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五章 风声鹤唳
    大帐内,陈玄礼冷笑一声,“殿下,你拿一个带着面具的假木易人头给我,就以为答对我的题目吗?”

    “大将军认为我答错了?”

    “你人是找到了,我承认,但这颗人头不对,你没有杀他。”

    李琇淡淡一笑,“大将军,你我心里都明白,这个木易杀不得,公主对他很痴迷,杀了他,我没法劝公主和杨家联姻。”

    陈玄礼没有吭声。

    李琇又道:“我没猜错的话,你给公主的承诺也是放过木易,但你又想借我的手杀他灭口,难道你就不怕我把真相告诉公主?”

    陈玄礼的目光像刀子一般锋利,仿佛刺透了李琇。

    “我可以杀你灭口!”

    “我写了一封信给手下,你杀了我,信就会交给高力士,摄政王也保不了你。”

    “老夫有两万军队,我怕谁?”

    李琇仰头大笑,陈玄礼恼火道:“你笑什么?”

    李琇笑声一收,冷冷道:“我在笑大将军为了一个江湖骗子,最后居然想兴兵造反,大将军,公主痴迷那个骗子,就算她知道是大将军安排的,又有何妨?难道她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天子?”

    陈玄礼注视李琇半晌,浑身一下子放松了。

    他取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刀子一般的眼睛注视李琇道:“公主在巩县,这是她的藏身之处,但我不妨明着告诉你,我同样会把这个地址告诉其他人,你只有把公主带到天子面前,这道题我才算你完成。”

    ..........

    李琇走了,长子陈致走了进来。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木易了,父亲觉得他会赢吗?”

    陈玄礼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值得我改变立场,那他必须拿出真本事,而不是靠一点小聪明和运气。”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请立刻禀报大将军,就说本王有急事!”

    陈玄礼父子对望一眼,薛王果然来了。

    陈玄礼起身迎了出去,笑眯眯道:“这么晚,王爷怎么来了?”

    薛王李成业冷冷道:“大将军,你答应过本王,在寿辰之时,把公主交给我,你不会又反悔了吧!”

    陈玄礼微微笑道:“我怎么会出尔反尔。”

    “少废话,公主在哪里?”

    “在巩县保国寺!”

    李成业深深看了陈玄礼一眼,转身走了。

    望着薛王走远,陈玄礼又对长子道:“你去找到李璀,告诉他,公主在巩县保国寺!”

    ..........

    离开西内苑,李琇取出自己的爵位牌,递给裴旻道:“告诉裴使君,薛王的人也在追捕公主,形势不妙,请他立刻派援军赶到巩县和我汇合。”

    李琇又附耳对裴旻道:“你告诉裴使君,他身边…….”

    “公子,万一薛王不是派高句丽人呢?”

    “放心吧!他绝不敢自己出面对付公主,肯定会假手高句丽人。”

    裴旻催马走了,李琇带着小眉催马向城西的客栈奔去。

    “我们去休息片刻,等裴九回来我们就出发去巩县!”

    小眉有点不放心,“公子,让张瓶、赵壶去盯住李璀,是不是有点大意了,还是让钟馗去吧!”

    李琇呵呵一笑,“要相信他们,他们在关键时刻会起作用的。”

    ……….

    此时裴宽已经洗脚准备入睡了,忽然听见外面传来敲门声。

    裴宽听敲门声颇急,便吩咐管家,“去看一看!”

    不多时,管家回来禀报,“老爷,是皇三十八子的手下,也姓裴,说有急事!”

    “我知道了,带他到我书房稍候!”

    李琇这个时候派人来找自己,必然是有了重大的发现,裴宽穿上鞋,又披了件外套来到书房。

    “晚辈裴旻拜见叔公!”

    裴旻单膝跪下给裴宽行一礼。

    “不必多礼,殿下现在什么状况?”

    “回禀叔公,我们已经发现了公主下落,就藏身在巩县,但现在薛王和摄政王他们也在追捕公主,差不多要找到了,我们需要援军!”

    说完,他把李琇的爵位牌呈给裴宽。

    裴宽点点头,“你们可以先出发,等天一亮,我就派精干赶去巩县接应你们。”

    “使君,还有一事,我家公子再三嘱咐!”

    裴旻低声说了几句,裴宽顿时愕然,“这是真的?”

    裴旻点点头,“一定是真的,请使君务必按照公子的策略来做。”

    “好吧!这次我就听殿下的安排!”

    裴旻走了,裴宽负手走了几步,随即对管家道:“立刻派人去把金县尉和紫捕头找来见我!”

    不多时,县尉金迥和紫林枫都赶到了裴宽府宅。

    裴宽对二人道:“三十八郎已经发现了咸宜公主的下落,你们二人立刻率领锦衣捕快赶去巩县支援三十八郎,他会在城门处和你们汇合,现在就开始准备,天亮出发!”

    “遵令!”

    两人躬身行一礼,立刻退下去安排人手了。

    ………..

    县尉金迥回到府中,他当即写了一封短信,交给一名心腹,“立刻去百昌楼,把信交给主人!”

    ……….

    百昌楼后堂,高句丽复国会副会主高训文接到了县尉金迥派人送来的快信。

    “这个三十八郎是什么人?”高训文问道。

    坐在对面的瘦高男子是他兄弟高训武,也是高句丽复国国的武士首领,武艺极为高强。

    高训武淡淡道:“他是李隆基的幼子,去年因皇甫太妃一案被废为庶人,原本是个没用的废物,但不知怎么回事,这几个月突然崛起,居然扳倒了牛仙童,李隆基夺回皇宫控制权,他功不可没。”

    “他手下有多少人?”

    高训武笑了笑,“他手下就没有人,兄长不用太担心,他发现了公主是好事,给我们省了很大的力。”

    高训文沉吟半晌道:“切不可轻敌,天亮你带五十名手下出发!”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禀报,“启禀会主,薛王派人来了,有急事!”

    薛王的首席幕僚王丰走了进来,将一支令箭递给高训文。

    “薛王已得到确切消息,公主藏身巩县保国寺,你们立刻出发,务必把公主带回来交给殿下。”

    高句丽武士随即分兵两路,高训武走水路为主力,高训文走陆路接应,向巩县保国寺赶去。

    .........

    就在李琇率领手下东去不久,西内苑也沸腾起来。

    李璀率领数十名手下离开营地,赶往巩县,陈玄礼告诉他,公主就藏身在巩县保国寺内。

    两个时辰后,数百骑兵在草地上迅速集结,战马嘶鸣,骑兵们驾驭着一匹匹矫健威风的高头骏马。

    大将军陈玄礼身披鱼鳞甲,头戴金盔,他高喊一声,纵马疾奔,三百亲卫骑兵跟着他鱼贯奔行,离开大营赶往巩县。

    陈玄礼刚刚得到消息,天子和摄政王的船队还有两天就要进入洛水,他要赶去巩县迎接天子和摄政王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