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四章 钱袋的警告
    次日一早,李琇跟随钟馗来到了洛阳南市。

    这段时间李琇进帐颇丰,驸马杨洄那边进帐两笔,卖玉珮的一千五百两银子,以及找到公主的五千两银子悬赏。

    还有高力士那里得到了三万两银子。

    两幅褚遂良的中堂书法和一幅阎立本的仕女图,这在唐朝的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高力士给他三万两白银买下了。

    这两笔银子李琇不打算放进钱袋,放进钱袋肯定会升级,把自己的银子吞噬干净。

    李琇早就考虑过投资,买商铺无疑是最好的投资,手中有了三万六千五百两银子的柜坊柜票,钱袋吸不走,正好用来投资。

    何况他现在还有一个大管事钟馗,这些投资可以交给钟馗去打理,自己根本不用操心。

    钟馗确实很能干,一天时间就给郭宋找到一家有漏可捡的店铺。

    是一家位于洛阳南市的酒楼。

    当然,过户、谈价格都是钟馗的事情,李琇就是过来看看。

    “公子,就是那家!”

    钟馗一指,李琇看见了,就在南市大门旁,一座三层楼的酒楼,用油漆涂成红色,或许时间久了,略有点褪色。

    屋檐下挂着一串大牌子,每个大牌子上写一个字,‘京白酒楼’。

    外表看起来不错,七成新,占地也不小。

    李琇进去走了一圈,他很很满意,占地大概有三亩地,不光是一座酒楼,后面还有五间很小的雅院,档次很高。

    “这里生意如何?”

    “这是洛阳排名第七的酒楼,每天客人爆满,除非遇到战争,否则一年半就能收回本钱。”

    “一年半就能收回本钱?”

    李琇很惊讶,又问道:“他开价多少?”

    “对方开价两万贯,但要求立刻付清,他在长安还有一家占地五亩的京白酒楼,位于平康坊,也开价两万贯,如果两家一起拿,他可以优惠一点。”

    李琇瞪大了眼睛,居然是平康坊,大唐第一风流胜地,那里可是每亩土地万贯的价格,而且极难买到,两万贯钱居然可以买五亩地,还是酒楼,简直就是大漏中的大漏啊!

    “你有没有搞清楚,这人会不会是骗子?”

    “卑职去县衙调查了地契底单,此人不是骗子,是个大商人,叫做王京白,在洛阳有点名气,他要去扬州定居,所以急着转让两家酒楼,裴使君告诉我,长安京白酒楼就是他开的,裴使君认识此人。”

    “那他为什么急着出手?”

    “卑职也不太清楚。”

    李琇想了想道:“酒楼我很满意,长安和洛阳的两家酒楼我都想拿下,但你要去问清楚,第一,他为什么急着低价转让两座酒楼?第二,这两座酒楼有没有涉入什么官司?第三,你再和对方谈价格,我的底线是三万六千贯钱。”

    “卑职明白了,估计中午就能给殿下一个答复。”

    .........

    中午时分,钟馗果然把情况问清楚了。

    “公子,卑职问清楚了,王京白转让的原因是他独子在一个月前去逝,王京白很伤感,他想回家乡扬州定居,便决定转让这两座酒楼。

    价格卑职已经和他谈好,三万四千贯,今天就可以过户,他唯一的条件就是两座酒楼的掌柜和伙计保留。”

    “有没有官司?”李琇追问道。

    “酒楼本身没有官司,但有一个情况。”

    李琇点点头,他就知道漏不是那么容易捡到,肯定有什么问题。

    “说吧!有什么情况?”

    “他最初开价是八万贯,很多人找他接洽,都争先恐后想拿下两座酒楼,但有一家只开价八千贯,八千贯拿下两座酒楼,而且还是一年后付钱。

    结果这家人开口后,就没有人敢买了,王京白只好一降再降,现在价格快腰斩了。”

    “谁家这么牛逼?”

    “洛阳第一豪强罗家。”

    “是不是你说过的,他家后台是薛王那位豪强?”

    “就是他家,横霸洛阳,欺压弱小,听说王京白想卖两座酒楼,罗家就开价了,无人敢买,不卖也得卖,王京白现在很害怕,只想赶紧卖掉走人。”

    李琇哼了一声,一个地痞流氓而已,敢惹自己就削死他。

    这种买一送一的惊天大漏他去哪里捡?

    他当即取出两张宝记柜坊的柜票和取钱玉珮,一起交给钟馗,“这里是三万五千两银子,你今天就把手续办了。

    .........

    薛王府,高训武忧心忡忡对李成业道:“王爷,我们得到确切消息,姚泗一家昨晚连夜逃离洛阳,他用的是银牌出城,一定是李琇,我们很担心,姚泗恐怕把什么都泄露了。”

    李成业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姚泗就算知道一些情况,但他也没有证据,既然没有证据,你们又担心什么?”

    “王爷,没有证据,天子和摄政王确实不敢动您老人家,但我们不一样,我们就像一群蚂蚁,天子捏死我们还需要什么证据?”

    李成业淡淡道:“姚泗一家藏身在伊阙县驿馆,你去干掉他就是了。”

    高训武大喜,“多谢王爷提示!”

    他转身要走,李成业叫住了他,“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办?”

    “请王爷吩咐!”

    “今晚去警告一下李琇,让他不要太猖狂了!”

    高训武迟疑一下,“不知王爷希望怎么警告?”

    “随便你,写封信也好,杀他几个随从也好,都可以,你自己看着办!”

    “卑下.....明白了!”

    .........

    李成业眯眼望着,军器监的事情,只要姚泗一死,所有人证物证都灭了,如果李琇还能翻盘,那就只能从高句丽人那里下手了。

    但那是高句丽人的事情,和他李成业无关。

    旁边幕僚王丰不解问道:“王爷不是一直想杀了李琇吗?为什么不让高训武直接动手?”

    李成业摇摇头,“高句丽人现在不敢杀李琇,高佑很非常谨慎,你要高训武去杀李琇,他肯定会请示高佑,那就不可能了。

    但如果让高训武去招惹一下李琇,我了解他,这种小事情他一定会自作主张,等李琇反弹报复,高句丽人就会来乖乖求我了。”

    王丰恍然大悟,原来王爷是想利用李琇来收编高句丽人。

    李成业又冷冷道:“李琇我也要杀,但不是现在!”

    ..........

    “小眉,你来看看,我这个钱袋是不是颜色淡了?”

    灯光下,李琇高举左手掌,他发现原本殷红的钱袋居然变成粉色。

    公孙小眉上前细看,惊讶道:“中午还是深红色,怎么现在颜色变成淡红色了,原来是个胎记,现在像个疤痕,公子,你的道术是不是要到期了?”

    李琇心中猛地一跳,坏了!一定是买酒楼之事,自己擅自把三万四千两银子挪用,没有存入钱袋,等同于自己违约,难道钱袋要消失了?

    他连忙捏紧双拳,果然,钱袋变小了,原本是空间有书橱大小,现在又变成一口大缸了,等级倒是没变,但空间明显缩水。

    而且密密麻麻的小格子也变得若隐若现。

    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啊!

    估计自己再稍微得罪它一次,它就会彻底消失。

    李琇心中懊恼不已,他得赶紧想办法捞钱,安抚住钱袋,要不然自己的护身符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