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四十五章 不靠谱的投资
    四人来到了洛阳南市广场,大门外聚集了很多人,有一人躺在地上打滚撒泼,旁边有人在耐心劝解,另一边站着一大群失魂落魄的老人。

    十几名衙役在维持秩序,“大家散开,不要阻挡大门!”

    一名乞丐在周围伸手讨钱。

    “咦!这个乞丐有点眼熟,老赵,他是不是刘司马?”张瓶认出了讨钱的乞丐。

    还真是给他们居间的刘司马,赵壶连忙上前问道:“刘司马,你这么快就被罢官免职,家道中落?”

    乞丐冷冷看了他一眼,一口川音,“啥子刘司马,老子是要饭的王花子,有钱没,赶紧赏两个!”

    张瓶和赵壶面面相觑,开始感到一丝不妙。

    张瓶忽然看见一个老者,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拉住他。

    “老丈,我记得你也投了一千贯钱对不对?”

    老者翻了个白眼,“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有一千贯钱的人吗?”

    “大娘,我记得你也投了五百贯!”赵壶也抓住另外一根救命稻草。

    “呵呵!五百贯,也就你相信了,我这辈子连五贯钱都没有过呢!”

    “那个该死的骗子还欠我们每人二十文钱呢!讲好每人二十文钱帮他凑凑热闹,结果屁股一拍就跑了,小伙子,你那么有钱,要不你替他付了吧!”

    张瓶和赵壶如五雷轰顶,被炸得外焦内嫩。

    “你们两个混蛋!”

    坐在地上撒泼的商人忽然爬起身冲上来,揪住了张瓶和赵壶大吼。

    “就是你们信誓旦旦说他是真的,还向我担保没问题,都是你们害的,还我的钱!”

    张瓶和赵壶结结巴巴道:“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是你自己相信的。”

    “胡说!就是你们劝我的,你们还说自己是长安皇城出来的,保证是真的。”

    三人扯在一起,李琇见旁边有一名县官在调查情况,颇有点眼熟。

    便走上前笑问道:“这位县君怎么称呼?”

    官员连忙抱拳笑道:“殿下不认识我了,卑职原本是京兆府掌书记金迥,玄都观一案我们见过。”

    着实让李琇吓了一跳,“你就是…..金迥?”

    原来此人就是陈玄礼告诉自己的秘密,裴宽身边的卧底。

    “你怎么来洛阳了,也是和裴使君一起?”

    金迥点点头,“裴使君只带了卑职过来上任,卑职现在出任洛阳县尉。”

    目前这个卧底和自己尚未有交集,李琇迅速恢复了平常心态。

    “恭喜金县尉升了一级,现在这个骗子现在可有线索?”

    金迥摇摇头,“我们闻讯赶来时,骗子已经跑掉了,有人说他雇了一辆牛车向西走了,如果逃出城倒好追了,可他还在城内,茫茫人海,去哪里找?”

    “一共骗了多少钱?”

    “现场统计下来,一共骗了两百两银子加五十贯钱。”

    李琇无语地看了一眼还在纠缠不清的三人,三个都是蠢货。

    裴旻快步上前低声道:“公子,借一步说话。”

    李琇跟他走到一旁,裴旻道:“卑职有点线索了。”

    “什么线索?”

    “卑职打听一圈,骗子临时叫了一辆运货牛车,车顶是黄色的,卑职已经问到了,车主姓蒋,就在南市一带拉货。”

    李琇摇摇头,“五十贯钱三百斤重,完全可以存入柜坊,现在时间过去了大半个时辰,来不及了,最多找到一辆空车。”

    “也有可能把钱运到家里,卑职想去探查一下。”

    “去吧!如果查到了先不要打草惊蛇。”

    李琇对这个骗子颇有兴趣,竟然打着集资开矿的名义,这可是后世才出现的骗局。

    难道这是个穿越的骗子?

    “殿下!”县尉金迥出现在李琇身边。

    两人走到一旁,金迥叹了口气道:“那个商人要告殿下的两个随从,事情有点麻烦。”

    “商人被骗和我的两个随从没有关系吧!”

    “按理应该没有关系,只是殿下两个随从的行为有点匪夷所思,卑职不知该怎么说?”

    “他们二人头脑不正常,一个脑袋被门夹过,一个脑袋被驴踢过,金县尉有什么话就直说!”

    “难怪!”

    金迥一脸恍然,“这样就能理解了,他们明明自己也被骗,一点好处没有,反而替骗子说话,现在商人就抓住这一点。”

    “我的两个随从只是比较热心而已,并非要帮助骗子,和行骗的本质不一样。”

    “这个道理卑职懂,卑职也认为商人被骗和殿下的两位随从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但架不住人多啊!”

    “什么意思?”

    金迥压低声音道:“商人答应替那群老人负担二十文钱,现在所有人都愿意为商人作证,形势对殿下的两位随从很不利。”

    “不会因为对方人多就占优势吧!”

    金迥苦笑一声,“这种民事案件往往会息事宁人,一直就是法不责众,他们要是一起跑去县衙告状,把事情闹大,最后倒霉的还是殿下的两位随从。”

    李琇回头看了一眼,一大群人正同仇敌忾地盯着张瓶和赵壶呢!

    这帮混蛋,打狗也要看主人,根本就没自己放在眼里。

    李琇也不想用这种屁事情麻烦裴宽。

    “最快最便捷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最快的方案是二人赔偿商人的五十贯损失,商人放弃告状,大家就散了。”

    李琇招招手把张瓶和赵壶叫上来。

    “那个商人,你们知道他在哪里经商?”

    “当然知道,他吹嘘自己在南市卖石冻春酒!”

    “能确定?”

    “肯定确定,他的契约我还看过。”

    金迥扭过头去看风景,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李琇直接取出五十两银子交给金迥,“这是五十两银子,赔给他吧!”

    张瓶和赵壶蓦地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他们很了解小主人,这笔损失最后一定会算在自己头上。

    金迥拿到银子交给了商人,商人立刻表示放弃告状,又拿出一贯钱分给众人,一群老人每人收入二十文钱,众人皆大欢喜。

    等金迥也走了,李琇这才对张瓶和赵壶道:“五十两银子被那个商人拿走了,你们心里舒服吗?”

    张瓶顿时跳起来大喊:“狗日的,又不是我们骗他,他凭什么要我们赔偿?”

    赵壶也怒道:“那么多人都不信,偏偏就他相信,若不是他贪心,他会被骗?他屁损失没有,却让我们来背锅!”

    李琇望着天空的蓝天白云,欣赏唐朝的天空,同时说了几句无法追溯源头的话。

    “我记得你们在高力士府中的捉妖手段不错,如果你们想再捉一次妖,把五十两银子捞回来,我也不反对。”

    张瓶和赵秀对望一眼,顿时恍然大悟,“多谢公子给我们做主!”

    “做主啥?我啥都不知道,和我没任何关系。”

    他翻身上马向南市里而去,“我去给小眉买支金钗,如果出了人命,你们自己去县衙投案吧!”

    张瓶和赵壶做正经事不靠谱,但打闷棍、耍无赖还是很在行的。

    ………

    李琇还是第一次闲逛洛阳,洛阳南市又叫丰都市,其实和长安西市差不多,人流如潮,来自天南地北的商人汇聚在这里,还有几百头骆驼组成的胡人商队。

    还有来自日本、新罗、天竺、大食、南洋等地商人,皮肤黝黑的昆仑奴比比皆是,他们干着繁重的体力活。

    个子矮小的昆仑奴主要来自天竺,也就是今天的印度,一些身材高大健壮的昆仑奴则来自非洲,被大食人贩运到大唐。

    卖首饰的店铺很多,李琇很快花十几贯钱买到一支牡丹金钗,收入钱袋。

    他还打算去看看剑,他虽然不动武,一把装饰性的剑还是需要的,唐朝的剑就相当于后世的领带,大部分男子都佩剑。

    李琇拿着一把扇子,多少还是给人一种花花公子的感觉。

    “公子!”

    张瓶和赵壶兴冲冲跑来,两人按耐不住兴奋道:“五十两银子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