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八章 血战高塔
    佛宝塔连同塔顶高约九丈,一共有七层,塔身是用大块花岗岩修建而成,另外还配上木制的飞檐,看起来石塔和木结构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显得美观大气。

    众人上了六层,把一堆兵器放在地上,有十几柄长剑,一副弓箭,两支角弩,还有四支长矛和五口横刀。

    另外还有面饼和清水,这也是方丈给他们提供的。

    “我来分配一下任务!”

    李琇当仁不让,对主力裴旻道:“裴九负责塔外作战,阻击敌人攀塔而上,这些剑都归你使用!”

    裴旻默默点点头,把长剑归成一堆。

    李琇又取了一根长矛扔给钟馗,“老钟负责五楼的石门,顶住石门,不让敌军从楼梯上来。”

    钟馗长得跟熊一样,他负责堵门是最合适不过。

    “公主拿一把剑防身吧!”

    “我会用弩!”

    咸宜公主拾起一把弩,又找了一把稍细的剑防身。

    “弓箭给我!”小眉拾起弓和两壶箭。

    小眉拾起弓,拉弓放弦,崩的一声响,还好是五斗弓,若是八斗弓她就拉不动了。

    李琇自己也拾起一把角弩,他试验过弩箭,有钱袋替他作弊,虽然技能还只是初级,但三十步内没有问题。

    他拉开弦,装上了一支弩箭,还不错,用得颇为熟练。

    他把弩背在身后,又抱起一捆长矛。

    “他们来了!”裴旻站在窗前,注视前方寺院。

    众人走上前,只见寺院内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足有四五十人,他们打翻了十几名僧人,一名僧人战战兢兢向石塔一指,数十名武士随即向石塔方向奔来。

    “我去帮老钟!”

    李琇抱着长矛向五楼奔去。

    石塔二楼和五楼各有一扇石门,二楼的石门已经脱落,但五楼的石门还完好。

    钟馗已将石门关闭,正在四处寻找顶门的家伙。

    李琇见地面有一处凹坑,忽然想起六楼有一根木柱。

    他连忙跑回六楼取来了木柱,木柱俨如大腿般粗细,一头顶住石门,另一头正好放在凹坑内。

    “还真是它!”

    有了大木头顶门,李琇和钟馗都稍稍松了口气,高句丽人想攻破这道石门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

    高训武率领数十名手下冲进了佛塔大院,他们很快控制了所有出口。

    高训武走进佛塔,四下打量一番,心中有点失望了。

    他原本考虑放火,但现在看来,对方已经先想到了这一点,最多只能烧掉几座飞檐,对塔身却没有影响。

    一刻钟后,高句丽人开始发动了进攻。

    他们分兵两路,一路武士从内部沿着楼梯向上进攻,一路由武艺高强的武士从外部向上攀爬。

    内部进攻的武士刚开始很顺利,但在五楼被堵住了,五楼的石门关闭,十几人奋力推门,但石门依旧纹丝不动。

    “去找撞木来!”为首武士喊道。

    武士们下楼去找撞门的木头,此时外面进攻的武士也遇到了麻烦。

    他们刚靠近佛塔,上面便有箭矢射下,一名武士躲闪不及,被射中了大腿,武士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小眉,不错啊!”

    李琇竖起大拇指,他没想到小眉先声夺人,率先拔下了头筹。

    公孙小眉掩饰不住眼中的得意,撇撇嘴道:“要不是弓箭不太顺手,这一箭肯定要了他的狗命!”

    咸宜公主一言不发,瞄准一人扣动了弩机,弩箭闪电般射出,对方反应极快,猛地低头,这一箭贴着头皮射过,将帽子射飞了。

    “混蛋!”

    咸宜公主骂了一声,再次拉弓上弦,安放上弩箭。

    三名武士从四楼跳到窗外,奋力向五楼翻去,为首武士刚一露头,一道寒光闪过,飞剑射穿了头颅,武士惨叫一声,翻身摔下塔去。

    裴旻一个翻身,长剑如闪电般刺出,速度太快,另一名武士躲闪不及,被一剑刺穿咽喉,又被裴旻一脚踢下了高塔。

    第三名武士是从西面攀上,他趁裴旻在和另外两人激战之时悄悄靠近了窗子。

    塔内一名长得像熊一般的黑面虬鬓男子手执长矛指着他。

    这名高句丽武士挽一个剑花,刚要跳进塔内,眼前忽然站起一个年轻人,手执弩箭笑眯眯对准了他。

    “这下应该能射中吧!”

    “噗!”弩矢射进了一尺外的胸膛,武士惨叫一声,捂住胸膛后退几步,他满脸愤怒地指着年轻人,似乎想大骂对方无耻,可惜他骂不出声,眼前一黑,一头栽下塔去。

    “是不是有点不讲武德?”李琇笑问道。

    钟馗呵呵一笑,“这就叫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是最高明的战术!”

    “还是老钟会说话!”

    李琇笑了笑,又上了一支箭,瞄准裴旻身后一人,一箭射去,正中脖子,武士闷叫一声,栽下了高塔、

    “好箭法!”钟馗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李琇又上了一支箭,又一箭将裴旻侧面的一人射倒。

    裴旻身边压力大减,越战越勇,将最后两名武士斩下高塔。

    “咚!”

    石门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尘土扑簌簌落下。

    钟馗大吃一惊,连忙用肩膀顶住石门。

    “公子,石门裂了!”

    石门年代久远,几下沉重的撞击,表面迅速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纹。

    “咚!”又是一声闷响,石门向内凸出,石门已完全裂开,从裂缝甚至能看见外面人影晃动。

    最多再撞两三下,石门就完全垮塌了。

    形势十分危急。

    “裴九!”李琇急喊了一声裴旻,指了指楼下。

    裴旻会意,刚要下去,李琇却叫住他,“用这个!”

    他拾起钟馗的长矛扔了过去。

    裴旻苦笑着摇摇头,挥剑斩去矛杆的三分之一,使长矛变成了短矛。

    他用脚牢牢钩住飞檐,一个吊挂金钩,身体荡了下去。

    下方的高训武看见了让他血脉贲张的一幕,对方一人倒挂在飞檐,借助身体的摇晃,奋力一掷,手中长矛射进窗内。

    四楼传来一串惨叫声,高训武痛苦地闭上,从惨叫声听出来,至少有五人被这一矛射杀了。

    十名高句丽武士抱住一根大木头,两边各站五人,他们正要进行最猛烈的一次撞击,不料这一矛将右边五名武士穿刺成了糖葫芦。

    其余五名武士吓得扔下木头,狼狈向楼下逃去。

    “给我先杀了此人!”

    高训武嘶声力竭地大喊,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嗖!’地射来,高训武急忙闪身,还是稍慢了一步,‘噗!’一箭射中了他的右肩。

    李琇懊悔地一捶窗台,再稍微偏一点点,就能射杀对方了。

    ……….

    七八名武士翻上五楼,一起向裴旻杀来,裴旻左突右杀,骁勇无比,连杀三人,这时,一名武士无声无息向裴旻身后靠近,企图从后面偷袭。

    李琇抱着三支长矛从六楼奔下来,正好在楼梯上看到了这名袭击者,他从后背取弩已经来不及,索性扔掉两根长矛,手中长矛一挺,直刺武士的左肋。

    这名武士反应极快,一侧身躲过长矛的刺杀,顺手一把抓住长矛,一纵身向李琇扑来。

    公孙小眉出现在李琇身后,张弓一箭射去,武士在空中无法躲避,箭矢正中这名武士的咽喉,箭尖从后颈突出,武士重重落在屋檐上,骨碌碌滚下了高塔。

    “公子当心!”

    钟馗一声大喊,另一名武士从东侧跳进塔内,他却不管石门,纵身向楼梯扑来。

    李琇回矛反刺,“咔嚓!”一声,武士挥剑斩断了矛头,他用脚钩住楼梯,身体一转,狠狠一剑劈向李琇脖子。

    剑如疾风,快得无以伦比,李琇想躲已来不及,公孙小眉张弓搭箭也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半空忽然寒光一闪,一支飞剑从窗外射入,“噗!”血光四溅,武士脖子被斩断,尸体和人头同时滚落下地…….

    八名武士全部被杀,先后被杀武士已接近二十人。

    高训武孤注一掷,大吼道:“十名武士翻上去,二十人去撞门,杀死对方一人,赏钱千贯!”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片惨叫声。

    高训武大吃一惊,一回头,只见无数的锦衣捕快杀进了佛塔大院,守在门口的十几名武士抵挡不住,被杀得节节败退,为首之人是一名身材极高的女人,正是紫林枫率领手下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