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六章 要玩就玩大的
    李琇看了一眼众人道:“高句丽人登门杀人,这不光是警告,也是挑衅,软弱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我们必须要旗帜鲜明的表达态度。”

    说到这,李琇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裴九现在去一趟永丰坊,将百昌楼一把火给我烧了!”

    紫林枫有些犹豫,她想劝一劝李琇,但她想到李琇所说的态度,便沉默了。

    李琇又对裴旻道:“放了火不要急着离去,我要看一看他们搬出来的东西,有没有军器监藏图阁的图纸?”

    裴旻躬身接令,“卑职遵命!”

    “紫姑娘,也要麻烦你,一旦起火,你立刻通知裴使君赶赴百昌阁,我们不能在现场久留,后续寻找兵器图纸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李琇又冷笑道:“最好一把火将火硝一起引爆。”

    紫林枫这才明白李琇下令放火绝不是泄愤那么简单,他是担心火硝被高丽人运走。

    “卑职明白了!”

    紫林枫勉强自称了一次‘卑职’,对李琇的冷意也从三十九度降到了三十度。

    只是紫林枫怎么也想不到,她的这位临时顶头上司确实是靠抽签下的决定,他抽到一张火财签。

    他急着搞一大笔钱安抚住钱袋啊!别人不太好意思,就只能对高句丽人下手了。

    .........

    李琇招招手,让张瓶和赵壶上前,这二人着实令他感到头大。

    他们天天跑去喝花酒,正事不干,让李琇忍无可忍。

    “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对我有什么意见?心里有话就直接说出来,不要这么掖着藏着!”

    张瓶和赵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不明白公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子,我们不觉得委屈啊!”

    “对啊!也没有意见。”

    张瓶又挠挠头,“公子如果实在觉得对我们不好,可以给我们每月加点钱!”

    赵壶补充道:“不要多,每月加两贯就行了!”

    李琇点点头,回头对小眉道:“你来给他们说吧!”

    小眉快人快语,一针见血,“公子打算送你们回皇宫!”

    简直就是天打五雷轰,两人扑通跪下,欲哭无泪。

    “公子不要我们了吗?”

    “公子说你们整天琢磨女人,不是这个姑娘,就是那个姑娘,让他忍无可忍。”

    “咳!咳!”

    李琇干咳两声,小眉这话他听得也刺耳啊!

    “我就这样说吧!”

    李琇抢过了话头,“这么多人想对付我,想杀我,却没有人打你们的主意,由此可见你们是多么无足轻重,无足轻重也就罢了,但每次行动你们都要拖我后腿,你们觉得我还能容忍到什么时候?”

    两人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去收拾东西吧!今晚就回去,我怕你们死在洛阳,我没法给你们家人交代。”

    两人低下头,终于流下悔恨的眼泪,他们每月有八贯钱收入,任务完成后还有奖赏,日子比县令过得还滋润。

    再让他们回到每月只有三贯钱的皇宫,干不完的杂活,地位低下被人整天呵斥,他们还不如直接跳进洛水,死了算求!

    火候差不多了,李琇给小眉使个眼色。

    “公子,要不再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只要别整天看着高姑娘,又想着紫姑娘,我觉得可以原谅。”

    李琇瞪大了眼睛,你这是给谁机会啊?

    张瓶和赵壶却嗅到了一线生机,两人连连磕头,声泪俱下,“公子,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保证服从命令,保证不给公子拖后腿,保证不去喝花酒,保证不去逛妓院了!”

    让他们二人不去喝花酒,不去逛妓院,比狗改掉吃屎还难。

    李琇倒不是真的要赶他们走,他们两人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在关键时刻却能发挥作用。

    李琇今天要特地修理他们,关键就是他今天求的那支签。

    上面有一句话,‘因小人得利,因火敛横财’。

    所以他需要敲打敲打二人,别在最关键时刻给自己掉链子。

    .........

    一更时分,位于永丰坊的百昌楼忽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火势先从酒楼烧起,借助夜风,大火很快便吞没了酒楼,并迅速向商行和客栈蔓延,一时间,烈焰滔天,浓烟弥漫。

    整个永丰坊的居民被惊动了,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救火。

    也不断有人哭喊着从百昌楼中逃出,惊魂未定。

    数十名黑衣武士训练有素,他们从商行内搬出一只只大木箱子,整齐地码放在空地上,随即又冲进火海,留下十人看守木箱。

    李琇就躲在暗处,耐心地等待机会,这时,裴旻奔上前低声道:“最左面那口箱子有可能是文书!”

    李琇目光转向最左面,那里孤零零置放着一口大木箱,个头比别的箱子都大。

    “理由呢?”

    “它最轻,别的箱子都是三人抬出来,它是两个人抬着跑出来。”

    有道理,李琇又看了一眼西面,那边聚集了大群黑影,足有五六十人,别人都在拼命救火,他们不是。

    他们像狼群一样盯着箱子,应该都是坊内的无赖地痞,趁火打劫的宵小之徒。

    李琇眼珠一转,把张瓶和赵壶招上前,对二人道:“你们看见左边那口大木箱没有,单独放置的那口箱子。”

    两人一起点头,李琇又道:“等会儿混乱之时,你们就负责把那口箱子抬走,其他箱子别管,你们就算立下大功,我也就不会赶你们走!”

    “我们记住了!”

    李琇又指指远处那群地痞无赖,对二人道:“你们混进去,等会儿看我一招手,你们就煽动他们去抢东西。”

    “然后我们抬起那口木箱从原路撤离,对吗?”

    “一点没错,快去!”

    两人撒腿向一群地痞无赖中奔去,哥哥长哥哥短,很快就那群人混熟了。

    李琇摇了摇头,小眉说这二人入宫前就是长安的无赖地痞,看样子没错。

    野草花也有春天,只要用得好,这两人也能发挥特殊作用。

    没有做下属的无能,只有当领导的失败。

    这时,一名侍女逃出来大哭道:“会主还在里面,快去救会主啊!”

    外面只有十名看守木箱的武士,其他武士刚刚进去,十人中的首领当即令道:“你们三人守住木箱,其他人跟我来!”

    他率领七名武士冲进了火海。

    此时,外面只剩下三名武士看守木箱,机会来了!

    ………

    李琇用力一挥手,张瓶和赵壶立刻大喊道:“弟兄们,对方只有三人,发财的机会来了,冲啊!”

    “发财的机会一辈子就这一次,喝花酒睡头牌啊!”

    大群无赖地痞早已按耐不住,在张瓶和赵壶的鼓动下,他们血脉贲张,像一群疯狗一样,嗷嗷冲了上去。

    李琇和裴旻也从另一边绕了过去,绕到木箱的背后。

    三名武士纷纷拔出剑,注视着冲上来的无赖地痞,却没想到危险从后面来临。

    裴旻无声无息上前,手中木棍一挥,三名武士先后倒下,大群地痞冲上去,砸开了一口大箱子,里面的白银和铜钱倾泻而出。

    所有人眼睛都红了,争先恐后抢掠白银,有人把衣服脱下,打成包裹,有人把里面裤子脱了,裤管打成结。

    敲打起作用了,张瓶和赵壶这次表现得很好,不是一般的好,简直判若两人。

    他们居然克制住了参与抢掠的欲望,悄悄将最大一口木箱子抬走了。

    “咔嚓!”

    一道寒光闪过,铜锁被斩断,裴旻一脚踢开了箱盖,里面果然是黄澄澄的金锭。

    裴旻的任务就是开箱,专门找小号箱子,他和李琇判断一致,值钱的东西一定在小号箱子里。

    裴旻随即又扑向下一个木箱,黄金正是李琇的目标,裴旻一闪开,他便出现了。

    他将箱盖合上,手伸进去在黄金上一抹,一万两黄金倏然消失。

    李琇扑向另一箱黄金,如法炮制,合上箱盖,手在黄金上一抹,黄金再次消失,他紧接着扑向第三口大木箱......

    这一次,黄金瞬间消失的一幕终于被裴旻发现了,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公子,黄金消失了!”

    “回头再说,继续开箱!”

    他们一口气将十口装有黄金的小木箱都打开,李琇将里面的黄金吸摄殆尽。

    “他们来了,快走!”

    裴旻看见浓烟中有黑影出现,一把拉着李琇便向黑暗中跑去。

    大群黑衣武士在高训武的率领下,抬着箱子从黑烟中跑出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

    箱子一片狼藉,很多箱子都被砸碎了,数百人在哄抢箱子里的财物,还有很多参与救火的百姓也丢下水桶向这边奔来。

    高训武顿时暴怒,他拔出剑大吼一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