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六十九章 误中李琇奸计
    次日上午,洛阳北面的北邙乡太平村村口来了一群捕快。

    他们在一口鱼塘内捞着什么?岸上站满了看热闹的村民。

    这口鱼塘是三户人家合伙,其中一人叫做王成,五十年前迁来洛阳的高句丽人。

    只是在大唐生活了三代五十年,他已和普通的大唐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这个王成正是李琇从名册中随机挑出来的三人之一。

    王成心中忐忑不安,他低声问另一名鱼塘合伙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好像听说有命案!”

    “找到了!”

    一名捕快喊了一声,众捕快从水中捞出一具男子尸体,身上还绑着大石。

    周围人顿时一片哗然。

    “这口鱼塘的主人是谁?”为首捕快走了上来。

    三名合伙人连忙走上前,“我们都是!”

    “我们想去你们家里看一看,并不是怀疑你们,只是例行公务,也就是帮你们摆脱嫌疑。”

    两名合伙人连忙答应,李成稍微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

    六名衙役分成三队,三户人家同时进行搜查。

    不多时,便从王成家里搜出一副皮甲,一副弓箭、一口刀和一杆长矛,这是典型的一套步兵装备了。

    “这都是祖上留下来的,给后人留给纪念,我是从来不会用的。”

    捕快头子板着脸道:“你们这些人就是不知好歹,朝廷规定很严,除了弓箭和长剑外,不允许私藏兵器盔甲,你这些都是违禁品,我们要没收,也幸亏数量不多,否则而我们就要抓人了。”

    王成连忙塞了一把钱,“小人不知道,请官爷多多包涵!”

    不多时,三家都搜查完毕,都没有发现任何嫌疑,捕快们带着兵器和尸体走了。

    ………..

    紫林枫躬身施礼道:“回禀殿下,我们按照殿下给的名单用各种借口搜查,这三家都找到了违禁兵器,但别的普通人家都没有,这不是偶然,正如殿下猜测,他们有准备造反的嫌疑。”

    “看来我们捡到一个宝啊!”

    李琇将名册扔在桌上,他心中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裴旻在一旁道:“公子,我有一个直觉,高句丽人并不知道我们拿走了什么?”

    “你是说,对方丢失了这么重要文书,却没有来找我?”

    裴旻点点头,“如果他们知道丢失了什么,昨天上午就该来了。”

    紫林枫也道:“卑职也认为他们不知道,我去看过他们过火后的仓库,所有文书都全部烧为灰烬,他们也无法反推丢失了什么,只知道少了一只大箱子。”

    裴旻又道:“这些名册既然是他们的绝密,如果让他们知道被我们拿到了,恐怕会打草惊蛇,卑职建议这些重要文书收好。”

    李琇呵呵笑了起来,“好东西不用掖着藏着,拿出来才是讨价还价的本钱,如果没有这一箱名册,我还真不知该怎么找回军器监的图纸。”

    “公子,外面有人找!”

    公孙小眉快步走进院子,“一个叫做高训文的人求见!”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

    大堂上,裴旻站在李琇身后,而高训文的身后则站着两名青衣武士。

    “在下是高句丽归唐团的执行会主,负责日常事务,我来拜访殿下,相信殿下也心知肚明。”

    李琇摇摇头,“我不知你的来意,我们都很忙,不如坦诚相见,有什么话请直说。”

    “痛快!我喜欢和直爽的人打交道。”

    高训文拍掌道:“那我就直说了,昨晚上你们烧了百昌楼我就不说了,但你们拿走了一万五千两黄金,还有一只装满文书的大箱子,我希望殿下能归还!”

    李琇淡淡道:“高会主言重了,你确实有一只装满文书木箱在我这里,但一万五千两黄金我不知情,你休想栽在我头上。”

    “文书你们看了吗?”

    “当然看过了,我没什么兴趣,都是一堆名册,我倒希望是一份高句丽故国藏宝图,那我就感兴趣了。”

    高训文的脸刷地变白了,果然是第三号文书箱子,也是百昌楼最重要的文书,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成为了现实。

    “黄金以后再说,既然对殿下没什么用,能否把这箱文书还给我们,之前我们的过节恩怨一笔勾销。”

    李琇还是摇摇头,“五天前,洛阳军器监藏图阁烧了一场大火,但根据我调查的情况,这场大火是主簿金水长所为,为了掩盖他偷盗图纸的卑劣行为,他也金蝉脱壳,被你们庇护,要把我这箱文书还给你们可以,你们也要还给我同样数量的军器监图纸。”

    “殿下,军器监图纸失窃和我们无关!”

    “送客!”李琇毫不客气地下达了驱客令。

    钟馗上前一摆手,“高会主,请吧!”

    高训文脸一阵红一阵白,冷冷道:“殿下,我们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你若不归还,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哎呀!我要被吓死了。”

    李琇捂住胸口冷笑道:“这是第几回了,上次在太圆寺,是你兄弟吧!死了那么多人,差点把我吓死,前天杀了我五匹马,血淋淋的一地,也差点把我吓死。

    现在又要吓我,我觉得还是赶紧把这箱文书交给天子,今天就上交,你们去吓他吧!”

    高训文也怕这混蛋真的把文书上交,那就麻烦大了。

    他沉思片刻道:“那就按照殿下方案,一箱换一箱。”

    “我要原图纸,不要你们抄录的图纸!”

    “我们没有抄录,保证都是原图纸,什么时候交换?”

    李琇指了指客栈,“就在这里,一个时辰后在大门口交换!”

    “那就一言为定,我们走!”

    高训文转身走了,李琇给裴旻使个眼色,裴旻身形瞬间消失。

    他随即又将紫林枫找来,对她吩咐几句道:“按照我说的去安排,你告诉裴使君,我需要他的支持!”

    “遵令!”

    紫林枫越来越佩服这位年轻的皇子,竟然用这箱文书为诱饵,引出了军器监图纸的藏匿之地,恐怕对方也始料不及。

    ……….

    正平坊,高训文回到宅内便对军师金大相道:“事情麻烦大了,果然是第三号箱子!”

    金大相的脸色也十分难看,那可是他们维护了五十年的名册,是他们的根基,如果朝廷按照名册再次进行移民,高句丽的复国希望就彻底完了。”

    “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抄录一份。”

    “我也不知道,但愿李琇没有意识到名册的重要性。”

    高训武在旁边冷冷道:“早听我的,把他们全部干掉,就没有今天的烦恼了。”

    高训文怒视他道:“如果干不掉呢?”

    高训武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会主,现在怎么说?”

    “他要求我和他交换,用一箱军器监图纸换一箱名册,距离他规定的时间还剩下半个时辰。”

    金大相眼珠一转,“时间居然卡得这么紧,恐怕会主踏进大门,他们就知道图纸的藏身之地了。”

    金大相一句话惊醒了高训文,他后退一步,立刻知道自己中计了,一箱换一箱,别的图纸李琇不要了吗?

    ‘好一个李琇,果然厉害!’

    高训文有点左右为难了,不换,他们承担不起后果,如果换了,后果同样严重。

    “会主要不要听一听卑职的意见?”

    “军师请说!”

    “我的意见还是要拿回名册,那是我们的根基,卑职刚才考虑过,这座府宅内隐藏的机密并不多,主要就是军器监的图纸,反正最关键的十八份在我们手上,其他图纸他们要拿去也无妨,关键是要把人保住,我建议大家立刻转移到城外。”

    “不如一把火把图纸烧掉!”旁边金训武恶狠狠道。

    金大相摇摇头,“李琇可不是傻子,我们如果要那样做,那就真的换不回名册了!”

    高训文当机立断道:“就按照军师的意见,人立刻向城外转移!”

    一辆装满军器监图纸的马车驶出了大门,裴旻一路跟着马车前往安从坊。

    紧接着数十名高句丽人从后门迅速离开了。

    双方可谓是紧锣密鼓,步步紧跟,就在高句丽人前脚刚离开,裴宽和紫林枫带着大批衙役捕快便后脚赶到了正平坊,查封了这座高句丽人的第二老巢。

    ……….

    洛阳皇宫,李琇已经等了一会儿,高力士匆匆走出来。

    “跟我来吧!圣上要见你。”

    高力士悄悄竖起大拇指,“圣上对你很夸赞,夸你破案神速,李纪一筹莫展的事情,居然被你短短几天就查清楚了。”

    “有的时候还靠运气!”

    “还有皇恩…….”高力士及时提醒道。

    “对!还有皇恩浩荡。”

    李琇完全理解,做出成绩,首先要感谢领导。

    来到天子的临时御书房,一般大臣都不需要行大礼。

    但李琇不一样,作为儿子,他得跪下行大礼参拜。

    “儿臣叩见父皇!”

    李隆基在翻看李琇呈给他的名册,厚厚的三册,两千三百多户高句丽人,家家都藏有兵器,他们想干什么?

    “起来说话!”

    李琇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

    李隆基把名册放在御案上,笑问道:“这么机密的东西,你怎么搞得到?”

    “儿臣一把火烧了百昌楼,然后趁火打劫,搞到一箱机密文书,其中就有这份名册。”

    “原来百昌楼是你放的火!”

    李隆基点点头,“真是出人意料,你怎么会去想到放火?”

    “是他们动手在先,他们侵入儿臣住的宅子,杀了五匹马,儿臣是以牙还牙!”

    “这倒是挺符合你的性格,杀你五匹马,你就毁了别人五十年的根基,不过你的运气一向不错!”

    “回禀父皇,这一次儿臣觉得不光是运气!”

    “还有什么?”

    高力士拼命使眼色,‘皇恩!’

    李琇却装作没看见,“主要原因是他们太过于自信了,烧毁藏图阁,他们就应该立刻转移文书和财物,他们却没有动,或许认为还会受到庇护吧!”

    李隆基开始佩服儿子的头脑了,陈玄礼说得一点没错,深谋远虑。

    “你一开始就猜到图纸是高句丽人盗走?”

    李琇点点头,“儿臣在洛阳和他们打交道,儿臣觉得他们嫌疑最大,也有动机,所以儿臣要等待反击的机会,如果做得太明显,就会打草惊蛇。”

    李隆基轻轻叹息一声,“他们对你轻敌了!”

    李琇冷笑一声,“或许吧!他们觉得儿臣实力那么薄弱,才几个手下,怎么敢和他们对抗?

    他们以为警告了儿臣后,儿臣会吓得到处找房宅搬家,从此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不敢再招惹他们。

    但他们错了,动我一分,我十倍还之,所以儿臣就借这个机会烧毁了百昌楼,寻找图纸的蛛丝马迹,这些机密名册就是老天对儿臣勇气的褒奖!”

    李隆基哈哈大笑,儿子说得很强势,他心中着实很畅快。

    李隆基这些年一直就在摄政王的淫威下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过日子,他很讨厌强势,把强势视为狂妄,视为惹祸。

    直到李隆基完全掌控皇宫,他才有了根基和摄政王分庭抗礼。

    但现在李隆基的心态发生了微妙变化,他开始畅快地大笑,不再排斥强势,他现在多么需要这样一个强势的儿子啊!

    高力士也敏锐感觉到了天子的情绪,竟然是那么畅快、高昂,这小子居然也能摸准天子的心思了?

    “那皇儿觉得该怎么处置高句丽人?”

    “父皇,高句丽归唐团偷盗军器监藏图阁,证据确凿;高句丽归唐团屠杀普通百姓,罪不容恕;高句丽归唐团的成员私藏兵器,有谋反之嫌,父皇可凭这三条全面清理,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不可手软。”

    李隆基点点头,“朕会和你皇伯父商量一下!”

    李隆基取出一块玉牌递给他,“这是你立下功绩,应该得到的赏赐!”

    李琇太熟悉这块玉牌了,这是赏钱一万贯。

    他毫不客气地接过牌子,这是他应得的。

    他也有手下,也要给他们奖赏,‘不给奖赏,谁肯替你卖命?’他深刻地理解这句话。

    “谢父皇赏赐,儿臣告退!”

    李隆基微微一笑,“朕再赏你一个宝贝,回头高翁会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