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一章 真相总是出人意料(上)
    洛阳城南约十里外有一座叫住王义村的小庄子,约百十户人。

    在村庄最东头有一户人家,占地约两亩左右,青砖瓦房,还有院墙,看起来条件还不错。

    两更时分,李璀的数十名手下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包围了这座宅子。

    李琇就在百步外,他看得清楚,低声对裴旻道:“北面应该埋伏有高手,从东面走!”

    裴旻点点头,起身消失在黑暗中。

    李琇又对张瓶和赵壶使了眼色,两人咕嘟咕嘟喝了几口酒壮胆,拎着酒瓶子醉醺醺向房宅去了。

    “玉春楼那个龟奴就是王八蛋,老子有钱,为什么不能睡头牌?”

    “哥哥,你有钱没有地位,也没有用啊!就像教坊不是咱们能进的,头牌当然也不是咱们能睡的。”

    两人活脱脱就是两个无赖酒鬼,骂骂咧咧向这座宅子走来。

    周围埋伏的李璀都很诧异,但也没有惊动他们,或许也是想让二人去探探虚实。

    “开门!”

    张瓶和赵壶二人踢门大骂,“快还老子的钱,否则灭了你们全家。”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忽然从东面墙头窜出来,速度极快,向东面奔去。

    李璀大喊一声,“向东跑了,快追!”

    数十名黑影纷纷跳起,向狂奔的黑影追去……..

    待所有人走远了,李琇才带着小眉来到这户人家前,张瓶和赵壶已翻墙进去,把院门打开了。

    “你们是什么人?”门开了,一个男人厉声问道。

    李琇抱拳道:“在下是皇三十八子李琇,奉天子之令来寻找公主,我找程铸,我可以帮助他,刚才我手下已经把摄政王的人调开了。”

    男子回头看一眼,又问李琇,“你说是天子的人,有什么信物?”

    李琇摸出出城银牌,扔给男子,“这是父皇给我的出城银牌,是大明宫出的牌子,不是兴庆宫。”

    男子接过银牌道:“你稍等片刻!”

    他进屋去了,不多时出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材中等,但长得十分健壮,他抱拳行一礼,“在下程铸,参见殿下!”

    李琇心中一动,“你见过我?”

    程铸咧嘴一笑,“我还有殿下的借条呢!”

    李琇恍然,笑了笑道:“我大病一场,忘记了很多人,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他们发现上当会回来,不如我们换个地方。”

    程铸点点头,回头道:“宁大哥,你也赶紧离开吧!”

    他随即对李琇道:“殿下请跟我来!”

    ………..

    他们依旧在村子里,不过换了一座宅子,在一间农家茅屋里。

    “这家主人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查不到。”

    李琇长话短说,“陈大将军说你有重要线索,希望你能坦白告诉我。”

    程铸沉吟一下道:“公主大婚在即,我感觉到公主不安全,便飞鸽传书告诉了天子,天子命令我把公主藏匿起来。”

    李琇一怔,“等一等,你到底是陈玄礼的人?还是天子的人?”

    “我最早是陈玄礼的亲兵,但天子信任我,让我做公主的侍卫长,我当然是忠于天子,只是因为这几天走投无路,我才投奔陈玄礼。”

    这话里有漏洞啊!什么叫走投无路,既然是天子的人,为什么不去找裴宽?为什么不去找李胜?

    这个程铸不可信。

    李琇不露声色,又继续问道:“河中闹妖就是你做的手脚?”

    “正是!我找一帮天竺人制造了公主被掳走的假象,巧合的是,当时就在天津桥西面,就埋伏着一群准备掳走公主的武士,但我还是抢先了一步,公主躲进马车夹层内,晚上再偷偷出来……..”

    “然后呢?”

    程铸叹了口气,“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被公主骗了,那天晚上公主没有来约定的地方找我,她跟人跑了。”

    “跟人跑了?”李琇瞪大了眼睛。

    “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程铸压低声音道:“公主有一个情夫!”

    “胡扯!”

    “那我们就没得谈了,殿下请回吧!”

    李琇冷冷地望着他,“是真的?”

    “这是公主最大的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她的心腹侍女阿娥,一个就是我。”

    唐朝公主找情夫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李琇也不是为这件事惊讶,而是这个结果太狗血,大家都以为她被人掳走,或者被天子藏起来。

    那么惊心动魄的斗争,真相居然是公主跟情夫私奔了。

    “跟情夫私奔是你猜测的?”

    “是我亲眼所见,我追到河边时船已经离岸,公主告诉我,她不想嫁给杨洄。”

    “你告诉过天子吗?公主有情夫的事情。”

    程铸摇摇头,“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告诉天子。”

    李琇又问道:“你还有什么重要线索?”

    程铸沉吟一下道:“公主的情夫,他叫木易,有一次公主连续几天头痛欲裂,这个木易来给公主捉妖,公主便看上了他,此人胆子很大,擅长甜言蜜语,我估计是个骗子,只要找到他,就能找到公主了。”

    “然后呢,有这个木易的线索吗?”

    程铸摇摇头,“一无所知。”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叫骂声,似乎是李璀他们又回来了。

    李琇一脸诚恳道:“程校尉,既然我们都在为天子寻找公主,不如我们联手吧!”

    程铸稍稍迟疑一下,就在这时,一支箭‘嗖!’地从窗外射出,箭力强劲,一箭射穿了程铸的背心。

    程铸不可置信地望着胸前透出的箭尖,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愤怒,自己替他卖命,他却杀了自己。

    他挣扎着转身想走,但走了两步便轰然倒下,眼中最后一丝生机也消失了。

    望着程铸渐渐变冷的尸体,李琇摇了摇头,在这些权贵的眼中,手下的性命就和草一样低贱。

    如果程铸不死,李琇或许还会有些困惑,但程铸一死,他心中顿时如明镜一般清晰。

    也难怪薛王忌惮李琇,也难怪李琇能通过陈玄礼的考验,邀请他入局。

    李琇确实有一种远超一般人的聪明才智,他比其他人多了一千三百年的历史沉淀。

    想骗过他很难。

    李琇感觉程铸就像一部机器,藏在某个隐秘之处,当自己找到这部机器,一摁按扭,机器就把所有真相滔滔说出来。

    但程铸是人,不是机器,他之所以表现得像一部机器,是因为他被陈玄礼特地摆放在这里。

    这就是他的使命,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陈玄礼特地录制上去的。

    他现在完成了使命,陈玄礼就把他杀了。

    所以真相就是陈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