时明白了,薛王是要把自己送回长安,洛阳的任务自己就算彻底出局了,还真是一个阳谋。

    “使君,没有破解之策吗?”

    “我也仔细考虑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府衙不接这个案子,把它打回来,县衙就有了初审权,那事情就简单了,我可以让人把殿下担保出去,只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

    “为什么不可能出现?”

    “河南府尹王道周是摄政王的人,他就算不肯接案,也必须要摄政王同意才行,摄政王已经出发来洛阳,关键大后天就是陈玄礼的寿宴,恐怕时间上来不及了。”

    李琇沉思片刻道:“我什么时候被转去府衙?”

    “府衙刚才已经送牒文来了,明天一早,府衙就把殿下接手过去。”

    裴宽长长叹口气,“薛王一环扣一环,不给我们半点机会,我估计明天上午,你就要被府衙送回长安了。”

    李琇负手走了几步,他还有一线希望,王道周是摄政王的人,不是薛王的人,未必肯为薛王卖命。

    事到如今他只能豁出去了。

    “裴使君,我的手下在不在外面?”

    “他们都在!”

    “请使君把裴旻找来,然后再请使君告诉我,王道周的府宅在哪里?”

    “殿下,你要做什么?”

    李琇冷冷一笑,“非常之时,自然是用非常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