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二章 真相总是出人意料(下)
    四更时分,李琇拎着一个小木箱回到了营地。

    他直接来到大将军陈玄礼的大帐前。

    “站住!”陈玄礼的亲兵拦住了他。

    “我是皇三十八子李琇,我要见大将军!”

    “殿下,现在太晚了,大将军在休息,天亮再见吧!”

    “你禀报就是了,他一定会见我,你告诉他,我来答题!”

    亲兵疑惑地进帐了,不多时,大帐内灯光亮起。

    片刻,亲兵出来道:“殿下请进!”

    李琇走进了大帐,大帐内灯光柔和,陈玄礼头戴平巾,身穿宽松的禅衣坐在小桌前。

    他望着李琇似笑非笑问道:“黄雀成功了?”

    “不光黄雀成功,还解开半道题。”

    “哦?我倒想知道,殿下怎么解开题目?”

    李琇把小木箱放在桌上,“这是程铸的人头。”

    陈玄礼脸色一变,“殿下是什么意思?”

    李琇淡淡道:“公主其实就在大将军手上,我没说错吧!”

    陈玄礼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半晌,他冷冷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程铸在误导我,他说奉天子之令保护公主,又说公主被情夫拐走,不管是谁找到程铸,他都会这样说,等他说完这番话,他的使命就结束了,大将军会将他灭口。”

    李琇指着小桌上的两个桃子,“程铸的人头就是第一个桃子,第二个桃子是公主的情夫,他实际上就是大将军安排接触公主,最后让情夫拐走公主,公主随即落在大将军手上,但情夫却意外逃掉了,只是连程铸都不知道,公主就在大将军手上。”

    陈玄礼眼睛眯成一条缝问道:“凡事都要讲动机吧!我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我有什么必要这样做?”

    “抬高身价,大将军绑架了公主,却又成为公主失踪案的知情人,天子和摄政王在原本拉拢你的基础上,不得不又提高价码。”

    “那你说公主现在是死是活?”

    “那要看她知不知道情夫是摄政王安排,如果她知道,那她必死无疑,如果她不知道,她还有活命的机会,从大将军出的题来看,公主应该还活着,还在怨恨大将军拆散了她和情夫。”

    陈玄礼轻轻鼓掌,由衷赞许道:“非常人做非常事,你是我见到的最厉害的年轻人,你比李璀和李胜之流强了千万倍,天子居然不用你,我也为之扼腕叹息。”

    “你怎么知道父皇不用我,李胜在明,我在暗。”

    “你不用替你父皇解释,我心里有数,很好,你如果能把另一个桃子除掉,我就把公主交给你。”

    “如果找不到呢,难道你会杀掉公主?”

    陈玄礼笑了起来,“这是你唯一看错的地方,不管公主情夫是否活着,我都不可能杀死公主,这不是臣子所为,区别只是公主交给天子,还是交给摄政王。”

    “如果我找不到第二个桃子,大将军就把公主交给摄政王?”

    “不一定!”

    陈玄礼摇摇头,注视着李琇,意味深长道:“殿下,就因为有你的存在,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

    我效忠天子或者摄政王都无所谓,但我要为我的后代着想,现在我又回到了原点,如果你能破题,那么我就为了你而效忠天子!”

    ……….

    李琇走了,陈玄礼却没有了睡意,负手在大帐内里来回踱步。

    他被震撼住了,李琇到洛阳算上今天也才六天,就把他精心策划一年,看似滴水不漏的策略破了。

    不仅是智慧高超,还是高人一等的胆识和魄力。

    天子竟然有这样的儿子,陈玄礼想起了摄政王的儿子李璀,两相对比,他开始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选择,

    “大将军,公子回来了。”

    陈玄礼点点头,“让他进来!”

    帐帘一掀,长子陈致走了进来。

    “情况如何?”

    “回禀父亲,李璀没有抢到程铸,在大发雷霆,鞭打手下,他们以为程铸逃掉了,实际上被李琇用了调虎离山之计,程铸和李琇见面了,孩儿在最后将他铲除,一切都按照计划实施。”

    陈玄礼叹口气,“已经和计划不一样了。”

    陈致一怔,“父亲的话孩儿不明白。”

    “程铸的人头就在我桌上呢!李琇刚刚拿来给我。”

    陈致连忙上前打开小木箱,里面是一颗人头,赫然正是程铸。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陈致呆住了。

    陈玄礼长叹一声,“我们的计划都被他看透了,他知道公主就在我手上。”

    “可是…….”陈致有些凌乱,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玄礼瞥了他一眼,“你别这么紧张,我和他谈过了,他承诺找到公主的情夫,我们谈得很愉快。”

    陈致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父亲,这个李琇太厉害了吧!”

    陈玄礼点点头,“正因为有他的存在,我开始改变主意了,我得为子孙考虑,投靠摄政王并非明智之举,尽管他开的条件更好,但我得把目光放长远一点。”

    “父亲觉得李琇能找到吗?”

    “我也不清楚,但我有一种直觉,李琇有一种特殊的运道,也许他能找到。”

    “那薛王怎么办?父亲也答应过他的。”

    陈玄礼半响冷冷道:“我会给他一个交代!”

    .........

    李琇回到自己营帐,小眉先回来一步,似乎她已经睡着了。

    她穿着一身红色武士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边还放了一把短剑以示警告。

    李琇在她身边躺下,轻轻搂着她,小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

    但李琇忽然想到什么,又翻过身,从怀里摸出一只香囊。

    这是高萱给他的香囊,这就是一种表白啊!

    让他不由遐想联翩,上辈子二十八年,加上这辈子十八年,第一次有姑娘向他表白了,而且还那么美貌,身材那么性感曼妙。

    李琇也忍不住怦然心动。

    他把香囊放在唇边,深深嗅着里面散发的异香,他陶醉了。

    忽然,左手手心一阵剧痛,像被钢针猛戳一下,痛得他浑身痉挛。

    他扔掉香囊,痛感立刻消失了。

    李琇看看左手掌心,是钱袋位子发出的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

    他拾起香囊又放在唇边,左手掌心再次猛然剧痛,这次更加疼痛,刚才是根针,现在是一把刀戳穿他的手掌。

    李琇忍不住失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