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章 新的任务
    李琇心中着实有些失望,为什么新任务完成才赏,难道这次就结束了?

    “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

    “王监令,你大概介绍一下情况!”

    这位长安军器监令叫做王楚,年约五十岁,看起来很精明。

    王楚微微欠身道:“根据我们去年的盘存数据,洛阳军器监内应该还储存五万斤火硝,但这次盘点报告上,发现少了一万五千斤,只剩下三万五千斤,少了整整一百五十大桶。

    我们的人前几天过来再清点,依旧没有找到这一万五千斤火硝,他们说受潮销毁了,但我们没有发现相关销毁的记录文书,他们说文书在藏图阁内,这两天会找出来。”

    李琇听得很惊讶,这火硝莫非是火药?

    什么时候中唐也开始使用火药了,难道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一个穿越的前辈吗?

    “王监令的意思,我们这次调查,就是要查找这一万五千斤火硝的下落?”

    “不光是火硝,还有配方和生产火硝的技术,技术图纸他们也在找,我怀疑也已经失踪了。”

    李琇有种直觉,事实不是那么简单,他沉思片刻便对李隆基道:“父皇,儿臣有个不情之请。”

    李隆基笑道:“你说吧!只要合理,朕会支持。”

    “这次儿臣需要洛阳县衙的协助!”

    李隆基看了裴宽一眼,裴旻点点头。

    “准奏!”

    ……….

    回到船舱,高力士请李琇坐下,对他道:“之前这个案子交给李纪去做,但李纪进展也不大,所以裴宽推荐你来调查器火硝失踪一案,希望你不要让天子失望,尽快查出真相。”

    “把洛阳军器监的官员抓起严审一番,不就知道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洛阳军器监是当年太上皇和太子争权时留下的后遗症。”

    “高翁能详细说说吗?”

    “当初天子控制了军器监,太上皇不满,便把洛阳军器监提升一级,和长安军器监平级,由此开了个很坏的头,随后又出现了洛阳国子监、洛阳匠作监、洛阳都水监和东都御史台。

    太上皇驾崩前也意识到这样做是在分裂朝廷,便撤销了东都御史台、洛阳都水监和洛阳国子监,只保留洛阳太学,又把洛阳军器监和匠作监合并,就是现在的洛阳军器监。

    “那为什么不一并把洛阳军器监撤销?”

    “因为涉及到几万工匠的生活,撤销实在不方便,最后将它降低了一级,和太原以及成都的军器监一样,只是朝廷军器监的分支,只不过洛阳军器监规模更大,不亚于朝廷军器监。

    它名义上属于朝廷军器监管辖,但实际上还是个独立官署,控制在摄政王手中。”

    李琇沉吟一下,又问道:“既然是控制在摄政王手上,它们会允许长安军器监派人前去盘点核查?”

    高力士笑着点点头,“这个问题问得好,也是关键所在?”

    “我愿洗耳恭听!”

    高力士沉吟一下道:“大概在去年十一月,摄政王发现薛王对军器监渗透很深,他便开始允许长安军器监来洛阳盘点核查,结果发现了很多严重问题。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必然和薛王有关,所以便用调查火硝来作为突破口,它更敏感,影响更大。”

    “所以这次调查,摄政王不会阻挠。”

    “摄政王也是要面子的,他和天子达成妥协,只允许查案,但不准动人,除非你能找到官员的重大把柄。”

    高力士又语重心长道:“天子的最终目标是完整拿下东都,一旦拿下东都,天子的影响力就会向东扩展,东都不但不会阻碍天子影响力,反而会形成一个扩张效应。”

    “我明白了,天子的真正目标是薛王。”

    “你明白就好,东都军器监案子只是其中一环,李胜、李纪也在从别的方面突破,三十八郎,我们大家一起努力,早日实现天子的大业。”

    李琇干咳两声,“高翁,我找回公主,争取了陈玄礼,难道就没有下文了?”

    高力士仿佛一脚踩空,恨得牙根直痒,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应该想到的啊!这混蛋一点远大理想都没有,就整天盯住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

    “咱家已经给天子说过了,天子将会赏你两幅褚遂良的字和一幅阎立本的画。”

    “没有钱吗?”

    高力士翻了个白眼,“褚遂良的字和阎立本的画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宝贝,价值连城,你还不满足?”

    李琇嘟囔一句,“就不知道去哪里出手?”

    高力士眼转一转,他忽然发现一个好机会,这么好的宝贝这混蛋居然想出手?

    若消息传出去,朝廷那些权贵岂不是要抢疯了,不行,自己必须先下手。

    “咳!咳!三十八郎,咱们交情一直不错,你若不想收藏就转让给我吧!”

    李琇很俗,他对这些名家字画没兴趣,他拿到也是想着出手换钱。

    他挠挠头,“转给高翁也可以,但我们先说好,咱们得按市价来算。”

    “这种字画没有市价,咱家给你白银,一幅一万两。”

    “那岂不是三万两白银?”

    李琇眼睛笑成一条缝,“我们成交!”

    …………

    “砰!”

    一只茶盏被李成器狠狠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李成器愤怒的声音在船舱内回荡,“我这般拉拢他,许他高爵高位,他还是要投靠天子,他对得起我吗?”

    长子李琎战战兢兢站在一旁,不知该怎么劝父亲。

    李成器年纪大了,人长得又肥胖,在气急之下血压飙升,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父亲!”

    李琎吓得扶住父亲,大喊道:“快传御医!”

    船舱内乱成一团,有宦官跑去找御医,几个健壮的宫女将李成器抬上床榻。

    随船御医赶来,紧急救治,片刻,李成器终于醒过来了。

    “陛下,不能动怒,微臣说了多少遍,要制怒!制怒!”

    “我知道了,已经气过,不会再生气了。”

    李成器挥挥手,让御医和众人退下。

    他这才对长子道:“你告诉我真相,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保证不再生气,只是想了解情况。”

    “父亲,孩儿觉得陈玄礼之前并没有真的下定决心投靠父亲,天子毕竟是正统,也在拉拢他,所以他很犹豫,父亲和在他心中是半斤八两,从他接待孩儿和忠王用同样的礼数,就能看得出来,他尽量保持一种平衡。”

    “那怎么最后倒向天子了?”

    “父亲,是三十八郎李琇,他表现得非常出彩,不仅找回公主,还让高句丽损失惨重,相比之下,我们家的那位璀殿下就太让人失望了,公开赖帐不说,被人下了巴豆粉,还躺在偃师动弹不得。”

    “公开赖帐是怎么回事?”

    “他在陈玄礼寿宴上和李琇打赌输了,赌注就是鳞锦甲,他不肯给,就赖帐跑了。”

    李成器一股怒火差点又冲上头,他克制住怒气,反复告诫自己要制怒,终于把怒气平息下来。

    “我明白了,是我失策,不该派老十三去洛阳,让陈玄礼看不到希望。”

    这时,有宦官禀报,“王爷,高力士陪同三十八郎李琇来了。”

    高力士和李琇为什么来,李成器心知肚明,他点点头,“请他们进来!”

    不多时,高力士带着李琇走了进来。

    两人行一礼,高力士关切问道:“听说王爷身体有恙?要不要我们下次再来?”

    “老毛病了,无妨,两位请坐!”

    高力士坐下,李琇却没有坐,站在一旁。

    高力士把一份升爵书递给李成器,“这是三十八郎的爵位书,他找回了公主,按照规则,可以升爵一级,请王爷过目。”

    “三十八郎这次表现很出彩啊!”

    李成器笑眯眯对李琇道:“恐怕你父皇也很意外吧!”

    李琇微微欠身道:“大伯也知道,小侄运气不错,总是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选择,一直很侥幸,其实我资质并不高。”

    “运道?”

    李成器摇摇头,“你是有点运道,但不能什么事情都归结于运道,你不必谦虚,我很清楚你确实与众不同,是优秀的皇室子弟,这是我大唐之幸,希望你能把自己的才能放在匡扶大唐社稷上。”

    “大伯教诲,小侄铭记于心!”

    李成器在升爵书上签了名,加盖了自己的印章,递给高力士。

    这是他自己制订的规则,以他的身份,不会出尔反尔。

    “另外还有一件事,李璀和你打赌输了,但他并非赖帐,他身上的鳞锦甲并不属于他,只是我借给他暂用,所以他必须向我汇报,希望贤侄耐心等几天,李璀从小就认赌服输,该给你的东西,一定会给你。”

    虽然李璀让他失望,但毕竟是他的儿子,关键时刻,他还是要替儿子说话。

    李琇微微笑道:“大伯不必放在心上,我和璀弟一向友爱,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当不得真。”

    李成器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在偃师给他下巴豆,让他生不如死?”

    李琇挺直了腰,目光也变得格外冷厉,“那就请大伯问问璀弟,我在华阴县被他夜里偷袭,脑袋都差点被他一刀砍下,这笔账又该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