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八章 崇文破寺
    洛阳城外的临时行宫内,摄政王李成器还是不肯亲自接见高训文,他让幕僚何必凡替自己接待了高训文。

    李成器负手站在窗前,望着高训文垂头丧气远去,不由冷笑了一声。

    这些高句丽人简直愚蠢无比,总以为自己会毁了江山社稷去帮他们?

    幕僚何必凡走上前,躬身施礼道:“王爷,卑职把高训文打发走了。”

    “他来做什么?”

    “他说,他的武士替王爷刺杀了姚泗,现在他们会主和二十几名武士被官府关押,恳请王爷把他们放出来。”

    “杀了二十个平民,他觉得我一句话就可以把凶手放出来?”

    “卑职也告诉他,王爷并非万能,也要顾及名声名誉,再说洛阳县衙是天子的地盘,王爷帮不了他。”

    “王爷,昨晚百昌楼一把大火是李琇干的吧!”

    李成器点点头,“高句丽人去警告李三十八郎,估计是警告他不要再调查藏图阁之事,没想到半个时辰后,三十八郎就一把火烧了百昌楼,报复来得之快,我估计高句丽人都懵了。”

    “三十八郎确实有点鲁莽了。”

    “鲁莽?”

    李成器冷冷道:“那只小狐狸什么时候做事鲁莽过?”

    “王爷觉得他的意图是什么?”

    “我一时也看不清,但我了解他,他一向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干。”

    “王爷,那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高句丽人?”

    李成器摇摇头,“高句丽人有造反之嫌,现在离开他们要越远越好!”

    李成器负手走了几步,又道:“算了,看在当年他们支持太上皇的份上,我最后帮他们一次,把高佑放出来,让他手下抵命吧!”

    他回桌前写了张条子,递给何必凡,“去交给高力士,请他转给天子!”

    .............

    门窗紧闭,光线昏暗,房间内,李琇像个坐禅的老僧,双手握拳,感觉着钱袋的变化。

    钱袋果然恢复正常了。

    钱袋颜色又恢复成深红色,空间居然变成了一间屋子大小,新开了两个抽屉,也就是说钱袋升了两级,但余额依旧是一万六千贯钱,

    李琇着实不甘心地叹了口气,心中迅速估算一下,应该是五万贯和十万贯各升了一级。

    反推下来,他这次捞到了一万五千两黄金。

    一万五千两黄金给钱袋做了嫁衣,水花都没起一个就消失了。

    安抚了钱的情绪,可谁又来安抚自己的情绪?

    李琇现在就期待自己能得到什么奖励?

    这次要出两个奖励啊!

    那下次岂不是要十五万贯才能升级?

    李琇又再次唤出钱袋,左上角有下一次的升级额度。

    但李琇却发现,升级额度没有了,这是什么意思?

    已经升级到顶了,不可能,还有那么多抽屉没开。

    难道是随机升级,没有额度限制了?

    好像这个可能性最大。

    也就是说,钱袋已经不相信自己了,会随时把自己的钱吞掉。

    李琇无语了,尼玛,这还是钱袋吗?这分明就是个妖怪啊!

    ………….

    “公子,吃饭了!”外面传来小眉的声音。

    李琇回来狠狠补了一觉,现在已经到中午了。

    午饭是在外面酒楼买的,还挺丰富,李琇发现整个宅子里就只有他和小眉二人。

    “他们几个回来过吗?”李琇吃了个肉丸,含糊问道。

    “老钟回来过一次,他就在隔壁坊的崇文寺,僧人们在帮忙抄书。”

    钟馗现在是最忙的人,他要找骡马行处理善后,又要负责找宅子。

    然后再安排人手抄写文书,也就是他们昨晚抬回来的大箱子,里面竟然是大唐高句丽人的名册。

    郭宋要求钟馗找人抄写一份,他打算拿这份名册做做文章。

    “裴九呢?”

    “他去给妹妹找个地方住下。”

    李琇点点头,裴豆豆和他们住在一起,确实太危险了。

    ……….

    目前李琇所住的安从坊环境不太好,但隔壁玉鸡坊的环境更糟。

    李琇一直以为玉鸡坊是青楼聚集地,玉鸡嘛!后来才知道,玉鸡坊是工匠的聚集地。

    喧杂、破旧,垃圾成堆,污水遍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屎尿混合着垃圾腐臭的气息。

    走到大街上,两边大都是茅屋泥墙,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随处可闻,一群群光着屁股的孩童像一阵风似的跑过。

    但这里却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地,鱼龙混杂,想在这里打听一个人并不容易。

    隐藏一粒沙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扔到沙滩上,连你自己都找不到。

    当然,李琇是不会住在这里,像他这样一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这里省去一万字】的年轻公子住在这里岂不是太刺眼?

    公孙小眉捂着鼻子,她实在难以忍受这里的肮脏。

    “公子,这里太脏太臭,我们就不去了吧!”

    李琇忽然伸手捏了捏小眉的大腿,小眉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

    “我在看你的腿伤好点没有?”

    昨晚小眉扭伤了大腿,走路有点一瘸一拐。

    “我昨晚上了药,已经好了!”

    小眉没好气瞪他一眼,“就算没好也不准你动手动脚。”

    “我会一种按摩手法,可以迅速治好拉伤,晚上我给你试试?”

    “公子,你就正经点好不好,就是因为你不正经,紫姑娘才不喜欢你,你别这么好色。”

    “阿紫不喜欢我?”

    “你自作多情呢!她什么时候喜欢过你?”

    “君子好色而不淫,你懂啥?”

    “歪理邪说,君子会好色吗?”

    “门一关,君子们好不好色,鬼才知道?”

    “那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说话分散了注意力,小眉就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他们很快来到了玉鸡坊最里面的崇文寺前。

    ……….

    建庙和开店都是一个道理,必须选市口好的地方。

    市口好,人流量大,店铺的生意就会好。

    建庙也是一样,一定要选址在富人区,香客的实力雄厚,和尚们的日子就会很滋润,吃得饱,穿得暖,有了零花钱,青楼也跑得勤。

    崇文寺就是一个反面教材,选址底层百姓聚居之地,富人不会来这里烧香,贫寒香客们每次最多施舍几文钱。

    所以崇文寺名字好听,其实就是一座破庙,一间破旧的大雄宝殿,加上几间东倒西歪的僧舍,生活着十几名穷困潦倒的和尚。

    不过僧人们都会读书认字,方丈就利用这个优势,给人写信,写状纸,勉强能糊口度日。

    今天崇文寺接到了建寺以来的最大一笔生意,用两天时间给人抄一箱文书,报酬两百贯钱。

    阿弥陀佛,方丈的袈裟可以换一换了,蒲团也可以换个新的了,僧人们每人可以换一件僧袍,他们一件僧袍都穿了快十年,给佛祖磕头都不敢跪得太深。

    还能小有积蓄。

    这个生意当然要接,而且对方要求只有一个,保守秘密。

    保密当然更没有问题。

    崇文寺立刻关上寺门寺窗,连耗子洞也堵上了。

    开始没日没夜抄写起来,连纸张都是对方提供,方丈的嘴都笑歪了,这钱是净赚啊!

    钟馗把李琇迎进寺院,大雄宝殿上十几名僧人正伏案抄写名册,全神贯注,头都不抬,连方丈也身先士卒,笔在纸上沙沙作响。

    “两天时间可以抄完吗?”

    “完全可以,甚至不用两天,今晚就能抄完。”

    “有这么快吗?”

    钟馗微微笑道:“能缩短时间当然有原因,我发现不少名册是重复的,好像是每隔十年修订一次,所以只需要抄最近的一份,抄写量就只剩下三成。”

    李琇眉头一皱,“那给两百贯是不是太多了,减掉一半吧!”

    “扑通!”

    “方丈,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这就叫杀人于无影。

    “算了,两百贯就两百贯吧!”李琇很抱歉。

    方丈终于从鬼门关被拉回来了,他长长出一口气,“徒儿,去把师父的速效救心丸取来,受不了啊!”

    “有没有啥重要的情报?”李琇又问道。

    “有!”

    钟馗从怀中取出一本黄褐色折子,上面也是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这是专门放在木匣子里名册,都是洛阳周围的高句丽人,一共两千三百户,但我看名册里,洛阳城近郊的高句丽人可不止这些。”

    “你怀疑什么?”李琇问道。

    “卑职怀疑,这些都是高句丽复国会的成员!”

    李琇翻了翻册子,嘿嘿一笑,“用最简单的办法,挑几户出来让小紫妹妹带人搜一搜就知道了。”

    方丈赶紧把一瓶药一口吞下,响当当的紫捕头他认识的,这位喊得太轻佻了,他的心脏也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