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四章 又见杨三姐
    李琇带着公孙小眉一阵风似的赶回了长安城。

    他们已经不住县驿,而是搬到了安从坊的高升客栈。

    原本是打算住赵壶亲戚开的客栈,怎奈条件太差,小强猖獗,小眉死活不肯住,便搬到了斜对门的高升客栈,租下一座很大的独院。

    李琇快步走进院子问道:“裴九呢?”

    裴旻匆匆从房间出来,躬身行礼,“公子找我?”

    李琇笑眯眯问道:“能找到你师妹吗?我说的是杨玉珮。”

    “公子找她做什么?”

    “我要找杨钊,就是那个骗子,他是找回公主的关键!”

    裴旻犹豫一下道:“我肯定不清楚,但我可以去问一下豆豆,可能她知道。”

    裴豆豆果然知道,李琇和裴旻在一家小酒馆里找到了杨玉珮。

    她已处于半醉状态,见到裴旻就要发疯,吓得裴旻溜之大吉,把这个醉妹扔给了李琇。

    杨三姐醉眼惺忪地望着李琇,“你又来做什么?是不是那天晚上谈得还不够,还想再谈一次?”

    李琇打量一下这家脏兮兮的小酒馆,问道:“这是你的店?”

    “是我家那两个贪便宜的爹娘开的,去年盘过来,根本就没生意,一文钱都没有赚到,我刚到手的二十两银子还没焐热,就被拿去填这个窟窿了。”

    李琇笑眯眯道:“你赚钱的机会又来了。”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杨玉珮直接倒在他身上,将头枕在他肩膀上,抛个媚眼,吐着酒气道:“老娘不想奋斗了,你就要了我吧!我就勉为其难做个男爵夫人,以后你的钱归我管。”

    “咳!咳!”公孙小眉气得满脸通红,在一旁拼命咳嗽。

    “小眉,你咳啥?我封你做二房,咱们姐妹二人一起伺候这个大钱袋子,嘻嘻!”

    李琇很无奈指指杨玉珮,比着嘴型对小眉道:“她喝醉了!”

    “放屁!老娘才没有喝醉,先把银子拿出来,老娘带你去客栈开房。”

    小眉忍无可忍,把杨玉珮拖起来。

    “要说话就好好说,别压着人家,你很胖的知不知道?”

    “我胖吗?”

    杨玉珮一把推开小眉,撒娇地钻进李琇怀中,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我要你摸摸我,奴家到底胖不胖?”

    李琇心中暗叹一声,‘老裴,是你媳妇非要我摸的,我没办法啊!’

    他刚想捏捏杨玉珮的腰肉,不料却捏到一截剑尖。

    “小眉,她喝醉了,我其实是在帮她!”

    “胡扯!你是在趁人之危,赶紧把她带回去。”

    李琇无奈,只得抄起杨玉珮腿弯,把她抱起来。

    “还真胖!”

    小眉让伙计叫了一辆牛车,带着醉熏熏的杨玉珮回去了。

    ………

    杨玉珮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

    她发现李琇坐在床边,吓得她尖叫一声,摸摸自己的衣襟和裙子。

    “你这个流氓,是不是偷偷占我便宜了?”

    小眉在一旁恨恨道:“你就继续喝酒吧!迟早会被这个混蛋得逞。”

    这时,裴豆豆端了一盏茶进来。

    “三姐姐,你喝茶!”

    杨玉珮看见裴豆豆,一颗心放下。

    “李爵爷,你找小女子有啥事?”

    “其实今天我想请你帮忙,我想找到杨钊,你认识吗?”

    “那个骗子烂赌鬼?”

    “是他!”

    杨玉珮嘻嘻一笑,“我好像迷迷糊糊听你说,问我想不想赚钱?”

    李琇掏出十两银子放在床上,“这个价格不低吧!”

    杨玉珮眉开眼笑地掂了掂银子,这才心满意足地对李琇道:“那个烂赌鬼昨天晚上还来找我爹爹借钱呢!一开口就是二十贯,我家哪有那么多钱给他?”

    李琇精神一振,“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我不知道,不过他今晚可能还会来我家,我爹爹答应帮他搞一块河南府公差的牌子,在外面行走比较方便,不会被盘查。”

    这时,李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杨玉珮道:“杨钊昨晚去你们家,但晚上洛阳要关闭城门,难道他就躲在城内?”

    “我们家在西城门外,不在城内,如果公子要找那个烂赌鬼,得快一点,说不定他会提前来。”

    …………

    杨玉珮给李琇留了一张草图便走了。

    李琇立刻对钟馗道:“去把裴旻找来,今晚有重大行动!”

    不等钟馗出门,裴旻便回来了,他是识大局的人,不会走远,师妹走了,他当然要立刻回来。

    李琇开始给众人部署,“张瓶和赵壶负责继续盯住李璀。”

    裴旻不解问道:“殿下觉得有必要再盯住李璀?”

    李琇摆摆手道:“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们先要明白一件事,陈玄礼并没有真的倒向天子,他就算倒向天子,也要给足摄政王面子。

    所以他一定会告诉李璀,让他和我们竞争,我们绝不能轻视李璀,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很有必要。”

    ……….

    杨家就在西城门外,但不在官道边,距离官道还有一里左右。

    杨玄琰今晚和杨钊约好在路边的骡马行见面。

    李琇他们只要盯住骡马行,就能等到杨钊。

    骡马行门口挂着一只大灯笼,上有‘吴家骡马行’五个黑字,夜里点亮招揽生意,微弱的灯光正好可以照亮路面。

    骡马行对面则是一座客栈,李琇索性在客栈定了两间紧靠路边的上房,方便他们监视着骡马行的动静。

    夜幕悄然落下,关闭城门的鼓声敲响,八百记鼓声停止,洛阳西城门吱嘎嘎关闭了,吊桥也高高拉起。

    原本喧嚣热闹的城门处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官道上再也看不见一个行人,只偶然听见远处传来犬吠声。

    大约在戌时左右,一名骑马人从远处疾奔而来。

    光线看不清来人模样,但感觉身材有点像,李琇当即给裴旻使了个眼色。

    不多时,裴旻将人带到房内,小眉点亮了灯。

    “你不是杨钊!”

    李琇从里屋走了出来,疑惑望着眼前的杨钊,相貌完全不一样。

    “公子,他是!”

    裴旻伸手慢慢剥掉杨钊脸上的面具,露出了真面目,正是骗子杨钊。

    他可比上次在行骗时憔悴多了,气色晦暗,胡子蓬乱,一副江湖落魄的模样。

    “怎么是你们?”杨钊愕然地望着李琇。

    “说吧!公主在哪里?”

    杨钊张大了嘴,“你们…..你们都知道?”

    “我是皇三十八子,奉天子旨意来寻找公主,如果你不说,我把就你交给陈玄礼。”

    杨钊干咽一口唾沫,“给我一杯酒!”

    李琇给他满了一杯酒。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沉声道:“我想和殿下单独谈一谈。”

    李琇给众人使个眼色,众人都退了下去。

    李琇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说吧!公主在哪里?”

    “那个蠢婆娘,害死我了!”

    杨钊狠狠一拳砸在桌上,满肚子的愤懑终于发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