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二章 高句丽复国会
    当天下午,摄政王李成器的船队也抵达了洛阳。

    李成器刚刚用过午膳,正躺在一张软榻上休息,两名宫女坐在两边轻轻给他捶腿,阳光从船窗外射入,正好照在李成器肥胖的肚子上。

    李成器眯着眼睛,惬意地享受午后的阳光。

    虽然前天他为陈玄礼的站队大发雷霆,把桌上的茶盏摔个稀烂,但胖子就有这个好处,一旦他接受现实,他就把这件事放开了,不会让它影响自己的心情。

    这时,一名宦官快步走来,在李成器耳边道:“小王爷来了!”

    “不见!”

    李成器极不高兴地一口回绝。

    这个儿子太让他失望了,给他那么好的条件,还败得一塌糊涂,李成器算是看透这个儿子了,根本就是一个没用的蠢货。

    嘴上说不见,但李成器还是让宫女把自己扶坐起身,十分恼怒道:“把那个混蛋给我带上来!”

    不多时,李璀走进船舱,扑通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给我闭嘴!”

    李成器一声怒斥,吓得李璀不敢再哭了。

    “你还有脸来见我?你要人我给人,你要钱我给钱,甚至你比所有人都先知道公主失踪的秘密。

    结果呢?还是被李琇抢到了头筹,人家把公主找到了,还让陈玄礼重新站队,你做了什么?

    除了损兵折将,屁都没捞到一个,你还好意思来见我?我李成器怎么有你这样愚蠢没用的儿子?”

    李成器指着李璀鼻子一通大骂。

    李璀被骂得抬不起头,小声嚅嗫道:“孩儿本来是要赶赴巩县,结果在偃师县中了暗算,李琇命手下给孩儿下了巴豆粉,所有人都倒下了!”

    李成器无语地看着这个儿子,半晌他摇摇头道:“我真希望李琇给你下的是砒霜,毒死你这个蠢货,让我眼不见心不烦。

    还有,你们在陈玄礼寿宴上打赌,你把鳞锦衣输给他了,后来又怎么样了?”

    “孩儿后来没有给他。”

    李成器瞪大眼睛,“你打算失信?”

    李璀迟疑一下,小声道:“孩儿不想失信,也不想把鳞锦衣给他,这件事恳请父皇帮忙解决。”

    李成器简直无语了,一拍桌子骂道:“你把鳞锦衣给李琇又如何,他真敢收吗?他就在等你失信,给我滚出去,蠢货,输不起的混蛋,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快滚!”

    李璀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

    李成器气得满脸通红,轻松愉悦的心情都被这个蠢儿子破坏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陈玄礼选择天子的原因了,自己蠢儿子和李琇站在一起,谁会选择自己?

    让这个蠢货来洛阳,自己失策了。

    “王爷,何先生来了!”

    何先生自然就是何必凡,李成器的头号幕僚。

    李成器长出一口闷气,“让他进来!”

    片刻,何必凡快步走进船舱。

    “参见王爷!”

    李成器摆摆手,“坐下吧!我刚才差点要被那个小畜生气炸了肺,你说我的儿子为什么就那么愚蠢?偏偏李隆基却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儿子,让人恼火啊!”

    何必凡微微笑道:“王爷也不必太生气,像李琇那样的年轻人确实少见,万中无一吧!其实王爷也有优秀的儿子,像七殿下和十二殿下都有优秀,不亚于李琇。”

    李成器心中顿时舒服了很多,是啊!李隆基的蠢儿子比自己还多,自己也有优秀的儿子,完全不用羡慕李隆基。

    “刚才卑职见到高训文了。”

    就像李琇说的,高句丽人会在很多庙烧香,薛王的庙、陈玄礼的庙,给摄政王烧香也很正常。

    更何况高句丽人参与了十五年前的夺门之变,一度和李成器的关系很深。

    “高训文怎么说?”

    “王爷,他说王爷答应过他一件事,希望王爷兑现,卑职一头雾水,不知他们提出过什么要求?”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李成器缓缓道:“五年前,高句丽人要求我同意他们复国,这是父皇答应的,我便同意他们建一座都督府,大概前年吧!高训文的父亲高崇带着五千人去安东都护府,结果在营州被契丹人杀得全军覆灭,可怪不了我!”

    何必凡没有吭声,他太了解这位王爷,嘴上说得好听,背后却心狠手辣,契丹人出兵十有八九就是这位王爷的暗中指使。

    “但他们畏惧契丹人,不敢再去辽东,他们便提出把渤海中的葫芦岛卖给他们,我答应了,他们花三千贯钱买下了那座岛。

    但他们却得寸进尺,竟然又提出一个无耻的要求,把平州改成他们的都督府,我怎么可能答应?”

    “所以他们一直想让王爷兑现平州?”

    “应该是吧!”

    “这个要求确实太过分,卑职就怕他们得不到回应,转而全面投向薛王,最后会采取疯狂的举动。”

    李成器眼中射出冷意,“他们若敢做得过份,我会让他们死无丧身之地!”

    ........

    永丰坊百昌楼,这里是高句丽人总部之一。

    五十年前,高句丽灭国。

    一部分贵族为了复国,组建了高句丽复国会。

    五十年过去,复国依旧是个遥远的梦想,但高句丽贵族后裔们依旧矢志不渝。

    一间宽大屋子坐着五人,最上方是一个中年男子,约五十岁左右,他叫高佑,是高句丽嫡系皇族,目前是他是第六任高句丽复国会会主。

    高佑双腿有残疾,两年前,他跟随兄长高崇去辽东建立都督府,遭遇了契丹骑兵的袭击,五千高句丽精锐子弟全军覆灭,会主高崇惨死。

    高佑是仅剩的十三名幸存者之一,但也身负重伤,从此无法站立,他深居简出,目前是名义上的复国会会主。

    下面三人是前会主高崇的三个子女,长子高训文,次子高训武。

    他们二人在巩县被李琇打得灰头土脸,损兵折将,刚刚才回来。

    第三个坐在窗前的年轻女子,便是高崇的幼女高萱了,为了复国,她六年前嫁给新罗前太子,她怂恿太子造反失败,流亡大唐,不久新罗太子便离奇而死。

    高萱凭借她的美貌很快东山再起,被薛王看上,连续四次选上花魁,号称洛阳第一美人。

    不过最近她对皇三十八子李琇很有兴趣。

    坐在最下方的是个低调的矮胖子,他叫金大相,掌管复国会内务,同时也是复国会军师。

    说话的是高训文,他今天去拜访了摄政王李成器。

    “我没有能见到摄政王,他派幕僚何必凡接见了我,但我发现,何必凡根本就不知道平州之事,一个头号幕僚居然不知道平州之事,由此可见摄政王毫无诚意。”

    高佑缓缓道:“我早就说了,当初契丹人是有准备地伏击我们,是谁通知了契丹人?除了他李成器不会有别人,此人凶狠毒辣,你们还对他抱有幻想,醒醒吧!”

    高训文沉默一下又道:“其实今天我是想询问军器监之事,摄政王没有告诉我,但我回来时遇到了洛阳军器监令姚泗,他向我证实了,天子派皇三十八子李琇协助王楚追查藏图阁失火之事。”

    “三妹,说说这个李琇呗!听说你好像和他挺亲近?”高训武双脚翘在桌上,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笑。

    高萱俏脸一沉,“你比我更了解他!”

    高萱话中带刺,顿时把高训武噎住了。

    高佑狠狠瞪了高训武一眼,怒斥道:“老二,我们在商议大事,不是在酒桌上聊天,把脚给我放下来!”

    高训武连忙把脚从桌上放下。

    高佑又语气温和地对高萱道:“三娘,说说你了解的李琇,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高萱对叔父很敬重,既然是叔父询问,她虽然不想多说此事,但还是开口了。

    “三叔,这个李琇很奇怪,你说他年轻,但他很老辣,也很有手腕,不管是找到公主,还是让陈玄礼改变立场,他都比一般年轻人强得多。

    可你说他老辣,可他对女人却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好色迷恋,毫无防备。

    可你说他容易被女色诱惑,但我的八段香在他身上却丝毫不起作用。

    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我也不清楚。”

    高佑眉毛一挑,高萱的八段香是一种天竺香毒,能够让人上瘾,越陷越深,最后被下毒人所控制。

    前新罗太子就是被八段香所控制。

    居然不受八段香影响,高佑着实有些好奇。

    “那薛王对他是什么态度?”

    “我不知道......”高萱不想提薛王之事,一口拒绝。

    高佑又问军师金大相,“以军师之见呢?”

    金大相躬身道:“回禀会主,天子调查藏图阁失火案很正常,我们不要过度担心,但我们也要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如果他们调查出现突破,那我们就要紧急应对。”

    高训武冷冷道:“我建议派刺客干掉李琇。”

    “不可!”

    金大相当即反对,“李琇是皇子,杀了他影响太大,现在谁都不能动,以免打草惊蛇,影响我们的计划!”

    高佑点点头,“军师说得对,现在我们暂时不能打草惊蛇,影响了计划,现在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要得到薛王的全力支持,第二,城内的物资要开始有序撤退。”

    高佑又对高训文道:“薛王那边辛苦你再跑一趟,除了底线不能让步,其他可以适当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