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七章 惹下了大麻烦
    黑衣武士们眼睛瞬间充血,怒火万丈,他们纷纷拔剑大吼着冲了上来,十几人措手不及,被武士们乱剑砍翻。

    “杀人啦!”

    人群哭喊着四散奔逃,现场一片混乱。

    “给我住手!”

    复国会会长高佑从浓烟中出现了。

    高佑双腿残疾,他是被武士们从烈火中背出来。

    高佑被浓烟呛得咳嗽不已,简直要疯了,他看见了什么,高句丽武士竟然在砍杀平民,他们这要把自己置于死地啊!

    “统统住手!”

    高训文也带着十几人赶来了,他不住在百昌馆,而是住在西面的正平坊,哪里有一座八亩大宅,是高句丽复国会的另一个秘密据点。

    高训文看着一地的尸体,至少有二十名平民被杀,他冲上前便狠狠给了高训武一记耳光。

    高训武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捂着脸低下头。

    “官府来人了!”

    洛阳令裴宽带着大批衙役赶到了现场。

    原本只是一场意外失火事件,现在却演变成杀人事件。

    势力之间暗斗,武士互戮,死再多人官府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但如果死的是平民,而且不止一人,那就是天大的事件了。

    紫林枫清点了死伤人数,抱拳道:“回禀使君,一共死了十九人,伤三十一人,这里面不算被烧伤的。”

    裴宽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高训文上前解释道:“回禀裴使君,当时情形很混乱,几百人在哄抢财物,双方互相争执斗殴,不光平民有死伤,我们的护院家丁也被打死打伤多人,官府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头上。”

    裴宽冷冷道:“如果死的只有一两人,或许我会相信你的话,但死了近二十人,还有人被斩首,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屠杀,很抱歉,我必须抓人,如果你们要对抗官府执法,我只能通知军队。”

    “裴使君,动手杀人是我的下的命令!”

    高佑被抬了上来,他向裴旻抱拳道:“我叫高佑,是高句丽归唐会会主,我被救出火海,见无数人在哄抢财富,我失去了理智,下令家丁杀人,一切责任都由我来承担。”

    裴旻看了看已经被烈火完全吞没的百昌楼,对高佑道:“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把后事处理好,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高句丽人要对抗官府执法,我只能通知军队。”

    高佑叹口气,回头对高训文道:“所有人都放下兵器,听候官府处置!”

    高训文无可奈何,只得对高训武道:“让兄弟们放下兵器!”

    高训武再不甘心,也不敢违抗叔父的命令。

    “放下兵器,听凭官府处置!”

    黑衣武士纷纷放下兵器,裴宽随即命令衙役们将二十几名参与杀戮平民的黑衣武士先带回了县衙。

    裴宽随即开始追缴百姓手中抢掠的财物。

    天亮之时,高佑也被裴宽带回县衙,高佑临走之时,望着被大火烧成白地的百昌楼,他忍不住流下了眼睛,耗费他们无数心血的百昌楼,就这样被一场大火烧掉了。

    这时,高训文也拿到了损失清单,损失白银一千七百两,损失铜钱三百二十贯,损失黄金一万五千两,失踪一口装文书的大箱子。

    高训文倒吸一口冷气,他们一共才十万两黄金,是高句丽灭国之前藏匿起来,后来辗转运到洛阳,成为他们复国的压箱本钱。

    十五年前,为了支持太上皇政变,他们拿出了三万两黄金,可昨天晚上就失踪了一万五千黄金,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昨晚的大火必然是李琇所为!”

    高训武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我昨晚警告了他,他便连夜报复我们,不用说,一万五千黄金也一定被他偷走,王八蛋,我非要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什么?”

    高训文瞪大了眼睛,“谁让你去警告他?”

    高训武说漏了嘴,半响才道:“这是薛王的条件,我去警告李琇,他告诉我们姚泗的下落。”

    “你——”

    高训文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让他晕过去,他咬牙问道:“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先汇报,就擅自去做?”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不需要汇报!”

    高训文重重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你的鲁莽已经毁了百昌阁,你胡乱杀人还让三叔替你背锅,你到底想怎么样,非要让我们的复国大计毁在你手上,你才肯善罢甘休吗?”

    高训武低下头,一脸不甘道:“只是这口恶气我咽不下!”

    “所以你才不能谋大事,你只会坏我的大事,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等救出三叔再收拾你!”

    高训武只得含恨坐下,独自生闷气去了。

    高训文强忍怒火,又问旁边的金大相道:“军师怎么看?”

    金大相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次损失惨重是轻敌导致,老二去警告李琇,但就没有想到他会来报复,而且报复来得这么快,这个惨痛的教训不光老二要吸取,我们大家都要吸取。”

    高氏兄弟都沉默了,金大相说得对,他们之前确实轻敌了,并没有把李琇放在心上。

    金大相又继续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很蹊跷,放火之人肯定是李琇,这一点不容置疑,但他并不是为了报仇那么简单,我觉得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浑水摸鱼,我可以肯定那只大箱子被他偷走了,但黄金未必。”

    高训武忍不住插嘴道:“黄金除了他,还会有谁敢偷?”

    “闭嘴!”高训文一声怒斥,高训武只得悻悻不吭声了。

    其实高训文心中一样奇怪,只是他没有多问,而是等金大相继续说下去。

    金大相淡淡道:“这就是我说的蹊跷之处,一万五千两黄金,近一千斤重,他们怎么拿走?何况我还找到了人证。”

    他起身走到门口,招招手道:“你进来吧!”

    从外面进来一名年轻女子,正是昨晚哭喊会主还在房内的侍女,她昨晚就站在箱子不远处,目睹了整个事件经过。

    “你把告诉我的事情经过再说一遍!”

    侍女战战兢兢道:“昨晚冲上来好多人,我看见两人把最大一口箱子扛走了,一个长脸,一个圆脸,就是他们喊得最凶。”

    “那二人就是李琇的手下!”旁边高训武又插了一句。

    高训文瞪了他一眼,对侍女道:“你继续说!”

    “还有另外两人,一个负责打开箱子,另外一人跟在后面查看箱子内的东西,他是背对着我,我不知他在做什么?

    但我感觉他们似乎在找什么,最后没有找到,二老爷出来之时,他们就仓惶逃走了。”

    “是空着手跑掉的吗?”高训文急问道。

    “是的,我看得很清楚,他们没有拿任何东西,空着手跑掉的,我保证没有说假话!”

    “你去吧!”

    侍女行一礼走了,高训文也糊涂了,“如果他们没有拿黄金,那黄金被谁拿走了?”

    “还有另一种可能,那些箱子本来就是空箱子。”

    “不会吧!搬出来的时候,如果是空箱子,武士们会感觉不到?”

    “或许当时太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

    各种猜测都不太靠谱,高训文和金大相着实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

    旁边金训武冷冷道:“先别管黄金了,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二公子说得对,黄金可以先放一放,接下来我们有两件大事要立刻处理,第一是把会主救出来,第二是把那口大箱子找回来。”

    “那口大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高训文当时不在场,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机密文书被偷走。

    关键是其他文书都被焚毁殆尽,他们没法倒推失踪箱子的内容。

    确实有点尴尬了,金大相也不是很清楚,两人目光一起投向高训武。

    高训武叹口气道:“具体箱号我不知道,抬箱子的人也不识字,应该是甲库内的文书,当时仓库里也很混乱,我让大家不要拿文书,文书都有备份,烧了也无妨,我让大家拿值钱的东西,但说晚了一步,还是有人抬走一箱,估计就是这只失踪的大箱子。”

    高训文和金大相面面相觑,如果是甲库内的机密文书,那麻烦就大了。

    高训文当机立断道:“我们分头行动,我负责想办法救会主,军师处理百昌阁的善后事宜,老二就老老实实呆着,哪里都别去,还有,让三妹停止试验火硝,昨晚爆炸肯定惊动朝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