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一章 藏图阁失火事件
    就在天子船队抵达巩县的当天晚上,位于洛阳皇城内的军器监藏图阁忽然起火,士兵们从四面八方跑来救火,但火势越来越大,根本救不了。

    不多时,整个藏图阁都被大火吞没了,众人很快发现,主簿金水长没有逃出来,烧死在藏图阁内。

    火焰冲天,把天空都映红了,整个洛阳城都被惊动了,次日,藏图阁失火事件便成为洛阳百姓议论的热点。

    ……….

    回到洛阳的第二天,紫林枫出现在李琇的客栈,她带着十名精锐手下,暂时借调给了李琇。

    “请你不要叫我阿紫!”

    紫林枫一脸不悦道:“你可以叫我紫捕头,也可以直接叫我紫林枫,但阿紫不是你叫的,如果你想让我替你做事,至少应该尊重我,别让我感觉像娼妓一样,还有个花名!”

    紫林枫心中很不高兴,她不喜欢这个皇子,贪财好色脸皮厚,若不是上面强行压下来,她才不想替李琇做事。

    “咳!咳!”

    李琇干咳两声,紫林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让他有点下不来台,李琇只得满脸尴尬解释。

    “紫姑娘误会了,因为以前我看过一本书,上面一个女子特温柔善良,也特美貌,她就叫阿紫,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正好姑娘姓紫,所以.......”

    “殿下不用解释,你叫我紫姑娘也可以,请说正事吧!”

    “噗!”公孙小眉忍不住捂嘴笑出声来。

    裴旻和钟馗也忍俊不住,头扭到一边偷笑。

    李琇心中郁闷,只得对众人道:“我接到了新任务,天子让我调查洛阳军器监的军资失踪事件。

    偏偏这个时候监藏图阁又失火,所以我考虑就将藏图阁失火事件作为调查的突破口。”

    说到这,他瞥了一眼紫林枫,她是洛阳官府的捕快头子,裴宽给自己说,军器监失火后,她曾率领手下去现场。

    ”紫姑娘,你来说两句吧!这里面就你去过现场。”

    紫林枫虽然不喜欢李琇,但在做事方面她却很认真,和裴旻有的一拼,或许这就是做捕头的职业习惯。

    “我是在第二天上午去的现场,已经烧成白地了,烧死了一人,据说是主簿,烧得很惨,面目全非。”

    “主簿怎么会在现场?晚上应该没有人才对吧!”裴旻接口道。

    “按照制度,晚上要有一人当值,因为夜里比较冷,所以还点着炭盆,结果就从屋里烧起,最后烧掉了整个藏图阁。”

    “死者验过口腔吗?”裴旻又问道。

    失火案一般都验死者口腔,如果口腔是干净的,那么在起火之前就死了,这就有他杀后再点火烧毁现场的嫌疑。

    紫林枫看了一眼裴旻道:“仵作验过尸体,嘴里都是烟尘,当然,也有可能死了后被处理过。”

    “那你是怎么认定这场火灾?”这次是李琇在问了。

    “最后是府衙决定的,他们和洛阳军器监官员协商后,认定为当值官员夜里取暖时失火,昨天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来人复核,也维持了这个结论。”

    “我是问紫姑娘自己怎么认为?”

    “我?”

    紫林枫淡淡一笑,“里面疑点颇多,我认为有问题。”

    裴旻动容,连忙抱拳道:“请紫捕头赐教!”

    “赐教不敢,大家探讨一下,其实我觉得主要有三个疑点,第一个疑点是火盆取暖导致火灾,可现场并没有找到火盆的残骸;

    第二个疑点是现场找到一个铜油灯,但这个铜油灯根本就不能使用,遗弃很久的破油灯,那么问题来了,这位主簿的油灯到哪里去了?总不能他晚上都是摸黑吧!

    第三个疑点就是那位军器监令姚泗,刚开始他很肯定地告诉我,死者不是军器监主簿,可当府衙介入后,他改口了,一口咬定死者就是军器监主簿。

    其他还有一些疑点,比如没人听见呼救声,再比如有人发现火焰是从仓库先烧起来,另外仵作私下告诉我,死者舌头有烧伤的痕迹,这就符合有人将火把塞进死者嘴里的情况。”

    大堂上很安静,众人听得津津有味,李琇干咳两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其实我的结论和紫姑娘一样,这个案子肯定有问题!”

    这不是废话吗?没有问题天子让他查什么?

    李琇是在显示领导的特权,可以很无耻地将下属的成果占为己有。

    当然,领导必须要有一定的水平,否则会被新下属所轻视,会影响到日后的命令贯彻。

    “我们的突破口就是军器监令姚泗,他一定知道什么秘密,但始终保持沉默,我们的第一步就是怎么才能让他开口!”

    紫林枫点点头,她不得不承认,这位皇子虽然贪财好色,但他很聪明,能够从众多头绪中一把抓住关键,或者这就是他能成功找回公主的原因。

    紫林枫眼中的冷意稍稍融化掉了那么一点点,从零下四十度降到零下三十九。

    裴旻也很赞同,“殿下看得很准,突破口确实就是军器监令姚泗,如果殿下能搞到天子金牌,或许他就会老老实实交代真相。”

    紫林枫冷笑一声,“阁下想得太简单了,如果他在天子金牌下屈服,那他又怎么向摄政王交代?”

    裴旻反驳道:“在天子金牌前继续扯谎,难道他想犯下欺君之罪?”

    李琇其实赞成紫林枫的思路,这个案子之所以大事化小,不了了之,关键就是摄政王的影响在里面。

    天子也只是在皇宫内扳回一局,但在朝廷内,摄政王的权势依旧占上风,洛阳军器监令姚泗更是摄政王的人。

    “两位不要争了,听我说一句!”

    两人安静下来,一起望向李琇。

    李琇忽然成佛了,他在这一瞬间顿悟了,大彻大悟者成佛。

    李琇悟到当领导的精髓:那就是挑拨下属之间的关系。

    他知道该怎么收拾这个不解风情的大长腿了,很简单,给她安一个对手。

    当然是用裴旻,裴旻也是捕头,能力不亚于她,只要两人形成竞争势态,紫林枫就得会学会尊敬领导了。

    那时老子不仅要喊她几百声阿紫,说不定还能再进一步,叫她紫妹,说不定还能有潜那个啥规则来着........

    李琇笑得咧开了嘴,一个美好的前景仿佛在他脑海里铺垫。

    “公子,你在想什么?”

    公孙小眉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李琇的白日美梦。

    李琇连忙拍拍脑门,“我在想怎么对付摄政王,一时走神了。”

    这句话说得众人肃然相敬,公孙小眉无语地翻着白眼,对付摄政王会笑成那样?

    “那个....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你什么都没说!”

    “我的意思是说,我来立个悬赏,两....两贯钱吧!紫姑娘和裴九比试一番,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看你们谁先抓到军器监令姚泗的把柄,有了把柄,不愁他不说实话。”

    “公子,两贯钱是不是太少了一点?”钟馗也忍不住了。

    “钱不是重点!”

    李琇瞪钟馗一眼,这人平时很善解人意,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就这么一言为定!”

    紫林枫毫不犹豫接受了挑战,“以三天为限,三天之内,我会找到姚泗的把柄!”

    李琇一拍大腿,“这就对了嘛!钱只是一个象征而已,主要是要争口气,裴九呢?”

    裴旻沉吟一下道:“如果紫姑娘已经知道他的把柄,那我只能认输!”

    “不!我不知道。”

    “那好,就三天!”裴旻也接受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