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六章 兵不厌诈
    五更还没有到,偃师县西城外的平安客栈便点亮了灯,伙计们开始烧火做饭。

    “你们太慢了!”

    一名武士跑来厨房吼道:“我家殿下急着要出发,倒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好?”

    “马上就好了,现在在煮肉汤!”

    这时,掌柜跑来对两个伙计道:“你们先把别的饭菜上了,肉汤最后再端上去。”

    两名伙计连忙拎着肉饼筐和小菜坛子向饭堂走去。

    这时,厨房没人了,出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看猥琐的身影便是张瓶和赵壶,

    他们一路跟着李璀和他的手下。

    要不李琇怎么把张瓶和赵壶称为歪才呢?就是因为他们正事做不了,打闷棍、下巴豆却是高手。

    两人白天在药铺里买了一大包巴豆粉,一直在等待机会。

    李琇告诉他们,他们上次被李璀下了巴豆,所以他们今天要找回这个场子。

    赵壶在门口放风,张瓶钻进了厨房,他掀开煮肉汤的大锅盖子,将一大包巴豆药粉倾倒了进去,又用汤勺稍稍搅拌均匀,这才放下锅盖溜出厨房。

    两人连帐也没有结便逃走了。

    饭堂内灯火通明,坐满了李璀的手下,他半夜两更抵达偃师县,正好城外有家很大的客栈,众人便在客栈内休息了两个时辰。

    武士们都饿坏了,狼吞虎咽吃着干肉饼,可惜没有肉汤,让众人抱怨不已。

    李璀则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吃饭,他咬了一口饼,饼太硬,简直难以下咽。

    ‘砰!’李璀一拍桌子,不满地喝问道:“肉汤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

    两个伙计端着满满一大锅肉汤过来,武士们立刻涌了上去,第一碗给了李璀。

    李璀把饼撕碎泡在肉汤里,有滋有味吃了起来。

    肉汤味道浓烈,用料十足,每个武士都满满喝了一大碗,这才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

    “准备走了!”

    李璀站起身向外面走去,可还没有走到门口,忽然‘哎哟!’一声,腹中疼痛难忍,捂着肚子向茅厕跑去,

    紧接着,所有人都开始痛苦地捂住了肚子。

    李璀和他的三十多名手下爆发了集体腹泻,他们仅仅吃了一顿早饭,便全部倒在客栈内,被腹泻折磨得死去活来。

    他们成为第一支出局的势力。

    …………

    巩县城头上,裴旻打手帘向远处眺望,只见远处数十人骑马疾奔而来,激起滚滚黄尘。

    裴旻攀住一根绳子下来,奔上前对李琇道:“公子,是锦衣捕快,他们来了!”

    李琇一挥手,钟馗驾驶着一辆马车跟上来,小眉骑马跟在旁边。

    马车内是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年轻女子,她手中捏着一锭黄金,既是欢喜,又是害怕。

    大队骑兵瞬间奔至,为首之人正是洛阳县尉金迥,后面一人却是紫林枫,她面沉如水,就仿佛根本不认识李琇。

    “金县尉!”

    李琇迎了上去,抱拳笑道:“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金迥看了一眼李琇身后的马车问道:“那辆马车内可是公主殿下?”

    “正是!”

    李琇取出公主金牌,扔给金迥,“这是公主殿下的金牌!”

    金迥仔细看了看金牌,他虽然没有见过公主,但他见过金牌,和他所见完全一眼。

    “请殿下把公主交给我们,从现在开始,由我们负责保护公主安全!”

    李琇一怔,“为什么?”

    金迥也不解释,立刻下令道:“把马车带过来!”

    “等一等!”

    李琇佯怒问道:“竟然要抢我的功劳,这也是裴使君交代的吗?”

    “我们只是想让公主平安回洛阳,这是我们的职责,请殿下不要妨碍公务!”

    金迥脸庞变得狰狞起来,他一挥手,三十名手下刷地举起了军弩,弩箭冷冷对准了李琇。

    李琇无语,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他瞥一眼大长腿,可惜这会儿紫林枫的大长腿失去了诱惑,她连正眼都不看李琇。

    虽然明知是在做戏,但李琇还是有点失望。

    紫林枫上前打开车门看了看,亲自把马车赶了过来。

    “回禀县尉,车内确实是公主殿下!”

    “你们这群混蛋!”

    公孙小眉双眉倒竖,勃然大怒,“我们费心费力才找到公主,你们竟然半路摘桃子?还亏你们是官府,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小眉不要说了!”

    李琇连忙止住她,“我们确实实力不如人,我认栽,你们赢了!”

    金迥得意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殿下自己保重,我们走!”

    他率领手下押送着马车调头向西而去。

    李琇望着他们走远,有点哭笑不得,这就好像歹徒精心策划,最后却抢走假钞一样。

    “我们走!”李琇喝令一声。

    “公子,不等紫师姐吗?”

    “他们还要负责引开高句丽人,会去保国寺和我们汇合!”

    众人调转马头,向保国寺方向奔去。

    ...........

    离开巩县不久,金迥便悄悄嘱咐一名心腹几句,心腹会意,立刻脱离队伍向码头方向奔去。

    紫林枫却看得清楚,她也吩咐两名手下放慢速度,渐渐脱离了队伍。

    众人带着公主的马车奔出数里,紫林枫忽然勒住了马匹,她冷冷望着金迥道:“金县尉,你为何要违反县君的命令?”

    金迥恼火地哼了一声,“你是忘记自己身份了吗?居然敢用这种态度给我说话!”

    “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但县君再三交代,让我们协助皇三十八子,而不是让我们抢夺公主,是你违反了县君的命令!”

    “那是你不知道,县君另外嘱咐了我!”

    “一派胡言!我昨晚比你先到,和你同时离开,县君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你单独在一起,你当我是傻子吗?”

    金迥恼怒起来,“那我告诉你,这是王府尹的命令,你敢不从令?”

    紫林枫摇摇头,“你用王道周来压我,我确实不敢不从,可惜你把别人当做傻子了。”

    她一挥手,“带上来!”

    两名手下从后面带上来一人,正是金迥的心腹手下。

    “他去找高句丽人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金县尉也是高句丽人!”

    金迥被揭穿了老底,恼羞成怒大骂,“你这个混蛋,我是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紫林枫目光冰冷如刀,“确实和我没有关系,但我也要明着告诉你,马车里的人并不是公主,三十八郎布下了圈套,就等你钻进去!”

    金迥已经把消息传给了高训文,紫林枫却忽然告诉他,马车里不是公主。

    金迥顿时又惊又怒,“贱人,你竟敢骗我!”

    紫林枫缓缓拔出剑,眼中露出杀机。

    金迥心中害怕起来,拨马后退几步,急令左右道:“给我上,杀了这个贱人!”

    三十名锦衣捕快谁都没有动,一起冷冷地看着他,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泄露,没有人再愿为卖命。

    金迥心中发慌,大喊道:“紫林枫,我是朝廷命官,你敢杀我?”

    紫林枫的手中长剑一闪,金迥手中的公主金牌被挑飞,紫林枫一把接住。

    “滚!”

    金迥如获大赦,催马向洛阳方向疾奔而去………

    紫林枫放走了马车里的年轻女子,回头对众人道:“我们去前面林家镇等候!”

    林家镇是洛阳前往巩县的必经之地,在林家镇等候,她可以替李琇阻击高句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