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四十八章 大将军寿宴(上)
    “你是说,李琇被人下了巴豆?”李成业满脸疑惑。

    灰衣人躬身道:“卑职可以肯定,他的两个手下不停地跑茅厕,至少几十趟了。”

    “李琇也一样,他和那个黑大个也中了招,只是李琇没有跑茅厕,用的是便桶,我看见他的小丫鬟用石灰装在便桶里,她还跑去请了医师,给他煎药!”

    “医师怎么说?你问了吗?”

    “卑职问了,医师说,下的巴豆药性很烈,量也大,李琇能活命就是万幸了,至少要躺七天才能下床。”

    “王先生怎么看?”李成业问旁边的幕僚王丰。

    王丰捋须道:“应该是李璀下的手,报复李琇在陈玄礼府上打他闷棍,也是为了阻止他参加明天的大将军寿宴。”

    李成业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看来李璀也不笨,知道李琇太危险,绝不能让他参加寿宴,这下子倒省得我出手了。”

    李成业又对灰衣人道:“去告诉马冰,今晚的计划取消。”

    “遵令!”

    灰衣人闪身消失了。

    王丰又笑问道:“明天寿宴,王爷本人要去吗?”

    李成业摇摇头,“我晚上会去,白天还是按照老规矩,让替身代我。”

    …………

    今天是东都龙武卫大将军陈玄礼的五十寿辰。

    他的寿场不是在府宅中,而是在东都宫西内苑。

    西内苑是皇家园林,方圆数十里,虽然大唐权力重心返回了长安,但东都宫和西内苑依旧保存。

    西内苑现在是军队驻地,实际上是陈玄礼的地盘,这里生活着十几个鹿群,数千头梅花鹿,以及无数飞禽走兽,是狩猎的最佳之地。

    当然,普通百姓不允许偷猎,军队也不准狩猎,这里实际上是达官贵人们的狩猎场所。

    这次陈玄礼做寿,除了第一天祝寿外,还有第二天和第三天的狩猎。

    西内苑中心草地上搭建了十几座巨大的帐篷和数百座小帐篷。

    陈玄礼大将军祝寿,遍请洛阳的达官贵人和社会名流。

    珍馐金盏玉笛声,流光歌舞皆丽人。

    从中午开始,前来祝寿的宾客马车便一辆接着一辆,南面的草地上停满了马车。

    登记处摆了长长一排桌子,宾客们签到、寒暄,被陈玄礼的两个儿子周到热情地迎入大营内。

    宾客们分为甲乙两种,乙类宾客只有祝寿一天,当天回去,不参加后面两天的狩猎,而甲类宾客要参加狩猎,能分到一个帐篷。

    李琇是下午时分前来大将军府,他花了两百贯买了数十匹上好绸缎作为寿礼,已经让张瓶和赵壶替他提前送来了。

    没有人提着礼物去拜寿的,会让主人尴尬,让其他宾客不舒服。

    李琇穿一身白缎锦袍,腰束革带,头戴纱帽,但他脸色发黄,病态十足,小眉扶着他,像是强撑病体来给陈玄礼祝寿。

    公孙小眉头梳单环髻,眉若远黛,眼如秋水,肌肤细腻白嫩,穿一身淡绿色襦裙,外披半袖襦衫,手臂间缠着帛带。

    男的病病歪歪,女的却娇小俏丽,让人感慨,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请问公子是……”

    陈玄礼的次子陈豫迎了上来。

    李琇把请柬递给他,陈豫顿时肃然起敬,“原来是三十八皇子来了,快请!”

    这时,后面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男爵,当不起这样的大礼。”

    不用说,李璀也到了。

    李琇回头看了他一眼,见李璀也带了一个年轻美貌的丽人,估计也不是他妻子。

    李琇眉毛一挑,笑眯眯道:“小璀,要不要我们再射覆一次,看你要不要再喊爹爹救命?”

    李璀忽然想起前天被这混蛋暗算,现在头还在疼,新仇旧恨一起爆发,他心中勃然大怒,捏紧拳头冲上去,吓得陈豫连忙抱住他,“璀殿下,今天是家父寿辰,给个面子!”

    旁边同来的幕僚张彧也连忙劝住他,李璀忍下了一口气。

    “哼!今天要不是大将军过寿,看我把你打成狗熊!”

    “你自己想当狗熊,莫扯上我!”

    周围顿时一片笑声。

    李璀打又不能打,说又说不过,只得把一口恶气憋在胸中。

    他咬牙切齿道:“那我们就等着瞧!”

    李璀见李琇病恹恹的样子,总觉得今天是收拾他的机会。

    李琇和公孙小眉进了大营,有士兵领他们去了营帐。

    营帐前插了一杆小旗,上面写着‘李琇’二字。

    李琇走进营帐,发现里面居然铺着地毯,晚上过夜的被褥、水盆、水杯等日用品都一应齐全。

    “不错!不错!”李琇赞不绝口,病态全无。

    “小眉,今晚咱们又有机会同床共枕了。”

    公孙小眉也知道他只是嘴上说说,但这次说得有点露骨,她俏脸一红,飞起一脚踢去。

    李琇早有防备,笑嘻嘻躲开了。

    这时,外面有女人喊道:“小眉!”

    公孙小眉眼睛一亮,连忙跑了出去。

    李琇也跟着出帐,外面却是紫林枫,她没有再穿捕快锦衣,但也没有穿拖地长裙,而是穿一身红色武士服。

    看起来倒是英姿飒爽,可就是有点不太应景。

    “紫师姐,你怎么在这里?”小眉跑过去拉住紫林枫的手,

    “我父亲是陈大将军的老部下,陈夫人是我义母,我当然要来。”

    紫林枫对李琇很客气,“时间还早,殿下可以去大帐喝茶,或者找朋友聊聊天。”

    “师姐,这里安全吗?”

    “放心吧!没人敢在大将军寿宴上动粗,这里有很多维持秩序的士兵,哪边有动静,他们马上就会出现。”

    小眉有些不好意思道:“公子,那我就和紫师姐在一起,你自己去玩吧!”

    “那我们等会见,你去吧!”

    事实上,现在还不是回各自小帐的时候,大家应该聚在一起闲聊交际,女人们也在后面几座大帐内聚会。

    这种寿宴也是大家社会交际,积累人脉的良机,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放过这种机会。

    小眉被紫林枫带走了,李琇独自一人向东面大帐走去,那边似乎热闹一点。

    刚走到一座大帐前,李琇忽然听见有人叫他。

    一回头,只见裴宽快步走来,他身后还跟着李胜,李胜一脸沮丧,神情黯然。

    “殿下怎么回事,生病了吗?”

    李琇的气色很难看,裴宽吓了一跳。

    “有点感恙,裴使君什么时候到的?”

    “我们到了一会儿了。”

    李胜看得出心情很糟糕,他甚至不想和李琇见礼,只给裴宽打个招呼,便匆匆走了。

    李琇望着他的背影,问道:“他怎么回事?”

    裴宽叹口气,“陈玄礼拒绝告诉他程铸的下落。”

    “他直接拒绝?”

    “刚才我带李胜去见他,他很坦率,说他也不知程铸的下落。”

    李琇心知肚明,自己通过了考验,陈玄礼便放弃李胜了。

    李琇忽然意识到裴宽带李胜去找陈玄礼,显然是天子安排好的,自己明明帮助父皇夺回了皇宫,显露出了才华,可父皇还是不看重自己,李琇心中着实有些不舒服。

    裴宽看出李琇的表情,便拍拍李琇的胳膊笑道:“犯不着为这种事情不高兴,李胜已经做了十年任务,这个案子破了,他就要出任大理寺卿,所以这个任务对他很重要,天子也特别器重他。”

    李琇淡然一笑,“我其实就是来凑凑热闹的,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裴宽一指前面一张空桌,两人走了过去,李琇拉过一把胡椅坐下。

    “那天我已经给你说过,陈玄礼手握两万重兵,他的态度对东都归属非常重要,现在三方都在拉他,你以为今天真是他的寿辰?他其实是在待价而沽。”

    “但他已经拒绝天子了,刚才他拒绝把程铸交出来。”

    裴宽摇摇头,“他只是拒绝了李胜而已,你以为陈玄礼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知道,李胜在洛阳表现糟糕,他昨天中了薛王的计,以为程铸躲在清风楼,便带人砸了清风楼,鲁莽、无智,陈玄礼不看好李胜的能力,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摄政王开出什么价?”

    “我不知道,薛王开出什么价我也不知,甚至连天子开出什么价我也不清楚。”

    “裴使君,牛相国请您过去!”不远处有人在向裴宽招手。

    裴宽点点头对李琇道:“这两天你很低调,这是对的,但低调不等于放弃,你要争取拿下这个爵位,要找到公主,要争取陈玄礼。

    天子不看重你,是因为你第一次做任务,但天子不看重不等于你没有能力,你必须要证明给天子看,就算你第一次,也比所有人都强………”

    裴宽一把抓住李琇的胳膊,急声道:“李胜已经出局,现在我们就只能指望你了,能不能替天子翻盘,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

    裴宽已经走了,李琇还一个人坐在亭子里,裴宽的一番话着实让他感动。

    虽然裴宽的动机是出于对天子的忠心,但他的正直和发自肺腑的关心却打动了李琇。

    ‘现在李胜失败,机会就在你面前,你要抓住这个机会,程铸是真相的钥匙,天子的船队已经出关中了,我们时间不多了。’

    一股热血在李琇胸中流淌,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这时,有人喊道:“争寿开始了,看看去!”

    “争寿?”

    李琇不解,便跟着人群向前面一座大帐走去。

    大帐前搭了一个很大的台子,像擂台一样,但铺着地毯,后台上贴着两个大字,‘争寿’。

    台下站满了宾客。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正高声说着什么。

    “各位贵客,按照惯例,大家可以给寿星写一份祝寿词,其中最优秀的寿词,将获得大将军收藏的名剑一把,大家写好后,投入木箱便可,一个时辰后宣布获胜者,下面侍女那边有纸笔,大家随意!”

    李琇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和陈玄礼单独见面的机会。

    “你这个白痴莫非也想献丑?”

    李璀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在李琇身后响起。

    李琇心中恼怒,转身怒视他道:“蠢货,在大将军府中不好动手,不如我们来赌一把。”

    李璀冷笑一声道:“白痴想和大爷赌什么?”

    “就赌我夺取争寿魁首!”

    李璀一怔,李琇的老底他是知道的,在大明宫弘文馆学业垫底。

    他居然想夺魁首,李璀狞笑起来,“好!想赌什么?要赌项上人头吗?”

    “赌项上人头我怕你会耍赖,我听说你有一件鳞锦衣?”

    鳞锦衣是传说中的东西,据说可以刀箭不入,李璀到处炫耀自己有鳞锦衣,着实让李琇羡慕,他也很需要这种宝贝啊!

    李璀拍拍胸脯,“没错,大爷我穿着呢!”

    “就赌这件鳞锦衣,如果我赢了,把你的鳞锦衣给我。”

    “你输了呢?”

    “任凭你处置!”

    李璀眼睛一亮,“好!我跟你赌了。”

    “口说无凭,必须立下字据!”

    管家有点担心,这李璀不是善类,他低声提醒李琇道:“公子不可大意啊!”

    李琇有最适合陈玄礼的祝寿词,他不会输,他就怕李璀不肯赌。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麻烦你去请陈公子过来。”

    两人随即立下了字据,一式两份,又请陈玄礼次子陈豫签字为人证。

    李琇当即写了一份寿词扔进了木箱里。

    “一个时辰后,我们来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