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章 偶遇花车队
    房间里,高力士取出一口紫檀木小箱子,放在桌上笑道:“这是一件宝衣,天下也只有两件,圣上和摄政王各一件。

    武惠妃希望把它赐给寿王,圣上也没答应,没想到圣上居然把它赏赐给你,足见他对你的器重!”

    高力士打开箱子,取出一件衣服,李琇瞪大了眼睛,靠!这不就是防弹背心吗?

    就是一件厚实的马甲背心,唐朝叫做半身比甲,不叫马甲,但外形差不多。

    “这就是鳞锦衣,是当年军器监、匠作监各抽调二十名大匠,还有皇宫最优秀的织女,用十年时间制成,献给武则天的七十寿礼。”

    李琇抚摸着如婴儿皮肤一般的缎子,柔滑细腻,李璀穿的就是这个啊!

    他不解地问道:“怎么要耗费十年时间?”

    高力士笑道:“这件鳞锦衣一共有七层,最外面的里子和面子是湖州锦缎,然后里面两层是油布,油布是用最密实的布反复浸油再阴干,浸油半年,再阴干一年,如此三次,里面再用金线密密织了三层作为内芯,总重量才三斤,剑刺不穿,刀砍不断,二十步内,军弩射不透它。”

    “感觉也不是很难制作啊!”

    高力士摇摇头道:“只是我说得简单,事实上它有一百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它还有不少秘方,比如油浸的布会很硬,那怎么把它恢复柔软,最后和普通布没有区别,却又密实坚韧无比。

    还有怎么把黄金抽成金丝,然后再细细密密编制起来,最后密实到可以兜水不漏。

    整整耗费了十年时间,失败了上百件才做成两件,武则天把它们赏给张易之兄弟,每人一件,后来又回归皇宫,天子和摄政王各一件。”

    李琇心中有一种明悟,这应该就是钱袋的奖励之一。

    高力士又意味深长道:“皇子虽多,但做任务却只有你一个,你在长安的表现,在洛阳的表现都让圣上刮目相看,圣上才把这件鳞锦衣赐给你,这是对你最大的认可和褒奖。”

    李琇忽然想起一事,李璀还欠自己一件鳞锦衣呢!

    ……….

    从东都宫出来,李琇骑马上了天津桥,裴旻护卫在他身后,他却意外地遇到紫林枫。

    “裴使君让我来转告殿下,明天牡丹花会就要开了,东都城的治安重点将转向牡丹花会,人手会非常紧张,如果殿下不再需要,我和手下将撤回。”

    “我虽然找回了军器监图纸,但我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李琇回头对紫林枫道:“军器监主簿金水长还没有抓到,他才是整个案子的关键。”

    “或许他已经死了。”

    李琇摇摇头,“你不懂他的价值,他是高句丽人中唯一懂图纸的人,没有他的指点和讲解,高句丽的工匠就算按照图纸也打造不出高品质的兵器,也配置不出火硝,这样的宝贝,高句丽人怎么会让他死?”

    “或许他被送去了岛屿,我们没有发现副本,他很可能和副本一起被送走了。”

    李琇还是摇摇头,“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把正本先运走,但正本都在,我有一种直觉,金水长一定还在洛阳。”

    “你的意思是,我还得跟着你?”

    李琇微微笑道:“我马上就要发赏钱了,有你应得的一份。”

    “驾!”他催马向桥南而去……..

    这时,一阵音乐声忽然从远处隐隐传来,李琇在桥上向远处望去,只见南面一支姹紫嫣红的盛大游行队伍正向这边缓缓而来。

    “这是什么游行?”

    紫林枫俏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这是牡丹花会的花魁和百花游行,很盛大,殿下将有眼福了,会有数千盛装美女从你面前经过。”

    “花魁怎么选?百花又是什么?”

    “女人如花,洛阳牡丹花会只赏花而不赏女人,岂不是很单调,所以女人也要和花争俏,每年花会上同时选出花魁,主要由乐坊推荐参选。”

    “青楼、教坊没有推荐吗?”

    “选花魁和贱籍无关!”

    “然后百花呢?”

    “百花就是歌舞团之间的比赛,也是由洛阳各乐坊推荐,大大小小三百个歌舞团参加选拔,最终获胜团得到百花冠。”

    李琇忽然想到了杨玉环,杨三姐说她一直闭关苦练,似乎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比赛。

    李琇心中一动,指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游行队伍笑道:“这些参加游行的,就是比赛队伍吗?”

    “一点没错,所以你会看到三百多辆花车经过,每辆花车上都会有一个歌舞团,展示她们最美的一面,还有参加花魁选拔的上百名丽人,也会惊艳亮相。”

    李琇翻身下马,向最南面的桥头走去,他很期待见到杨玉环的惊艳亮相。

    鼓乐之声渐近,各种音乐声混杂在一起,显得有些嘈杂,大街两边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天津桥的南岸同样也人山人海,欢呼声不断,在桥上看游行显然更有利,更清晰。

    但桥头有士兵把守,不准人上桥,桥上只有李琇和他的两名手下。

    第一辆花车终于到了眼前,是一装扮精美的牛车,连牛都披上了锦盖。

    花车两边各有十五名少女步行,就像一片片衬托红花的绿叶。

    花车上十几名衣裙艳丽的少女正翩翩起舞,身姿婀娜曼妙。

    在花车最前面安置着一架花椅,上面坐着一名艳丽的女子,头梳高髻,面如满月,颇有几分芳菲妩媚之态,穿一身绿色长裙,披一条轻纱,胸前露出大片晶莹雪白的肌肤。

    “她叫左小倩,洛神乐坊的首席教习,去年花魁第三名,才艺俱佳,听说她准备嫁入豪门,今年是最后一次争花魁了。”

    两边百姓中不断有人将一匹匹绫罗递上去,高喊着左小倩的名字,左小倩微微点头,笑颜如花。

    “这些都是左小倩的追求者,有商人、富家公子、官宦子弟,还有太学生,他们把自己的诗句姓名放在绫罗中,希望能一亲芳泽。”

    “会有效果吗?”

    “当然有效果!她们会从这些追求者中寻找归宿,左小倩要嫁的王长棣就是她的众多追求者之一,洛阳王家的老三。”

    很快便有第二辆花车驶来,街道两边响起激烈的鼓掌声,上前递出绫罗的人更多,竞争花魁的女子穿一身白色襦裙,身材修长,相貌娇美,更显得她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这位是去年花魁第二名施瑶,施美乐坊东主的女儿,才十七岁,据说寿王李瑁很喜欢她,有意将她收入王府。”

    历史上寿王李瑁可是娶了杨玉环啊!好像就是今年发生的事情。

    这时,前方一片欢声雷动,鼓乐声大作,连紫林枫也为之动容。

    “四届花魁来了!”

    李琇精神一振,连忙向前面望去,只见一辆更大的花车出现了。

    在大车前面两名大汉各挑着一条金边长幅,左面写着‘萱华乐坊’,右边写着:‘艺冠群芳’。

    中间一张锦椅上坐着一个佳人,李琇一眼便认出,正是高萱。

    只见她肌肤细白如脂,秀发如乌云堆雪,一张俏脸光艳逼人,一双美眸顾盼生辉,她穿一件用红色蜀锦裁成的长裙,绣着金丝银线,格外的富贵妖艳。

    她嘴角含笑,舒展地坐躺在锦椅上,颇有一种俯览众生的女王风范。

    不计其数的男子向花车上递上锦缎,无数人为她如醉如痴。

    “这是个传奇女子啊!”紫林枫轻轻叹息一声。

    “说来听听!”李琇发现自己对高萱还真是一无所知。

    “她曾是新罗三王子的王妃,新婚燕尔,来大唐洛阳游历,结果她丈夫在洛阳病逝,那时她才十八岁,便没有回新罗,而是留在洛阳生活。

    那一年的牡丹花会她便夺得花魁,很多人为她痴迷,包括薛王,薛王还为她开了萱华乐坊,此后她又连续四次夺走花魁。

    但她对任何男子都不假辞色,可越是这样,追求她的男人就越疯狂。

    去年连罗英也打她的主意,给她送了五百匹绫罗,结果全部被她扔到大街上,但罗英屁都不敢放一个。

    “因为她是薛王的女人?”

    “传闻是这样,但我觉得不是。”

    “为何?”

    “薛王的占有欲很强烈,如果是他的女人,是不可能再抛头露面。”

    李琇暗忖,‘那她送给自己香囊又是什么意思?’

    “她身后的萱华十三钗,估计今年要夺百花冠了。”

    李琇连忙向高萱身后望去,只见十三名身穿盛装的少女也在翩翩起舞,但她们舞姿幅度不大,就像一幅一幅的画面。

    果然每一个少女都千娇百媚,各有风情。

    其中一个穿着黄色半袖襦裙、头梳双环髻的少女格外引人瞩目,她虽然还有点稚气未消,但一颦一笑都韵味十足,手执一柄团扇,一双美眸含羞带怯,一下子便将李琇深深吸引住了。

    难道她就是杨玉环?

    不过高萱的气场太强大,她美艳成熟,浑身洋溢着女人的诱惑力,把所有人都吸引住了,萱华十三钗尽管娇美出众,但还是成了她的陪衬。

    高萱大车靠近了天津桥,开始折道向东而行。

    无数男子蜂拥而上,将绫罗递上大车,士兵们拼命阻挡,连两边少女的队伍都有点乱了,狂热的追求者如痴似狂地大喊:“高萱!高萱!”

    高萱浅浅一笑,用扇子遮住红唇,顿时风情万种。

    这时,她略略抬头,一眼看见了站在桥上的李琇。

    她俏目一亮,一丝惊喜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