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三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小眉霍地坐起身,“公子,你怎么了?”

    “这香囊有问题,我嗅一下,手心就剧痛。”

    “我早就看出那个女人没安好心,香囊给我,我烧掉它。”

    “先别急着烧掉,或者只是巧合。”

    小眉顿时怒道:“你对她还不死心?”

    “不是死不死心,她是薛王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和她有关系?

    说到最后,李琇又嘟囔一句,“再说我比较喜欢年轻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把香囊收起来,替我想想案情,我该去哪里找到公主的情夫?”

    “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小眉把香囊放进摄政王的金盒里,找一把小锁锁住,她这才放心。

    她想想道:“你每次算财运都蛮准的,现在却不想试一试?”

    一句话提醒了李琇,外事不决问度娘,内事不决问钱袋君啊!

    他取出三枚卦钱,握住手心默念,‘恳请钱袋君告诉我公主情夫的线索,我该去哪里找?’

    他把三枚卦钱抛了出去,他又连忙从签筒抽出签。

    上面是:婿财签

    ‘君非君,臣非臣,半个儿子难做人。’

    李琇和小眉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驸马!”

    ………..

    杨洄年约二十五六岁,是一个典型的唐朝奶油小生,白皙、俊俏,精致,娘气十足,或许这就是咸宜公主不太喜欢他的缘故。

    大帐内,两人分宾主落座,杨洄满脸堆笑道:“殿下名动洛阳,什么时候能给我也写一首诗,赠杨洄,让我也能随诗一起名垂千古?”

    李琇有时候也在想,此大唐到底是不是彼大唐,如果不是,那么一些诗他是不是就可以堂而皇之据为己有?

    这个问题还是等有时间的时候再慢慢研究吧!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昨晚见到程铸了!”李琇开门见山。

    杨洄脸上的笑容消失,声音变得很低沉,“那有公主的消息吗?”

    李琇点点头,“大概知道了一点方向。”

    李琇便把昨天和程铸的见面简单说了一点,包括情郎之事,他也没有隐瞒。

    原以为杨洄会勃然大怒,不料杨洄却十分平静。

    “在所有做任务的宗室中,三十八郎的调查最接近真相,我很清楚公主有一个情郎,甚至公主也坦白给我说起过……..”

    房间里很安静,就只有李琇和杨洄相对而坐,杨洄很沮丧,他当然希望公主能回来,和他继续携手走向婚礼殿堂。

    只是他也不知道公主跑到哪里去了?

    “如果殿下找到公主,请你替我转告她,只要她能顾全大局,及时赶回来参加婚礼,其他都好说。”

    李琇很同情这位准驸马,戴了这么绿油油的大帽子,还既往不咎,一心等公主回来参加婚礼,真不知道他图啥?

    但是……线索呢?钱袋可是让自己来找杨洄啊!

    忽然,李琇看见了杨洄腰间的玉佩,是一个龙形玉珮,竟是那么眼熟。

    “驸马腰间的玉珮能不能给我上手看看?”

    杨洄摘下玉珮放在桌上,李琇拾起玉珮细看,越看越心惊。

    “殿下这块玉珮应该是一对吧!”

    杨洄点点头,“是一对龙凤玉珮,是当年中宗皇帝赐给我祖父,祖父又给了我,还有一块凤珮我给了公主。”

    李琇连忙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正是杨钊卖给他的凤珮。

    杨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凤珮,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殿下见到公主了?”

    李琇简直想放声大笑,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原来杨钊勾搭上的富婆,就是咸宜公主啊!

    原来陈玄礼安排的人,就是杨钊。

    “殿下,你这玉珮是从哪来得来?”

    李琇眼珠一转,他忽然明白婿财签的意思了,这里有赚钱的机会。

    “这是我从扮妖的天竺人那里赎回来的,公主没钱付给天竺人,就把这个玉珮抵押给了他们,我花了六百,不对,是九百六十贯钱,天竺人的心简直太黑了,竟然要价一千贯。”

    李琇痛心疾首,“为了赎回它,我把全部积蓄都搭上去了。”

    杨洄嚅嗫着小声道:“殿下能不能把它转卖给我,毕竟是祖父传给我,不能在我手上遗失。”

    李琇心道:‘我太愿意了,简直十二万分的愿意,要不然让阿三老弟受那么大的委屈有啥意义?’

    心里虽然千肯万肯,但嘴上还得再加点火候。

    “哎!这块凤珮我太喜欢了,天竺人不识货,它的价值远远不止一千贯,高力士给我开价一千五百贯,我都没答应,要不是看在它是驸马的祖传之物,我不会转让。”

    刚说完,李琇便暗叫糟糕,说漏嘴了,高力士还没来洛阳呢,怎么开价?

    杨洄却没有转过弯来,他连忙道:“我绝不会让殿下吃亏,殿下四处寻找公主,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还替我找回了祖传玉珮,我给殿下一千五百贯钱,多出来的五百贯钱就算是我对殿下的谢意。”

    李琇暗暗松了口气,杨洄的智商虽然略欠火候,但情商绝对一流,这么会做人,主动加价五百贯,这个奶油小生还是蛮顺眼的嘛!

    “这是杨家之物,理当物归原主!”

    李琇把玉珮推给了他,杨洄爱不释手地握住玉珮,就仿佛握住了公主的手一样。

    “我终于可以给祖父一个交代了。”

    要不怎么说叫做灵感迭出呢?有一个灵感,肯定又会再出现新灵感。

    李琇又发现一个捞钱的机会。

    “我给驸马提个建议吧!驸马可以公开悬赏,能寻找回公主者,赏五千贯钱,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不然光靠朝廷的力量,找回公主不知猴年马月了,驸马应该主动出击,把民间的力量也激发起来。”

    杨洄是什么人,隋朝皇室后人,中宗李显的外孙,长宁公主的儿子,家资巨万,富可敌国。

    五千贯钱算什么,李琇的建议令他豁然开朗,反正未婚妻是被妖怪抓走了,从妖怪手中救回来,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好办法,我回去就安排悬赏!”

    “咳!咳!那一千五百两银子我也不着急哈!”

    “殿下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杨洄狠狠一拍脑门,“殿下的一千五百两银子,我回去就安排人送来。”

    “不用!等驸马准备好,我自会派人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