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五十九章 凯旋上船
    巩县城头,陈玄礼面无表情地听着长子的汇报。

    “李谦先出局,他们偃师被人下了巴药,所有人剧烈腹泻,连走路都困难。”

    陈玄礼冷哼了一声,“摄政王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吗?派一个蠢货来招降我?”

    “薛王那边呢?”

    “薛王自己的武士没有出动,交给高句丽人!”

    陈玄礼点点头,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对付公主,薛王不可能自己出手,万一失手麻烦就大了,一定会假借高句丽人出手。

    “他们派出了多少人?”

    “高句丽人分水陆并进,据说派出一百名武士,高训文和高训武兄弟各领一队。”

    “一百人?”陈玄礼吃了一惊,李琇手下才几人,恐怕李琇这次要遇到麻烦了。

    “父亲,紫林枫也率领三十名锦衣武士赶去支援李琇,县尉金迥也去了,好像金训文那边出了问题,听说他得到金迥的假消息,耽误了大半天时间。”

    ‘金迥的假消息?’

    陈玄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自己告诉过李琇,金迥是高句丽人,莫非他将计就计?

    如果真是这样,倒有点意思了。

    一名士兵跑上前禀报,“大将军,皇三十八子派手下来了。”

    “人在哪里?”

    片刻,钟馗被领上前,抱拳行礼道:“在下钟馗,是皇三十八子手下,参见大将军。”

    陈玄礼点点头,“殿下情况如何?”

    “他已经成功接到公主,正在前来巩县的路上。”

    “你们没遇到高句丽人?”

    “回禀大将军,遇到了高训武率领的五十多名手下,我们在保国寺血战,杀死对方二十二人,最后我们援军到来,高训武仓惶逃走。”

    陈玄礼简直不敢相信,瞪大眼睛问道:“你们连公主也才五个人吧!怎么做到的?杀死对方二十余人?”

    “我们据守高塔,占据地利,公子部署有方,指挥得当,裴旻武艺高强,以一挡十人,其他人都一起拼命,连公主也端起弩箭射伤了敌人,血战一个多时辰,终于等到了援军。”

    “你家殿下不愧是人中之龙!”

    陈玄礼由衷竖起了大拇指,对钟馗道:“请转告你家殿下,他的题完全答对了,我陈玄礼会信守承诺!”

    …………

    天子和摄政王的船队终于来临,一百多艘大船浩浩荡荡,声势浩大,岸边还跟随着五万大军。

    为首万石大船正是天子龙船,摄政王的麒麟船在二十余艘外。

    船队开始缓缓靠岸。

    李隆基站在船头,他远远望见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在码头上等候。

    只见他身穿盔甲,怀抱印绶和帅剑,这让李隆基顿时又惊又喜。

    这分明是陈玄礼来向自己效忠啊!

    怎么回事?陈玄礼想通了?

    高力士也看见了陈玄礼身后的李琇和咸宜公主,他顿时明白了。

    “陛下,是三十八郎,一定是他说服了陈玄礼!”

    李隆基心中激动异常,捋须呵呵大笑,“朕也有黄须虎儿,这下摄政王无话可说了。”

    …………

    李琇带着咸宜公主上了船,武惠妃迎了出来,母女二人相拥而泣。

    尽管武惠妃一直不喜欢这个族侄,但偏偏李琇能在关键时刻把她女儿救回来,不光保住了女儿的性命,也保住她的名声,这份恩情她不得不有所表态。

    “三十八郎,这次多亏你了,哎!希望你能再接在励,早日把你母亲从冷宫里接出来。”

    武惠妃言外之意,她会在李琇母亲出冷宫一事上帮忙。

    李琇连忙躬身行礼,“多谢姨母关心,把皇妹救出来,是我份内之事,我只恨自己救出皇妹太晚,让她受苦了。”

    这时,高力士走过来对武惠妃道:“娘娘,圣上要见咸宜公主,你们先去吧!”

    武惠妃向李琇点点头,拉着女儿的手向船舱内走去。

    高力士笑眯眯道:“恭喜三十八郎了,这次又夺下头筹!”

    李琇挠挠头笑问道:“这次爵位不会像上次那样,又会有什么变故吧?”

    “放心吧!这次是做任务的爵位,和上次不一样。”

    高力士带着李琇来到一间船舱内坐下,宫女进来上了茶。

    高力士问道:“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妨说实话,这次公主失踪是不是和陈玄礼有关?”

    原来父皇已经猜到了原因,自己替咸宜公主圆谎还有什么意义?

    但话又不能说得太直白,得委婉一些。

    “很多事情是阴差阳错,陈玄礼确实想控制公主,但公主不愿受他控制,所以跑掉了,再加上高句丽人一直在威胁她的安全,使她有家难回。”

    高力士沉吟一下道:“天子的意思是,公主失踪就是被妖掳走,没有别的原因,这件事要尽量淡化,最好不要再提及。”

    “那陈玄礼……”

    高力士一摆手,“天子好容易才争取到陈玄礼,不想再出变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琇点点头,“我明白高翁的意思!”

    高力士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对李琇道:“找到公主,只占你这次功劳的三成,但争取到陈玄礼,才是这次功劳的七成。”

    “那有啥好处?”

    “可惜爵位只能升一次,天子说,如果不是摄政王掣肘,凭你这次的功劳,完全可以升为县公,很遗憾…….”

    “可以变现嘛!”

    李琇估计高力士不懂变现的意思,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爵位升不上去,功劳可以折算成钱。”

    高力士无语,无可奈何道:“我忘记对面坐的是你这个臭小子了,哎!你就不能谦虚点吗?”

    “高翁,我真的太穷了,穿的衣服破破烂烂,连饭都……..”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回头我给天子说说,赏你几幅张旭、阎立本的字画,跟我来吧!天子要见你。”

    ……….

    来到天子坐舱前,迎面遇到了陈玄礼。

    陈玄礼笑眯眯道:“我给天子表明了殿下的功劳,希望天子能重用,殿下,我忠心地希望殿下能早日回归王位。”

    李琇也微微笑道:“彼此彼此!我也衷心希望大将军更上一层楼。”

    两人心照不宣,一起大笑,陈玄礼又向高力士见礼,这才扬长而去。

    “高翁,陈玄礼能封什么爵位?”

    “天子将封他为宋国公,虽然封不了郡王,但会加他太师头衔。”

    “摄政王许他什么?”

    “爵位限制很严格,摄政王也同样封不了他郡王,但摄政王可以封他中书门下平章事头衔,这可是人人向往宰相的资格。”

    “为什么天子给不了?”

    “当年就约定好天子和太上皇每人可封八个平章事头衔,天子已经用了五个,太上皇也用了五个。

    但太上皇驾崩,李成器继位,他又有了八个平章事名额,你明白了吧!”

    李琇点点头,“对方实际上有十三个名额。”

    “没错,走吧!不要让天子久等。”

    ………

    李琇原本以为父皇要和他谈一谈公主的事情。

    但走进船舱后,他却愣住了,房间里不仅有天子李隆基,李胜、李纪和裴宽也在坐,还有另外一名官员。

    “儿臣叩见父皇!”

    李琇恭恭敬敬行了大礼。

    李隆基对这个儿子非常满意,不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回了公主,还把陈玄礼争取过来了,简直让李隆基喜出望外。

    连陈玄礼和裴宽都对他赞不绝口,让李隆基更高看李琇一眼。

    “皇儿先坐下吧!有正事商议。”

    “谢父皇!”

    李琇坐下,李胜和李纪起身道:“那微臣先告辞了!”

    “去吧!”

    李隆基对李胜和李纪道:“接下来你们要加快进度,朕希望在洛阳牡丹花节结束之时拿到证据!”

    李胜和李纪躬身行一礼,告退下去。

    李隆基又对李琇道:“这次你找回公主表现非常好,朕决定再给你一个任务,协助王监令调查洛阳军器监火硝失踪案件,任务完成,论功行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