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五章 血淋淋的警告
    两更时分,‘砰!’洛阳延庆坊发出一声沉闷的炸响,火光冲天,黑烟滚滚,半个洛阳城都被惊动了。

    李琇从梦中惊醒,他连忙穿上衣服走出院子,裴旻等人也出来了。

    “你们也听见了?”

    公孙小眉点点头,“一声闷响,从东面传过来。”

    裴旻跳上屋顶,向东面望去,他屋顶高声喊道:“公子,东面有股黑烟,冲得很高。”

    “是失火吗?”

    “不像失火,下面黑烟断了,像一朵黑蘑菇在空中。”

    李琇立刻醒悟,这是爆炸,他当即立断道:“我们去看看!”

    .........

    延庆坊内的百姓都被惊动了,一群群站在路上议论纷纷。

    “让一让!请让一让!”

    李琇一行人赶到了,李琇有天子赐的夜间出城银牌,就算在城内也可以畅通无阻。

    李琇来到出事现场,这里已经被衙役封锁,李琇看到了紫林枫。

    她现在是李琇的临时手下,但如果出现重大案件,她还是会以锦衣捕快统领的身份出现在现场。

    “紫统领,怎么回事?”

    紫林枫上前行一礼,“发生了燃爆事故,这里应该是作坊,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大量血迹,但很奇怪,没有看见伤者和死者,不过我们走访周围人,他们说至少死了三人,都被同伙抬走了。”

    “他们是什么人?”

    紫林枫摇摇头,“我们走访周围邻居,这个作坊很神秘,一年到头都关着门,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在制作火硝!”

    李琇一回头,是军器监令王楚。

    “王令监什么时候来的?”

    “过来一会儿了,我就住在隔壁坊,一听见爆炸声,我就知道这里有火硝。”

    王楚指着周围破碎的木箱道:“对方是准备转移火硝,不小心被明火点燃,所以发生了爆炸。”

    “莫非一万五千斤失踪的火硝就存放在这里?”

    “应该不是!”

    王楚摇摇头,摊开手掌,有一些黑色颗粒。

    “这是我从箱子底部收集的一些残存火硝,颗粒很大,这不是朝廷军器监制作火硝,应该是他们自己制作,但研磨不到位,所以燃爆不充分,如果是军器监的一万五千斤火硝爆炸,周围几十座宅子都会被夷为平地。”

    “王监令的意思是说,是高句丽在仿造火硝?”

    王楚点点头,“我认为是这样,很明显,从殿下着手调查,藏图阁就发生了纵火案,他们嗅到了味,然后开始转移制作火硝的原料器物,结果转移时发生了爆炸。”

    王楚把李琇又拉到一边,低声对李琇道:“高句丽人可能偷走了大量军器监的图纸,但我并不是很担心,他们没有足够的生铁和工匠,拿到图纸也没有用,我唯一担心就是火硝制作技术泄露,只要几个人就能制作出大量火硝。”

    李琇感觉这种火硝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黑火药,威力没有那么强大。

    “现在火硝在军事上怎么运用?”

    “用途还是比较广泛,像伏击、火攻、放毒之类,我给你举个例子,一桶五十斤的火硝中掺入几斤淬毒细铁钉,一旦火硝在人群中爆炸,淬毒铁钉就能刺伤上百人,虽然不会死,但铁钉毒性会使士兵丧失战斗力,从而被敌军屠杀,尤其在骑兵群中爆炸,效果更好。

    另外,在水战中效果也很好,它的燃爆能摧毁船只,一个水鬼携带一桶火硝就能炸沉一条三千石的大船。”

    李琇懂了,尽管火硝威力不够大,但唐朝人的聪明才智却能让它发挥最大的作用,居然想到在里面放置淬毒铁钉。

    “今晚的爆炸是不是告诉我们,高句丽人已经得到了火硝的技术?”

    王楚点点头,忧心忡忡道:“希望它们还在洛阳,还能追回来,殿下,时不我待啊!”

    这时,紫林枫快走上前,抱拳道:“殿下,我刚刚得到消息,洛阳军器监令姚泗在伊阙县被人刺杀。”

    李琇的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他把姚泗一家送走,还是被刺杀了。

    .........

    李琇回到了客栈,刚进门,张瓶和赵壶便迎上前,一脸恐惧道:“公子,我们的马匹出事了!”

    李琇赶到马厩,只见客栈掌柜像傻子一样站在马厩前,他们一共有八匹马,都是从骡马行租来,占据一个独立马厩,他们骑走三匹,马厩里还剩下五匹。

    李琇看得了血腥的一幕,五匹马都被斩掉了脑袋,五只马头整齐地放在马槽内,鲜血把整个马厩都染红了。

    墙上写着血淋淋的一行大字,‘这里不是保国寺!’

    李琇的脸色变得铁青,问张瓶和赵壶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张瓶和赵壶二人战战兢兢道:“我们刚刚回来,才发现!”

    “豆豆怎么样?”李琇猛地想起了裴豆豆。

    裴旻快步走来,“她没事,钟馗在,对方没敢去内院。”

    李琇轻轻叹了口气,“大家都到大堂上来!”

    李琇又对裴旻道:“去通知紫林枫也过来!”

    紫林枫应该还在延庆坊。

    “老钟,你没事吧?”

    “回禀公子,卑职惭愧,留在客栈,却没把马匹照顾好。”

    “马匹和你没关系,也幸亏你在,要不然豆豆也会出事。”

    “卑职明天把马匹之事处理好。”

    不多时,紫林枫也赶来了,她已在路上得知了发生之事。

    “殿下,是谁干的?”

    “这种卑劣的手法,只能是高句丽人!”

    李琇冷笑一声,又缓缓道:“高句丽人是在警告我不要插手军器监的事。”

    “我们住址是怎么泄露的?”

    公孙小眉奇怪地问道:“我们搬过来才几天,对方就发现了?”

    钟馗摇摇头,“这不奇怪,我们进进出出,对方只要跟踪我们,就会发现住处,公子,我们必须立刻搬家,另外寻找隐蔽的住所!”

    紫林枫沉声道:“隐蔽的宅子永远找不到的,除非你自己不出去,否则别人跟踪你还是会找到,只能在防御上做文章,殿下这里根本没有防御,简直就是门户大开,明天我来布置一下,高句丽人再想来行刺,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紫统领说得有一定道理!”

    李琇部分赞同紫林枫的意见,虽然他们确实躲不过高手的追踪,但高手追踪也要花费时间,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回避确实不是最好的办法,建立防御才是正道,但不光要建立防御,寻找一处更隐蔽的住所也有必要,狡兔必须有三窟,我们不能让对方一抓一个准,老钟,寻找新住所之事就交给你了。”

    钟馗点点头,“天亮我就去看看,估计师弟这几天就该回来了。”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众人都看着李琇。

    李琇取出三枚卦钱向空中一抛,随即抽出对应的签瞥了一眼,又放回签筒。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这位爷算卦上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